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悍妃乱天下 > 第四十二章 陷入火海
    我们看见刀与剑相击,发出阵阵火花,听到铮铮响声,两人同时收刀剑换招式。

    祭天的大刀横切过来,钟离琮轻点马背,纵身一跃,飞到了空中,躲过了他的招式。

    钟离琮身子一个空翻,头朝下,脚朝上,他握住长剑,直刺祭天。

    祭天手中的刀朝胸口一横,挡住了他刺来的剑。祭天刀身一横,钟离琮的剑快要刺到他时,他身子往后一仰,躲过了他的剑,他顺势而为,一刀朝他砍去,钟离琮一个飞身,远离了刀,落到了自己的马背上。

    钟离琮勾唇一笑,面容冷魅,眼中带着狂傲霸气。他忽然一个飞跳,手中的剑朝祭天刺去,只见他虚晃一招,刺向他的脖子,祭天头一侧,刀竖着挡住了剑,躲过了剑招,他的刀砍向钟离琮的肩膀。

    钟离琮如鬼魅的身影,躲过了他的刀,在此一瞬间,轻功高深莫测,他的身子似影子一样,来到了祭天的侧面,剑直指祭天的胸口,他还来不及挡,就被钟离琮狠狠刺了一剑,刺进了他的肩膀。

    接着他的身子如魅影一样在祭天周围移动,用他手中的那把剑,挑断了对方的双手经脉,从此以后,对方再也不能握刀杀敌。

    祭天痛得闷哼一声,身子稳不住马,落下了马背。

    钟离琮骑着马,剑指着对方的脖子,姿态从容,居高临下,睥睨天下的目光望着对方,淡漠的说了三个字,“你输了!”

    戎疆将士高呼,明王殿下英武!明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他们齐齐跪下朝钟离琮磕头呐喊。

    钟离琮冷冽地吩咐,“来人啊!将他给本王押下去,关起来!等本王抓到了另外几个人,再行处置!”

    钟离琮浑身散发着自傲的色彩,这一胜利极大的鼓舞了士气,相反,沙帮的将士气势低落。戎疆将士一鼓作气,撞开了城门,杀进了城中。

    钟离琮下令,“不得伤害沙城百姓,否则军法从事!”他下完令后直冲沙帮府。

    此时的霸天带领仅剩的一千多号人在沙帮等着钟离琮。

    霸天听从了祭天之前的安排,准备投降,他不能让沙帮这些仅剩的兄弟跟他们一样,只有死。

    钟离琮冲进了沙帮府,见到霸天带着一千多人齐齐朝自己跪下,只听霸天洪亮的语调,和一千多人的声音齐齐参拜,“沙帮大帮主周岩带领沙帮众人,参见明王殿下,明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霸天继而又说,“沙帮自愿投降,这是降书!”

    霸天其实明白,他们就算把沙帮的将士拼完,也打不赢对方,对方不仅是训练有素的正规部队,还是戎疆国精锐之师,总有再多人,他们也输定了,不过是白白牺牲他们的性命而已!

    钟离琮示意王康去拿降书,王康将降书交给了自家主子。

    钟离琮看了降书后,命令,“来人啊!将他们押下去!”

    接着,沙帮分成两列,被人拴着粗麻绳,押到了绿洲的大寨子里。

    钟离琮准备明日整顿出发,回全州城。

    这边的叶昔,等沈云澈伤好的差不多,她就准备辞行。

    这天早上,她朝沈云澈辞行,沈云澈不放心,就送她到成国和戎疆国边境,嘉林关。

    到达嘉林关后,沈云澈找了一家客栈,明日一早送她出城。

    这天晚上,叶昔睡在床上,沈云澈命人拿了一张小床,他躺在小床上,陪着她。

    夜深人静之时,一群穿着夜行衣的黑衣人,他们手拿长剑,闯进了这家客栈。

    只见为首的那个人,手中拿着两桶火油,在客栈的四周倒满了火油,后面的那个黑衣人,将火折子吹燃,随手一扔,扔到了火油中,倏然间,火势轰的一声,燃烧起来。

    今晚吹着冷风,冷风的方向正好吹向叶昔的房间,为首的那个人,说了一个字,“撤!”接着他们似鬼影一样,一下子消失在夜空中。

    火势趁着风向越来越大,烧到了叶昔的房间,这时终于有人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不停地大喊,着火了,着火了……

    沈云澈本就没有睡着,听到叫喊声,他立刻起身,准备开门查看,可是刚开了房门,那燃烧的烈火如吞噬万物的气势,迎面而来。

    沈云澈立马关上了房门,将门栓给拴住,然后跑到了叶昔的身边,“婧儿,婧儿,快醒醒,着火了,婧儿,醒醒,快醒醒!”他急不可耐地喊着。

    叶昔慢慢睁开了双眼,见他一脸焦灼,似火烧眉毛一样,她迷蒙的双眼望着他,“怎么了?”

    沈云澈拉她起来,身子蹲下,“快上来!外面着火了,我们得想办法出去!”他背着叶昔,将床单系好,拿着系好的床单。

    叶昔望了一眼外面,见到外面熊熊烈火,她爬到了沈云澈背上,脸色有点急切,“我们该怎么出去!”她刚刚起来,还有点懵,所以比较慌乱。

    这时火势已经烧到了房里,房顶的柱子已经烧着了,沈云澈背着叶昔,来到了没有烧到的窗子边,他积聚内力,一掌劈在窗子上,瞬间窗户被震裂开。

    这时,浓烟呛得叶昔不停地咳嗽,脸被火炙烤地通红,她整个人昏昏沉沉,捂着嘴巴,口里含糊不清,“沈云澈,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沈云澈将叶昔放了下来,抓住他的手,将绑好的床单系在她的腰上,霸道坚定的声音,“婧儿,你不会死,有我在,你绝不会死!”

    整个房间浓烟滚滚,逃出生天的景翼和其他几个暗卫在外面不停地倒水,想要湮灭这烈烈火焰。

    整个客栈陷入一片汪洋大火中,烈烈火球越滚越大,将旁边的居民房都烧了起来。

    沈云澈用内力屏住呼吸,她系好后,将叶昔送了下去,下面的景翼接住了已经昏迷不醒的叶昔。

    沈云澈捂住口鼻,一个飞身,就跳下了窗,他满脸惶恐不安,跑到了叶昔身边,抱着她,“婧儿,你醒醒,快醒醒,叫大夫,快,叫大夫!”他焦急的大叫,全然没有了往日高贵冷傲的形象。

    沈云澈抱着她,离开了客栈,来了一家药铺,对方大门紧闭,沈云澈疾呼,“撞,给本王撞开!”

    景翼和其他几个暗卫将门撞开,还有几个暗卫守着四周。

    药铺的掌柜被人半夜惊醒,起身后,见到对方凶神恶煞的面容,恐惧慌张,“你,你们是谁?要,要干什么?”

    沈云澈抱着叶昔,脸上的表情如热锅上的蚂蚁,“快,大夫,快看看,我夫人怎么样?”

    大夫见到她怀中的女子,惊叹于女子的美貌之时,没忘记给她诊脉。

    他温和地口气,“公子,请把夫人放到椅子上,老朽好诊脉!”

    沈云澈将叶昔放到了椅子上,他却还是紧紧抓住她另外一只手,大夫诊完脉,细细回禀,“公子,你的夫人吸进了一些浓烟,所以才会昏迷,好好吃药调理,过几日就没事了!”

    沈云澈担忧地问,“真的,她身体其他地方呢?有伤着吗?”

    老大夫摇头,“公子放心,你的夫人真的没事,不过公子你倒是真的需要好好包扎一下!”他指了指他的手臂。

    景翼早就看到自家主子手臂上的那块烫伤了,可是见主子如此惊慌失措,担心王妃,他也就说不出口了,反正自己就算说了,主子若是心底忧心王妃,也浑然不会在意自己的,他说了也白说,只有等王妃真的没事了,他能安心了,才会自愿治疗。

    大夫拿了上好的烫伤药,给他上了药,包扎好了后,“此药一天一次,保证公子三日后痊愈。”他自信的面容,因为这是他的传家秘药。

    沈云澈难得的朝对方说了一句,“谢谢!”

    大夫有点受宠若惊,毕竟面前的公子一看就不是凡人,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傲世天下的王者姿态,绝对非富即贵,这种大人物给自己道谢,他能不惊诧吗?

    若是以前,沈云澈绝不会做这种事,可是他和婧儿在一起后,婧儿曾经说过,没有人有义务替你做事,他选择帮你,那是情分,不帮你那是本分,不管如何,你都应该致谢!

    景翼也诧异了,他家主子竟然给别人道谢,他好像听主子道谢,还是只有在王妃面前听过呢?

    沈云澈重新找了一家客栈,派人连夜守着四周。第二天天亮后,叶昔醒了过来,“我在哪?”双眼惺忪,迷迷糊糊的模样。

    沈云澈拿了药碗过来,“婧儿,这是另一家客栈,昨晚那家客栈发生大火,我们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好了,现在你醒了,把药喝了,昨晚大夫说,你吸了一些浓烟进去,得快点把烟毒清除掉,不然对身体不好!”

    他轻轻吹了吹药,然后给她喂药,叶昔直接拿过了药碗,三下五除二,仰头咕咚咕咚几声,就将药喝完了,根本就没有沈云澈表现的机会。

    沈云澈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他想好好喂她,可她倒好,一口气就给喝完了,根本就没有自己表现的地方。

    叶昔将药碗给了他,沈云澈将碗交给了旁边的景翼,景翼派人给了外面的小二。

    叶昔想起昨晚的大火,带着忧虑,“昨晚火那么大,你没事吧!有没有烧着?”她拉着他,左瞧右瞧。

    沈云澈摇头,“我没事!”

    景翼在旁边帮腔道,“怎么没事,主子昨晚不是烧了手臂吗?”他就是要说,这样才能体现主子对王妃有多好。

    叶昔听到这话,抓着他的手,急慌慌地问,“伤着哪了?让我瞧瞧!”

    沈云澈凌了一眼景翼,然后看着叶昔。

    沈云澈看她如此担心自己,他满脸欢喜的笑容,“没事,就是一点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叶昔怀疑的眼神,“真的,不行,让我看看,我才放心!”

    沈云澈抓着她的手,“真的,只是一点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你别担心!”

    叶昔听他说这话,嘴硬心软地说,“鬼才担心你,烧死你活该!”说着不在理他。

    沈云澈见她口是心非的模样,好笑的笑了笑,这丫头,还嘴硬。

    沈云澈附和她的话,“对,对,对,你没有担心我,你巴不得烧死我才好。”

    叶昔剜了他一眼,口里指责道,“闭嘴,胡说八道!”沈云澈见她急了的样子,难得笑得温暖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