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味道竟如此甜美 > 103、一个A如果开窍了会有多可怕
    鱼幺/文

    路庭君最近真的越来越变态了,这不是云邵的错觉。

    云邵被他带到地下室,这里是个囚室一样的地方,云邵倒挂在路庭君肩膀上,来这里的时候脑袋几乎充血。他挂在他身上看了一圈,只见到一些皮鞭、烙铁……之类的刑具。

    变态!真他妈变态!居然在自己办公室下面建刑室……他以前觉得路庭君正直,搞了半天都是错觉!

    云邵被路庭君绑在一张可以躺下来的椅子上,这张椅子也很奇怪,躺在上面可以把腿伸直,但是上半身是微微向上抬起来的,可以看到这间屋子的景象。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云邵觉得有种特别躁动的感觉,很渴望被碰触。

    “放开我……”

    路庭君坐在云邵身边,像搜身一样贴着他的身体一寸寸摸上来,云邵开口便说不出话,只剩喘息的份儿。路庭君笑了一下,手伸进云邵裤子口袋里:“下次不要把东西藏在这里,要找到太轻松了。”

    “唔……”

    云邵用力咬住嘴唇,眉头皱得紧紧的,却在他碰到自己的时候发出类似于舒适的叹息声。他看着路庭君把那支小药瓶拿出来,放在指间把玩,眼神也忍不住紧紧跟随他的动作……

    “除了这个,身上还藏了什么?”

    路庭君把空药瓶放到一边,语气非常温柔地问云邵,一边捧着他的脸往上摸。

    “再不说我要拔枪了。”

    后者用力摇摇头,额上沁出细细的汗珠,路庭君忽然笑了笑,凑到云邵耳边问:“阿邵,是不是想让我亲自搜出来,才不肯说?”

    路庭君忽然靠近,让云邵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他身上隐约的信息素味道让云邵感觉非常迷恋,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

    “嗯?”

    路庭君顺着云邵的衬衫摸遍边边角角,最后才从他口袋中把那张所谓“临床实验”的表格拿出来,云邵被他摸得出了一身汗,白色的衬衫都变成了透明的,黏在身上。

    路庭君展开那张纸,发现上面居然有军方盖章,而且这个章他还见过,应该不是假的。不过这么多例临床实验,都是什么时候做的?临床实验的效果也没有写得很清楚……

    “嗯……路庭君……”

    云邵不知道路庭君在想什么,却是越喘越厉害,这种感觉他很熟悉,当年变成omega,发情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他忍不住叫了路庭君一声,挣扎着想从椅子上挣脱出来。

    好难受……

    路庭君嗅到云邵身上一丝泄露出的信息素味道,感觉有些奇怪,他凑近了仔细闻了闻,然后惊讶地睁大眼睛。

    这味道……太过香甜,完全不是alpha该有的。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种药?”

    路庭君捧着云邵的脸轻轻捏了一下,后者却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刚刚路庭君捏的那一下,让云邵感觉特别奇怪。不是疼,也不是难受,而是特别敏感。那种被碰到的感觉,好像比平时强烈好几倍。

    路庭君显然也觉察到云邵的异样,他皱起眉头,试探似的用手指沿着云邵的脸颊划过,他猛地吸进一口气,整个人都挺起来,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样。

    “敏_感剂?”

    路庭君说完这三个字,眉头皱得更紧了一点。云邵的感官变得很敏锐,但是要知道敏_感剂这种东西并不是合法的,而且只有在逼供的时候才会使用,还得偷偷用,公开使用的话恐怕还会引发社会热议。

    不过云邵的反应又不像单纯的敏_感剂反应,敏_感剂不会让alpha的味道变得这么诱人,而且敏_感剂是需要注_射的,不能靠口服,他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路庭君的一系列疑惑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云邵躺在椅子上一个劲儿抽气,他好像很渴望被碰触,但是又很畏惧被碰触,看着他时,眼底的神情并不坦诚,反而有些恍惚。

    “阿邵?”

    云邵回过神,盯着路庭君的脸看了许久,终究忍不住小声道:“我……我不舒服……”

    路庭君无奈地捏捏他的下巴——或许他不应该给云邵喂那杯橙汁,毕竟是不知来历的药剂,应该研究清楚才对。

    “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云邵侧脸主动去蹭路庭君的手,可是又蹭得很艰难的样子:“你松开我。”

    路庭君叹了口气,俯下_身抱住他,想将云邵被捆在背后的手解开。但是当他靠近云邵的时候,他却忽然抬起头轻轻吻在路庭君嘴唇上,路庭君愣了一下,云邵直接对着他的唇角咬下去。

    路庭君给他解绳子的动作便顿住了,云邵胸口急促地起伏几次,口中吐出灼热的呼吸,路庭君在他唇上轻轻啄一下,然后抬起头。

    “我忽然想起来,这个药你是准备用在我身上的吧?”

    云邵睁大眼睛迷茫地看着他,路庭君哼了一声:“什么药都敢用,不给你点教训,你以后会越走越歪。”

    路庭君自言自语地说着,忽然直起身。云邵对他的远离感到相当不安,急切地想挣来绳子。

    路庭君站在云邵面前,望着他时,眼底仿佛藏着深渊。

    光被他这样看着,云邵就快哭出来了:“路庭君……离我近一点。”

    “别着急。”

    路庭君说着,云邵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哒”声,路庭君打开了挂在腰侧的手_枪套。他忽然抬腿踩在云邵两腿之间的椅子上,微微压低身体。他低头俯视着云邵,身上的信息素蔓延过来,把云邵慢慢包裹住。云邵本来就因为药剂的原因动摇得不行,一闻到路庭君的信息素,整个人都软了。

    路庭君靠得很近,脸几乎贴到他脸上,他不得不仰起头看着他。路庭君很轻易读懂了他眼底的渴求,这种情绪他也曾见过。

    说实话,路庭君很喜欢云邵用这种眼神看着他,混杂着**的爱意,让他忍不住心跳加速。

    到底是什么药,这么厉害。

    路庭君盯着他,眼底的情绪变化莫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上竟泄露出一丝邪气。

    “这把枪陪了我很多年。”

    路庭君的声线变得有些激动,但是握着枪的手却很稳,他将枪轻轻贴在云邵脖子上,沿着他凸出的喉结缓慢向上滑。

    “宝贝,想要吗?”

    云邵的喘息声越发急促起来,他也顾不上面子了,盯着路庭君用力点头。路庭君把枪抵在云邵嘴边,勾起唇角轻声说道:“舔它。”

    *和谐惹*

    云邵现在终于明白,那个实验员为什么要跟他说,两次用药间隔最好要三天……因为这三天里面完全不需要用药,可以一直持续发情。

    ……真他妈的,到底谁发明的这玩意儿。

    这三天他一直待在地下室里,但是路庭君不能一直在这里陪着他,他得去工作,于是就变成白天离开,晚上回来陪他,一天三餐回来喂。

    云邵被他绑在地下室整整三天……路庭君这个变态!白天离开的时候都不让他消停,说怕他寂寞没人陪,留下个道具陪着他。

    =_=为什么不放他回家啊!

    这几天里,云邵过得浑浑噩噩,他甚至错觉自己变成了路庭君的禁_脔。

    等药效终于过去,云邵腿都软了。

    “宝贝,吃点东西吧?有你喜欢吃的红烧肉,你看。”

    路庭君捧着饭碗单膝跪在椅子,低头小声哄着云邵:“吃点东西好不好?”

    “滚!!不要碰老子!!!”

    云邵侧躺在那里,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哭得稀里哗啦。

    “呜呜呜……我不会原谅你的,你下跪我也不会原谅你!”

    路庭君急忙把碗放下,抱起云邵在他脸上胡乱吻:“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不要哭了好不好?但是你不知道自己的样子,真的太好吃了,我一时没忍住……”

    “你三天都忍不住吗?!操_你妈!”

    他信他个鬼!路庭君这张嘴已经完全不可信了,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路庭君了!

    云邵哭得很伤心,他是真的太累了,而且还觉得丢人——虽然现在这么哭更丢人,但是他忍不住……

    “呜啊啊……你就是喜欢omega,你看你多兴奋……”

    想到这里,云邵哭得更伤心了——路庭君就是个大猪蹄子!说什么不管他是alpha还是omega都喜欢,都是胡说八道!分明更喜欢omega嘛!

    路庭君急忙澄清:“我没有!我喜欢的是你!我发誓!”

    云邵大声打断他:“我不听!”

    路庭君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搂在怀里,他轻轻拍着云邵的后背给他顺气:“不哭了好不好?起因还不是因为你误服了那药,你都忘了求我的时候了?”

    “我他妈求你开会的时候也远程□□了?!真劳烦您能想得出这么好的办法!就不怕耳机掉出来!”

    第二天的时候,路庭君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电动的,还给他连了耳机,那一整天云邵都在听他们开大会,然后那边路庭君就一边开会一边听着他叫。

    云邵还听到路庭君在大会上一本正经地发言,声音丝毫没有异样,他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能听到自己。

    后面证明他是听得到的,云邵说的话他偶尔还抽空回应一下。

    这位哥哥可真有创新精神啊,他以前都没这么玩过!

    路庭君捧着云邵的脸珍惜地亲亲:“我怕你一个人在家太寂寞了……”

    “寂寞你大爷!滚开!”

    路庭君紧紧抱着云邵,面带无奈之色:“阿邵我错了,但是不要让我滚开,好不好?”

    云邵哽咽一声,抹着泪骂骂咧咧,倒是真没再推开他。他记得路庭君说过,他一个抗拒的眼神都会让他心如刀绞,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却很认真。

    路庭君帮云邵擦干净眼泪,又开始劝饭:“吃点东西吧?今天我特地溜出去买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菜。”

    云邵哽咽白他一眼:“我不要!”

    他抽噎半天,又道:“我口渴了。”

    路庭君总算松了口气,去给他倒了一杯水:“慢点喝,喝完水我们就吃饭,好不好?”

    “不好!”

    路庭君无奈地叹口气——他这是故意在跟自己闹别扭,这时候他说任何话,云邵都会说“不好”。

    路庭君轻轻抚摸着云邵的头毛,看他靠在自己怀里捧着杯子安静地喝水,忍不住笑了笑。

    “我这次可能会直接升上校。”

    云邵抽空抬眼看看他:“唔。”

    连升两级啊……

    “女王陛下要赐予爵位。”

    云邵终于把注意力从喝水上转移到路庭君身上:“什么?”

    路庭君一脸苦恼:“我不知道该不该接受。”

    “你傻啊!当然接受!据我所知,现今仅存的一个有爵位的家族,可是女王的亲戚,这种好事当然要接受了!”

    路庭君一脸复杂地看着他,然后点点头:“那我听你的。两天后,会在胪宫前面举行受爵仪式,到时候,你一定要来。”

    云邵见他表情严肃,不由也跟着紧张起来:“怎么了……”

    路庭君忽然把云邵抱进怀里,紧紧地搂住他:“别问,你一定要来。”

    作者有话要说:彩蛋等我有空了再写~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爱吃肉的猫、明月皎皎照我床、美人与温酒、临渊、a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落日的优伤、以北主策、能动手就败哔哔、嘟嘟嘟嘟嘟10瓶;鹌鹌5瓶;略略略、觅小傻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