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味道竟如此甜美 > 101、今晚来找我
    鱼幺/文

    卖药的地方是一个小窗口,这让云邵想起了自己在地球时候见过的食堂,记得有一次他们去某个学校旁边取景儿,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种窗口。

    小鸡来到窗口前面,对照着光屏上面某个图仔细反复地看了几遍,才确定地对云邵说:“应该就是这里。”

    “这里看着就不是什么正当交易的场所……”

    “当然了,因为是违禁药啊!”

    小鸡瞥云邵一眼:“也不看看你自己要的是什么东西,通过正常渠道怎么能买到。”

    他说完抬起手往挡板上咚咚咚地敲了三下,停顿两秒钟之后,又咚咚咚地敲了三下。云邵在一旁看着,心想这应该就是暗号之类的吧。

    果然,没一会儿窗口对面恍惚闪过一个白白的人影,云邵没看清楚,忽然觉得头皮发麻——这种地方卖这种药的,说不定会是妖怪之类的生物,他们确实在跟人类做交易么?

    不过很快,就有一张带着口罩的人脸从窗口露出来,光看眼睛的话,竟觉得这人还挺好看的……

    “买什么?”

    小鸡急忙在手腕的表带上按了几下:“额……这个,2号产品,还有吗?”

    那人的手搁在挡板后面,好像在操作键盘——也或许在操作电脑,或者算账——他很快说:“要多少?”

    小鸡轻轻拐旁边的云邵一下,小声问:“要多少,说啊。”

    云邵相当为难:“我哪知道剂量和效果,不知道应该买多少啊!”

    小鸡也是第一次买这玩意儿,他让他也不明白,窗口对面的人却道:“2号产品库存不多了,还剩五剂,一剂可以用三次,口服即可。要多少?”

    云邵咧了咧嘴:“那就……全要了吧。”

    窗口对面的人忽然冷冰冰地笑了一声:“需求量还挺大的。”

    “……”

    这是什么语气!他只是不想再来这鬼地方一次!又黑又破旧,随时随地都会蹿出来怪物似的。

    云邵咬咬牙,把怒火压下去,低声问道:“这个药不会对身体有什么害处吧?”

    窗口对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还有一个冷冰冰的男声:“不会,2号产品的临床表现无副作用,这是实验单,拿回去慢慢看。不过为了身体健康着想,两次使用的间隔最好在三天以上。”

    他说完,窗口那边被甩出来一张轻飘飘的纸,云邵急忙接住,粗略一看,发现上面记录的都是什么体温,血压之类……好像是几个人的体检报告。

    云邵也来不及细看,急急忙忙把那张纸叠好塞进怀里,吞吞唾沫:“为、为什么要三天以上?”

    对面没有立刻回答,敲键盘的声音又持续一会儿才停下:“你用了就知道了嘛。”

    “……”

    什么鬼,还怪有个性的。

    药剂价钱还挺贵的,不过以云邵的财力来说,一下买5剂也不是问题。他就这样浑浑噩噩地付了钱,又浑浑噩噩地跟着小鸡原路返回来,从开始到结束,连头盔都没摘下来过。重见天日之后,云邵扶着墙喘了许久,他默默按住被搁在怀里口袋上的几支药剂,心脏扑通扑通跳着停不下来。

    “小鸡,我怎么觉得……觉得不是很好啊,你说我真把这些东西给路庭君吃了,不会把他吃死吧。”

    经过刚刚的事情小鸡也不确定了,他虽然经常做些让正常人觉得不好的事情,但是杀人可从来没做过,万一路庭君吃了就嗝屁了呢?

    刚刚他也看见了,卖药的那个地方看着也太不正规了。

    可是他不能这么对云邵说:“要不然这样,咱们先找个动物试试,死不了再用在人身上。”

    他说完倒是自己先生起气来:“我也是经过朋友介绍来的,他们说里面这所实验室是从上上上一任的总统就在了,一开始还给研究员们大量拨款,但是后面几任给得钱越来越少,他们就干脆自己做起买卖来了。”

    小鸡说完往云邵怀里抬了抬下巴:“专门卖给你们这种有钱人。”

    云邵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什么无良土财主似的,他跟路庭君之间可是正常的恋爱关系!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忽然听到远处有脚步声靠近,他做贼心虚,急忙把头盔摘下来扔进垃圾桶,然后推着小鸡往另一个方向走:“快点快点!有人来了。”

    ——云邵把头盔扔了是有原因的,虽然头盔遮着不容易被看见脸,但是从正常人的视角来看,戴着头盔反而很奇怪,这样走在大街上太容易引起别人注意了。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云邵跟小鸡从小巷子里出来之后,两个人就分开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分开走,只是觉得这样比他们两个人一起离开要安全些。

    云邵揣着这5支药剂,就好像揣着块炭火似的,无比心虚,但是老天好像跟他作对似的,他刚从这块走出来,就见一群人从胪宫里走出来,看着好像刚开完会散场了似的。这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那一群人里面还有几个穿制服的,其中就包括路庭君。

    路庭君太显眼了,尽管能来这里开会的大多数都是优质alpha,只要是alpha长得就不会太差,他的容貌还是在一群人中特别扎眼。尤其他穿着身崭新的部队制服,像棵小白杨一样,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

    “又年轻,腰板儿又直,不管是穿着制服还是脱了衣服,都养眼。”

    云邵盯着路庭君,不合时宜地想起小鸡说过的这句浑话,脑子里控制不住地浮想联翩。

    他确实很喜欢路庭君穿制服的样子……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路庭君忽然感应到云邵的视线,朝他这边望过来,云邵没来得及躲开,就跟路庭君看了个对眼。不过他回过神之后也不打算躲了——就算他正大光明地看他又怎么样,路庭君还不能不让他看?

    云邵站在这里没动,路庭君往云邵这边望一眼,然后低下头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什么,便朝他这边一步步走过来。

    ——这倒有些出乎云邵意料之外,路庭君现在可算牛逼了,能来胪宫开会,还不趁机多认识几个领导,干嘛往这边走啊?

    散了会,不是应该吃吃喝喝什么的么……他们谈生意的时候也都这样。

    他想着的时候,路庭君已经走到他面前了,云邵朝他笑了笑,路庭君直接上前拉住云邵的胳膊,把他扯过来,语气有些烦躁。

    “再这么盯着我看,就在这儿办了你。”

    云邵笑着瞥他一眼:“哟,我怎么盯着你了。”

    路庭君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么流氓,大庭广众的,还刚从胪宫里出来呢,怎么会对他说这种话。

    虽然他还真喜欢。

    路庭君把云邵搂住,手往他屁股上摸:“你自己当然不知道,一副想把我扒了的样子,你说,是不是在勾引我。”

    云邵这才移开视线,把他的手扒拉开:“放屁……”

    路庭君跟在云邵后面:“真是奇怪了,你又没散发信息素,还是个alpha,但是我怎么总觉得你在撩拨我呢?”

    “那是你自己太不经撩,哎,你别跟着我啊,你不用去跟领导说话么?”

    路庭君没让云邵挣脱,但是也没往在往那些暧昧的部位摸,只是轻轻掰着云邵的肩膀跟他一道走:“没事,我跟将军说了,下午之前回部队就行。”

    云邵下意识应道:“还要回去啊……”

    ——语气中的失望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不过路庭君听出来了,他忍不住笑了笑:“回去之前这段时间可以陪你。”

    “谁用你陪了。”

    云邵刚要往右走,忽然醒悟过来那好像是自己来时的方向,便拉了路庭君的胳膊一下,把他往另外一边带:“打车回去。”

    他小小的“僵硬”被路庭君察觉到,后者不由地皱一下眉头,却跟着云邵离开了原来的地方。他往云邵回避的那个方向看过去,一排排高大笔直的建筑静静地立在那里,并看不出什么端倪。

    路庭君不经意似的问云邵:“说起来,你怎么在这里?这边没什么娱乐场所,你不会是专门来见我的吧?”

    云邵顿时警惕起来:“谁来见你啊,美得你……我过来办点事而已,我朋友也有在这边工作的,好不好。”

    路庭君点点头:“哦?哪个朋友?”

    “凭什么告诉你……哎哎哎!”

    云邵话没说完,忽然被路庭君按着肩膀压在了一边墙上,对方撑着他头顶的墙壁微微低下头盯着他:“宝贝,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最近我正好在查一起非法实验的案子,你有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啊?”

    云邵瞪大眼睛:“我……我能得到什么消息!我只是做小本生意的,不懂这些,你不要冤枉好人!”

    路庭君听他这样说,便越发疑惑起来——云邵怎么好像在急着摘干净自己似的,他刚刚问的明明是他知不知道消息。

    云邵见路庭君不说话,又道:“还有!你不要叫我宝贝好不好,恶心……还有!你穿着这身皮,在这种地方,就不要做这么不雅的举动好不好!就不怕被人看见!”

    他说完狠狠往路庭君胸口推了一下:“起来!”

    路庭君趁机抓住云邵的手,往怀里轻轻一扯,抱着他低下头吻下去,云邵没想到他真敢穿着制服当街做这种“不庄重”的事,下意识瞪大眼睛,路庭君则吻着他舔开云邵的唇齿,舌尖都深入到他口腔中,显然根本没考虑什么身份,什么不庄重……

    许久他才微微松开云邵,路庭君舔了舔唇角,搂在他腰上的手缓慢抚摸着:“但是我觉得你好像很喜欢我这样穿似的,眼睛都冒绿光了。”

    云邵气喘吁吁地抓着路庭君的领带:“你放屁!”

    “那你放手啊。”

    “我偏不!”

    路庭君忍不住笑了笑,用额头抵着云邵的头顶,凑在他唇上轻轻啄几下,后者受不了他的勾引,干脆抓着路庭君的领带把他拉近自己,主动缠绵地吻过去。

    路庭君抱着他躲在墙后面,一边吻一边在云邵身上胡乱揉搓,云邵觉得他的手要伸进自己衣服里面了,这时候却猛地想起来,怀里还放着的那几支“违禁药物”,便慌慌张张地按住他的手。

    “等等等等……你别这样好不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麻烦您这位少校不要耍流氓。”

    路庭君被他气笑了——不让他耍流氓,又来勾引他?

    不过他也不能真在胪宫外面把云邵怎么样……

    路庭君抱紧云邵在他脖子上啄几口,在他颈后性腺的位置上来回摩挲着:“今天晚上来找我。”

    云邵愣在那里:“你今晚在部队啊……”

    “你上次不是也来过么?”

    云邵盯着路庭君的脸半晌,忽然想起来他说的是哪次了——就是他翻墙被他当间谍抓了那次!

    “你还好意思说!老子才不要!再被你当间谍抓进去么?!”

    路庭君想到上次,心里微微一涩,他伸出手用拇指压着云邵的嘴唇,慢慢捻揉:“你知道我不会……我太想你了嘛,接下来的事情太多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你一面。”

    云邵疑惑地看着他:“什么事啊?你不会……又要出任务?”

    “那倒不是,是要升军衔。”

    云邵要被他气笑了——升官发财这么好的事情,居然还皱着眉头告诉他?路庭君怕不是脑壳坏了。

    “你大爷的……最讨厌你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贱人,要升官发财你干嘛还愁眉苦脸的!”

    路庭君苦笑道:“如果是单纯的升官发财,我当然高兴了,但是这次的事情闹得有些大,精英部队死了十一个人,上面肯定要有所作为,才能安抚住民众……从余将军透露的意思来看,表彰仪式或许会弄得很隆重,不过并不完全是为了表彰我,而是为了抚慰烈士家属。”

    他一说云邵就明白了,路庭君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政府职能通过奖励他,做给全国的人民看。这事儿如果摊在自己身上,他大概会挺开心的,不过路庭君的性格太别扭,云邵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只知道他肯定是不乐意的。

    他抱着路庭君安慰似的拍拍他的后背,小声嘟囔道:“那我今晚去找你咯。”

    “真的?”

    云邵没说话,默默点头——顺便也试试他的药到底好不好用,嘻嘻嘻嘻。

    路庭君低下头在云邵发心吻了一下:“六点我会在墙那边等你。”

    两个人紧紧拥抱,却各怀心事。

    云邵一边应着,一边美滋滋地想着药的事情,于是就没看见路庭君盯着他时深沉的眼神,他如果看了,就会明白,那才叫眼冒绿光。

    作者有话要说:为啥我这篇还没完结……

    话说早晨没睡醒,把这边的更新到名媛那边去了,想锁定章节居然锁不了,不然复制一段肉文让高审给我锁了好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木西2个;a酱、临渊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李白老婆6瓶;珑千月、傻叶籽柯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