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有凤难逑 > 章87 宁死(求首订)
    顾南琴气不打一处来,扬手便要给他一个耳刮子,可这分明已经举高了的手却又在半空中凝着,迟迟落不下来。

    萧子安则是从清醒的那一刻起已经再没了任何情绪起伏,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她的眼睛,似是什么都再撼动不了他。

    两人一时默然无言。

    顾南琴心里难受极了。

    一边是从小陪伴着自己长大的萧子安,一边是明知凶险万分还要拼了命地来救自己的冬温。

    一个习武之人,顾南琴比冬温自己更心疼他瘸了的那条腿。

    饶是功夫底子还在,冬温也不可能再恢复到过去那般的好武艺。

    明明在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要好好处置萧子安,可到了眼前,顾南琴却连一个巴掌都落不下来。

    眼眶中的泪水即将喷涌而出,却被顾南琴生生又咽了回去。

    眼角眉梢都是恨意,却又被一层一层涌上来的泪水裹住。

    “就这么委屈?他之前可是背叛过你哦。”萧子安言语之间并没有多少悔过之意,反而是带着些好奇。

    顾南琴心内更是气愤,可偏偏又拿他没办法。

    而萧子安则好像是瞅准了她这心情,继续出言挤兑:“……你把我放到这里,不就是想让我回忆起过去你我一起在这宫殿中长大的记忆么?可惜,你长大了,我也不再是少年。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该做的事情。”

    “你该做的就是瞒着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潜伏在我身边,就等着一日把我这公主之位拿掉?把我安安稳稳送到隐世之地,叫我老老实实再也不沾朝堂纷争?”顾南琴本来已经坐下,现在又重新站了起来,恼怒之色几乎要从眼角眉梢中溢出来,“……你就是这么待我的?”

    “当然。”萧子安也没有否认,“从你父皇母后把我指到你身边起,我的职责便是守护你的安全。无论你愿意或是不愿意,我都得把你保护好。”

    “那你有想过我么?你觉得我是那种可以逍遥田园的人?”顾南琴反被气笑,“我一直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你最了解我,现在看来,都是我一厢情愿。”

    “是啊……是啊……”萧子安嘴角忽然划过一抹诡异的笑容,而后,便是鲜血。

    “怎么了?”顾南琴一怔,“怎么是……血?”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顾南琴上前便捏开他的牙关:“毒药?!你究竟是什么时候……”

    萧子安边笑着,边感受着温热的液体滑过嘴角,滑过脖颈。

    “……对不起。”最后一句,萧子安已经说得含糊不清。

    “喂。”

    “喂……”

    “你别吓我啊……”

    ……

    临近除夕,公主殿却出了几件看似微不足道的古怪事儿。

    一,长公主最为器重的侍卫莫名消失,一时间众说纷纭;

    二,长公主另一侍卫腿瘸;

    三,长公主的婚期,被陛下与玉嫔敲定在了除夕之后的第三日,也就是大年初三。

    ……

    “玉……嫔?”顾南琴关门闭户了两日,才刚出来便听闻了这么一道消息。

    “是呀主子,就是上次那个害主子留疤的玉花愁。”盈袖气哼哼道,“主子的伤都还没好全呢,竟然还得被她欺负!可恶!可恶至极!”

    盈袖从小就心思单纯,连骂人也骂不了两句,来来回回就这么点儿词,听得顾南琴耳朵都起茧子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顾南琴今天整个人都闷闷的,连说话都是词不达意,也完全没了往日的活力。

    萧子安的尸体已经被长乐的人带去了乱葬岗,似乎是念在往日的情分上,还给他竖了个无字碑。

    事出突然,顾南琴也没想好该如何应对,好在长乐及时搭了一把手,这才算是妥当地处理了萧子安的尸体。

    除此之外,顾南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冬温,和后者却像是丝毫不在意腿上那伤,依旧尽职尽责地做好所有份内之事,连看向顾南琴的目光也无丝毫不妥。

    什么都和平常一样。

    除了,门口少了一个单薄的背影。

    顾南琴心内没来由地一疼。

    婚约之事,本来应该尽早处理,可顾南琴这段时间自顾不暇,反倒叫玉花愁钻了空子。

    不仅爬上了玉嫔之位,还教唆着小皇帝把婚期提前,打了顾南琴一个措手不及。

    “咱们不做点儿什么吗?任由她为所欲为?”清绮也有些纳闷,趁着旁边没人的时候,问了一句还处在怅然中的顾南琴。

    “能做什么呢?”顾南琴喃喃道,“我又不可能为了区区一个婚事,叫咏德废了她的嫔位?”

    “区区?主子,您就这么不把自己的婚姻当回事吗?”清绮蹙了蹙眉,神色担忧,“这可是您一生的大事啊……摊上个好人倒也罢了,万一这人心思不纯,或是三妻四妾,只怕主子你也有的受了……”

    “三妻四妾?不是正常的么。”顾南琴眼看了看她。

    清绮怔了怔:“……清绮原以为,主子贵为长公主,所嫁之人,不该三妻四妾。”

    “明面儿上没有,私底下还能少?”顾南琴把目光移向窗外的寒梅,一朵一朵,刚刚盛开,正是美极。

    “长乐上次是不是叫我去和她聊聊天儿?”顾南琴忽然记起前段时间长乐过来的时候,似乎提过类似的话语,无奈自己当时心不在焉,没怎么记得。

    “嗯,二小姐确实说过。”清绮认真帮顾南琴绾好发髻,又细心挑了两支简单又不失气质的发钗,轻轻簪了上去。

    “今天天气不错,就今日吧。”顾南琴转而看向衣橱,指了指其中一件还算朴素的衣裙,“就那个,帮我换上。”

    清绮应声,很快为顾南琴宽衣,可又有些担心:“主子前段时间在雪地里走了太久,身子骨又弱了些,今日再出门,只怕又得被冻着……”

    “放心,习武之人,没那么脆弱。”顾南琴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脸上遍布的疤痕已经只剩了三条,虽然看着依旧吓人,却也已经比先前好了不少。

    想了想,还是取了菱绮出来,系在面上,才道:“你去把子……冬温叫进来。”

    差点脱口而出的名字,清绮眼角一酸。

    “……是要陪主子出门?可清绮听说,他瘸了腿,只怕是难以再保护主子安全……”清绮喃喃。

    顾南琴唇角紧了紧,又淡淡一笑:“保护我,武艺仅是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