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四十六章 为了兄弟,我无悔。
    早饭一吃完,过了不久,算了算去机场差不多两小时半的路程,就去最近的4s店买了一辆车,对,就是这么草率,用着自己亲妈给的生活费买了车,也是很快了,我开上了车,直接就是冲向机场,但是完全忘记了今天被约架的事情,那种事早就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这张卡里起码有五百万,还真是亲妈啊!”我感慨着,开在笔直的公路上。

    狂鲨道馆。

    狂鲨盘坐在地上,平稳的呼吸,等待着夜倾权的来临,这时来了一个人,不是夜倾权而是蒋乐,狂鲨没有睁眼,但是就知道了来者是谁,笑了笑。“怎么了,邪虎还不放心,亲自来看看。”蒋乐手上拿着一杯可乐,吸了几口,将手中的袋子放下,里面正是所谓的现金。

    “我是来送钱的,二十万现金,拿着吧。”蒋乐说完,便戴上了眼镜,准备离开,他毕竟不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免得出现什么不该发生的事。但是突然,蒋乐停下了步伐,转身,眼眸中流露出了寒冰般的流光,疑问道:“狂鲨,在我出国留学的时候,你是被谁击败了?”

    “大学的时候吗?”狂鲨似乎无法保持平静,睁开了双眼,“那个男人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只是一个扫地的!”

    “扫地的?”蒋乐觉得很可笑,回道:“一个扫地的就把你ko了?你会不会是记错了。”狂鲨冷眼看着蒋乐,摇头。

    “他就是一个扫地的,我还记得,在我即将大满贯的时候,对方的选手因为受伤而不能应战,我很兴奋,大叫了几声,旁边的人也跟着吹嘘,说着我不败的战绩,但是那个男人,放下了扫把,说的话非常狂,非常霸道!”狂鲨回想起,那个男人的声音。

    “喂,不要太瑟了。”那个男人说完,脱掉了鞋子,走了上来,狂鲨看着,一脸不屑。“小孩子,你来干什么?这里未成年可不能踏入!”

    男人挠了挠耳朵,不耐烦的说道:“喂,你屁话太多,老子现在,很想抽你!”

    随后,仅仅三分钟,狂鲨就被ko了!

    “三分钟?”蒋乐疑惑了“他用的是什么腿法?这么强悍。”

    “还记得吗?教练当年说过,当今的国家队,比之前几年其实已经弱了太多,因为早已没有人能够继承那一位的腿法,那一位的腿法,惊天地泣鬼神,记起来了吗?”狂鲨说完,蒋乐醒悟了,不再喝可乐了。

    “霸王腿!”

    “对,霸王腿,这种腿法,刚劲有力,就是一力降十会,不管你是谁,使用了霸王腿就是会被碾过去,完全没有招架的余地,那个扫地的,应该是传说中的那一位的关门弟子,不然不可能会霸王腿!”

    “武镇天的弟子吗?”蒋乐点头,转身离开,“那种人应该已经去了国家队了,你想复仇也没有机会了,而且你连名字都不知道,武镇天之名简直就是代表了跆拳道的一片天,相比之下,今天的夜倾权简直就是不堪一击,打残他,对你来说绝对不是问题。”

    “那是自然。”狂鲨说完,再一次闭上眼睛,这时一些道馆的弟子走来,邪虎隐蔽了起来,遁进了黑暗之中。

    下午两点半。

    “喂,权子,你人在哪里?这马上就要开打了,你人呢?”大骚急得很,这不是一接近时间,就去找夜倾权,却只看见了喂兔子的陈也,很是紧张,夜倾权不会出事了吧。

    “哦,不好意思,我现在刚接了林熙在机场,正在回来的路上,这还有点堵。”

    “没事就好,”大骚松了一口气,就怕夜倾权在赛前就被人打了,“那这样,我先去狂鲨道馆帮你拖延时间,你直接来狂鲨道馆。”

    “好。”我说完挂了电话,转身跟林熙说道。“能不能先跟我去一个地方,我有急事!”

    “可以。”

    我点头,但是心中,却是有着不祥的预感。

    “别出事啊!”

    狂鲨道馆,大骚到了,随之后面跟着两个人,一个年轻人正是郑华,老者则是曾经闻名跆拳道界的武镇天!他们也是听闻说那狂鲨道馆有一场比试,便来凑了热闹,顺便刺探军情!

    “狂鲨,”大骚说道。“能否给点时间,我朋友在路上。”狂鲨睁眼,一股狂霸之气直接显露出来,武镇天一看,直接就是点头称道:“不错,是个苗子,不过,杀气太重,应该打残了不少人。”

    “也不知道和他交手的人是谁?这么有底气,看来,今天可以看个过瘾了。”

    郑华看着,小声说道:“师傅,那个应战的人似乎迟到了。”

    “是吗。”

    “拖延时间吗?”狂鲨笑了笑,“那也可以,不过你得先上!”

    “我。”大骚问道。狂鲨点头,旁边的跟着吵了起来。“哟,不敢了吧,就你这身板,恐怕连我天哥的一拳都承受不住。”

    “就是!”

    “好了,回去吧,不要丢人现眼了。”

    大骚很火,一肚子的火彻底燃烧了,“我来就我来!”狂鲨扔给大骚一件道服,叫他换上,大骚换上之后,踏上了比试台,自己的心里很忐忑,在这种时候,大骚感觉到了害怕,很害怕,自己是绝对打不过这狂鲨的!早知道自己的死老爹说了去习武自己就去学了,现在也不至于到时候被揍了,还还不了手!

    话说,有多久没见过那个该死的老爹了,穿着绿色军大衣,讲着大道理,说什么每一个人都应该为国家献出自己的生命,大骚现在回想起来,这才醒悟老爹让自己练武是为了什么。

    “小凯,我们男人在将来必须守护的东西很多,所以你必须要习武!懂了吗?这些事,你长大之后就会明白了,男子汉,不是一定要顶天立地!而是不得不顶天立地,我们别无选择!”

    “这句话是在很小的时候说的吧,老子的记忆力有这么好?”大骚暗自傻笑。“不过如果不是因为不想习武而离家出走,也不会在京都遇上权子,阿浪,郑辉,陈也他们,更不会重新遇到李菲,所以,在此刻!我钰云恺,为了兄弟,无悔站在这里!”

    “来吧!”

    “来了!”狂鲨大喝,气势如山倒!一个踏步前去,一个右侧踢,大骚格挡,但是力量相差太大了!大骚直接被踢翻在地!没有人发现,蒋乐就躲在阴暗的角落看着。

    “那个夜倾权不会是怕了,不敢来了吧。”

    我抵达狂鲨道馆,急忙下车,直接就是闯了进去!却是看见了大骚鲜血淋漓,鼻青脸肿!狂鲨转身看向我,点头道:“你来了?你的兄弟帮你挨了几脚,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我没有理狂鲨,而是一步一步的从众人面前走到了大骚面前,阿浪也是赶来了,还带上了陈也。

    “我靠,大骚!谁干的!这他妈谁干的!”阿浪怒骂道,气势汹汹,看到了那毫发无伤的狂鲨,直接用手指着他。

    “是不是你!你给我等着!老子绝对不会让你好过!”阿浪直接准备冲上去!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阿浪转头,瞬间被镇住了!那是我。

    其实大骚和阿浪在两个人独自喝酒的时候讨论过这么个问题。

    “大骚,你说如果夜倾权愤怒了,会是怎么样?”

    “你不是知道吗?欺负郑辉的,不都被打到医院里面去了。”

    “不,那并不是夜倾权的愤怒,只是他的悔恨,如果夜倾权这种表面上冷漠的,心里却很热心的人愤怒了。”

    “恐怕会出人命吧!”

    “我来!”我叫道,走到了比试台上,脚掌充分摩擦了地面,感受着很久没有踏上的比试台,闭上眼睛,感觉到有人在对自己说话。

    “夜倾权!过了这么久,其实你对于你想保护的东西,依旧是无能为力!你无法保护住你想保护的东西!郑辉已经是一个了,就连大骚也无法幸免,你就是一个不幸之人!你有什么用!”

    “你说的没错。”我回道。“我确实是个废物,无法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但是对于那些伤害了我想保护的东西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惨烈代价!”

    “甚至是死!”

    我睁开双眼,看着狂鲨,狂鲨对上了我的眼神,瞬间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不对,这双眼睛,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我向前走了一步,狂鲨直接冒出了冷汗!这是什么!这是生物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所做出的本能反应!恐惧!

    “喂,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狂鲨问道,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武镇天看着我,很是震惊。

    “他的气势,回来了!”

    “你的屁话太多了!”我说道:“老子现在,就是想他妈的抽死你!”

    “是你!”狂鲨的脑海中,一切都对上了!黑发,黑瞳,那个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我一个踏步冲去,所有人都震惊了!那比试台直接就被我的脚踏出了一个大坑!狂鲨还未来得及反应,只得格挡起来,但是毫无作用!

    蒋乐躲在暗处,却是一惊!

    “霸王腿!”我的一记霸王腿直接踢在了狂鲨的手骨上,狂鲨的手骨是直接断裂,我一个跳跃,一个旋风踢踢向狂鲨,狂鲨也是很有经验,直接闪开,我一个踏步,转身盯着狂鲨!

    “想逃!逃得掉!”我极致的踏步,冲向狂鲨,所有人都在惊叹,那是何等的脚力!比试台差不多都快要崩塌了!

    “霸王腿!”我再一次一脚踢向狂鲨,狂鲨的腹部直接实打实的承受住了,狂鲨吐了一口血,狼狈的抬头看着我。

    “他,他想杀了我!”狂鲨心想,这面前的哪里是人!简直就是阿修罗啊!

    “不是挺能闪的吗?再闪一个给我看看!”我怒道。

    “站起来,再打过!”

    狂鲨站起,擦了擦嘴边的血迹,我瞄准了他的头部,武镇天看出来了,这一脚下去,狂鲨不死也是一个植物人!

    “我要你的命!”我猛喝道,一脚踢去!武镇天连忙大叫!

    “夜倾权!停手!”

    我一瞬间停住了,我的脚离那狂鲨的头部就剩下了半寸!我却是硬生生的停住了,因为我听见了我老师的声音。我转身,深吸一口气,走下了比试台,背起了大骚,走向道馆外,武镇天和我擦肩而过。

    “小子,日益精进啊!居然能控制自己的杀气了,不错!”

    我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一行人消失在大众的视线中,那武镇天和郑华也是离开了,狂鲨一步一步走下比试台,一走下来,在那一瞬间,比试台倒塌了,直接被打废了!狂鲨看着自己的手,直哆嗦,这还是人吗?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那个夜倾权,居然就是当年那个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的人!

    “他,更强了,还是说,当时,他就没用全力!”狂鲨喃喃自语,不知在和谁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