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最作顶流[娱乐圈] > 209、天台
    “节目非常精彩,播出之后肯定能火起来!”胡文星专注的陪他看完全程,笃定的总结道。

    要是祁唯羿直接上场辩论,这个节目肯定能更精彩。整期下来,虽然双方辩手都优秀敢说,但让人记忆最深刻的绝对是主持人怼的那两句。

    更可怕的是,祁唯羿本人大概很少参加辩论赛,压根不懂太多辩论的技巧。之所以怼得那么熟练,完全基于他本身的性格。

    “当然会红,我都去当主持了。”祁唯羿得意的叉会腰,对《我最敢说》会红这件事非常肯定。

    经过长期事实检验,祁唯羿已经成为娱乐圈公认的灵药。只要他参与的,无论是综艺、电视剧、甚至小小的广告,都能取得不俗的成绩。

    之前大家或许以为是偶然,但《我最敢说》的策划在首期播放时,写了长长的感悟,其中主要提到了主持祁唯羿。

    原本节目的辩题不是观众现在看到的这个,主持建议换成更有冲击点和争辩性的题。节目组经过讨论之后临时改题,才让观众看到现在的节目。

    胡文星看着他得意的样子,动作比脑子更快,伸手过去掐了下他的脸,“嗯,你最厉害了!”

    “你…”祁唯羿原本还想得意会,猛地脸被掐住,他声音变得含糊不清,低声说,“放开!”

    “我错了!”胡文星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连忙撒开手,指尖上还带着刚才的触感。

    祁唯羿皮肤很好,捏起来光滑细腻。虽然看起来脸部轮廓分明,其实掐一把还是有肉的。

    崽子的脸被捏了,他皱着眉,眼神明显变得恼怒暴躁,仔细看似乎还有几分不知所措。

    长大以后,应该很少有人敢捏他的脸了。胡文星冷静又沉默的想,这孩子的脸真好捏。

    他刚才应该达到了自己的人生巅峰!

    “我错了,你别生气。”胡文星态度诚恳的再次道歉,心里却是另外一个想法。

    要是有机会,下次还敢!

    实在太好玩了。

    “道歉也没用,我已经记仇了!”祁唯羿生气的眯起眼睛,揉揉自己的脸哀伤三秒,而后扑过去伸出爪子,狠狠搓揉的胡文星的脸。

    胡文星反抗无效,让他捏得脸都快肿了,小气抠搜的崽才终于停手。

    倒不是他尽兴了,因为旁边跟世界脱轨的顾刚终于重新连上线。

    “啊!这个好厉害!”顾刚捧着连上u盘的平板,兴奋的夸赞了好几声。

    转向祁唯羿时,身后似乎有尾巴在疯狂摇摆。

    “这些视频,还有音源,你从哪里搞到的?”顾刚感动的问。

    u盘通过连接器接上平板,显示出两个文件夹。第一个是近三十年来,世界上那些顶级的舞蹈表演者的绝密练习视频。其中有几位,甚至已经过世了,想找到他们存活期间的舞蹈练习视频,难度可想而知。

    另外一个文件夹是几首曲子的音源,顾刚还没来得及听,只是打开瞧了下内容和规格。

    这些曲子不难找,但市面上流传的大多经过好几次处理,细节的鼓点和节奏听着会有些模糊。而u盘里的版本却是未经处理的超清晰版本,甚至还能听到演奏者的呼吸。

    “我太喜欢这个礼物了!”顾刚视线在屏幕和祁唯羿之间来回徘徊,感动的似乎下一刻就要以身相许。

    祁唯羿表示拒绝他的以身相许,撇清关系道,“那都是我哥找的,你去问他。”

    “好吧。”顾刚仔细收起u盘,没有继续追问。按照祁唯羿的性格,肯定不会说自己花费多大功夫找这些。

    胡文星好奇的接过那个陶瓷制的球,琢磨那个u盘。祁唯羿从沙发上爬起来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我要去睡觉了。”

    “现在就睡?”天刚黑下来,还不到九点。

    他平常都不睡这么早的。

    “明天有好多工作,聪姐让我早点睡。”祁唯羿搂着抱枕,踩着软哒哒的棉拖鞋往卧室走,嘴里念叨着,“我讨厌工作。”

    工作使我不快乐,工作使我不自由。

    所以我为什么要工作了?我又不贫穷!祁唯羿苦恼的想着,没有思考出结果。

    今天也是想罢工的一天呢。

    《我最敢说》首期播出,迅速收获了不俗的成绩。

    收视率最高破2,对于新综艺项目非常难得。之后上线的网络版,点击也在飞速增长,评论和话题热度相当高。

    更让同行眼红的是,许多流量明星看到节目,纷纷转发,给节目做免费宣传。

    毕竟‘流量明星’是备受诟病的职业,近些年来受到许许多多的非议,然而却没有人给过他们说话的机会。

    趁着这个节目,诸多‘流量’终于找到抒发情绪的机会,跟观众分享他们自身的想法。

    吴桦:first出道时,还没有‘流量’的说法。几年之后,‘流量明星’这个词开始广为人知,甚至带上贬义色彩后,大家给我们团全体套上‘流量明星’的定位。站在个人的立场上,我很感谢网络时代的热度,它让我们被更多人熟知甚至喜爱。同样站在个人立场上,我对‘流量’的标签很无奈。这些年来我所取得的成就,做出的努力,总会因为‘流量高’‘粉丝能打’而遭到否定。可是我无权反驳什么,作为明星,享受鲜花掌声,同样要接受指责谩骂。我今天为这个节目宣传,倒不是因为我个人有多委屈。而是想让大家对后来的偶像爱豆稍微宽容些,不要让流量成为一辈子撕不掉的标签。

    唧唧:我没有小花哥那么会讲道理,粗暴点好了。某部分人在骂流量明星滚出娱乐圈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流量之所以成为流量,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first作为老牌流量,说话很有分量,即使每个成员态度都很硬气,也很少有人从中挑刺。

    相比之下,几位新流量就稍微客气些,总结下来,也在委婉的号召大家宽容。

    不眠夜,网友分为两波阵营,继续讨论《我最敢说》没有得出结果的辩论,正反双方僵持不下,但辩题已经从‘流量明星滚出娱乐圈’转化为‘要不要对流量明星宽容些’。

    两边网友争辩通宵,没分出胜负。

    有人疲惫的召唤:祁唯羿呢?主持,到你出场了!

    祁唯羿迎着朝阳醒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在车里吃瓜。见大家纷纷呼唤自己,他伸出一根手指慢悠悠的戳键盘。

    祁唯羿:主持没什么好说的。你们骂我,我就记仇。

    ‘嗷嗷嗷,主持回应好粗暴啊,爱了!’

    ‘记仇的崽崽是什么绝世小可爱嘤嘤嘤,做梦都想上一次我崽的记仇本,唯唯妈妈爱你!’

    ‘我唯,现在才七点,你怎么醒来了…’

    “醒来当然是要工作,”祁唯羿揉揉眼睛,把手机放进口袋里,隔着车窗望着外面匆匆赶去上学上班的人,低声感慨道,“我真是全世界最可怜的小孩。”

    《爱欲修罗场》正在紧张的拍摄中,剧情进展到易为奇发现自己被绿了,却无法接受真相。

    程庆艳和朱坚出于愧疚,主动坦白了偷情的事实。同时遭到女朋友和哥哥的背叛,易为奇脆弱的心灵不堪重负,爬上了狗血剧必备的天台。

    “剧本确定是以我为原型吗?”祁唯羿拧紧眉,认真的分析道,“我遇到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去天台的。”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精心设计的陷阱,目的是把背叛你的两个人骗上来,然后从天台上推下去。”聪敏按照祁唯羿的思维解释道。

    “我不可能那么做的!”祁唯羿轻蔑的冷哼一声,“杀人犯法的!”

    没想到,你还是个遵纪守法的好欣慰,聪敏的想。

    还没想完,只听祁唯羿接下去说。

    “我会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两个人互相捅,多刺激!”冒出危险至极的想法,祁唯羿的睡意都驱散了一些,开始努力构思要通过什么样的办法,让这对狗男女心生仇恨。

    “你住脑!”害怕崽崽想到最后,真的会引发一场犯罪,聪敏急切的阻止他。

    孩子天生的犯罪型人格,太可怕了。

    幸亏他进娱乐圈当了明星,否则恐怕这会只能唱铁窗泪了。

    拍摄用的别墅是斜顶,并没有天台。即使有,从三层楼跳下去,似乎威慑也不够。

    祁唯羿这种追求刺激,喜欢蹦极的人,甚至还能在空中打个滚。

    因此,道具组想了个骚气的操作。

    剧本里的设定是,易为奇找了本市最高的商场大楼,伤心欲绝的站在高楼边沿。而剧组找了一个低矮的水泥台,然后用绿幕拍摄,打算后期合成特效。

    祁唯羿化好妆、站在水泥台边沿,瞧了眼垂直距离只有十厘米的‘天台’,表示非常失望。

    “没办法,摄像组有好多恐高的,只能后期抠图了。”孟衡跟他解释道。

    “而且颜倾城也恐高,戏里她还要去天台上拽你。”旁边小场工接话道,“听说要上天台,颜倾城都吐了。”

    “怎么都恐高?”祁唯羿天生不害怕这些,因此无法理解他们恐高的心里。他眼珠子转了圈,饶有兴致的提议,“不如我来帮你们治治吧!”

    每天蹦极一百次,让你彻底告别恐高。

    要么彻底麻木,要么行将就木。

    “不不不、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恐高的摄影师连忙后退几步,瑟瑟发抖的说,“让我恐着吧,别救我了!”

    “啧。”这群人,一点都不专业!

    祁唯羿蹲在水泥台边沿,冒出了许许多多危险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