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四十章 野炊结束
    南山,我和张道之告了别,就离开了那间温暖却又悲伤的地方,我呆呆的站在屋子的不远处,看着木屋,这位老人为了赎罪,选择自己一个人呆在深山老林里面,他学会了抽烟,他每天肯定还在练着唱戏,所以戏服才那么干净,那两位女子与他,真的可以说是老天的玩弄。

    林玉清可能是日久生情,到了最后习惯了张道之的存在,然而那湘夫人,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没有人理解她,像一只飞蛾,渴望爱情,然而当张道之这束火焰出现,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她和张道之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如此,两人还是相爱了,再加上张道之酒后所说的那几番话,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女子会抵抗得住,而爱上张道之。

    更何况张道之长得又极其俊俏。

    湘夫人并不是残枝败柳,而是那个时代的不幸之人。

    我抬头仰望星空,繁星点烁的无边夜幕,是否也曾有过孔雀东南飞?划过天际,发出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夙愿,我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似乎真的可以知道的,唯有张道之一人,这样的爱情,并不能让人随意评价。

    至于张道之,我一点都不觉得他渣,他只是一个运气好的男人,在这短暂的人生中,遇上了自己应该爱上的两个女子,恰好的是,这两个女子也很爱他,其实这就够了!

    “运气真好。”我笑道,离开了木屋。

    木屋灯火通明,一道人影在屋内走来走去,手上姿势多态,时不时地发出高亢之声,显尽悲伤离别之情。

    老人会一直唱戏,一直唱下去的。

    “最近过得怎么样?”大骚问道,面前的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李菲,大骚用夜倾权那一招,也是成功的将李菲骗,不是,请了出来,小永在一旁玩着,大骚看气氛尴尬,还是说起了话。

    “挺好的,”李菲回道,还是一样的冰冷“你呢?”

    “我?”大骚惊讶了,竟然一瞬间说不出话,这是在关心我吗?

    “我,还行还行,能填饱肚子。”大骚点头道,李菲伸手撩了撩自己的秀发,一个小转身,看着天上的明月,不再说话。大骚看着李菲的侧脸,很美,下定了决心,再厚脸皮一次,告白!大骚暗暗点头,向前踏了一步,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

    “咻咻咻!”烟花突然升空,在空中突然绽放,大骚被吓到了,一个滑倒,掉到了鱼塘里,跟阿浪一个下场,落汤鸡一个,李菲也是被吓到,不过是被大骚吓到了,突然,李菲看着大骚,噗嗤一笑,然后以手掩面,不停的笑,大骚本想起身,看到了李菲笑了,便不想起身。

    时隔多年,你又在一次站在我的面前,你笑了,我为了你的笑,此生无怨无悔。钰云恺

    “权哥,你去哪了?这么久才回来?”我走来,看见,阿浪的一个狗头从帐篷里伸出,对着我招手。

    “去逛了逛,大骚呢?”话音刚落,大骚走来,身上全湿透了,却又是一脸傻笑,我猜得出来,可能成功了,阿浪走出,问道:“你去哪了?玩水?这么晚回来。”大骚没有说话,只是在笑。

    “怎么傻了,诶,你们看到没有,我放的那个烟花,漂亮吧!”大骚闻声抬头,怒目死盯阿浪,阿浪觉得杀气浮现,有些许害怕!“那烟花,你放的?”

    “嘿嘿,就是我,怎么样?好看吗?我.......诶诶你干什么?都是文化人,能动口,就别动手!尽量能都不动,就别动,喂!”大骚将阿浪按翻在地,阿**苦连天,却毫无还手的机会,陈也也伸出了头,看了看,早已是司空见惯,看见了我,就问道。

    “权哥,打游戏吗?”我笑了笑,这两个活宝接着闹去吧,我要休息。

    “打,这两个货,就不要理他们了。”我钻进了帐篷,打起了游戏,外面,只传来了阿浪的求救声,但是没有人理会。

    龙都,一个男人,接了一个电话。

    “你个王八蛋!老娘跟你离婚,说好的照顾儿子!你他妈干了什么!”

    “我干了什么?我养这个儿子不是挺好的!”

    “挺好的?被人用枪崩了,还他妈养的挺好!你给一个解释!”

    “没有解释,你现在又不是我老婆,诶,你打不着我!”

    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了一名女子。

    “喂!你这是私闯民宅!我要告你!你怎么还有家门钥匙!”

    “你管我,我正在开海外会议,听到了自己的儿子被枪崩了,就火急火燎的赶来,你可倒好,躲在家里享清福!”

    “我怎么享清福了,你不要无理取闹,我也是要吃饭的!我也要工作!再说了,那个混小子不是没事吗?”

    “你才混小子!你全家都是混小子!那是我儿子!”

    “喂,注意你的言辞,那他妈也是我儿子!”

    “我不管,你的抚养权的给我!开个价吧!”

    “诶呦,就你有钱!实不相瞒,老子准备找个女人,给那混蛋儿子当后妈,嘿嘿,你管不着了!”

    “老王八蛋你敢!啊!我抽死你!”

    “你这臭婆娘,怎么还动手打人呢?”

    “就打了!报警抓我啊!”

    “你这太蛮不讲理了!”

    “我倒想知道你能怎样!”

    “我还手了啊!我真的还手了,啊!我错了,错了!”

    “还手啊!你不是特能吹吗?你家牛都被你吹爆了!你不是,特牛掰吗?还手啊!错了没!”

    “我错了,我错了!”

    “错哪了!”

    “哪都错了!我哪都错了!放过我吧。”

    “还学会提条件了,老娘不是吓大的!知道错了吧!”

    “知道错了,不敢再这么对你说话了。”

    “哪错了?”

    “你不是问过了吗?”

    “哼!有意见!再问一遍不行吗?”

    “啊!疼啊!行行行,可以,我哪都错了!啊!”

    一个女子把一男的按在地上,用的是标准的断头台。这就是夜倾权不愿意回家的理由,大骚和阿浪这两个活宝,远不及他爸妈十分之一的功力,其实时至今日,纵然离婚数年,夜倾权家的指纹锁,还有着他母亲的指纹,他的父亲每次都说要删掉,结果还多出了几个。

    两个相爱的人,却永远不愿意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