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悍妃乱天下 > 第一百零五章 一场另类的美食会
    这边的尚宫局,派人将叶昔做的另外一样东西呈了上来。

    这另外一样东西其实就是涮羊肉火锅器具,他们将东西放到了桌子上,点燃了下面底座的火烛。

    这时有一个大臣忍不住问了,“这是何物?”

    那个太监顺从敬畏的回禀,“回大人,这个是皇后娘娘命尚宫局做的,名字叫做涮羊肉锅,可以拿来煮羊肉或者其他吃食的一种工具!”大臣明白的点点头。

    刚刚那个推车让所有人惊奇不已,现在这个锅更让人好奇之极。

    这时外面的太监宣布,“皇上,皇后娘娘到!”

    于是所有人通通起身,朝他们跪下行礼。

    钟离琮和叶昔走进了大殿,来到了正前方。钟离琮抬手,“都起来吧!”

    钟离琮看着桌子上那个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他想,这肯定也是她想出来的。

    虽然他想问这是什么?但是他知道,她不会告诉自己。

    叶昔站了起来,语气平和近人,“摆在你们桌子上的那个锅,是专门涮羊肉的,还有其他食物,你们面前那些盘子里的生的菜品,可以夹一笑到锅里煮就好。这涮羊肉火锅冬天吃最好了,因为让人很暖和,当然配点小酒更好。

    至于那八道食物从第一道开始,他们依次叫药膳乌骨鸡、药膳猪脚、**甜藕、西湖醋鱼、芙蓉鸡片、水晶梨汤、红枣千层糕,还有一道是茶,叫消食茶,等你们吃完了这些,才会上!”

    叶昔知道他们在想,这些东西当中,有几样他们没有听说过,那两样药膳的食物他们没有听过,还有那道**甜藕和消食茶也没有听过,其他的他们倒是知道,只是做法不一样罢了。

    钟离琮望着底下众人,面色冷峻薄凉,“这些吃食可是皇后娘娘亲自所做,卿等不可浪费,必须用完!”

    叶昔心想,自己做的东西,绝对好吃,不需要你告诫他们,他们也会吃完。

    这时的舞女鱼贯而入,站在舞台中央,给上面的人行礼,然后开始自己的表演。

    这第一个节目,是舞蹈,不过不同于那枯燥的宫廷舞,她改良了一下。

    只见底下几位舞女穿着绯色的长裙,站在一朵梅花的形状,这时空中忽然落下了许多的各色花瓣,一位妙龄少女,戴着面纱,怀抱一件古筝,坐在秋千上,缓缓降落,降到半空停止。

    只见她婉转动听的唱起了水调歌头,怀中的古筝被她轻轻撩拨,缓缓流出一阵悦耳动听的曲子,那首著名的汉宫秋月。

    这个世界也有这首曲子,不过早已失传良久,今日听到此曲,众人纷纷沉迷。

    舞台中间的几个少女,慢慢跳起了舞蹈,水袖长飞,衣袂飘飘。

    一曲结束,舞蹈也结束了。

    接着她们行礼告退。

    众人拍起了掌声,坐在蒙大人身边的蒙,看着叶昔,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蒙一直想要见见她,只是她在皇宫,根本见不到,没想到她今晚会办这场宴会。

    蒙知道她不想做皇后,不然她不会搞那出休夫,还有逃宫。她也真够胆大妄为的,竟敢休掉一国之君,作为皇后,还想着逃宫。可是这世上做了此事,还能活着,并且相安无事的人估计也就只有她了。

    只是她想到小湄,唉!那丫头那么爱陛下,可是陛下却在利用她。

    接下来是一个舞台戏表演。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

    表演的人都是舞乐坊的人,扮演梁山伯的男子,是舞乐坊的吹笛人,至于扮演祝英台的是舞乐坊的舞娘。

    男子长得清秀白净,女子长得妩媚多姿,两人站在一起,当真是金童玉女。

    众人看完后,男的还好,那些女眷却被这故事给迷住了,有些女人都忍不住小声啜泣了起来。

    接下来是一个搞笑的小品,叫傻子买伞。讲的是一个卖雨伞的人,他卖了一天的雨伞,却没有卖出去一把,可是回家之后,雨伞却一把都没有。因为他太过愚笨,被人骗光了自己所有的伞,他却不生气,还是再笑。

    钟离琮看着这个小品,都忍不住笑了几下,因为扮演那个傻子买伞的人真的太傻了。

    叶昔搞这么一个表演,就是为了让大家开心的笑笑,可是那些人却使劲憋着,不敢笑。

    只有蒙,还有一些宫人站在那里低着头,偷偷发笑。

    叶昔看了他们一眼,心底说,装,继续装,我看你们能忍多久。

    果然,这时有人忍不住,一阵大笑不止,众人再也忍不了了,开始大笑了起来。

    叶昔看着寒溟,见寒溟也在偷偷笑,“寒溟,我以为你不会笑呢?原来也会笑啊!”

    寒溟听到这话,他立马不笑了,侧目望了一眼皇帝,见他脸色不悦。知道他是生气,娘娘和自己有说有笑。他心中哀嚎,陛下,这不能怪我啊!要怪怪皇后娘娘排的这个戏真的太搞笑了。

    叶昔见他偷瞄钟离琮,勾唇冷嗤,“哼!没出息!”

    寒溟心里腹语,皇后娘娘,你以为我是你啊!惹怒了陛下,陛下不会对你怎样?可是自己就惨了。

    一个时辰后,宴会结束,众人喝了消食茶,纷纷退场。

    一场美食大会结束,大家还意犹未尽,却也不得不离开。

    叶昔准备回朝华宫,钟离琮和她一起回去。

    走到御花园回廊上,遇到了一位小女孩,估计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

    她漫步而来,看见他们,跪下行礼,“小参见陛下,皇后娘娘!”

    叶昔不认识面前的小女孩,钟离琮淡漠的话语,“平身吧!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小女孩是钟离憬的亲妹妹,自从钟离憬被钟离琮给杀了之后,她就一直怀恨在心,伺机想要杀了面前的钟离琮,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今日正是一个机会。

    只见她目露凶光,眼神怨毒仇恨,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她举起匕首就朝钟离琮刺去。

    后面跟着的近卫对一个小女孩根本没设防,只见她朝钟离琮刺过去,钟离琮首先反应过来,一个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匕首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叶昔看到这一幕,懵了几秒钟,这小姑娘胆子够大啊!当着这么多武功高强的人的面,想要杀了钟离琮,这不是找死吗?况且钟离琮是那么轻易被杀死的吗?他的武功登峰造极,鲜有敌手,这小姑娘虽然勇气可嘉,可惜没脑子。

    钟离琮冷目而视,“想要杀皇叔,在等几年,你都不可能!”他说完将她一推,她一个趔趄,退了几步。

    叶昔看她满脸不服气,还准备来,叶昔忍不住劝告,“小姑娘,虽然你想杀了钟离琮,这个我赞成,但是你好歹带点脑子,行不行?”她一脸啧啧啧,为她可惜的样子。

    其他人心底再说,皇后娘娘,你想让陛下死,也不至于这么明显吗?

    钟离琮听到她说的话,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气,这小妮子,想要自己死,要不要这么明显。

    叶昔见她要反驳,立马截住了她的话,“怎么着,不同意我的话。

    你说说看,你要武功没武功,要势力没势力,难道就凭你这一腔热血吗?

    就你这样,还想报仇,趁早死了心得了。

    你应该听说过我,本姑娘和你一样恨他,我都杀不了,就你,再练个几十年看看,也许和他拼一拼,还有可能。

    小姑娘,记住,要想报仇,得有本事,不然就是自己找死!”

    她反正已经劝了,好的坏的都说了,至于她听不听,那就是她的事了。

    钟离琮看她说了这么多,其实是在救她,他笑了笑,拿她没办法的表情。这小妮子想要救人的话,听起来却像在骂人,指责别人。

    钟离琮望着她,“你若是想要给自己哥哥报仇,朕奉陪,不过正如皇后所言,你估计再练个几十年,和朕拼一拼,还是有可能的,朕等着!”

    钟离琮看了她身后那几个跪着的宫女太监,“还不将公主扶回去!”

    他们刚刚差点被公主吓死,听到这话,立马抓着她就跑了,连礼都没行。

    钟离琮看着叶昔,“小昔,你刚刚说,想要我死,是不是真的?”

    叶昔脸色平静冷漠,“你说呢?”她反问。

    她只是在等,等一个可以让他被彻底摧毁的机会,让他永无翻身的机会。

    叶昔打了几个哈欠,“我困了,就先走一步!”

    钟离琮以为经过今天这件事,她没有那么恨自己了,可是他还是想错了。

    寒溟、青柠、青梅行礼告退,然后跟上了她。

    这边沈云澈的暗探一直想办法,想要靠近朝华宫,救出叶昔,可是却根本不可能,因为暗中派了太多暗卫守在朝华宫,根本靠近不了。

    第二天,叶昔待在朝华宫的偏殿,那座偏殿被她改成药房,她一整天都在里面炼药制药。

    这个寒冷的冬季,逐渐过去,迎来了春天。

    这时的沈云澈和左丘旭和联合起兵,正式讨伐戎疆国。

    沈云澈东进,左丘旭和西进,两方夹击,形成左右包剿之势。

    叶昔待在宫里,每天制药,然后将药送给宫中那些不能看病的宫女太监。从哪以后,叶昔每天都给宫里的宫人看病治病,除了下雨天,她不会去,其他时间她都会在那里。

    叶昔这天照常起床,梳洗打扮完毕,就去了御花园的凉亭中。

    叶昔怕冷,所以这凉亭四周都挂满了白色的纱帘,她身旁还有一个炉子,怀中还有一个小手炉。

    她每天辰时到这个地方给人看诊,午时回宫吃午饭,酉时回朝华宫吃晚饭。每天如此,那些宫人都被她给感动了。

    这天天气不错,风和日暖,空气中带着丝丝初春的寒意,不过幸好有暖暖的太阳,倒也很暖和。

    叶昔不仅仅给宫女太监看病,还给宫中的禁卫军诊病。

    寒溟看着大家越来越喜欢皇后,他替陛下高兴,毕竟陛下的眼光就是好。可是皇后娘娘对陛下还是那么冷淡,几乎没有多少好脸色。他有时在想,若是皇后娘娘对患者的心,有对陛下的一半,估计陛下也就没有遗憾和怨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