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有凤难逑 > 章99 赌的是谁的心意
    “瞧公主这话说的,好歹将来是要成一家人的,臣妇也不过是想见见公主的天姿国色。”方宁用帕子掩着嘴笑道。

    顾南琴没什么反应,也直接无视了她直勾勾扫过自己伤疤的眼神。

    方宁叫人另去热茶来,而栾经义则是有些欲言又止地看向顾南琴。

    顾南琴瞬间会意:这家伙,压根就还没跟他母亲说那和离书的事儿吧?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顾南琴也不是个拆人台阶的人。

    既然方宁有所误会,自己顺着她点儿也便好了,总归将来不是要进一家门的。

    如是,就这么着,一人借着笑意发问,另一人则是借着笑意无视对方的各种刁难。

    栾经义的面色则是越发难看,直到最后,还带着歉意瞄了瞄顾南琴。

    好不容易借着“时辰不早了”这由头离开,栾经义主动提出要送她一程。

    方宁虽然面上稍有不悦,但也没能制止。

    等到两人并排走在路上,顾南琴才好奇问道:“为何不说?”

    栾经义知道她说的是和离书的事情。

    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顾南琴当时信誓旦旦,也说是绝对不会真的嫁进栾家,但栾经义总觉得此事不大靠谱。

    这可是圣旨赐婚,即便是和离,也得争取了陛下的同意才行。

    但现在仅凭她一面之词,到时候如果陛下不准许,又该如何收场?她不是还得留在栾家么?

    与其现在告诉母亲,还不如先瞒着,也好让母亲不至于先喜后忧。

    但这状况,似是不大好跟面前这姑娘解释啊……栾经义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用别的借口搪塞过去:“母亲一向看重公主,所以,不太好扫了她的兴。”

    顾南琴:“……”一向……看重?

    好在今儿这关也算是过了,至于那栾大太太方宁具体怎么想,顾南琴自己还真不怎么关心。

    待到送了顾南琴离开,栾经义回府想找父亲说说,却在父亲书房内听见了他和方宁的对话。

    “……那小妮子可讨厌了,说话也没什么礼节可讲,分明是嫁到我们家做媳妇儿,摆个臭脸子给谁看。”方宁抱怨道。

    栾志倒像是不怎么在意,反而是问了问今儿的情况。

    待得知今日公主是从侧门进来,且在厅内喝了一个多时辰的冷茶后,气得脑门儿都快冒烟了:“她可是公主!长公主啊!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她是来给你做儿媳妇儿的?!人家分明就是来招驸马的!说好听点儿叫赐婚,说难听点儿那叫我们家儿子入赘!”

    方宁道:“怎么可能!我儿子能给她入赘?想得倒美。”

    栾志气得直拍桌子:“可不可能是你说了算的?是陛下说了算的!别说你今儿惹着她了,就算你没惹着她,她想要几个驸马,想要我家经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还能说什么?一状告到陛下那儿去?”

    “就算是公主又怎么了,还不是个死了爹娘的破落公主,有什么脸……”

    “有什么脸?!陛下的脸!别说陛下现在待她好,就算真不在意,那她也是陛下的亲堂姐!你打她的脸,就是打陛下的脸!”栾志的声音是似是刻意压低过,却依旧掩饰不住愤怒。

    栾经义悄悄听了会儿,还是转身离开。既然父亲已经给母亲说过利害关系,之后也能少点儿麻烦吧。

    只是,没想到,这圣旨婚约竟带来了这么多麻烦。

    栾经义捏得指尖泛着白。

    ……

    除夕。

    “没几天了呢。”顾南琴在摇曳的烛火前,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盈袖和清绮正在为她赶制嫁衣,闻言皆是抬眸。

    “主子,准确的来说,是只剩了两天。”清绮眸色微动,颇有些悲伤。

    顾南琴似是没听见一般,依旧守在烛火前,单手撑着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清绮重新捡起刚刚的绣工,这下子,却有些下不去手了。不光是手指微微发着颤,连眸子里也浸染了一丝雾气。

    主子就要这么,嫁人了啊……

    盈袖似乎看出了她的难过,伸手接过她的绣工:“你忙一天了,先休息会儿,打盆水洗洗脸。今儿还得陪主子守岁呢。”

    清绮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只剩了盈袖和顾南琴两人在屋子里,而屋外的冬温依旧在廊下站得笔直。

    “主子,您究竟怎么想的?就不能好好过过日子吗?还特意准备了什么和离书,到时候您的名誉可怎么办?再说,到时候栾家被驳了面子,只怕将来也不会让您好过。”盈袖嘟囔道。

    顾南琴眨了眨眼:“我也没别的法子啊……”

    “有啊。”盈袖嘟着嘴,“……只是您不愿意选罢了。”

    顾南琴一阵沉默。

    冬温微微偏了偏头。是啊……明明可以选择将计就计地拿下栾经义,顺理成章地坐在栾家主母的位置,又为何拿自己的名誉、拿栾经义的信誉作赌?

    绕这么大一圈儿,分明是,舍不得某些人啊。

    玉花愁那个赌约,哪儿是什么赌江璃的心啊?分明是赌顾南琴的心意才对。

    “我出去会儿,你们别跟着。”顾南琴忽然起身,裹上了一层小袄。

    “主子?虽然今年陛下病了,没有弄什么庆宴,但您这时候怎么出宫?外头风大雪大的……”盈袖一惊。

    “……有约,差点儿忘了。”顾南琴一笑。

    待到孤身一人来到江府别苑前,看着墙内伸出来的一棵老松,顾南琴也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江丞相承诺过要在年初处理完水患盗窃案,现在南宫家内依然闹着,安知县那边也是一字儿定然还在收尾呢,哪儿可能来赴约?

    也就自己这么个闲散公主,才天天没事儿就记着这无聊的约定呢。

    摇了摇头,顾南琴重新扯了扯脑袋上毛绒绒的白帽,转身欲走。

    蹬蹬蹬……一阵马蹄声传来,就在身后。

    顾南琴的脚步一凝。

    他来了吗?是他来赴约了?

    他原来,并没有忘记么。

    带着欣喜回头,来人却是……栾经义。

    “公主,怎么是你?”栾经义蹙了蹙眉,同时勒马停下。

    顾南琴见来人是他,瘪了瘪嘴:“随便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