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悍妃乱天下 > 第九十八章 选妃大典
    青山寨被灭门事件,第二天就传的沸沸扬扬,成为众多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此案交由刑部审理。

    时间如白驹过隙,三日后,选妃日到了。

    这天卯时一刻,所有参加才选的官家女子,进入皇宫。

    他们一起来了毓秀宫,进行第一轮参选。

    本次选妃有三轮才选,共有一百多人参加。虽然官家女子需五品(除了在京中的官员,还有外地官员,只要是五品以上,都可以来参选)以上才能参选,不过皇帝在一个月前,最后又下令,各世家大族小姐也要进行参选。

    第一轮,考礼仪,也就是行跪站坐之礼、餐桌之礼、拜见之礼、称呼之礼等等,采取优胜劣汰制,由宫中教习嬷嬷做评委,选出第一轮,参加第二轮才选。

    第二轮,考琴棋书画,参选的才女需用其中一项,和其他参选的才女进行pk,同样是优胜劣汰制,由后宫中五品以上的女官进行评审,选出最优秀的五名才女。

    第三轮,这最后被选出的五名,去庆阳宫面见皇上和几位皇子,表演自己最拿手的才艺,也就是琴棋书画中的一项,这一轮得由皇上做评委。皇帝选出后,直接下旨赐婚。

    此次不需要选妃的皇子,也要参加最后一轮才选,当然还邀请了官家世族,参加最后一轮选妃宴会。

    才选第一轮,十人为一组,每三组进场,行完各种宫规礼仪,教习嬷嬷将通过的才女,由专人将她的名字记录在册,将在册名单交给女官由她们选第二轮。

    只见她们进入毓秀宫,开始行礼,一位教习姑姑站在他们前面,另一位教习姑姑站在她们后面,监督他们,还有坐在正前方的位置上的几位评审。

    只见前面的那位教习姑姑一脸严肃的面容,口里说,“想必选妃宴的规矩,你们都知道了,姑姑就不在多费口舌。

    要想嫁进皇家,除了才艺,还要端庄大气,有一颗聪明的头脑,更要学会察言观色。

    今日你们若能一朝飞黄腾达,只需记得本姑姑今日告诉你们的话即可!

    好了,废话不多说,所有人听着,行!”

    她说完行字,她们齐齐往前走。

    忽然之间,中间有一位女子,不知是太紧张,还是害怕,把脚崴了,倒在了地下。

    教习姑姑脸色冷漠,声音幽冷,“你,出去!”

    那名女子似乎被吓到了,眼泪汪汪的哭着出去了。

    接着,她肃穆地语气道,“站!”

    她们一一起身,站好,站的端庄得体。

    这时后面的教习姑姑一脸严谨的态度,口气不善,“你们几个,淘汰,全部出去!”

    她指了指左边那两个女子,还有右边那三名女子。

    于是她们一脸梨花带雨的表情,还有人大胆的哀求,极其惹人怜爱,教习嬷姑姑却冷视之。

    前面的教习姑姑接着冷漠的说,“坐!”

    ……

    教习姑姑说一句,她们做一个动作。

    这三组最后被留下来的只剩下了三名,成功进入第二轮。

    第二次进场的三组人员,只留下了两人,第三次进场的女子,只余下五位,还有第四次和第五次等。

    最后,成功入围第二轮的共有三十人,她们进入第二轮琴棋书画的pk。

    第二轮比赛,还是在毓秀宫进行,余下的三十人,以抽签的方式,选择对手。

    赢的那十五人,再次进行比赛,不过这次是十五人,依次表演,由女官选出最有才华的五名,交给贤妃娘娘,贤妃娘娘则转交给皇帝。

    首先进场的两名女子,一名叫封萱,另一名叫谢茗。

    封萱乃当朝吏部尚书之女,谢茗则是镇国公之妹。

    只见封萱长得眉清目秀,穿着一件繁复的长裙,身穿琵琶襟上衣,下罩烟云蝴蝶长裙,梳着飞星逐月髻,头上插了一对紫玉镂金簪,耳上带着一对银蝴蝶耳坠,神态婀娜多姿,一小步一小步,缓缓走上来。

    谢茗一脸艳丽娇柔的姿态,一袭蝶戏水仙裙衫,头梳双鬟望仙髻,头两侧插着鎏金穿花戏珠步摇,耳朵上戴着一对红翡翠滴珠耳环,手腕上还带着一对绞丝银镯。一步一生莲,缓缓而来。

    坐在上方位置的女官先自我介绍,再一脸谨言慎行地问,“本官叫樊华,你们可以叫本官樊大人。”

    她轻柔地声音问,“封小姐此次准备表演什么?”

    封萱脸上带着丝丝羞涩,语气温宛可人,“回樊大人,小女擅长长琴。”

    于是有人拿了长琴上来,她坐在桌案前,双手轻轻撩拨琴弦,一曲宛转悠扬的曲子从琴弦轻撒而出。

    一曲结束,樊大人望着面前的谢茗,亲切地声音,谨慎的态度,“谢小姐,你要表演什么?”

    只有她声音娇媚惑人,“回樊大人,小女准备了一段剑舞。”樊华点头,示意她开始。

    于是有人上前,给了她一把长剑,只见她将剑舞地活灵活现。翩落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兮若轻云之蔽月,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一段剑舞完毕,上方的樊华都忍不住拍手称赞,“好,极好!舞姿风华绝代,长相同样也绝色美艳。”

    她和其她几人商量了几句,“一致认为谢茗胜!”于是谢茗进入十五人行列的第一个人。

    接着又进来两位,一个表演了书,一个表演了画。最后胜利的是表演书的那位女子。

    一次一次下来,留下了十五人,开始依次进场表演才艺。

    第一个进场的女子,就是谢茗,她这次表演的是画,当她画完之后,樊华一脸赞叹,“好一副富贵牡丹图!”

    只见画上面是一团一团盛开的正艳丽的牡丹花,花的上方,还若隐若现着几只蝴蝶。

    接着是兵部尚书的女儿,她表演的也是画,画了一副山涧瀑布图。

    樊华看着两幅画,孰优孰劣,实在不好评判,不过这一轮比赛,还好是从她们十五人中选。

    接下来,依次表演完之后,留下了五人。

    第一名,当朝镇国公之妹,谢茗。

    第二名,兵部尚书之女,李姝丽。

    第三名,贺朝将军之女,贺暮景。

    第四名,京兆尹之女,海棠。

    第五名,谏议大夫之女,闵晓雅。

    她们将五人的在册名单交给了贤妃,贤妃亲自来了御书房,面见皇帝,呈上名册。

    时间已到晚上,皇帝下令,在庆阳宫举办最后的选妃礼。

    她们五人由掌事太监带路,来了庆阳宫。

    今晚上该来参加宴会的人都已到齐,只等皇帝的身影。

    苏妙婧坐在下面,百无聊赖的表情,一个人倒了一杯酒,慢慢享用。

    苏妙婧心中腹诽,他们选妃,干她何事?干嘛要让一群无关紧要的人参加这种无聊透顶的宴会。

    苏妙婧实在忍不住,因为太无聊了,她连着打了几个哈欠。

    她小声对旁边的沈云澈讲,“宴会结束之后,再叫我!”

    她说完就躺在了沈云澈的怀中,慢慢睡着了。

    沈云澈一脸柔情的笑容,心中低喃,这丫头,真是拿她没办法,每次参加宴会,都要睡觉!

    沈云泽见到沈云澈怀中的女子,一脸安详平静的面容,嘴角还带着丝丝笑容,露出了她嘴角边的小酒窝,煞是可爱!

    这回他们没有按照从大到小坐,而是已经有王妃的坐一边,没有的坐一边。

    沈云澈对过去的是沈云灏,沈云泓对过去的是沈云泽,沈云潇对过去的是沈云涵,当朝纪太师对过去的是沈云洵。

    只见皇帝的贴身太监上前,尖声宣布,“陛下驾到!”

    皇帝从后面走了上来,坐到了自己的龙椅上。他身穿一件明黄色龙袍,头上戴着黑色的帽子,两边嵌着金色飞龙,帽子两边还有两只条形‘耳朵’。

    只见他威风八面的表情,“让她们进来吧!”

    他的贴身太监宣旨,“有请入选的五位才女进场!”

    于是太监将她们领了进来,五人依次进来后,坐到了右边的侧方位置。

    苏妙婧睡眼惺忪,睁开了她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瞳,轻轻瞟了一眼,然后动了动身子,继续睡。

    皇帝下令,“你们都是经过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相信你们能走到这里,定是才华横溢!

    朕现在出一道题目,若是先答出来的,朕下旨赐婚于太子,后答出来的几人,由朕的四位儿子亲自选择,谁来做他们的王妃。

    若是没有人答出来,那么你们只好全部回家。”

    沈烨一脸威仪的表情,“今有雉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雉兔各几何?”

    苏妙婧感觉口渴,正准备喝水时,听到皇帝问了这个问题,忍不住一口水喷了出来。

    众人皆望向了她,某女讪笑,嗬嗬!

    苏妙婧心中忍不住吐槽,这问题在现代五岁的孩童都知道,皇帝老儿,你确定你是认真的。

    那些官家女子多教琴棋书画,关于算术的问题,在女子当中,鲜少有人去学。

    这对苏妙婧来说小小的问题,就变成了几位官家小姐眼中的大问题。

    皇帝脸上带着居高临下,语气浑厚,“朕给你们半个时辰,第一个人若是能算出来,她就是太子妃。”

    于是,她们开始仔细想问题的答案,海棠心中在想,自己到不在乎做不做太子妃,她只要能嫁给那位公子,也就是九皇子殿下,她就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