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悍妃乱天下 > 第九十九章 惩治宫人
    过了一会儿,寒溟回来了,钟离琮将毛毯盖在她的身上。

    “悦容,你好好守着她!朕现在出去办点事!”

    钟离琮离开永宁宫,来了内侍省,他召集了内侍省和尚宫局所有的宫女太监。

    他坐在上座,居高临下地望着那群人,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扣留皇后的例奉,朕不去永宁宫看她,你们是不是就以为皇后失宠了?

    朕在这里明确告诉你们,她是朕此生挚爱,这整个皇宫,若是对她不敬,就是对朕不恭,朕会让他死得很难看!”这是他鲜少一次,说如此多的话。

    “禁卫军何在?”

    一群禁卫军闯了进来,跪下行礼,“末将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钟离琮冷漠绝情地说,“禁卫军听令,将他们拉出去,重大五十棍棒!”那些人听到这话,吓得魂不附体,不停地跪在地上磕头认错。

    他起身走到内侍省的总管太监身边,还有尚宫局的尚宫身边,面色冷冽,两人吓得身体如筛糠,“把内侍省和尚宫局的管事之人,全部给朕拖下去,直接乱棍打死!”

    只听这一地的人吵嚷着,哀求着,钟离琮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这内侍省房门外,只听到遍地地哭叫、哀嚎,众人被打得惨不忍睹。特别是那几个管事的,全部被乱棍给打死了,只剩下他们周边的一摊血水。

    禁卫军统领进来畏惧地回禀,“参见陛下!已行刑完毕!”

    钟离琮走了出来,看着这些普通的宫女和太监,全身都是红色的血痕,他面露漠然,“谁若再有下次,杀无赦!”

    钟离琮望着所有人,“从即刻开始,不管任何人,对皇后不敬者,死!此乃圣旨,凡是不遵者,杀!”

    钟离琮下完命令后,又回了永宁宫。

    他回来之后,见叶昔醒过来了,叶昔面色苍白,指着他,“你滚,滚啊!我说过,别让我看到你,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钟离琮见她如此讨厌自己,他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心痛还是心痛。他说,“好,我走,你别激动,我走!”

    他出了房间,给寒溟说,“好好守着永宁宫,若是他有任何闪失,朕唯你是问!”

    寒溟双手摊开,放到胸前行礼,“是,陛下!”

    叶昔拿过了悦容手中的药,喝了之后,悦容将暖手炉递给她,让她握着。

    叶昔见寒溟进来,语气讽刺,“怎么,你家主人派你看着我,怕我跑了。

    他可真看得起我,就我现在这身体,想跑也跑不了。”

    寒溟行礼回答,“娘娘,你误会陛下了!”

    叶昔听到那两个字,她就烦,“我再说一道,别喊我娘娘,我不是。

    你最好现在就去告诉他,马上废了我的后位,休了我,本姑娘不稀罕。

    我叶昔就算嫁给乞丐,也不会嫁给他!更不会做他这劳什子皇后!

    若是他不答应,想逼死我,不用那么麻烦,派人送一杯毒酒过来,我喝了就可了事!”

    叶昔话说的有点多,气又不顺,说着说着就咳了起来。

    悦容见此,担忧地劝告,“娘娘,别再说了,娘娘好好保重身体才是。”

    寒溟见面前的女子如此反感他家的主子,他也是无可奈何,“皇后娘娘,属下是陛下派在这里保护娘娘的,不是来监视娘娘的!”

    叶昔见他还一口一个娘娘的喊,她指着他,“滚,别让我听到那几个字,悦容,赶他出去,别让我看见他,他跟他主子一样,令人恶心!”

    悦容起身,走到他身边劝着,“你先出去吧,别杵在这儿,娘娘现在看到关于陛下和陛下身边的人,她都很厌烦,你还是出去比较好,不然娘娘又得气病了。”她小声给他说。

    寒溟点头,然后离开了房间。

    叶昔身体好了之后,她就准备去皇宫的天牢看看金承业和欧阳若雪。

    叶昔可不管他们同不同意,直接去了天牢。到了天牢门口,她们被人拦下,“大胆,竟敢擅闯天牢!”

    悦容拿出象征着皇后身份的令牌,凌冽的眼神,呵责的语气,“放肆!竟敢对皇后娘娘无礼,还不退下!”叶昔没想到她讨厌的身份到这时却不得不利用一下,不然她见不到他们的。

    众人马上跪下磕头行礼,“臣等参见皇后娘娘,臣有眼无珠,还请娘娘恕罪!”他们可是听说,后宫的那群内侍和宫女,暗中克扣娘娘例奉,被皇上知道了,集体给打了五十棍子,还有那些个管事的全部给当场打死了。

    陛下还下令,以后谁再敢对皇后不敬,那就是对他不恭,杀无赦!他们可不想掉脑袋。现在这宫里谁还敢惹面前的女人,那就是找死。

    叶昔冷望着他们,“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吧!”

    守着的几个人跪着说,“娘娘,请!”

    叶昔率先走了进去,等她们走了,几个人才敢起来。左边那个守卫大声说,刚刚好险,若是皇后娘娘生气了,我们脑袋可就不保了。

    右边的那个守卫悄悄说,小声点,你想让其他人知道此事,去告诉皇上吗?

    那个人瞧了瞧四周,点头,还打了打自己的嘴皮子。

    叶昔进去后,来了关押两人的地方,见到他们住的牢房还是比较干净,没有那么杂乱,她知道,一定是钟离琮授意的。

    两人看到竟然是她,他们跑了过来,金承业满目欣喜,“小昔,怎么是你?他怎么愿意让你来看我们。”

    欧阳若雪心急地问,“小昔,你是不是又受他威胁了,你不要管我们了,我们在这里没事,你不必受他威胁。”

    欧阳若雪和金承业想到因为他们两个人,小昔被他**,他们就恨不得杀了那个人渣。

    叶昔让牢头开门,“开门!”

    叶昔进去后,她柔情地笑着,“放心,这次我没被威胁,你们别担心,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们,你们最近过得好不好?都是我害了你们,对不起!”

    金承业和欧阳若雪异口同声的回答,“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别自责!你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你又瘦了!”他看着她,焦急担心地说。

    “你别怪自己,这都是我和三哥自愿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看你,脸色太白了,白的都跟鬼一样了。”他带着丝丝逗弄的笑容。

    叶昔勾唇一笑,用力敲了敲他的额头,“欧阳若雪,你讨打,是不是。看来你待在这里面太久了,没被我打过,是不是皮又痒了!”说着她不仅敲了他的额头,还捶了他一拳。

    悦容见她看到自己的人,终于露出了真挚灿烂的笑容,她都被这笑容感染了。

    钟离琮的暗卫禀告,她擅闯天牢,他挥了挥手,说了一句,随她去吧!他心里想,让她去看看他们也好,这样她也许心底会好受一点,开心一点。

    叶昔穿得很厚,她现在比以前更怕冷了,金承业说,“小昔,你以后不许再想不开了,你知不知道,当我和四弟听到这件事,我们差点被你吓死!”

    欧阳若雪说,“小昔,你不要灰心,你还有我们,那个混蛋对你所做的事,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替你讨回来!”

    叶昔声音柔软腻糯,还有一些娇弱,“我不需要你们给我讨回公道,我只想让你们好好活着,不要去招惹他,他不是好惹的,别让我担心!其他事我自有安排。”

    叶昔说完之后,就起身离开了天牢,她心中想着,刚刚自己偷偷将恢复他们内力的药悄悄给了他们,到时等他们内力恢复了,自己就可以趁机逃跑了,而自己也得准备逃跑了。好在这不是岛上,不需要船,方便多了。

    叶昔回到永宁宫的主殿,里面很温暖,因为四个角落烧着四个火炉,她望了一眼悦容问道,“悦容,我问你,你家主子每天什么时辰上朝?什么时候下朝?”

    悦容回答,“回娘娘,陛下每天卯时上朝,巳时下朝。”

    叶昔想,那也就是上两个时辰,她点头,表示知道了。

    悦容不明白她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是想和陛下重归于好,她问时辰,是想给陛下早上做早膳,可是不可能啊!娘娘那么厌恶陛下,怎么可能想要和陛下和好呢?现在娘娘和陛下的关系还不如在岛上生活的那一个月的日子呢?那个时候娘娘至少没有对陛下恶语相向,对他们每个人都很好,可是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娘娘就极其讨厌陛下,恨不得他消失。

    悦容问,“娘娘,你问这个做什么?”

    叶昔冷冷清清地面色,勾唇笑了笑,“明天你就知道了!”

    到了晚上,叶昔穿了一件里衣,坐在自己的大床上,做着瑜伽的动作,悦容看不明白她在做什么?这几天娘娘几乎每个晚上,还有早上都会做这些动作,做完这些,她就开始她所说的晨跑,就是绕着这永宁宫跑上一圈,她问过,这些动作叫什么?娘娘只说叫瑜伽,可以锻炼身体的。

    她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也没想明白,就这几样动作可以锻炼身体。不过娘娘练了几天,人倒真的清爽了不少面色也没有那么苍白了。虽然她不明白,但是她也没有多问,毕竟问了,娘娘也是敷衍了事。

    第二天早上,叶昔起得比以往都要早,她今天做完这些,还打算去做一件大事,很可能引起全国轰动的大事。她做完了三套瑜伽的动作,然后绕着永宁宫跑了一圈,回来之后,就去浴池,沐浴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