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味道竟如此甜美 > 104、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童话
    鱼幺/文

    离开部队之后,云邵回到家倒头就睡,他实在太累了,回去之后什么都不想干,直接睡觉。

    他还记得路庭君问他那个买药的地点,云邵也痛快地说了——这真是个害人不浅的地方,路庭君不是在查什么非法实验么,让他去查好了,最好把他们全部抄家,省得再造出什么奇葩的药来害人。

    云邵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天,醒来时天已经黑了,通讯设备里有好几通未接来电,都是小鸡打来的。

    云邵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对方只让他赶紧开电视看新闻,语气非常急切。

    “我一整天都联系不到你,还以为你出事了!”

    云邵一边开电视,一边疑惑地说:“我能出什么事?”

    “我们买药那地儿出事了!”

    小鸡语气相当急切,与此同时,云邵也看到了那条他想让自己看的新闻。他随手从桌上抓起段甘蔗来吃,嚼得喀嚓喀嚓直响——没想到他睡了一天,路庭君又上新闻了,牛逼啊。

    这次上新闻的明目自然是捣毁一处违法实验室,记者还曝_光这处实验室里面的药物大多被用在军校生身上,且明确指出了指示建立该实验室的几名领导人。

    这种隐晦又明确的信息曝出来之后,在广大群众中间引起极大的愤慨,毕竟这件事可是牵涉到一大批军校学生,那几个被点名的领导人自然就首当其冲,成了大家发泄愤怒的目标。

    云邵一边咂着嘴,一边琢磨——总觉得这事儿并不是这么简单,他本来还觉得是好事呢,路庭君又出尽风头,但是后面的事情却让他觉得,出风头或许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好几个重要的领导人面临下马的危险,路庭君相当于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不会有人报复他吧?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云邵也变得成熟了许多,很容易便联想到了这些。

    他正瞎琢磨着,忽然听到小鸡叫他,他急忙看向通讯光屏:“什么?你说什么了?”

    “我说这件事会不会牵连到我们啊!”

    小鸡大声吼了他一句。

    “听说这事儿没这么容易了结,他们还要抓买药的人,把恶势力连根拔起……咱俩可是最后一个买药的人,会不会被牵连?”

    云邵淡定地摇摇头:“这你放心,不会。”

    ——路庭君总不至于抓他去充任务量吧,更何况药还用在他自己身上了。

    小鸡有些疑惑:“你怎么这么自信。”

    云邵挑挑眉头,瞎话张口就来:“你忘了药被用在谁身上了?路庭君把我们牵扯进来,就不怕自己也被曝_光?”

    小鸡想了想,忽然嘿嘿一笑:“说得也是……嘿嘿,云少,还是你有办法。”

    云邵眯着眼睛笑了笑,还在想着,等会儿要不要打电话给路庭君,让他当心一点。

    不过这家伙应该比自己更懂这些事吧,他在部队里也不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他的恩师是余燮将军,在军中混得那么久了,肯定是根老油条了,这点小事总会记得提醒路庭君吧。

    他正想着,光屏对面的小鸡又说话了:“路庭君这次可风光了,本来就要给他加封爵位,现在他又破获这么大的案子,你说,上面会给他什么嘉奖?”

    云邵摸着下巴沉吟道:“无非升官发财?”

    “这是基本的吧!”

    小鸡哼唧道:“我是说,女王可能会把四公主嫁给他。”

    “……”

    云邵微微愣了一下,嘴里嚼甘蔗的动作也停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是四公主?你怎么说得这么精准啊?”

    “女王的孩子里面就剩四公主没嫁人了呗,一omega,都快三十岁了,再不嫁可嫁不出去了吧……”

    云邵翻个白眼:“人家公主还能嫁不出去?!”

    “公主是不能嫁不出去,关键是看她不想嫁出去啊。你不知道,四公主长得特别好看,又聪明,很厉害的。但是也因为这样,心高气傲,眼光高上天,以往给她介绍的对象她都看不上。说喜欢的不是王公大臣家里养出来的小公子,而是喜欢英雄。你说,路庭君是不是特别符合她的择偶需求?”

    云邵嚼了两下,把嘴里的甘蔗吐进垃圾桶,然后又狠狠咬了一口:“你了解得倒是详细。”

    “笑话,名媛omega里我有哪个不了解的。”

    小鸡说到这里还挺骄傲:“路庭君最近出尽风头,我觉得应该也有上面的意思,要不然他能查到那些政要身上吗?肯定是女王想借此机会让他立个大功,好顺理成章赐婚。”

    这么简单的事情,连小鸡都想得到,云邵经过他提醒之后,自然也想到了。他又记起之前路庭君忽然神色奇怪地让他一定要去参加他的受封仪式,还语焉不详……莫非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云邵忽然把嘴里嚼剩的甘蔗渣狠狠吐出来:“做梦!”

    小鸡被他吓了一跳:“哈?”

    云邵没解释,直接掐断了跟小鸡的通话,小鸡看着忽然黑下去的光屏,倍感迷惑——什么情况?怎么忽然就生气了?难道是因为他跟路庭君在一起,现在觉得自己被抢了人,生气?

    不至于吧,玩玩而已用得着这么真情实感么?

    云邵挂掉电话之后就开始播路庭君的通讯,但是播了几次都没通,云邵才想起来,他现在在部队里,通讯都是被切断的。

    云邵联系不上路庭君,又瞎琢磨了很多,没多会儿就快被自己的脑补气炸了——小鸡说的事怎么想怎么合情合理,如果路庭君已经知道了赐婚这件事,他为什么还要跟自己在一起?耍他么?而且最后一刻还要利用他,还从他口中问到那所实验室,自己立功领奖,都是为了他未来“亲王”之位铺路?

    做梦!路庭君敢这么对他,那他就敢跟他拼个鱼死网破!这混蛋还敢邀请自己去参加他的受封仪式?

    好啊,等着吧,到时候他雇一群omega冲上去抱着路庭君的大腿喊怀了他的孩子,看他怎么下台!总之他光脚不怕穿鞋的,跟自己比起来,路庭君现在可是偶像包袱千斤重!

    云邵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任谁听到昨天还在跟自己玩得开心的对象忽然要娶另一个人都会气炸的,更何况云邵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更不是能由着人欺负的小可怜儿,路庭君真敢对不起他,他就让他跟女王一家站在台上下不来。

    云邵不擅长做好事,要让他拆台,那损招可有一箩筐。

    云邵忙忙碌碌地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去西装店赶做出一身新西服——他明天要去看路庭君受封,当然要穿得好一点,就算是去看他出丑,也得气焰嚣张地去。

    这孙子敢耍他……也不在打听打听,他云邵是个老老实实任人欺负的主儿么?!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

    就这样,对于云邵来说,充实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他离开部队的时候,路庭君告诉过他地址时间,还提前跟云邵打过招呼,说自己最近会很忙,或许顾不上他,让他自己去。

    云邵就去了,穿着他那身新订做的白西服,骚得一批。

    他出门时还看见隔壁有部队的飞行器来接,云邵对于小鸡的猜测就更确信了几分——说着没空顾自己,倒是有空派人回来接他老妈跟妹妹,路庭君这个混账东西……

    云邵忽然捂着心口歪在一边,大口喘两声,司机师傅从反光玻璃里看到他脸色铁青,战战栗栗地问:“少爷,您没事儿吧?您脸色不是很好……”

    “没事儿!开你的飞行器!”

    他被路庭君这个王八蛋气得心口疼。

    “可……真开去胪宫吗?”

    云邵恶狠狠地瞪着他:“开!!!给我往人民广场开!!!”

    授爵仪式还没有开始,云邵来了之后正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来,就被两个穿制服的人拦住了。

    “你是云邵?”

    云邵面无表情地盯了他们一眼,点点头:“没错。”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路庭君安排的?不会是怕他捣乱提前让人把他轰出去吧?

    那两个人没有把云邵轰出去,却往台上指指:“请跟我们到这边。”

    云邵咧咧嘴:“啊?”

    他被两个人带到最靠近看台的地方,从这里一抬头就能看到台上的人。

    云邵想,这一定是路庭君安排的,这里除了他认识自己,也没人再认识他了。但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真的想让他亲眼看着他受封、被赐婚吗?

    云邵歪在椅子上,用一只手撑着脑袋发呆,周围稀稀拉拉得没有几个人,他好像来得有点早。

    不过这里人很快就多起来了,他周围的位子也慢慢坐满了,基本上都是些他不认识的人,只有路庭菲和路庭君的母亲坐在隔着他两排座位的地方。

    云邵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其实有点紧张,而且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似的……

    仪仗队就位,音乐响起,很多穿制服的在外围拉起一条警卫线,再外面还围了一圈机器人警卫。这时候云邵才忽然发现他好像犯了个很大的错误——观众席被隔开老远,他请的人好像过不来!

    ……操,他怎么忘了,这可是要有女王出现的场合,安保肯定要做得非常完美。

    云邵猛地站起身,却马上被工作人员礼貌地要求坐下,云邵咬咬牙,只能默默坐回去。

    这种时候不能硬拼,他又拼不过。

    因为刚刚的动作,路庭菲看到了云邵。她心里感到有些奇怪,今天是他哥哥受封,云邵为什么会出现?而且还在vip席……这里不是只有家属可以坐么?

    “大家请安静,下面有请我们的女王陛下发表讲话。”

    随着司仪的声音响起,女王终于出现在了台上,台下的人也安静下来,专注地盯着她。

    这真当是万众瞩目的时刻,路庭君待会儿就要站到女王的身边,受她的封赏。这一长串的话云邵根本没听进去几句,他在台上寻找着路庭君的身影,很想在最后尘埃落定的时候再看他。

    但是却意外地发现了站在女王身后的女人——从容貌判断,她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四公主。

    云邵提前查过四公主,就像小鸡说的,她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女人,虽然是一名omega,但是却偷偷上过战场,去做战地医生。

    她希望自己的人生更加有意义,也是这样做的。

    不过四公主并没有在看发表讲话的女王,她好像在往台子上另一个方向看。云邵愣了一下,顺着四公主的视线看过去,很快便找到了路庭君。

    原来他早就在这里了……

    他还是穿着军绿色的制服,只不过这身制服显然更加特别,肩膀上多了很多叶子星星,胸口也挂了好几枚勋章,显然是在部队里升过军衔的。

    云邵的位置离路庭君不远,但是看着他,他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奇怪的酸楚感——之前光顾着生气了,见到路庭君这一刻,云邵才开始难过起来。

    不过难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很快就把这种心情压下去,他可不能像个怨夫一样自己难过,路庭君如果敢耍他,就让他后悔一辈子!

    云邵想好了,既然自己雇得人过不来,他就亲自上!

    “下面,有请我们英勇的战士,路庭君上校。”

    女王微笑着朝前抬了抬手,路庭君便踢着正步走上台,然后在女王面前单膝跪下,并垂下头。女王握着一把剑在路庭君头顶挥舞几下,最后轻轻点在他的头顶,并说:“我亲爱的骑士,我现在以第二十六世女王的身份授予你伯爵爵位。”

    女王的声音通过机器传遍了整个人民广场,虽然她并没有大喊大叫,却仍然产生了一种震慑人心的效果,周围的人都激动地欢呼起来——尽管他们并不认识路庭君,却还是很高兴的样子。

    路庭君他妈都激动哭了。

    云邵也难免被这一幕影响到,他却不知道该不该陪着一起高兴,因为他看到女王看了身后的四公主一眼,显然还有话想说。

    接下来就是赐婚了吧。

    云邵默默想着,并计算着自己应该什么时候,以什么角度冲上去才能达到最完美的破坏效果。

    云邵想着想着,手有点抖抖的——他计划得好好的,但是真到了这种时候,还是犯怵。

    女王还在继续说:“我们年轻有为的路庭君伯爵,至今还是一名单身的alpha,这太遗憾了……”

    ——就这时候吧!

    云邵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朝路庭君的方向迈过去。

    “尊敬的女王陛下,容臣禀报。”

    路庭君忽然开口打断了女王的说话,他的这一行为令在场所有人哗然——没有人敢在女王说话的时候打断她,这是大不敬的行为,云邵也因为路庭君的话愣住,忘记继续往台上走。

    女王修养还是很好的,没翻脸,但是也看得出脸色不太好,路庭君握拳按在心脏的地方,单膝跪下:“臣已经有爱人了,臣的人生并没有遗憾。”

    女王显然很惊讶:“哦?那为什么没看到他为你献花?”

    路庭君微微停顿一下,慢慢说道:“他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其实胆小得很,性格容易害羞,遇到事情总是喜欢逃避,如果提前跟他说了,他今天一定不会到这里。为了让他到场,臣便耍了些卑鄙的小手段。但是臣很爱他,已经决定要与他共度余生。”

    他说到这里,抬起头看着女王:“他就坐在台下。”

    在场的人都听得出女王的意思,她显然想借机把路庭君收为自己家的“女婿”,路庭君说这些话,便丝毫没给女王留面子。

    在场的人各怀心思,大臣们想,果然是年轻气盛,年纪轻轻达到了这种成就却不知道珍惜,顺势接受女王的赐婚岂不更好?围观群众们想,路庭君肯定是疯了。路庭菲和他妈妈开始为他担心,害怕他因此得罪女王,路庭菲也好奇哥哥口中的“爱人”到底是谁。

    云邵则完全懵了,他没想到路庭君会说出这些话,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他见路庭君站起身,然后朝他的方向一步一步走过来,云邵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什什什、什么情况?!他今天可是为了捣乱才来的!路庭君这是在干嘛啊?!

    路庭君忽然往前快跑了几步,然后一把抓住云邵的手腕,将他拉向自己的方向,云邵吓得浑身毛都炸了。

    ——疯了么?!

    “你还想逃去哪里?”

    路庭君微笑着盯住云邵,然后握着他慢慢往自己这边拉:“今天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你可不能缺席。”

    云邵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急得,脑门出了一层汗,他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吼道:“你干嘛!你疯了啊!”

    “跟我过来。”

    云邵已经吓出哭腔了,他小声哀求着:“不要不要,不要路庭君……”

    “过来!”

    路庭君也不管云邵乐不乐意,拉着他便往上走,云邵就这样被路庭君拽到了台上。他站在高台上,看着台下人头攒动,忽然一阵阵地眩晕。

    云邵对这件事完全没有真实感。

    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路庭菲也觉得自己在做梦,她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哥的爱人是隔壁云哥?!她不仅在做梦,还在做一个荒诞离奇的噩梦!这俩人不打起来就算了,怎么可能是情侣?!

    更何况,云哥是alpha啊!

    这一点也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惊讶,他们本来还好奇,能让路庭君为了他而拒绝女王赐婚的“爱人”,会是怎样一个绝世美人,却没想到竟然是个alpha。

    反应过来的围观群众内心都在尖叫一句话——路伯爵搞基啊!!!

    路庭君忽然拉了云邵一把,让他回神:“云邵,我说过,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

    云邵看着路庭君,微微张开嘴,他向来舌灿莲花,不管有理没理,总是能辩上几句,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从今天早晨开始就不该起床。

    “我已经受够了整天躲躲藏藏,不能向任何人透露我们关系的生活,我想正大光明握着你的手,想带你去见我的母亲,想让他们都知道,我有爱人。”

    云邵觉得自己视线有些模糊,他看着他下意识摇摇头:“我……我还没……”

    ——还没准备好啊混蛋!!!!

    “听我说。”

    路庭君伸手轻轻抚住他的侧脸,眼神温柔地盯着他:“我爱你。我们相爱,不应该被藏起来。”

    云邵看着路庭君在自己面前缓缓地,单膝跪下,他低下头,眼眶里一滴眼泪滴下来,正好落在路庭君脸上。

    “云邵,跟我结婚吧。”

    从路庭君开口说话的时候起,嘈杂的现场就安静了下来,分明是万人广场,却安静得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似的。云邵没忍住,小声抽泣了一下,却没想到自己这一声听在耳朵里竟然那么响亮,这感觉就像全国人民都知道他被路庭君的求婚吓哭了!

    路庭君从下往上看着云邵,将他所有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他也不催促,就跪在那里柔情似水地盯着云邵,等他的答复。

    “你先起来……跪在这里好丢人。”

    路庭君摇摇头:“你还没有答应我。”

    云邵咬着嘴唇,害羞得眼泪哗啦啦往下流:“你好烦啊。”

    路庭君简直要被他的表情逗笑了:“不想继续丢人就快点答应我!”

    云邵不知道怎么用语言去表示“答应”,他只能看着路庭君用力点点头——他真的觉得好丢脸啊,现在整个母星都知道了,他好想移民去外星球啊啊啊啊啊tt。

    云邵还在计划着怎么移民的时候,台下却忽然响起掌声,云邵下意识看过去,发现竟然是路庭君他妈。

    对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力鼓掌,满脸欣慰地看着路庭君,感动得都快昏过去了。四公主紧接着也站起来,看着他们两个微笑着鼓掌。

    ……这家人怎么回事啊?不对,这些人都怎么回事啊?四公主怎么也跟着起哄,他们内心都住着一个童话吗?好幼稚呜呜呜呜呜……

    云邵用力擦着眼泪,然后就被路庭君一把抱住紧紧拥在怀里,云邵整个人都红透了,他只听见台下的掌声越来越热烈,比刚刚女王讲话时候的掌声还要热烈……

    “我一定是在做梦……”

    路庭君听到云邵的嘟囔声,侧头亲亲他:“不,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

    此时正在宇宙里飘的云邵爸妈,还在飞船上享受他们的午餐,然后就看到了这场转播。

    云邵老妈一边哭一边捶他爸:“这死孩子什么时候跟隔壁家勾搭上的!”

    他爸也懵着呢:“你之前不还叫人家君君长君君短的,现在成隔壁家了……你哭什么啊!”

    “那人家感动嘛!!”

    作者有话要说:我们云崽心里也有童话,只不过是小傲娇的童话。

    正文部分完结了哦,后面可能还有几个番外,把后续交代一下~

    彩蛋会在番外完结之后或者之前写完的,大家随时关注微博。

    下一本写《我讲的鬼故事都成真了》

    ,也是一篇麻_辣口味的成人向小说,攻是贪狼星,受是鬼故事主播,讲得鬼故事都会变成真的。

    大家可以戳进我专栏里预收一下厚~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枫糖qw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枫糖qw3个;爱吃肉的猫、a酱、扶尧、临渊、作者哭着伸出舌头舔上、飞天少女猪、yuu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麦20瓶12瓶;却道天凉、良禽择木、澈夙10瓶;32437403、玖酒5瓶;许阿凛、迟暮4瓶;觅小傻、青灯、西西西雨、珑千月、拖拖拖拖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