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夜之溪熙 > 第二十五章 鲸落般的爱(2)
    何为鲸落,这是大海赐予鲸鱼的权利,是一种死后的权利,当鲸鱼在蔚蓝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最终会沉下海底,生物学家们将这个过程,称为:鲸落。一座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整套生命系统长达百年,这便是鲸鱼留给大海的最后的温柔,鲸鱼不需要回报,它死后会化作孤岛,独自悲伤,独自治愈。

    一鲸落,万物生!我喜欢你,不像风走了八百里,而是如鲸向海,如鸟投林,不求回报。夜倾权

    我感受着这一路的颠簸,距离鲸落街的路程就剩下一些,很快就可以得知所谓幽洱冬夜的真面目了。我很高兴,其实很奇怪,我从初中开始就会因为帮助了林熙而感到快乐,一直如此。我左顾右盼,但是在这时,感觉到了一丝奇特的气息,很渗人!

    杀气!我判断出来了,学过跆拳道,老师说过在一开始就得有把对面打残的气势,然后收手,也就是所谓的先声夺人,杀气震慑,不攻自破的道理,我转身,正是那个满脸都是汗的男人,那个男人把手放在包里面,另一只手抓着书包抓得很紧!似乎死都不愿意放手!

    “他的那里应该有刀,现在不能喧哗,恐怕会引起恐慌。”我想道,看向那个男人的眼神,很奇怪,我看到了凶狠,狠厉,波涛汹涌的杀气,但是,我感到了好奇,那一丝温柔是什么?我顺着男子的目光,看到了一对男女,有说有笑的,我仔细观察那两个人。

    男的身上几乎都是名牌,一只手直接搂着女子,女子身材曼妙,手上还有着一些残留下的刺青,我再看向那个男子,男子抓着包的手,还有着刺青那是一个姓氏:王。剩下的被擦掉了,但是我可以猜得出,那就是女子的名字,为什么只擦一半?我很好奇。

    我走到了男子身边,和一个人换了位子,男子挪了挪地方,我微笑示意,男子放松了下来。我看有成效,就开始与他谈起了话。“朋友,叫什么?”我问道,并且随时观察男子的动向。

    男子看了我一眼,就是一个文弱书生,但是传出的声音却是冷酷无比。

    “沈文,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无聊想聊聊天。你知道幽洱冬夜吗?”我故意说出幽洱冬夜,我知道这个作家的知名度很大,如果判断的没错,沈文是因情生恨,那么他的女朋友,也就是那个被别的男人搂着的女子,肯定跟他讲过这个幽洱冬夜,我也有赌的成分。

    “知道。”沈文点头,眼神突然迷离,似乎在回忆,眼前似乎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在和他讨论什么,我看出沈文的肌肉松弛,开始进入放松状态,继续说。

    “知道啊!那个作家写的爱琴海场景,真的好甜啊!你有看到那段吗?在《予你一生,无怨无悔》那本里。”我诱惑道,让沈文陷入对过往的回忆之中,慢慢放松。

    “我知道,我也看到过这段,很美好,我女朋友也很喜欢去爱琴海,我也带她去过,我们曾在夕阳下接吻,拥抱,躺在沙滩上嬉戏,我的鞋子被她装满了沙子,我背着她横穿了沙滩,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累,我很快乐。”我听完,点头,心里暗暗想,心理学没白学。

    “是吗?我还没有女朋友呢,你们真幸福。”

    沈文点头。

    “对,我们曾经很幸福,但是后来,我的女朋友走了。她离开了我啊!”沈文暴怒道,瞬间准备拔出包里的刀,我按住了沈文!“冷静,沈文,想想你的父母,你的亲人朋友,你难道真的想要让他们看到你进监狱的下场吗?”

    “我不想。”

    “对,你不想,所以现在听我的,慢慢的把手从包里拿出来,把包拉上拉链,把包给我,然后一切都没有发生!”沈文听着,看着我的手,点了点头,正准备把手拿出来。我松了一口气,解决了一起恶劣事件的发生。

    “来,让我亲亲!”突然,那边的男子发出了巨大的声音,整车的人都听到了,女子摇头拒绝,沈文直接暴起,拔出了刀,不,那不是刀,我猜错了,沈文带的东西,杀伤力更大!

    手枪!沈文骂道:“于正泰,你他妈不是人!我草你大爷!”所有人都回头了,全部发出尖叫!有的人甚至晕眩过去,沈文准备开枪了,我惊慌失措,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在慌忙之中看到了那名女子的脸庞。那令我惊讶!

    “林熙?”我说道,然后,我奋不顾身的冲了出去,一声枪响,子弹射出,我的时间刚刚好,挡在了子弹的轨迹上,腹部中了一枪,倒在了地上,我大声痛喊,被抢打中还真不是开玩笑!沈文惊了,扔下了抢,过来抓着我手。

    “你没事吧,没事吧!你流血了!”我一听,很像骂这个沈文白痴,你家手枪打人,人不流血?要不是老子日常锻炼过,恐怕一枪毙命!我开始变得迷糊,那女子也来了,我看着女子,终于是笑了一声。

    “原来只是长得像,不是她,那就好。”我轻声说道,倒是觉得自己有点傻,人家只是长得像,自己怎么就可以跳出去,这可是枪啊!我苦笑,突然猛地一惊。

    “我对于林熙的爱,已经达到了献出自己的生命了吗?”我说完后,马上晕了过去!

    阿浪的公寓。阿浪正在看着复仇者联盟,正看到精彩的部分时候,突然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夜倾权,阿浪接了电话,说道。

    “权哥,我现在可没空啊!我正在看着电影呢!”

    “请问是夜倾权先生的朋友吗?”阿浪发现不是我的声音,连忙问道。

    “你是谁?怎么会有我权哥的手机。”

    “夜倾权先生中枪了,在京都医院...........”电话直接被挂断,阿浪直接挑起,拿起钥匙飞奔下楼,还打着大骚的电话!

    “大哥!妈了个巴子的,二哥中枪了!在京都医院!快去啊!”阿浪说完,挂断电话,飞驰电掣冲向京都医院,完全不顾所谓的红绿灯!

    “二哥!等我!”

    “谁动我兄弟?活腻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