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悍妃乱天下 > 第一百零四章 司膳房奇闻
    叶昔看了他一眼,“钟离琮,我待在这宫里太无聊了,你派人给我送几箱子药材过来,本姑娘要炼药!”

    钟离琮见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主动和自己说话,他心中万分欣喜,自然连连点头。

    叶昔想,要毁掉他,第一步,先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

    钟离琮脸上带着喜不自胜,“好,明日我就派人给你送来!”

    叶昔一脸无聊的表情,“这宫里一点儿也不好玩,明天你上朝的时候,记得通知各位大臣,让他们的女眷明晚进宫,我要办场好玩的,好吃的美食大会!”

    叶昔觉得在这样颓废下去,就真的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既然她没事可做,那她就找事去做。

    叶昔勉强的语气,“明晚你若是有时间,也可以带那些大臣来参加参加。”

    叶昔说完也不管他同没同意,就挥手说,“好了好了,你可以滚了,我要睡觉了。”

    钟离琮见她态度虽然还是很恶劣,但是比起以前,要好太多了。

    钟离琮起身,离开了大殿。

    寒溟在外面守着,两个女暗卫在殿内守着,他们站在珠帘的两侧,一左一右。

    第二天一大早,叶昔就起来了,画了两张图,命他们尚宫局派人在今日酉时之前做好,否则各打五十棍棒。

    然后叶昔去了舞乐坊,命人排练舞蹈和曲子,还有戏。

    将近酉时的时候,她离开了舞乐坊,回到自己的寝宫。叶昔让人去请尚宫局的尚宫前来,把做好的东西一并带上。

    尚宫来了后,她走进朝华宫主殿,朝叶昔跪下磕头行礼,“奴婢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叶昔从自己的座位上走了过来,“起来吧!我让你做的东西,你派人做好了吗?”

    面前的这个尚宫是刚任不久的,以前那个尚宫,因为得罪了叶昔被皇帝打死了。所以现在这个尚宫对叶昔极其畏惧,陛下一怒之下,打死了尚宫局和内侍省所有管事的,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多号人。

    尚宫毕恭毕敬,“回皇后娘娘,奴婢已经派人做好了。”

    叶昔说,“嗯!以后见了我,不要在说话前加那个回字,我听着不喜欢。”

    尚宫点头回答,“回,不是,奴婢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尚宫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那个字,不过她也不敢问,只管遵命就好。

    叶昔拿着手中的几张纸,交给了她,“这是今晚宴席的食谱,按照这个给我准备好,记住,一个都不能少。”

    这个尚宫全名叫史华云,年龄差不多二十七八的样子,她进宫十几年了,之前一直被上面的人打压,没有晋升过,忽然一夜之间,她从一个小小的女史变成今天的尚宫,就跟做梦一样。

    史尚宫双手捧着那几张纸接过回复,“是,奴婢遵命!”

    接下来她说了告退,就下去了。

    史尚宫一点儿也不明白今天早上皇后让自己派人做的那个东西,圆圆的,中间有一座塔一样的东西,周围成槽状。还有一件东西她连形容都形容不出来,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

    接下来,史尚宫按照她的要求去布置了。

    接着她亲自去了司膳房,准备做主食。

    她到了之后,司膳房所有人见到她,全是满脸惊诧,她们通通跪下行礼,“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司膳房的司膳站在最前面,恭敬有加,“皇后娘娘,怎的亲自来司膳房?若我们做的有不周到的地方?娘娘差个宫女告诉奴婢等人一声即可!不必亲自前来!”

    叶昔扶她们起来,“你们别怕,你们也没有做错什么?我就是来这里,准备做今晚宴席的主食的,你们就帮我打打下手就好!”

    司膳听到这话吓得跪下,其他人也都跪下,“皇后娘娘,奴婢怎能让皇后娘娘亲自动手,就算打死奴婢,奴婢也不敢让皇后娘娘动手啊!”

    叶昔皱眉,她有这么可怕吗?她不就是想亲自动手做今晚的主菜吗?一个一个吓得魂飞魄散的样子。

    不是你可怕,而是皇帝的旨意可怕,得罪你,那是直接找死。

    这边的钟离琮来了朝华宫,才知道叶昔去了司膳房,他想,那小妮子去司膳房做什么?难道她还会做饭做菜?他很好奇,就准备亲自去司膳房。

    叶昔看着她们,望了一眼寒溟,“寒溟,我看起来很可怕吗?她们怎么都这副样子,感觉我就像要吃了她们一样!”

    寒溟听到她说的话,心里腹诽,娘娘,不是你可怕,而是咱们皇上比较恐怖,宠你都宠得整个皇宫都畏惧你了。

    寒溟满是敬意的回复,“回皇后娘娘,她们不是怕你,而是,是怕皇上。”

    叶昔听了这话,原来如此,她了然一笑。

    寒溟弯腰恭敬行礼,“娘娘,这事千万不要说是臣告诉娘娘的,否则陛下非得拔了臣的皮不可。”

    叶昔拍拍他的肩膀,保证道,“好的,放心,此事我绝不会说出去!”

    这时外面忽然有一个清冷的声音窜了进来,“绝不会说什么?让朕也听听!”

    叶昔见到进来的身影,心中在想,他怎么来了?

    其他人见到面前的身影,通通震惊,愣了几秒钟,才跪下行礼。

    叶昔没有好脸色,“你怎么来了?你很闲吗?不需要批改奏折,或者处理国家大事?”

    钟离琮看她一副不悦的表情,他的心就一阵一阵刺痛般的感觉。听到这话的钟离琮把刚刚要问事也给忘了。

    跪在地上的那些宫人听到皇后娘娘对皇上说的话,还有那语气,简直,吓得不轻,皇后娘娘这也太无礼了,而且语气也太冲了,就跟陛下是她仇人一样。

    叶昔身边的那几个人倒不惊奇,毕竟往常皇后娘娘的态度比这更恶劣,但是咱们皇上好像都不介意。

    叶昔望着跪在的宫人,“今晚的主菜,我要亲自动手,你们就帮帮忙,不许说不行。”

    众人面面相觑,钟离琮见她们没有回答,冷声下令,“没有听到吗?还不回答!”

    众人不敢不从的回复,“奴婢等谨遵皇后娘娘凤谕!”

    叶昔看了一眼钟离琮,“你既然来了,就别站在那里,给我一起做!”

    钟离琮没有说话,他望着叶昔。叶昔见他不回答,“怎么,不愿意?”

    钟离琮想,他长这么大,就没有做过饭,这不是为难自己吗?

    钟离琮见她生气了,他立马摇头,“不,不是,愿意,愿意,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叶昔拿了几样菜,放到了他怀中,“去,把这些给我洗干净!”

    她望了寒溟一眼,满脸警告,“寒溟,不许帮他。因为你也有事要忙!”

    叶昔拿了两只桶,“给我打水去!”

    然后,他又指挥钟离琮现在身边的那个近卫,“还有你,别杵在那里?给我劈柴去!”

    那个人是禁卫军的副统领,名叫刘赞,寒溟是正统领。

    刘赞见皇上都被皇后娘娘指挥着做事,自己当然是必须遵从了。

    这司膳房的人,今日当真是见到天下第一大奇闻,陛下进厨房,禁卫军两位统领一个劈柴,一个挑水,而且还都是皇后娘娘指挥的。

    这件事传到了民间,甚至传到了后世,被人们津津乐道了很久很久,不过这是后话。

    钟离琮看着这几篮子菜,他实在是无从下手。叶昔看他坐在那里没动,看不过去了,走了过去,指挥道,“这个青菜,要把叶子一片一片撕下来洗。

    这个萝卜,要将前后端给切了,然后将皮刮了,再洗。

    还有这个土豆,把皮削了,然后再洗干净。

    这个豆角,需要将前后两端给掐了,还有上面的经给理了。”她边说边给他示范。

    钟离琮见她嘴巴吧啦吧啦说个不停,他一脸笑意,这是她来到皇宫这么久以来,头一次给自己说这么多话。

    叶昔说,“听懂了吗?”钟离琮点头。

    “那你做吧!”她淡淡启口。

    叶昔接着安排其她人。

    过了一个时辰,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

    叶昔说,“好了,今天辛苦大家了,收工!”

    众人看着那板子上精致美味的食物,她们都忍不住想要尝一口了。

    因为上面有些食物,她们没有见过,她们没有想到皇后娘娘不仅脾气温和,连厨艺也一流。

    虽然菜和甜点的种类加起来只有八类,但是每一样都精致又美味,闻起来也很香。这八类菜和甜点,每样总共做了一百多盘,可供上千人使用。

    叶昔问青梅,“青梅,命尚宫局做的推车,她们拿来了吗?”

    青梅回答,“回娘娘,她们刚刚已经拿来了!”

    叶昔真不想再去纠正他们回话时,要加那个回字,或者禀字。

    叶昔说,“好了,现在把这些做好的菜和甜点放到推车上,派人送到宴会厅,昭云殿。”

    叶昔让人把推车拿了进来,然后他们将食物全部放到推车上。

    叶昔望了一眼司膳房众人,“你们今天辛苦了,这一小部分,是我特意留给你们的。”

    众人齐齐言谢,“奴婢等多谢皇后娘娘赏赐!”

    叶昔桀然一笑,“不必客气!”

    叶昔望了寒溟他们一眼说,“好了,我们可以去昭云殿了!”

    接着,他们一同来了昭云殿。

    这边的昭云殿,各官员家眷全部到齐了,看着鱼贯而入的推车,他们满脸好奇,从未见过这个东西。

    当这些进来的太监,将推车上的白色布打开,看到上面全是精致的食物,众人咽了咽口水。

    几十个太监推着车,一一经过那些官员和家眷面前,把八道菜上好。

    他们将这八道菜和甜点上好后,通通退了出去。那些人看着这些精美绝伦的食物,都快忍不住,想拿起筷子品尝品尝了。

    众人却不敢动手,毕竟皇帝和皇后还没有来,谁敢提前吃啊!那不是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