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悍妃乱天下 > 第八十一章 极致的蜕变
    沈云澈不安的走到了她的身边,给她打着伞。

    叶昔将叶羿放到了地上,她拿起了哥哥手中的剑,一剑刺向了沈云澈,沈云澈躲闪不及,那只握雨伞的手被她硬生生的砍了一剑。

    叶昔目光如这雨水一样,冰冷刺骨的盯着沈云澈,她举起剑又朝他砍了一剑,沈云澈这回躲了过去。

    沈云澈见围着的人有异动,他冷声命令,“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许动,否则军法处置!”

    叶昔双手握着剑柄,口里尖锐地大喊,“去死吧!”

    叶昔刺了几剑,也没有刺到他,反倒是自己,累得精疲力尽。

    叶昔神情凄楚,双眼冰寒,“沈云澈,你最好现在也把我杀了,否则总有一日,我定让你血债血偿!”

    沈云澈看着她眼中充斥着恨意,他明白,她是彻底恨上了自己。

    暗中观察着一切的左丘旭和终于出动,他一个飞身,将叶昔抱在了怀里,趁机用轻功飞走了。

    其他人反应不及,沈云澈先反应过来,被这雨水干扰,他反应竟然慢了半步,使出轻功,去追,可是却被他的人拦住了,他眼睁睁看着叶昔被人带走。

    左丘旭和刚刚没有出手,都是叶羿的主意,因为他知道,要想从沈云澈手中救走叶昔,那么先要出动一批人马,彻底干扰他,大乱他的计划和思绪,否则是救不了他的妹妹的。

    叶羿也知道,这次若是自己打头阵,那么必将有来无回,可是他不后悔,她妹妹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不想让她待在仇人的身边,每天度日如年。

    景翼和其他会轻功的暗卫一起出动,拦住了左丘旭和的人,沈云澈朝左丘旭和逃走的方向追击,可是追了半个多时辰却了无踪迹,他知道自己弄丢了她。

    沈云澈吩咐,派人在这片树林地毯式搜索,他还派了暗卫四处查访,可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毫无音讯。

    这边被救走的叶昔,女扮男装,将她那一张令人瞩目的脸给易了容,因为左丘旭和会易容,所以没有人知道,左丘旭和身边跟着一位个子不高的男子,就是叶昔。

    左丘旭和跑得没影之后,他就往相反的方向跑了,没有照着他原来跑得路线跑。

    他们准备走水路,去西荻国。

    当时的叶昔被左丘旭和点了睡穴,一直睡着,不然他真担心她会就此承受不住疯掉。

    叶昔醒过来后,她已经在船上了,她既没有疯,也没有哭,她下定决心,要好好照顾自己,为自己,为家人,为哥哥报仇。她今后活着,若不亲手杀了沈云澈,毁了沈家,还有成国,她就誓不罢休!

    叶昔望着左丘旭和,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笑容,脸上除了冷漠,还是冷漠,完全没有了灿烂耀眼的笑意。

    叶昔望着左丘旭和,声音坚定,“左丘旭和,放我离开,我要亲自报仇。”

    左丘旭和准备去抓她的手,可是她却故意躲开。左丘旭和真心实意地说,“小昔,跟我回西荻,好吗?你要报仇,我可以帮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叶昔冷言冷语,表情平淡无波,“不用,此事我只想亲自做!你若是真的爱我,就不要阻我,否则我连你也杀!”

    她的话生生刺痛了左丘旭和,原来她想和自己撇的干干净净,连我帮她都不愿意。

    叶昔看见他心痛的眼眸,她硬下心肠,说出了这番决绝的话。此事只想自己去做,至于其他人,她不想牵连进来,可是有的人不得不被自己牵连进来。她可以将别人拉进自己这仇恨的深渊,但不能让他也这样,他好不容易从仇恨的深渊中得以解脱,不想他在为了我变成一个背负着仇恨过活的人,这一切的苦难和后果就让自己去承担吧!

    左丘旭和望着她,“你当真要独自离开,绝不后悔!”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盯着她问。

    叶昔点头,“是,绝不后悔!”

    左丘旭和问,“好,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去。这个你必须答应我,否则我绝不放你离开半步。现在成皇一路派了人在追你,找寻你的下落,我实在不放心你一个人。”他又解释了一句,不想让她误会自己逼迫她。

    这个她自然知道,她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左丘旭和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女,面容还是那么娇美艳丽,可是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率真纯净,她的心中充斥着彻骨的恨意,她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从出生,到褪壳,再到变成美丽耀眼的蝴蝶,她完成了极致的蜕变,可是却也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左丘旭和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竭尽全力护她周全,让她好好活下去。

    叶昔想起当时江维还没有死,她着急的问,“江维,江维如何?”那个逗趣横生的少年,不像一个整天在刀口上舔血生活的人,倒更像是一个潇洒不羁,快意恩仇的江湖人。

    左丘旭和明白那个人对她估计很重要,毕竟是自己亲哥哥身边唯一留下的活口了,所以当时他命人趁机将那个人带走了。

    估计沈云澈也懒得管那些地上的尸体,还有没有活着的人,当时他派人回去找了找,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他的手下就只找到他一个人还活着。

    沈云澈当时只派人将那些尸体找个隐秘的地方随地掩埋,怕惊扰了当地的百姓,至于他哥哥的尸身,他派人修了墓,好好安葬了。

    这时的戎疆国,叶羿死在成国的消息,让戎疆国百姓极其震怒,认为成国不顾两国邦交,杀害一国丞相,简直视戎疆国无人。

    竟敢胆大包天的劫持戎疆国陵平长公主,逼迫她下嫁自己,简直不把戎疆国放在眼里,戎疆国皇帝,钟离憬一怒之下,撕毁了曾经沈云湄嫁到戎疆国写好的两国交好的国书,从此戎疆国和成国势不两立。

    钟离憬也写了书信谴责了西荻皇,他作为一国之君,竟然让他人有机可乘,劫走了戎疆国公主,此事让戎疆国觉得西荻国都是一群无能之辈,钟离憬写下国书,准备让戎疆国陵平长公主,叶昔回国。

    至于戎疆国朝堂,丞相一死,钟离憬一袭之间,将反对自己的所有政敌全部肃清,并且他将自己母后的娘家也彻底下了大狱,不顾太后的恳求,将其闫氏一家全部抄家灭门。

    此时的太后,来到他的御书房,望着这个让他陌生的儿子,她恍如隔世,“憬儿,那可是你的亲舅舅,亲表姑侄,那些可都是你的亲人,就算你的大舅舅和小舅舅犯了过错,你杀了他们就好,为什么将闫家其他无辜的人牵连进来,将整个闫氏一族灭门?”她满脸陌生的望着他,好似不认识他一样。

    她以前的那个儿子,乖巧懂事,最听娘亲的话,可是面前的这个人,还是那副长相,还是那样的笑容,纯真善良,可是却一道圣旨,将闫氏一族,共一百三十九口人全部诛杀,一个不留。

    钟离憬还是那样无邪纯良的笑容,语气却淡漠疏离,“这不是母后教的吗?要想威慑朝中众人,那么首先要杀鸡儆猴,母后,你说,儿臣做的是不是很好?”他还摆出一脸真诚纯净的笑容问她,好似再说,母后,我做的是不是很好,所以,母后就夸夸我嘛!

    闫太后满脸不可置信,这,不是他的儿子,不是,他却听到钟离憬冷淡疏远的声音,“母后,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当初你将我亲身母亲杀害,然后将我故意抚养长大,不过就是想要巩固你在后宫的后位。”

    闫太后浑身一震,她心底惊诧地腹诽,他,他怎么知道?他从何处得知?当时他不过才几个月而已!

    钟离憬勾唇一笑,面容俊雅清秀,看着他的笑容感觉他是一个翩跹潇洒的男子,却不想他心底藏了如此多的事,而且还装得如此好,自己竟无半点察觉,原是我自作自受,活该如此,闫太后心底悲凉自嘲地想。

    钟离憬邪魅一笑,“母后,你是不是想问,我从何处得知此事?当然是六皇叔告诉我的,虽然六皇叔曾经想要篡夺自己的皇位,可是他起兵造反之前,写了一封书信,将此事告知了我,最后,我去问了三皇叔,求证此事,此事果然属实。”

    钟离憬冷漠一笑,“母后,这是我最后叫你一声母后,你杀了我的亲身母亲,可是你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我放了你,就算是还你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了,从此你就去清澜别苑住吧!”

    接着,他命令,“来人啊!将皇太后送到清澜别苑,派人严加看管,没有朕的旨意,谁都不得放她出来!”

    闫太后这时悔不当初,若当初自己不为了一己私欲,杀了刘美人,也许就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

    钟离憬自从杀伐果断的将闫氏一族全部斩杀,从此以后,朝中再也没有人敢将面前的少年当做一个只知玩乐的小少年了。他连自己的亲族一家都给杀了,而且一个都没有放过,更何况是其他人,那些大臣开始畏惧面前的少年帝王,就像惧怕当初的明王和丞相一样。

    钟离憬自从震慑了朝堂,暗中就将自己母亲曾经住过的寝殿打扫干净,每天该到用晚膳时,他就会去那座寝殿,芷兰殿用膳。

    他用完膳,会在小榻上歇歇,想象着自己的亲身母亲还在,该是怎样的场景。

    这天,他又坐在小榻上,抚摸着冰冷的小榻,口里喃喃自语,母亲,我替你报仇了,你可以安息了。母亲,不要怪我没有杀了她,她好歹养育了我十几年,所以我只能选择囚禁她,请母亲不要怪我。

    他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了芷兰殿,回到了自己的御书房,开始批阅奏折。

    此刻,从烛光中看着他的身影,显得那么孤寂苍凉,好似他一瞬间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