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四十四章 缘分使我们相遇
    龙都机场,此刻的龙都机场,被人山人海包围,被包围的水泄不通,他们都在等着一个人,那是一个绝世美女,有颜值,有演技,获得多次大奖,随便一件事都可以上热搜,金马奖影后的获得者:乔挽姝。此刻的她,刚刚下车,旁边的助理很是繁忙。

    “啊,张总,那个挽姝刚刚下飞机,还很疲劳,活动的事下次再说吧,不要急了。”

    “陈总,那电视剧我们会考虑的,放心吧。”

    “聂总.........”乔挽姝看着快要急疯掉的经纪人,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需要一个叫经纪人的东西。她站在门口,笑脸面对所有的粉丝,对于这么多的粉丝,也可以说是司空见惯了,带着墨镜的她,不断对着粉丝挥手,然后进入了一辆黑色房车。

    “陆淮,你怎么这么慢!居然让老板等这么久!”开车的年轻人正是陆淮,一个英俊的小年轻,二十五岁的年龄,在一次选秀上直接被乔挽姝看上了,当上了演员,进入了乔挽姝的公司,可是,一直没有演到戏,反而当起了司机的工作,也没人知道为什么乔挽姝要签一个毫不知名的小年轻。

    “老板,不怪我,你说的六点半等你,我在六点十五就到了,可,您的粉丝太多了,车位早就满了,我可是找了半天才找到,也是花了大力气杀出来的。”陆淮回道,乔挽姝瞪了一眼陆淮,也是原谅了他,其实本来也没准备对他怎么样,毕竟,乔挽姝想到这,就叹了一口气。

    “毕竟这小子是老娘的菜啊!”

    陆淮可能早已忘记了,在多年前的一个下雨天,失恋了的乔挽姝坐在大马路边上,全身湿透了,不停地哭泣,是陆淮拿着一把伞,坐在了乔挽姝的身边,整整和她聊了一个晚上,陆淮是个好男人,也不会乘人之危,陆淮的伞一直被乔挽姝保留着,至今都没有被丢掉,而那天的记忆,也是被深深地刻在了乔挽姝的脑里。

    “小姐,这雨这么大,为什么不回去?”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乔挽姝的态度很不好,但是陆淮的脾气,简直就是天使。

    “我是不认识你,但是小姐,这被雨淋着也不是办法,要不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送你回家吧。”陆淮顶着倾盆大雨说道,“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淮。”

    “陆淮,陆淮!哼!居然不记得我了,可恶。”乔挽姝盯着窗户,却是在偷偷地看着陆淮的侧脸,她这一生见过很多男人,但是像陆淮这样天然呆的,真的是第一个!这么一个大美女在,他居然真的在专心开车!不愿意和自己搭话!

    “真的是,气死我了!”乔挽姝不愿意再想了,就闭上了眼,躺下睡着了。这时,陆淮的眼睛才从后视镜偷看乔挽姝,心里默默想道:“老板是不是忘了我?那个人是老板吗?应该是吧,说话声音像,身材,也很像。”

    缘分这种东西很奇妙,其实从看到了乔挽姝第一眼陆淮就看出眼前的绝世美女就是当年的那个爱哭鬼,在大雨天里愣是不愿意走,陆淮也是很有耐心,跟她聊了一晚上,其实事后陆淮并没有去找过乔挽姝,只是觉得相逢即是缘,那把伞是不是可以还给我了。

    乔氏别墅,车辆抵达。

    陆淮下了车,打开了车门,经纪人也是火急火燎的赶了上去,嘱咐道:“挽姝在睡觉,你就让她睡一会,别吵醒她,要不然后果自负!”陆淮点头,看着经纪人离去的背影,拿好了行李,放进了别墅,看着躺在车上的乔挽姝,陆淮挠了挠头发,“这怎么办?就这么睡着?”

    “轰隆!”天空电闪雷鸣,陆淮一看,要下雨了,这可不能在车里睡了,就想办法想把乔挽姝弄上去,打开车门,却是看到了让人欲火难忍的一幕。

    乔挽姝的身姿曼妙,如同青蛇一般,前凸后翘,肤白貌美,这么一个尤物就这么躺在了陆淮的面前,陆淮难以下手。

    “对!就这样,被老娘的身材折服吧!哈哈!当然了,老娘只能让你看,不可能让你做些什么,那个,做一些,也是可以的。”乔挽姝其实是在装睡,就等着陆淮上钩,但是陆淮如同得道高僧,不近女色,一切美女都仿佛是红粉骷髅,拿了一个被子将乔挽姝包的跟个粽子似的。

    “这小子要干嘛?”乔挽姝心想,陆淮一下子,公主抱抱起了乔挽姝,关上了车门,走向了别墅,说了一句话,差点让乔挽姝吐血!

    “没想到老板,还挺沉的。”

    “陆淮!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才沉,你全家都沉!哼!”乔挽姝的脸被被子遮住了,并不知道陆淮一直看着她,陆淮还是一脸坏笑。

    “装睡,装的还挺像的。”

    乔挽姝的别墅很大,非常大的那种,所以一知道陆淮没有地方住,瞬间就像是活菩萨一样,大发慈悲的说着你可以来我家住,反正我家很大,不过租金嘛,就贵点,不过无妨,我给你打个八折,你还的给我做早饭,做午饭,泡茶,洗衣服,做晚饭,等等一系列家务活,我就允许你住下!

    陆淮听着,却是觉得非常好像,你这是找房客吗?你这是招那种包吃包住的保姆!但是无奈之下,陆淮还是同意了,不过,也多带了一个人。

    “我的好弟弟啊!你怎么才来啊!”坐在沙发上,看着超大尺寸电视的人就是所谓的陆淮的亲姐姐,陆忆婕,陆忆婕和乔挽姝是大学时期的同学,但是并不太熟,不过,自从相遇了之后,陆忆婕就看出这乔挽姝对自己的弟弟有非分之想,就死皮赖脸的闯了进来,成为了乔挽姝和陆淮两个人之间的一道墙。

    “死洁癖!哪都有你!”乔挽姝想道,陆淮看着自己这么蹦的老姐,也是很无奈。

    “嘘!老板在睡觉!”陆淮说道,陆忆婕可不管什么睡没睡着,直接就给乔挽姝扔到了沙发上。

    “臭婆娘!还挺沉,跟猪似的!”

    “你说谁是猪!”乔挽姝暴怒了,再也忍不下去了,“死娘们,有种再说一遍!”陆淮一看,咳嗽一声,故意说道:“老板,原来,你没睡啊。”

    “额,那个..........”

    京都。

    我打了电话,是想问问乔挽姝到了没有,毕竟是自己的姐姐,看来还是得问问。

    “怎么打不通,不会又睡着了吧,以前就爱睡在沙发上,重的跟猪一样还要我背到床上,诶啊,还好现在这倒霉事,不是我干了。”

    “真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