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五月泠 > 150、第一百五十章
    戴文斌笑了笑,“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孙阳山道:“楚夫人活着自然是皆大欢喜,可若是死了,也未尝不是好事。”

    就这么一句话,吓得戴文斌的脸顿时惨白,好一会儿后才缓过劲儿来,勉强笑了笑,“真是可惜了,那样的绝色佳人。”

    可惜归可惜,但跟他们男人要做的大事儿相比,这一点儿可惜也就只能在口头上感叹一下了。

    楚寔的平静是在北原到来的时候被打破的。

    “北原无能,没能保护好少夫人,求大公子责罚。”北原是被人用搀扶着走进书房的,他的胳膊耷拉,腿也瘸着,胳膊上包扎着的伤口还在往外滴着血,人惨白得毫无血色。

    楚寔没发怒,他知道北原尽力了,“下去好生养伤。”

    北原被人扶下去之后,楚寔才一拳头砸在书案上,拳头上当时就见了血,“王群这个老匹夫,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戴文斌吃惊地道:“少卿这是什么意思?”

    楚寔深呼吸了一口,才勉强平静下来,“我将最精锐的一百近卫都留在了庄子上,叛军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拖得住北原,让他无法护送阿泠出去。一定是王群那个老匹夫出手了。”

    楚寔的一百近卫已经是他这十年积累的一半,毕竟文官蓄养大量侍卫是要惹人非议的。正因为这样所以才尤为可贵。也可见全部是最精锐的。没想到这一次全部折在了温泉庄子上,还弄丢了季泠。

    除了王群出手,楚寔想不出还有别的可能。

    “那少卿就该知道,定西侯为何会出手。”孙阳山冷静地道。

    定西侯嫡亲的血脉如今就只有王梓燚了。既然王梓燚下定了决心要得到楚寔,不管他女儿嫁不嫁,但楚寔却必须得无牵无挂地应着。这就是定西侯的想法。

    他在陕西做惯了土皇帝,已经容不得人不听话了。哪怕楚寔退走也不行,在他跟前,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楚寔眯了眯眼睛,拳头再次握紧。

    孙阳山却视而不见地继续冷静地道:“少卿,大丈夫能屈能伸,识时务者为俊杰。”

    楚寔吸了口气,没有理会孙阳山的话,径直道:“阳山先生,文斌,我现在要赶去西安,这边的事情还烦两位多照看一下。”

    “不可。”孙阳山当即道。“我知道少卿与夫人恩爱有嘉,但现在少卿巡抚湖广,无旨意是不能去陕西的。何况,现在陕西境内全乱了,少卿也不该以身涉险。”

    “阳山先生不必多说,吾心意已决。”楚寔道。

    孙阳山摇了摇头,“我真是看错了人,想不到少卿竟是如此儿女情长之人,为区区女色而头脑发昏。”

    戴文斌听见孙阳山越说越不像样子,生怕楚寔恼了他,赶紧道:“哎呀,阳山,这个也是人之常情。”

    楚寔正色看着孙阳山道:“阿泠是我妻子。如果今日我连妻子都能抛下,那翌日还有什么是我抛不下的?”

    孙阳山望着骑着马绝尘而去的楚寔,直叹息道:“我真是看错了人!”

    戴文斌在旁边劝道:“我倒是觉得,跟着这样的主公,却比什么都能抛诸脑后的人强。大丈夫也不是每个都要绝情绝义的。”

    孙阳山责备地看向戴文斌,他居然不站在自己这一方,而任由楚寔去涉险,若真让他救回了季泠,恐怕从此和定西侯就要变成死敌了。

    戴文斌拍了拍孙阳山的肩膀,“你个孤家寡人,是不懂的。”

    却说楚寔连夜北上,走的也是山道。他知道韩令带着季泠,定然不敢走大路,十有八成会从山林中走。

    不过这崇山峻岭中,找人可不容易,很容易就擦肩而过。

    季泠听见《归去来》时,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韩大夫,你听到有箫声么?”

    韩令点了点头。

    季泠的眼睛一亮,“这么说不是我的幻听?”

    季泠立即站起身,又仔细听了听风里传过来的箫声,真的是《归去来》没错。她跟韩令指了指东南边儿的方向,“韩大夫,往那个方向走,我想我们应该是遇到表哥了。”

    归去来是季泠的曲子,除了楚寔,她想不出还有别人会在这个时候吹起来。

    当看到林中那片熟悉的衣角出现时,季泠憋了好些天没敢落下的泪终于哭了出来,什么也顾不得的就朝楚寔跑了过去,“表哥。”

    楚寔伸手接住她,将她牢牢地箍在怀里,“没事了,没事了,阿泠。”

    “表哥,芊眠,芊眠她们……”季泠哭得说不出话来。

    楚寔上下抚摸着季泠的脊柱,“没事,别担心了,一切都有我。”

    既然找到了季泠,楚寔自然立即带着她打道回湖广。

    季泠却不肯上马,“表哥,芊眠,芊眠她为了救我,扮做了我去把那些叛军引走,我们能不能去西安找找她?”

    芊眠的事北原都已经告诉楚寔了,是个忠诚的丫头。

    楚寔替季泠拨开额前的头发,“不必担心,我已经派人去西安府找她们了。你现在身体情况不好,先跟我回湖广。”

    楚寔的话向来是不容人反驳的,季泠没有办法,只能上马,可还是不放心地转头对楚寔道:“表哥,你一定要让他们找到芊眠。”

    楚寔笑了笑,“嗯。”

    他们并未连夜赶路,季泠的身体情况根本就不允许,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认真睡觉和吃饭了,所以楚寔一行在陕西边上的一个小镇上歇了下来。

    季泠则迫不及待地洗了个澡。她这辈子也没这么邋遢过,即便小时候在山里,也是时常都要洗澡的,没有热水,在小河里也会洗一洗的。

    洗澡的时候,季泠嗅了嗅自己脱下来的衣服,不由臊红了脸,先前真难为楚寔居然不嫌弃地那么紧紧地抱着她。

    出来的时候楚寔身边也没有女装,走得急也不可能想着带,所以季泠换洗的衣服是临时向客栈掌柜的女儿买的,她新作的布衣还没上过身,季泠穿起来有些短,不过总比脏衣服强。

    只是芊眠不在,也没人搭理季泠的头发,她出得净室,没见着楚寔,就开始心慌,害怕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急急地也不得自己现在的模样就走出了房门。

    客栈很小,两层楼,楼下是大堂,楼上就是客房。

    季泠探出头,见楚寔就坐在下面,便匆匆下了楼,在楼梯上就忍不住喊了出来,“表哥。”声音里满是依恋。

    楚寔回过头,本来阴沉的脸上,瞬间就换上了一副温情脉脉的神情,他朝季泠走过去,状似不经意地将她堵在楼梯口,“怎么头发都没绞干就出来了?”

    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责备,却是出于关切。

    季泠这才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脸微微一红,赶紧转身往房间里走。

    楚寔跟着季泠上了楼,在看到季泠进了房间后,才侧头朝楼下看了眼。

    刹那将,先才十分安静的大堂突然就有了响动。韩令的拳头瞬间轰出,却被周围的四个侍卫联手封死。

    楚寔没再继续看下去,跟着季泠进了门,然后拴上。

    季泠正四处找棉巾绞头发,楚寔拿起挂在衣架上的棉巾走到季泠身后,伸手替她轻轻擦起头发来。

    前几日的兵荒马乱,胆战心惊,越发衬得此时的静好格外的甜蜜和让人安心,季泠任由楚寔替她擦着头发,她则痴痴地望着她容仪高洁,丰神俊逸的夫君。

    见着楚寔朝她笑,她又羞得赶紧撇开了眼,可最终还是舍不得不看,又偷偷抬起眼皮,正好被楚寔逮着正着。

    楚寔将季泠搂到怀里,用脸颊轻轻摩挲她的脸颊,低声道:“阿泠,没关系的,天无绝人之路,我会再想办法治好你的寒症的。”

    季泠的肩膀轻轻抖了抖,她从没想过自己的事儿能瞒得住楚寔,只是没想到他会发现得这么快。

    “表哥怎么知道的?”季泠好奇地道。

    楚寔拉起季泠的手,“你的手又凉了。”

    其实也没凉多少,至少人的温度感知还没那么敏感,也只有朝夕相处,时时将她放在心上的人才会对些许的变化那么敏感。

    季泠笑了笑,“表哥的心也太细了。”只是才说到这儿,季泠一下就想起了先才在大堂里看到的韩令。

    难怪感觉刚才气氛有些不对,季泠立即捉住楚寔的手道:“表哥,不管韩大夫的事儿,是我求他那么做的。”

    楚寔看着季泠的脸沉了下去,“为什么?”

    季泠便将在村子里看到的事儿说了出来,“表哥,我,我没办法见死不救,所以求了韩大夫。”

    楚寔从季泠的掌心里抽回自己的手,“你脑子可以不清醒,但不表示韩令可以。他应当知道他的责任是什么,那就是保护你,把你的寒症治好。”

    季泠大骇,生怕楚寔对韩令做什么,在她心里也不管韩令和楚寔交换了什么,可是在她最无助最恐惧的时候,是韩令在保护他,这份情义就容不得她辜负。“表哥,真的不管韩大夫的事儿,他也是侠义心肠。”

    “这世上侠义心肠的人最后都只有一个下场。”楚寔冷冷地道,“就跟你一样。”

    “可是表哥,那个村子里还有六个人,如果韩大夫不出手,她们都会死的。”季泠急急地辩解,她不想让楚寔那么生气。

    “阿泠。”楚寔的脸色十分阴冷,“在我心里,莫说是六个,就是六千个、六万个人的性命也及不得你一人的命重要。”

    这话有多甜蜜,就有多伤人。季泠知道自己伤了楚寔的心了,他那么关心自己,为自己的寒症费了那么多心思。

    可有些话她说不出口,没办法让楚寔感同身受,可是她真的不想让梦里那个自己的噩梦在其他人身上发生。

    “表哥,对不起,对不起。”季泠流着泪重新去牵楚寔的手,“可是我没办法呀,没办法看着她们去死。而且就算韩大夫不给我推注内力,我也不会死啊。”在季泠心里那严重性完全没得比。

    楚寔反手握紧季泠的手,将她的手拽得都疼了。“阿泠,你知道吗,你必须得有孩子。”

    季泠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是那种惨白而灰的颜色。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楚寔正面提及孩子。是啊,她必须得有孩子,楚寔怎么可以没有孩子呢?

    季泠痛苦地屈起双腿,用手环抱住膝盖,千言万语都只能化作一句话,“表哥,对不住,对不住。”

    楚寔没回答季泠,而是将棉巾大力地掼到地上来发泄他的愤怒,“你好好歇着吧。”

    季泠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楚寔,成亲这么久,这是楚寔第一次对她发脾气。

    眼瞧着楚寔要往外走,季泠赶紧跑下榻,低声急急地道:“表哥,放了韩大夫吧,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求他的。”

    楚寔转身恨恨地看了季泠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楼下韩令已经被控制住了,他武艺虽然不错,但也敌不得楚寔的近卫围攻。

    楚寔坐到桌前,冷冷地看着韩令,“韩大夫,虽然我夫人已经把事情原委说清楚了,可是她的脑子不清楚,你的脑子也不清楚么?”

    “我这个人,做事只问结果。韩令,如果我夫人的寒症还有得治,我依然会信守承诺,如果不能,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韩令闭了闭眼睛,他知道会有这样一天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也跟着季泠脑袋发热,居然答应了她去救那些村妇,而害了窦五娘。

    楚寔能拿捏韩令的地方当然是窦五娘,即便是已经放了她,可要她的命却也不是难事。

    曾经韩令以为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做不利于窦五娘的事,但那时候,他看到季泠宁愿不要命也要救那些人,忽然就想起了自己幼年习武时的目的了。

    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可惜后来他却好像忘了。

    季泠跟着楚寔回到武昌府,住进督府后院,日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仆妇如云,而季泠也安安稳稳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可芊眠不在了,水晶、核桃也都不在了。楚寔一回到衙门就再没进过内宅。季泠就像个幽魂似的在内宅里晃悠。

    不过每一顿饭她都按时吃了,且吃得还不少。她不想让楚寔以为她在闹脾气,天知道季泠根本就没有脾气可闹。她知道为何楚寔那么生气,是她把他们的一切都毁了。

    尽管食不下咽,可季泠还是机械地往嘴里塞着饭,她的人生是没办法再好起来了。可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让楚寔的人生好起来。

    这日珊娘来看季泠,她一直跟着戴文斌在任上,戴文斌在哪儿,她就在哪儿,如今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娘了。身体虽然发了点儿福,可看起来越发富态,倒是比季泠更像官家夫人。

    珊娘一进来就是一脸灿烂的笑容,“哎,那些个男人成天忙着他们的大事儿,家都不沾一下,真跟大禹似的,要三过家门而不入。我都好些时日没看到我家那位了。”

    季泠勉强扯出一丝笑容,知道珊娘这是特地来安慰自己呢。看来,楚寔大半月不进内宅的事儿,很多人都知道了。

    接下来的半晌都是珊娘在说话,季泠或者答个“嗯”,或者应个“哦”。到最后珊娘也实在找不到话说了。

    “怎么很少听见夫人弹箜篌了?”虽说有些时日没见了,可珊娘还是知道一点儿季泠的,心情好、心情不好都喜欢弹箜篌,也算是发泄。

    《归去来》么?季泠不敢弹,那曲子实在太过悲凉,她也怕楚寔以为她估计弹出来引他回来。可季泠从没那么想过,她无颜见楚寔,只觉得现在这样的日子其实也很好。

    至少他还是她的夫君。

    “珊娘,你进来,怎么不把你家孩子带来我看看呢?说起来我还从没见过他们呢。”季泠换了个话题道,她知道珊娘要绞尽脑汁的想话题已经很累了。

    珊娘愣了愣,她哪儿敢把孩子带过来戳季泠的心啊。季泠和楚寔成亲都快十年了,也没生出孩子来,这不是踩人伤疤么?可她既然提起来了,珊娘也只能笑道:“孩子们实在太淘了,怕冲撞了夫人,要是夫人不嫌弃,下次我一定把他们带进来。”

    季泠点点头,珊娘走时,她让人送了几匣子糕点给她带回去给孩子们。

    珊娘欣喜地道:“是夫人做的么?”

    季泠摇了摇头,她已经许久没下过厨了,到了南昌,更是一丝念头都没升起过。

    珊娘走后,季泠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心里反复响起的都是楚寔的那句话,害怕将来吃不到,所以才不想把嘴养叼了。

    将来为什么吃不到呢?

    “在想什么呢?”

    楚寔的声音突然在季泠身后响起,她回过头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这样看着我?”楚寔脸上带着笑,就好似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般。

    季泠的鼻子立马就酸了。

    楚寔点了点季泠的鼻尖,“我这是娶了个哭包么?”

    “才不是呢。”季泠哽咽道。

    晚上季泠和楚寔并肩仰躺在床上,有一种暌违已久的亲密。她侧过身,用手半支起脑袋,快速地在楚寔的脸颊上亲了亲,然后就像小老鼠一样又迅速地缩回了洞里。

    楚寔没动。

    季泠等了片刻,又抬头去亲了亲他的下巴。

    这下可终于有了动静儿。

    季泠有些急切,如今她好似和楚寔掉了个个儿,成了皇帝不急太监急。

    楚寔轻笑道:“别急,我不想伤着你。”

    季泠虽然心里羞得不行,却一点儿也没退缩。她必须要靠这种亲密来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楚寔还是一直疼惜她的表哥。

    早起楚寔稍微有些动静,季泠就醒了。她揉了揉眼睛,轻声唤道:“表哥。”

    楚寔回头替季泠理了理额发,“再睡会儿吧,我晚上回来用晚饭。”

    季泠立即就笑了起来,“嗯。”

    楚寔走后,好似一切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可季泠心里知道,这一切就好似被碎琉璃包裹住的平静,微微一个震动,琉璃就会碎成粉末了。

    百无聊赖的,季泠既不想弹箜篌,也不想下厨,只能去园子里闲逛。她现在才知道,原来人真正难受的时候,是什么也做不进去的。并不像她梦里那般,还能彻夜地弹箜篌。

    季泠正走着,却远远望见转角处出现了男子的衣袂,她下意识地就往旁边的树丛后散了去,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出来时果然忘记戴面纱了,所以不能走出去,楚寔会不高兴的。

    晃神间,那两名男子已经走到了附近,季泠听声音分辨出来,那应当是楚寔的两位幕僚,孙阳山和戴文斌。

    季泠正犹豫着要不要大大方方地走出去时,却听戴文斌道:“阳山,你怎么跟女人似的,还在跟少卿赌气啊?”

    孙阳山道:“我不是赌气,只是太失望。当初请我们下山时,少卿说过要解救天下黎民于水火,不破不立。可如今呢?为了个女子,他就置整个陕西的百姓于不顾。”

    “这说得也太严重了吧”戴文斌不认同地道。

    “定西侯,年老了,也没有解民倒悬的志向,为了一己私欲就纵容叛军在陕西境内作乱,好让朝廷知道,不能削他的兵权,还趁机向朝廷伸手要粮饷。这不是逼得官府再加重税赋吗?这是逼得天下的人不能不反。”

    戴文斌不说话,这就是认同。

    “如今群雄四起,正是少卿应该振奋起来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他却……”孙阳山恨其不争地道。

    “你这也太苛求了。少卿一介文官,能经营到如今的局面,已经是难能可贵。湖广兵虽然凶悍,可也需要时日才能锻炼成材。”戴文斌道。

    “是啊,可是老天不给咱们时间啊,哪有功夫真等着咱们练兵。”孙阳山叹道。

    “所以你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少卿娶了成康县主?得到定西侯的全力支持?”戴文斌道。

    季泠听到此处,不由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发出声。

    孙阳山闷闷地道:“这难道不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可少卿与夫人青梅竹马,恩爱有嘉,怕是不能同意你的想法。”戴文斌道。

    孙阳山嗤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戴文斌道:“你笑什么?”

    “恐怕未必有你想的那般恩爱。”孙阳山冷嘲道。

    “此话何解?”戴文斌道。

    “文斌,连你都知道少卿和定西侯谈不拢,就把珊娘从西安接到了南昌,那么少卿难道不知道?”孙阳山的反问不可谓不尖锐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889359228瓶;某小妖阿妖18瓶;2207301710瓶;外沙2瓶;cherry8591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