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味道竟如此甜美 > 102、你妈的,死变态
    鱼幺/文

    云邵回家路上买了两只公兔子,他还特地问过卖兔子的人,人家给他说,这两只都是刚结束发情期的。

    云邵打算用这两只兔子试试自己刚买回来的药到底好不好用。

    其实如果从物种亲缘关系的角度上来说,他应该买两只狗来试的,毕竟到现在还有种说法,他们的信息素、性腺,以及标记成结等交_配方式都是延续了犬科动物的习性,尤其是狼……

    狼他肯定是找不到了,勉强找条狗还是可以的。

    不过他路上正好遇见卖兔子的,而且兔子比狗温顺,万一这药会让动物变得特别激动,他也控制得了这两只小东西。

    云邵犹豫半天,在一碗水里面滴了两滴药水,搅匀了然后给其中一只兔子喂了一点。

    那只兔子也只是在碗里舔了两下而已,云邵想,这个剂量应该还算合适。

    他蹲在兔子窝前面盯着它们看了将近半个多小时,两只小乖乖只当云邵不存在,该吃草吃草,该拉屎拉屎,什么反应都没有。

    云邵摸着下巴想了半天——莫非他买到了假药,那些个什么所谓的实验室啊,违法实验啊……都是假的?但是小鸡也不至于骗他啊。

    ……或许小鸡也被人骗了。

    云邵正在发散脑洞想自己是不是被骗钱了,原本在乖乖吃草的两只兔子正在这时有了动静。其中那只被他喂过药的,忽然焦躁地蹬了两下腿,一跃骑到另外一只身上。不知道他们兔子是不是也会散发勾引配偶的信息素,没有被喂药的那只在另外一只骑到自己身上之后也有了反应,两只兔子就当着他的面干到了一起。

    嗯……

    好像还蛮激烈的。

    云邵盯着兔子窝里两只可爱的小白兔,嘴角狂抽。他第一次见兔子是如何交_配的,他们速度也忒快了,像电动小马达,而且两只都是公的,竟然还能这么兴致勃勃……

    一直到快五点半了,两只兔子还在搞,也幸亏兔子叫唤的声音没那么大,不然让邻居们以为他在家干嘛呢。云邵把两只兔子拎出门外,然后把其中一支药剂倒进矿泉水瓶里,稀释过之后,又往药瓶里面倒了半支药品和矿泉水的混合液体。

    刚刚两只兔子的表现有点吓到云邵,虽然不能确认这药对a变o到底有没有效果,就目前看来,对催_情倒是效果显著。云邵很怕这玩意儿效果太强烈,到时候把路庭君搞得x尽人亡就不好了。

    他扔下两只还在疯狂交_配的兔子,如约来到之前跟阿豪爬过的那面墙前面。当时是阿豪托着他把他举刀墙头上的,现在让他一个人爬上去,云邵有点害怕。

    当然,爬还是爬得上去的。

    眼看着太阳即将下山,云邵看一眼高高的墙头,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猛地冲过去,朝着墙头扑上来。

    他就挂在上面了。

    云邵努力蹬了几下腿,艰难地翻过去,心里很想骂娘——他还记得当时路庭君翻墙的时候可轻松了,一下就飞上来,怎么到他这里就这么难搞。刚刚还好他在空中控制了一下力道,不然就把自己一头撞死在墙上了。

    云邵好不容易落了地,忽然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他大惊失色,那人却拖着他往后退了两步。对方力道特别大,云邵只能跟着他踉跄着后退,不然他说不定就被拖倒了。

    云邵非常紧张,急促地喘着粗气,脑子里却在想,他翻的是部队的墙头,又不是什么恐怖分子的墙头,怎么还会被莫名其妙攻击了呢……部队的人如果会因为他翻墙头处置他,也该正大光明地把他抓起来才对。

    顺着这条思路往下想,云邵很快想明白了,他抽了抽嘴角,低声吼道:“路庭君!你犯什么病!”

    ——除了他还能有谁……只有路庭君跟他约好了,这混蛋肯定等在这里呢!

    果然,他吼完之后,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笑,路庭君勒着云邵的脖子把他拖到墙根地下,后者感觉自己腰上怼过来个什么……冷冰冰,坚硬的东西。

    “小间谍,又来爬墙?”

    云邵气得眉头跳了跳——还不是他让他爬的?!

    但是既然知道是路庭君在搞他,云邵也明白了他的意图,这算是……**?还是角色扮演啊?

    路庭君!你也太变态了!

    云邵很想大喊大叫,却怕他们俩被人看见,真当间谍抓起来,只好小声嚷嚷:“你他妈用什么顶着老子!”

    “噗……”

    路庭君张嘴往他耳朵上咬:“你说是什么?”

    云邵被他充满暗示性的语气撩拨得脑子充血,用力拍着他的胳膊:“放手!放手啊混蛋……再拿枪指着我,我翻脸了!”

    “没把你捆起来算对你客气了,小间谍。”

    “滚!”

    不知道路庭君怎么带的路,一路把云邵带回部队,但是这地儿却不像路庭君的宿舍,反而像他办公的地方。

    “先坐吧,云少爷翻墙辛苦了,不如先喝点东西歇歇脚?”

    云邵在他办公桌后面坐下,翘起二郎腿:“哼。有威士忌的话我就喝。”

    路庭君笑着拉开冰箱:“这里是禁止喝酒的。”

    他伸手在冰箱里摆了一排的饮料上滑过,然后拿出一罐橙汁:“这个适合你喝。”

    云邵见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无语地翻个白眼:“不要把我当小孩儿。”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看路庭君给他倒了一杯橙汁,云邵忽然计上心来——他准备的药剂正好可以这时候下进去啊,他干嘛要拒绝。

    云邵见路庭君也给他自己倒了一杯橙汁,忽然道:“有糖么。”

    路庭君惊讶道:“你喝橙汁还要加糖?”

    云邵看着他扬了扬下巴:“怎么,不可以吗?”

    路庭君无奈地看他一眼:“好吧,只有喝咖啡用的方糖,可以么?”

    “嗯嗯。”

    路庭君转身去冰箱里找方糖,云邵迅速把藏在身上的那支药剂倒进他那杯橙汁里,然后慌慌张张将药瓶藏进裤兜里。他自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但是刚刚的小动作却全部被冰箱里面光亮的餐具反射出来,路庭君看着这一切,微微挑了下眉头——他就知道,跟他说不喜欢吃甜粥的家伙,喝橙汁怎么可能要加糖,原来是有阴谋的。

    路庭君不动声色地把冰箱门关上,然后笑着给云邵杯子里加了两块糖,后者捧起杯子,笑眯眯地盯着路庭君:“你不喝吗?”

    路庭君看了一眼放在自己面前的橙汁——明明知道这里面加了料,但是从表面看,竟然什么都看不出来。这家伙准备得还真是充分,特地找了无色无味的药剂对付他?

    路庭君垂下眼睛遮挡眸中算计的精光,终于不负云邵期待,把橙汁端起来,云邵就眼巴巴地盯着人家,路庭君故意放慢动作,慢慢把杯子往嘴边凑,云邵不由自主地张开嘴,而且嘴巴越长越大——快喝,快喝啊,喝一口就行。

    路庭君忽然停下动作,猛地伸出手,一把捏住云邵的两腮,直接将自己杯子里的橙汁往他嘴里灌,云邵还没反应过来,灌进口中的橙汁就顺着喉咙滑了进去,他急忙推开路庭君,趴在地上干呕起来。

    路庭君看着撒了一地的橙汁,微微挑眉:“怎么了?饮料这么不合云少爷口味么,全给我吐了。”

    “你……你!”

    云邵一只手抓着自己衣领,一只手指着路庭君,“你”了半天都没“你”出个所以然,路庭君在他身边蹲下,轻轻捏一把云邵的脸蛋,低声道:“我可没忘你跟我打的赌,提防着你呢。没想到你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给我下药。啊?云少爷,自作自受了吧。”

    云邵愤怒地拍掉路庭君的手,到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自己刚刚的小动作已经完全被路庭君看到了,他压根是在逗自己玩呢!

    云邵气结:“你……卑鄙!”

    “我卑鄙还是你卑鄙?是我让你给我下药的?”

    云邵凶狠狠地盯着他,路庭君忽然笑了一下,说出来的却是可怕的话:“我实在好奇,你给我下得到底是什么药,咱们就趁这个机会,做个临床实验?”

    “……你想干什么?”

    路庭君没说话,站起身然后把云邵从地上拉起来,一把扛到自己肩上。云邵只觉得自己猛地腾空了,然后他柔软的肚子结结实实地撞在了路庭君的肩膀上。

    平时云邵虽然也健身,但是他那身肌肉都是“观赏性”的,没什么实用价值,忽然受到这样的冲击,云邵忍不住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你干什么!!!”

    “当然是要把你这个潜入我军内部,对军政要员下毒的小间谍抓起来,好好拷问拷问了。”

    路庭君在“拷问”二字上用了重音,吓得云邵头毛都炸起来了。

    他奋力扭动着身体:“放开我!放我下来!”

    路庭君对云邵的叫喊充耳不闻,他朝云邵的屁股上用力拍几下,临走时还拿上剩下的半杯果汁:“叫这么大声也没有用的,这里隔音效果很好,没人听得到。地下室的隔音效果更好,你可以留点力气等会儿再叫。”

    云邵是想继续叫来着,但是他忽然没力气了,他垂下手,像根煮过头的面条一样挂在路庭君肩膀上,充血的脑袋也越来越晕——这药效……发作得怎么这么快。

    “你妈的……死变态……”

    作者有话要说:云崽:我没想到还有反光这一出。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ey's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千玺最帅2个;jdasheijimax、临渊、爱吃肉的猫、a酱、咕咕咕、木球圆滚滚、路云cp粉头梨舔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略略略、佐子小姐6瓶;哈哈哈哈哈哈哈、公子溯5瓶;寒露4瓶;一轮明月照西厢2瓶;墨、傻叶籽柯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