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三十一章 如果我们彼此都勇敢一些
    一间破旧的公寓,里面依旧有着一个房间亮着,那微弱的灯光,却能照亮整片世界,陈也就生活在那里,每天就是暗无天日,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陈也打开着电脑,打开了作家专区,看见了自己的编辑发来的消息。

    “幽洱冬夜,你什么时候写个新的小说。”

    “急什么,我的《予你一生,无怨无悔》不是很火爆吗?等什么时候不火爆了我再写新的。”陈也漫不经心的回答,编辑倒是很紧张。“喂,火爆是火爆,在火爆的时候去写一本更容易火,拜托了好不好。”陈也回了句再看看就下了,陈也写这小说其实也只是为了纪念自己死去的爱情。

    陈也打开qq,那置顶的灰色头像,是一个女孩的自拍,很漂亮,陈也痴痴的看着,拿了根烟,拿起了打火机,点燃这一根烟,陈也其实是不会抽烟的,但是曾经有个女孩,那个女孩会抽烟,陈也为了靠近那个女孩,也学着如何抽烟,第一次抽的时候那个咳嗽的,陈也现在想想,还挺好笑。

    其实呢,那个女孩是为了找到一个会叫她不要抽烟的男人啊!陈也觉得自己很傻啊!

    那个女孩,不在了。

    陈也掐灭了烟,关上了手机,沉默不语。

    “叮叮叮。”门铃响了,陈也起身,走向门去,这么晚了,谁会来?

    陈也打开门,却被一道寒光刺痛了眼睛,那是一把刀,不是,那是三把刀!三个人握着三把刀,横立在胸前,犹如绝世刀客,赫然的站在陈也面前,如果你站在这三个人面前,你就会觉得看见了三个傻逼。

    “你们干什么?”陈也不解,阿浪冷笑道,刀指陈也。

    “孙贼,挺会玩啊!右耳旁加一个东是陈,夜晚的夜是也!这给你玩出花了啊!孙贼,往哪逃?”陈也惊慌,连忙关上门,门外三人马上堵住。

    “陈也,为什么不愿意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告诉我们。”我说道,陈也的内心似乎被触动了,便不再关门,而是走向房里,没有说话,我们也是一步一步慢慢走进,陈也坐在椅子上,再一次点燃一支烟,我瞬间觉得陈也像是变了一个人,很沧桑,陈也看着我们,说道。

    “想知道我的故事吗?”我们点头。陈也也是闭上了眼睛。

    “其实我已经隐藏了很久,再一次打开,还是那么可怕啊!仿佛在昨日,才刚刚发生。”

    陈也吸了一口,吐了一口烟。

    “那是在我高一时,一个月后的事了。”

    “我还只是一个小男孩,成绩不好,只考上了一个不好的高中,但是我依旧没有放弃,而是日以继夜的读书,荒废着自己的时间,本以为自己只要像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考上个大专,也算了结了,但没想到,刚上学时,她出现了”陈也一个晃神,睁开眼,似乎回到了那个画面。

    (以下的我,指陈也。)

    我叫陈也,在那天,我碰见了一个女孩,她叫墨涵。

    那个女孩,扎着马尾辫,画了眼影,穿着短裙,紫色的,女孩双手放后,将那精致的脸庞凑在了我的面前,两个人鼻尖碰鼻尖,距离几乎等于零。

    “你好,我叫墨涵。”我一听,点头回道。

    “你好,我叫陈也。”墨涵点头,坐在了我的旁边,“我能当你的同桌吗?”我从没想过这种美女也会降临到他的身边,没有拒绝的理由,我点头,就这样,两人成为了同桌,好朋友。

    晚自习,我正在看着书。墨涵迟到了。

    “陈也,作业做完了吗?”墨涵直接用手挽上了我的手,我也是习惯了。“做完了,怎么了?”

    “给我抄嘛,给我嘛。”墨涵摇着我的手,不断摇晃,我沉陷了,但是回道:“不要,周末你为什么不做,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你得靠自己。”墨涵不再说话,而是用自己的大眼睛看着我,然后一口咬住我的手臂,我没料到,这一咬还挺疼的。

    “给不给我。”墨涵咬着说道,模模糊糊的,我举手投降,从书包里拿出了作业,交给墨涵,墨涵很高兴,抄了起来,我苦笑,但是很高兴。

    下了课,准备去小卖部买东西吃的我却是被墨涵拉住了。

    “我们逃课吧!”墨涵说道,我果断拒绝,但是墨涵的百般拉扯,百般撒娇下,我还是败下阵来,他们去了天台,墨涵站在天台上,望着空中的明月,皎洁无暇,墨涵拿出了一盒烟,问道:“抽烟吗?”我摇头,回道:“我,不会抽烟。”墨涵不信。

    “真的假的,试一下嘛。”我看着那盒烟,还是拿了一根,墨涵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将自己的烟和我的烟碰在一起,以此来点燃我的烟,在那一刻,其实被点燃的不止我的烟,还有我的心。然后,我剧烈咳嗽,墨涵在一旁哈哈大笑,没有人知道,月亮记录了一切。

    那天晚上回家,我走到了小卖部里,人生第一次为了别人买烟,只因我喜欢上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喜欢抽烟,我便跟着她一起!

    “陈也,我交了男朋友了哦,还是个外国人。”多年后,他们都高中毕业了,而我跟随着墨涵前往她想去的城市,如影随形,墨涵和我在一个餐馆里,墨涵这样说道。我一听,似乎心里少了什么。

    “哦,是吗?”我回道,很平静,墨涵愣了一下,说道:“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我也愣了一下,我应该说什么?百年好合吗?早生贵子?

    “那,祝你们幸福?”我小声说道,墨涵笑了,喝了一口啤酒,然后不断大笑,我看见了,墨涵流泪了,当时的我只以为是被辣到了。“我不理你了!”墨涵走出餐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我喝着面汤,把墨涵那碗面端了过来,用勺子将里面的一颗戒指拿了出来。

    “花了三个月工资,本来想着的是告白一下,没曾想你已经有所属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原来早已留下眼泪,我拿起筷子,不断吃面,无法停下,也不愿停下,其实现在想想,如果那时,我鼓起勇气,对墨涵说离开那个男人,跟我在一起,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相信我!然后我再单膝下跪,可能会成功的吧。

    我们的爱情,就是欠缺一点勇气,一点点,只要一点点!

    过了不久,我有了女朋友,有一天在大街上,我和我的女朋友遇见墨涵,墨涵却是无比惊讶,直接拉着我的手,叫了辆出租车把我带到了曾经学校的天台。

    “墨涵!”我怒道:“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墨涵吼道:“那个女的是谁!”

    “我女朋友。”我回道,墨涵可能已经猜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停顿了一下,然后暴跳如雷!

    “好小子!敢找女朋友!”

    “怎么,就许你找男朋友,就不允许我找女朋友吗?墨涵!我找女朋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怒道,墨涵突然眼神呆滞,一步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玩味的笑了笑。

    “陈也,你吃醋了吗?”墨涵说道,我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我看着墨涵的嘴唇,有一种吻她的冲动!但是我没有,因为我不敢,我只是默默地,呆呆的看着墨涵笑着离开了。

    我回到家,什么都不想,就睡着了,但是一通电话,却是惊住了我。

    “请问是陈也先生吗?”我接通电话,听见了救护车的声音。

    “是的,怎么了吗?”我回道。

    “是这样的,你的女朋友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前往急救。”

    “她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为什么,失魂落魄的问了一句。

    “墨涵.......”

    我发了疯!来到医院,看着流血的墨涵,我哭了,哭得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墨涵,坚持住!坚持住啊!”

    “陈也,你来了!”墨涵说道,随后进入了急救室,我在外面等着。

    过了几小时,医生出来了,我抓住医生的手腕,医生都没想到一个瘦弱的人居然有这么巨大的力量!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喂!你他妈的说什么?”我怒吼:“什么叫尽力了!什么叫尽力了!什么他妈的叫尽力了!”

    “对不起,病人还有一些意识,进去见最后一面吧。”

    我磕磕碰碰的走进,墨涵那苍白的脸,让我觉得无比痛心。

    “墨涵,没事的,医生说你还有得救。”我握着墨涵的手,不再说话,而是在不断哭泣。

    “傻子,我已经来不及了,但是我还是有想跟你说的话。”

    “你说。”

    “其实,我一直喜欢你的!我很爱你的,陈也!当你知道我有男朋友时,你吃醋的样子很可爱。我觉得你就是老天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在我孤独的时候,你陪着我,在我无助时,你帮助我,我的生活全部都是你,我很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一直爱你,和你结婚!”我不断颤抖,把墨涵的手放在我的脸庞上。

    “我想就这样爱你,我想就这样爱你,爱在你的怀里睡觉,在你的注视下吃东西,想吃你煮的饭,想和你睡同一张床,想在你的身旁不离开你,我很想,就这样爱你!随时都在一起,我很爱你啊!陈也!”我哭了,真的哭得撕心裂肺。

    “不要说了,我爱你,我也很爱你!我也很爱你,等我,我去找医生,肯定还有办法!”我嘶吼道。

    “可是我不行了,我不能陪在你的身旁了,对不起,我最爱的人,那个女孩我见过,不错,你可以跟她在一起,直到永远,让她代替我,跟你在一起!”墨涵说道,墨涵的眼睛变得通红,她在强忍着自己不哭。

    “不要再说了!我马上和她分手!好不好,不要离开我啊!墨涵!”我崩溃了!

    “我好像看到了,我和你结婚了,你很帅,我们的孩子肯定很漂亮,我喜欢女儿,当然儿子也行,我抱着孩子,你抱着我们,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我早就给我们的孩子起好了名字,不管男的女的,都叫陈墨,怎么样,是不是很好,陈也,我不想离开你!我想就这样爱你!

    为什么我们都是胆小鬼,都不敢早点说出自己的爱啊!”墨涵忍不住了,哭了出来,然后墨涵逐渐不再呼吸,眼神空洞,最后墨涵使劲的说了一句。

    “予你一生,我无怨无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狂叫,医生和护士进来了,拉开了我,我不断挣扎。

    “你们干什么!墨涵没死!墨涵她没死!她还要跟我结婚,我们还要生孩子,我们的孩子叫陈墨,喂!你们他妈的放手!墨涵没死!墨涵没死!她没死!我爱她!我爱她啊!”我看着那白布盖上了墨涵的脸庞,那无比精致的脸庞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苍白无力了!

    不要啊,不要啊!不要离我而去,丢下我一个人了。我跪在墨涵面前,无法言语。

    五天后,我来到了墨涵的公寓,墨涵已经被火葬了,当着我的面,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这五天,我没说过一个字,打开了门,里面很香,我走来走去,看着这里都是墨涵的味道,墨涵在这里生活过,自己独自一人度过孤单的日子,把我当成了人生的希望,真是可笑啊!

    我找到了一扇门,那里上了锁,是密码锁,我试了墨涵的生日,不行,她父母的生日,也不行,在我意识到密码是什么的一瞬间,我害怕了,我害怕真的是,我还是输入了那一串数字,锁开了,还伴随着一阵铃声。

    “陈也,我最爱的人,生日快乐啊!祝你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密码,是我的生日。我走进,那是一张木桌,上面有着一本日记,我翻开。

    “2005年三月七日,我遇到了陈也,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

    “2005年四月十五,陈也是个暖男,好像对所有女生都一样,他喜不喜欢我啊,我很怕。”

    “2005年七月十五,打探到消息了,陈也选的是文科,我也要跟他一样,明天开始努力学习。”

    “2006年.........”我不断翻阅,满满的一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每一则日记,全部都是关于我的,这是一本属于我和墨涵的日记,我抱着日记,闭上了双眼。我碰到了旁边的一块白布,白布掉落。

    那是一幅画,那是一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画!我和墨涵的结婚照!我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跪在了那幅画面前,曾经墨涵开玩笑说要和我拍结婚照,我没答应,墨涵就自己画了一张吗?

    那副画里,墨涵的脸很好看,她的怀里还有个孩子,脸是空白的,在你没有注意的角落,有一个女人到底有多爱你!你永远都不知道,对于所谓的爱,你其实一点也不知道,你是她的一切,你什么都不知道!

    夕阳落下,夜幕降临,屋子变得通黑,但是墙壁上却是出现了字,是用荧光笔写的。

    “墨涵爱陈也,全世界都不知道!”

    我仿佛,我仿佛看见了墨涵躲在墙角,在夜晚看着那墙上的字,放声大哭,然后擦干眼泪,说着要坚持的话。

    “啪啪啪啪啪啪!”我打了自己无数的巴掌,倒在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墨涵,回来吧,我们不闹了,我知道你爱我了,我知道了,回来啊!”

    “喂,陈也。”

    “什么事?”

    “你有什么梦想吗?”

    “有啊,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可能会当个作家。”

    “是吗?那么我来帮你取笔名,嗯,幽洱冬夜!怎么样。”

    “可以啊,你怎么想出来的。”

    “嘿嘿,厉害吧,你看你的名字拆开,就是幽洱冬夜了。”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啊,我的梦想是.........”

    “永远和你在一起啊!”究竟是多么喜欢你的女孩,才会把你的名字研究的那么透彻。

    回首往事,我才知道我究竟有多傻,我站在大桥上,抽着烟,我回首,似乎还有一个女孩抽着烟,我抱住她,用自己的烟点燃她的烟,墨涵,我不会忘了你的,这辈子,你就是我的老婆!

    “如果我们彼此勇敢一些,可能结果就不一样了吧。”我这样想着,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时隔多年后,也是听墨涵的父母说过。

    “我家女儿,从来没有男朋友,我们催的时候,她也只是说她在等一个人,她很爱的人。”

    我,应该早点知道的,握着手中的戒指,怀念错过的人,天人两隔,似乎有着人在说着:胆小鬼无法在一起。

    草他妈的,直到最后才知道其实那个女孩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你自己,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就他妈的跟废物一样啊!

    陈也爱墨涵,全世界都会知道。

    “哈哈。”女孩那风铃般的笑声,似乎还在耳边环绕,手臂上的咬痕,似乎触目惊心,女孩的面容,历历在目。

    墨涵,我陈也,最爱你了。

    陈也说完了,烟也抽完了,按照他的话来讲,他,又不争气的哭了,我看着陈也,心里想着。

    “胆小鬼的爱情,就这么可悲吗?卑微如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