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第一宠 > 56、魔界
    第五十六章:魔界

    陆压道君说到做到,这样的大神,怎么也不能让一条狗看扁不是?

    他径直去了七宝池,找到千叶莲,然后采摘莲藕,施以秘术,开始炼制肉身。问水让千霜真人给他辟了间密室,一应器物俱都准备齐全。

    陆压道君对这些个东西都不甚在意,只是说:“酒酒酒。”

    问水拍着胸脯:“放心,我每天都去偷。”

    千霜真人嘴角抽搐:“问水……偷东西是不对的。”

    问水说:“啊……是吗?”

    当天下午,桑落正在烧酒林酿酒,就见问水大摇大摆地进了林,他登时横眉怒目:“臭狗,可算让我逮着你了!你难不成又是来偷酒的?!”

    问水摇头说:“千霜真人说,偷酒是不对的。我想明白啦,以后都不偷了。”

    桑落说:“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再敢偷酒,我打断你的狗腿。”

    问水一脸认真地说:“不偷了。”然后她来到桑落埋酒的地方,一声暴喝:“快把好酒全部拿出来!”

    桑落石化:“你……你要干什么?”

    问水把踏月行□□,说:“我抢啊。”

    “……”桑落也是突然想起来,这蠢狗是个剑修,他也打不过……

    陆压道君倒是说话算数,在千霜真人准备的炼器室内,他日夜守候炼炉。集灵力和修为,炼制肉身。

    寒水石对于这个倒是在意,不过他没法进来查看——他就是个不能出壳的蜗牛魔,看不了。

    问水于是天天过来盯着。

    过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陆压道君长出一口气,挟着这个肉身就到了九尚宫,一脸得意:“如何?”

    这居然真的是个肉身,寒水石目光微动:“我可以入内一试否?”

    陆压道君说:“当然,你就当正常夺舍,就能进去。它没有灵识,不会反抗。”

    寒水石化作一道金光,没入肉身之内。

    不一会儿,那具肉身便睁开眼睛,还像模像样地动了动胳膊腿儿。

    陆压道君在旁边看,问:“如何如何?”

    寒水石觉得还可以,这种灵气炼制的肉身,比常人的血肉之躯要强出很多。可以自由使用仙法咒术等等。

    可是试用了一下之后,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这具身体……寒水石想了想,终于还是问:“陆压道君,肉身甚为合意,不过……”

    陆压正得意,闻言立刻问:“不过?”

    寒水石也不要脸了,问:“这具肉身,可能绵延子嗣,生儿育女?”

    陆压怔住了,过了一阵才问:“什么?”寒水石把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顿,陆压惊呆了:“你就算是个狗养的魔,没什么文化,也总应该有一番超脱世俗的心境吧?你费气巴拉地弄个肉身,就是为了男女之欢?”

    寒水石就明白他的意思了:“这具身体不能?”

    陆压道君说:“当然不能了!”

    寒水石说:“那于我无用。”

    说罢,立刻就出了肉身,把身体还给了他。

    陆压道君气坏了:“你……怪不得只能被困于深庭,你跟那些庭院妇人有什么区别?!空有一身修为,竟无半点大志!”唉,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狗养出来的魔真个儿就没什么出息!

    寒水石头也没回,陆压道君怒道:“我的酒呢,真是气煞我也!”

    问水赶紧给他倒酒,然后问:“陆压道君,您就真不能做个跟人类的身体一样的肉身吗?”

    陆压道君气道:“本座都说了,肉身乃是天生地养、父精母血所铸。这是天道限制人道的基本规则,谁也无法轻易打破。你想要用其他物件炼一个肉身,还能绵延子嗣,这怎么可能?”

    问水一听,难免也有点失望,说:“那还真的只有轮回投胎啊?可是投胎就得死吧,到时候说不定他都不记得我了。”

    陆压道君咂了咂嘴,这个是有点难办。上神也为难。他说:“那这样吧,反正这里临近妖魔道,你带着你的魔从妖魔裂隙进去,在妖魔道边缘住下,他能吸到混沌之气,就有实体。”

    问水两只眼睛都发着光:“跟人类身体一模一样?”

    陆压道君说:“当然。不过妖魔道可不是那么容易居住的。不仅环境奇差无比,那群妖魔还天天都来骚扰。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问水摇摇大尾巴:“我要带他过去试试。”

    陆压道君赶苍蝇一样挥挥手:“滚吧,祝你圆满成功。”

    问水飞奔着去找寒水石,把陆压道君的话一说,寒水石顿时也有点心动。当天夜里,两个人去到妖魔裂隙之外。

    平时涌出的妖魔被寒水石吃得差不多了,这时候妖魔裂隙非常安静。

    问水转头看寒水石,寒水石站在九尚宫外的玉阶上,也在看她。良久说:“听闻妖魔道环境极其恶劣,你先呆在这里。我进去看看。”

    妖魔道,是天道特地为没有实体的妖魔所创的一个世界。哪怕是怨气所化的妖魔进到其间,也会有自己的肉身。但是一旦离开,则肉身失效。

    所以当妖魔试图从妖魔裂隙到达这里的时候,会显得虚弱无比。

    问水说:“哦。”随后掉头就往妖魔裂隙冲。

    寒水石怒喝了一声,随后追上。妖魔裂隙是一道窄窄的焦黑岩缝。寒水石将整个九尚宫化为纸片一般薄,瞬间穿行而过。

    陆压道君站在裂隙之后,一脸得意地写符纸奏表:“已成功令此魔进入妖魔道。玉皇大帝”

    写完之后,将奏表一烧,黄符化灰。陆压道君将符灰往裂隙里一抛,脚下一滑,哎呦一声,整个栽了进去。

    寒水石一把将问水揪进自己九尚宫的万魔阵里,启动了法阵。妖魔道一片血红色的雾气,果然到处都是白骨和血池。

    树上没有枝叶,全部悬挂着骷髅头。问水跟寒水石站在九尚宫的玉阶上向外看,不一会儿,只见一只头上长角的魔出现在眼前。

    问水吓得汪了一声,只见这只魔,他水牛一样的长角上挂着一串人骨头,头发染成了火红色,流海盖住眼睛。脸上画了个夸张得闪瞎人眼的雷人妆,眼影都抹到了腮上!!

    上身穿着会反光的绿缎子衣服,是个中袖衫。下面穿着一条红色的、巨肥无比的南瓜裤。

    脚上穿了一双大红鞋,鞋面上还配了一朵大红花。

    问水和寒水石都是一怔,然后寒水石不敢置信地说:“你……你就是魔?”

    那个绿衣红裤的妖魔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俩一阵,问:“何人擅闯妖魔道?为何见到本魔君还不下跪?”

    魔……魔君?

    这魔君一开口,突然四面八方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了一堆小妖魔。只见这一群妖魔,有穿着紧身皮裤却配蕾丝波点的包头衫的,有穿亮片紧身衣配豹纹皮裙的,有身材极其矮小,头上却戴着一个超长鸡冠的。

    林林总总,不计其数。

    它们在仔细打量寒水石,寒水石也在看他们。良久,不知道有谁说:“魔君,这好像是新来的魔。”

    那个绿衣红裤的魔君似乎也发现了,毕竟寒水石一身魔气。他点点头,很是探究地打量了一寒水石一阵,说:“这里就是妖魔道,你既然也回家了,以后大家就是自己魔了。”

    寒水石转过头,拉起问水就走。问水仰头问:“怎么了?”寒水石一脸严肃地对问水说:“我想清楚了,我要修仙。”

    九尚宫刚要离地,突然绿衣红裤的魔君挡住了寒水石的去路:“放肆,我妖魔道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寒水石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就没有落在他身上,只是问:“你待如何?”

    魔君刚要说话,突然上面啊啊啊一阵惨叫,叭地一声,陆压道君掉下来,正好摔在寒水石的万魔阵里。

    他呸掉嘴里的土,大骂一声爬起来,一眼看见寒水石,说:“你看,本座不曾说谎吧,你有肉身了!”

    寒水石一怔,低头一看,果然见自己已有肉身!

    这具身体俨然便是千印的外貌,身量、体形无一不是惟妙妗肖。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他握着问水的手,又有点舍不得走了。

    那魔君还在愤怒呢:“混帐,你俩有没有听见本魔君的话?!”

    陆压回头,一眼瞧见身后诸魔,一下子捂住了眼睛,右手嗖嗖地画符——我掉妖魔道了,救命!!玉皇大帝世尊如来太上老君萌萌哒

    寒水石还没说话,问水就跳将出来,一把将正忙着画符的陆压道君推到前面来:“你们这些妖魔听着,这位是天上的陆压道君!见到他你们还敢放肆吗?!”

    陆压道君哆哆嗦嗦地画着符:“眼睛……本座的眼睛……”

    妖魔道的魔君似乎听说过陆压道君的名头,毕竟是上古的神。他狐疑地说:“陆压道人?”随即又怒道,“你亲自来妖魔道,又是打得什么坏主意?真当我妖魔道诸魔怕你不成?尽管放马过来!”

    问水歪着头,说:“你是不是傻,别说我们没马,我们有马也不会放过来啊。”

    魔君大怒,所有的魔都把兵刃、法宝亮了出来,气氛顿时十分紧张。陆压道君额头上汗都要下来了:“臭狗,这可是在妖魔道,这里全是魔。本仙君虽然法力无边、辈分崇高,但是本座如今正在历劫,此身尚未成正果。可不一定能单挑妖魔道诸魔!”

    魔君高声道:“来吧,我们妖魔道是不会在你们这群臭神仙面前低头的!”

    问水径直走到魔君面前,突然扬手,往地上扔了一袋灵丹——妖魔道跟上面的世界一样,灵气匮乏得要命。

    魔君看了眼她,又瞟了一眼地上的灵丹。突然弯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捡起了灵丹!

    问水说:“哈!你低头了!”

    魔君十分慌乱:“什么?”

    问水说:“你们看见没有,你们魔君在我面前低头了!”

    诸魔一片羞惭,哗地一声全散了。魔君急慌慌地追上去:“都给本座站住——”

    没有一只站住,看来妖魔道是要换魔君了。

    问水拍拍双手:“寒水石,让我看看你的肉身怎么样!”

    寒水石将她打横抱起来,说:“走,我们到房里去看。”

    问水兴高采烈地说:“好呀好呀。”

    两个人搂搂抱抱地进了九尚宫,陆压道君刚要跟进去,九尚宫的大门突然关上,差点碰到他的鼻尖。他只好抱着双臂等在外面,符咒还没有人回应,该死的!

    妖魔道空中日与月都是血红色,这里平素没有神仙会来。这魔气就像是瘟疫,一旦沾染可不是好玩的。

    陆压道君在外面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九尚宫的大门才重新打开。他额头青筋直跳:“你们俩还有完没完了!这里可是妖魔道啊!你!”他一指问水,“如果沾染魔气,你也就只能永沦魔道,再不能修成正果了,懂不懂!”

    问水还趴在寒水石怀里,一副要化在他双臂之间的模样:“我要跟着寒水石,才不成正果呢。”

    陆压道君气得——这俩货就没一个胸怀大志的。

    正生着气,外面突然一个身穿紫色流苏口袋装的羊面魔过来,说:“里面的魔听着,我们魔君给你下了帖子,请你去吃酒!”

    说着,一张大红的帖子飞过来。问水说:“总算帖子还是正常的……”话音刚落,又不免有点疑惑,问流苏羊面魔:“只是为什么你们魔君大人要在帖子上画一只驼鸟?”

    羊面魔大怒:“混帐,什么驼鸟,那是我们魔君的圣像!”

    寒水石低下头,只见帖子上,“圣像”上的魔君头上戴了一大蓬扫把一样的鸟冠,铁链披了整整一身。下面穿了一条橙色的紧身裤,上面却披了一件宽大的灰白相间的羽毛大衣。

    寒水石转头问陆压道君:“成魔之后,我的品味也会变成这样?”

    陆压道君压了压惊,说:“这……可能吧,毕竟这是你们魔族的传统审美……”

    话没说完,身后传来扑嗵一声水响。陆压道君一转头,只见寒水石纵身一跃,跳进了血池里。

    不活了!!

    ……

    寒水石窝在九尚宫里,魔君的宴请,他当然没有去。这个妖魔道,他真是一眼也不敢多看。

    这几天他总有些一惊一乍的,比如他会突然跳起来,说:“问水,我突然觉得那盆花很好看!”天啊我的眼睛是不是瞎了,我是不是变得跟那个魔君一样了!!

    问水只得安慰他:“没有没有,那盆花本来就很好看。你的品味没退步,真的!”

    寒水石惊魂未定:“真的?”

    问水说:“比金子还真!”

    寒水石说:“问水,我最近觉得指甲涂成红色也挺好看的。”

    “呃……”问水想了想,蹦蹦跳跳地跑到院子里,采了好些红花捣碎成汁。一点一点涂在自己的指甲上,然后用美人鱼给她的指甲油定色。最后伸出一双纤纤玉指:“你看,真的很好看,对不对?”

    寒水石这才安心了一些,问水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说:“寒水石你听好了,只要你还觉得我好看,你的品味就没有退步,真的!”

    寒水石微怔,说:“可是……就算海枯石烂,天毁地灭,你依然是最好看的。”

    问水深以为然,点头说:“所以你看,你的审美是不会退化的!”

    两个人慢慢地拥抱在一起,深深对视,然后亲吻,唇齿交缠。

    陆压道君站在院子外面,只看了一眼就别过头去。这两个人,哼,真是随时随地不忘秀恩爱啊!也不想想这妖魔道,如今要怎么才能出得去!

    玉帝他们到底在忙什么,怎么还没回复我!他画了符,又圈了玉帝、太上老君他们一通。然而还是没有回复。

    奇了怪了,陆压道君又试了一遍,半晌惨叫——怎么会发不出去!法咒受限什么鬼!!

    屋子里问水亲吻着寒水石的下巴,寒水石搂着她圆润的双肩,轻轻抚摸。陆压道君孤伶伶地站在院子里,血色的风吹过,黄叶在地上翻滚,隐隐显出三个大字。

    字体映入陆压道君悲伤的眼眸,无情地昭示出他的原形——单身狗……

    自从到了妖魔道,寒水石总是睡不好。他有了肉身,却似乎更不能入眠了。

    问水其实知道,他在千印体内多年,其实在意识形成之初,他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妖魔看待。甚至于在提到妖魔的时候,都是一种正道人士看待邪祟的目光。

    而突然有一天,他被宣告是妖魔。及至最后分裂出本体,彻底失去了人类的样貌。他从来没有提及过内心的感受,但仿徨苦痛不提并不是不存在。

    现在,他来到了妖魔道,传说中的魔界。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妖魔,他来到同类之间,想要跟它们为伍的时候,才真正发觉自己要融入的是一个怎样的群体。

    就像一只被凤凰养大的鸡,再被丢回鸡舍里,还能不能像一只普通的鸡一样啄虫、打鸣,过回本来的生活?

    问水陪他在妖魔道呆了几天,然后找到陆压道君:“妖魔道和我们先前的地方,总还是可以互通往来的吧?”

    陆压道君早就想她来问自己这个问题了——他也要出去啊。他赶紧说:“能能!不过我们要齐心协力,把妖魔裂隙的禁制撑开。”

    问水点点头,陆压道君问:“你要带他回去?”

    问水说:“他不喜欢,就回去咯。”

    陆压道君说:“臭狗,你有没有想过,他本来就是一个魔。这里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

    问水说:“我想过。”陆压怔住,她继续说:“如果他喜欢这里,我就跟他留在这里。如果他不喜欢,我们就继续找下一个地方,直到他喜欢为止。”

    陆压问:“那你呢?哪里才是你喜欢的地方?”

    问水说:“只要能呆在他身边,哪里都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昂。”

    作者有话要说:评论捏,让渣一看见尼们挥舞的小爪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