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第一宠 > 17、执念
    第十七章:执念

    灵僵开出来很很多药材,大部分还需要川断炼制成丹。寒水石元神受伤严重,需要一段时间调息。他也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这些药材。

    经此一战,盯着他的人肯定不少,带着伤出去走动,并不明智。

    而且千梨的灼伤都在表皮,并不致命。晚两天耽误不了什么事。

    问水去到坐骑休闲俱乐部时,迎面就碰上了九尾狐。九尾狐正在美毛,上次一战,问水又挠又咬,她皮毛七零八落,损伤不小。

    这时候再一见,简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问水还怕它在这里动手呢,然而它只是冷哼一声,调头而去。

    问水坐到坐椅上,有修士招呼了一声,给她围上白色的围裙,开始修毛。不多时,狰也过来,就坐在问水旁边。

    问水跟它们吃过饭,跳过舞,还算是熟。它说:“问水,一会儿出去吃饭啊。”

    问水歪着头:“一会儿灵僵主人要来接我呢。”

    狰说:“一会儿让你师父送你回去。”

    问水一听混沌也去,就说:“好吧。”

    狰带着她,去了一片草场。草场上坐着一只羊面人身的坐骑。见到狰,它立刻站起身来:“哟,狰,你来了。”又看了一眼问水,兴奋,“还自带了食材!”

    狰侧身挡住问水,怒目:“什么食材!是混沌的徒弟问水,你别打她的主意啊!”

    那羊面人身兽说:“啧,混沌的徒弟有什么了不起,吃了再收一个不就行了!”

    狰说:“是寒水石的坐骑!”

    那羊面人身兽顿时一脸愤恨。

    狰说:“我去看看混沌好了没有,你们在这里等。”有点不放心,转头又对问水说:“别离它太近。”

    问水喔了一声,远远在羊面人身兽旁边坐下。等狰走远了,那羊面人身兽悄悄过来,说:“问水是吧?你饿不饿?”

    问水转动着尖耳朵,说:“不饿!”

    那兽说:“这样吧,你去俱乐部点两份烤肉排,我付钱,怎么样?”

    问水问:“你怎么自己不点?”

    那兽说:“因为我不饿啊,只是怕你饿。”

    问水想了想,就掏出7s,点了餐。

    不多时,一个修士送过来。那兽兴奋:“看吧,咱们都有吃的了!”

    说罢,它抓起送餐的修士,一下子塞进了嘴里……

    问水的卡就被坐骑俱乐部拉入黑名单了。

    休闲俱乐部的三条规定——

    俱乐部里不许打架斗殴,任何原因都不行。

    不许咬、吃工作人员。

    不许替饕餮点餐!

    混沌回来的时候,先是给了饕餮一脚,然后把问水的黑名单记录划到自己卡上。问水坐在它身边,还惊魂未定。混沌说:“问水,你的水木清光咒和杨枝甘露咒,是怎么学会的?”

    问水说:“我识字呀。”

    混沌说:“人类的书,你能看懂不?”

    问水说:“大部分能看懂。”

    混沌于是给她拿了一本,问水一看,是三字经。当下全文诵读了一遍。混沌说:“挺像那么回事儿。”

    饕餮问:“都读对了?”

    狰怒:“我怎么知道,我又不认识!”

    混沌说:“好了,以后契约方面的事,就交给问水。免得被狡猾的人类骗!”

    问水不明白:“师父,契约是什么?”

    混沌说:“灵兽跟人类签定契约的时候,人会用许多字生僻字,大家不认识,老是被骗。以后它们再签,你就帮它们看看。懂不懂?”

    问水说:“喔。”

    混沌又说:“对了,水木清光咒是木修的法术,你怎么学会的?”

    问水说:“我聪明呗。”

    混沌说:“切。以后看看你能教教它们不。”

    跟问水说完,它们三个开始继续商议,一个是出租坐骑的防范和保护。二个是有主的坐骑要出花名册。三个是受骗的坐骑怎么讨回公道。

    第二天,混沌在追声骨平台上发坐骑好友圈,成立了万兽谷。只有灵兽、野兽可以加入,一旦加入万兽谷,所有权力与兽身安全均会得到保护。

    如果有灵力周转不济、性命垂危的,甚至可以得到万兽谷的救济、药品补给等等。

    而这项决定明显得到了上阳宗的全力支持,坐骑休闲俱乐部当天就竭力宣传。

    仅仅第一天,加入万兽谷的灵兽、野兽就达到了三分之一。

    没办法,智商实在是太低了,经常受骗。

    万兽谷谷主混沌、二谷主饕餮、三谷主狰。三个都是大家最熟悉的。兽族中战斗力最强大的上古神兽,大家还是服气的。

    护法就更多了,杌、穷奇、m、虚耗等,都是战斗力强悍的上古兽类。只有军师有点奇怪。

    混沌跟问水说:“徒弟,你这名字不霸气啊。狗,一说出去大家就觉得是个二货。”

    问水说:“可我本来就是狗啊。”

    混沌说:“你祖宗叫啥?”

    问水想了想,说:“千印真人说,很久以前,狗又叫础#ㄗ匆敉#乓舛嗝墓贰#

    混沌一拍翅膀:“这个不错!”

    所以,万兽谷军师——础

    因为大家识字都不多,所以花名册、档案等一切文书均由问水编写整理。她也会算账,一切谷中的支出收益,都会计算。所以钱粮这一块,也交给了她管理。

    问水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反正混沌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呗。

    问水变得很忙,每天晚上都在窝里看书、写字,要弄到很晚。白天要驮着祝瑶等人去采莲,有时候还要带千霜真人出门采买。

    这里短途行走大家一般都不用坐骑,但若路远,或者对付野兽,坐骑就非常有必要了。

    如果大家都没事,问水就要去万兽谷。

    晚上,问水刚刚编写完新加入万兽谷的灵兽档案,寒水石就进来:“问水,带我去个地方。”

    问水当然没问题,站起来跟他出门。

    月色靡靡,寒水石指着路,问水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是一座沉在水下的山峰。

    问水有些狐疑:“千印真人,这是哪?”

    寒水石指引着她往前走,说:“这里是七宝池,生长着千叶莲。是静心疗伤的圣地。”

    这水下世界并不是黑暗的,相反的,每一株水草都散发着淡淡的辉光。前面一株莲花,大若车轮。

    问水穿行其间,只觉得身心俱静,不由汪了一声。寒水石抚摸她的头,他也在看那株莲花。

    问水游过去,那株莲花竟然光辉耀目。寒水石指尖微弹,一道金光落入莲心。千叶莲上的金光予以回应,不消片刻,竟然层叠开放。

    幽幽香气在水中荡漾扩散,寒水石飞身一纵,落在莲心。问水在旁边看,他说:“问水乖乖在旁边玩,不要吵我,也不要走太远。这里危险。”

    问水答应了一声,他整衣而坐,双手掐诀,借圣莲之息以入定。

    问水很想到处看看,但是又怕吵到正在打坐的寒水石。或者要是走远了,他有什么事怎么办呢?

    她默默地守在莲花边,水里有小鱼,金色的,也发着光。

    她追着鱼游来游去,只有一张嘴,总也咬不到。一时急了,化为人形。好半天终于抓住一条,想笑又不敢,自己偷着开心。

    千叶莲花瓣中央,寒水石坐在花苔之上。周围的花瓣白日会汲取日光,到了夜里,就有一种朦胧的辉光。他盘腿而坐,即使借着圣莲之息,竟依然无法入定。他的伤远比外表看起来严重。

    脑海里翻来覆去,皆是那惊鸿一瞥、她的身影。

    如果说之前那执念只是一颗小小的种子,那么现在它已然生根发芽,根系万千,纠缠他的元神心魂。

    他强行入定,受伤的元神如裂痕密布的金桥,稍微一动便洒落尘屑。一个声音疯狂地诱惑着他,如此心心念念,是因为不曾得到吗?

    如果得到了,完完全全地得到了,会不会便从此云淡风轻、不念不想?

    从记忆里盈盈走来的她,长发逶迤,衣衫落地。

    他睁开眼睛,嘴角一缕鲜血在水中散开。

    自己走火入魔了,他知道。

    问水回过头,也看见这一缕血红。虽然在水里,她的鼻子依旧是非常灵敏的。她扑上去,扶着莲花的花瓣,伸手去触摸那一线血雾。

    寒水石猛然握住她的手,将她带入莲中。

    问水睁大眼睛看他,他的一双瞳孔变得血红,如同血雨之下发了狂的野兽。可奇怪的是,她并不害怕。

    她就那样安静地凝视他,等待他下一句话。

    寒水石俊逸的脸庞有一种压抑的痛苦,想要吻她,想要占有,想要撕裂,想要融入神魂血脉的渴望。

    可是他强迫自己放手,杀戮与鲜血染满了一百多年的路程,他的道早已片甲不存。

    那回忆沙砾中,唯一一颗圣洁无瑕的明珠,也要摧毁吗?

    “问水。”他唤她的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外面等我。”

    问水抬起头,轻轻地舔了舔他的唇。她的声音又轻又柔,带了一丝甘露般的清甜:“我知道受伤会很痛,但是千印真人不要怕哦。”

    他微怔,低下头,隔着水凝望她,那一双眼睛清冽甜美,柔化了瞳孔之中满脸狰狞的他。

    他突然埋下头,吻在她唇间。那唇亦是饱满而柔软的,如同他疯狂时的臆想一样。一瞬间,所有的杂念如尘埃落定,圣莲之香入了七窍,沉淀了所有的狂思妄想。

    这真的是自己一直渴望的。

    他深深拥吻她,长发在水中如墨般散开,与她的发一起,纠结缠绵、难分彼此。

    原来,从未成神,从未修成正果。

    从第一眼看见的那一刻起,便已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