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味道竟如此甜美 > 97、你还爱我,对不对?
    鱼幺/文

    路庭君的情绪很不好,脸色黑得要吃人似的,尤其刚从战场上下来,杀气腾腾。

    小鸡和阿豪担心他对云邵不利,急忙冲过来拦住他:“你要做什么?!”

    “云少最近没惹你吧!他也没再去找路庭菲了!要找麻烦也找不到他身上!”

    路庭君愣了一下,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怒火,尽量平静地跟他们说话:“我没有要对他怎么样,你们两个让开。”

    小鸡和阿豪自然不会这么轻易让开,正在这时,离开的秦瑶也折返回来,看到这副情景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扶着墙喘了一口,对小鸡和阿豪摆摆手:“你们别管了!路庭君不会伤害云邵的。”

    “我信你有鬼啊!”

    他们两人又跟秦瑶纠缠了起来。

    但是路庭君完全没有闲心理会他们,径直往云邵的方向走过去。陪酒的小姐早就在路庭君靠近过来的时候惊叫着从沙发上弹起来,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后者没有理会她,他慢慢蹲下_身,半跪在云邵旁边。

    他原本是很生气的,很想教训他一顿,但是看到云邵的脸时,路庭君忽然又没脾气了。

    要怎么教训他,他又舍不得真揍他……

    而且他们之间的事情还没说清楚呢。

    云邵被他们的吵闹声吵醒了,迷茫地睁开眼睛,正对上路庭君的脸。他侧着头趴在沙发上,整个人像被定住了似的,路庭君刚想开口说话,云邵却然后忽然朝他笑了一下。

    “王八蛋……”

    路庭君愣了愣,慢慢凑过去,轻声叫他:“云邵?”

    但是云邵并没有回应,他又闭上眼,好像刚刚只是在做梦一样。

    路庭君看着云邵的睡脸许久,他轻轻叹口气——也不知是叹气,还是松了口气——然后把手放在云邵的后脑勺上,低下头轻轻吻在他的额头上。

    “对不起……阿邵,我回来了。”

    空气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了似。路庭君说得深情,听在小鸡和阿豪耳朵里却像晴天霹雳。

    ——什、什么情况?!他……他居然管云邵叫“阿邵”?!自从上次云邵在酒吧因为别人这么喊他跟人家打了架,就再也没人敢这样叫他了,能这么叫他的都是关系特亲密的那种。路庭君怎么会这样称呼云邵?!

    他还亲他!!!!真放肆!!!!

    秦瑶拉住两脸懵逼的两个人,头疼地说:“我都说了,他不会伤害云邵……”

    “他在干什么……”

    “他们俩是情侣啊!!!”

    小鸡和阿豪愣了半天,忽然不约而同地发出惨叫:“情侣?!”

    “是情侣啦你们两个吵死了!”

    ——结果还是由她说出来了嘛!!!这两个人为什么不早点公开关系啊!!!

    秦瑶大叫着把小鸡和阿豪拉出房间:“现在可以出去了吧!你们两个电灯泡!”

    没理会身后的三个人,在云邵后脑勺上轻轻抚摸两下,不知道是否因为他醉得太深,云邵竟然丝毫没有反应。路庭君抬头看向那名陪酒小姐,冷冰冰地说:“你也出去吧。”

    陪酒小姐早就不想在这里待着了,她害怕引火烧身呢,路庭君现在发话让她走,她还巴不得呢。

    临走的时候还贴心地帮他们把门带上了。

    路庭君坐到沙发上,抱着云邵的肩膀将他拉到自己腿上。后者感觉到震动,也只是稍微睁开眼睛,然后又闭上眼,手臂一伸,将路庭君紧紧搂住。

    路庭君低头看了一下周围,东倒西歪的都是酒瓶子,看得出他喝了很多。他忍不住皱皱眉头,看向云邵的脸,同时将手指插_进他的头发里轻轻揉捏起来——他其实有些郁闷,也不知道他梦里抱着的到底是谁,是不是把自己当成陪酒小姐了。

    “阿邵……”

    路庭君轻轻抚摸着云邵的头发,低下头在他耳边吻了一下,小声道:“我回来了。”

    路庭君忽然感觉到腰上被抱紧的力道紧了紧,他急忙低下头往云邵的脸上看,后者紧紧皱着眉头,眼角忽然流下一滴泪来,越过他的鼻梁,滴答一下落下去。

    路庭君微微愣怔,他搂着云邵静默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他呼吸声变得很急促,路庭君捧着云邵的脸轻轻转过来,让他面对自己。

    “云邵?你醒了么?”

    云邵慢慢睁开眼睛,但是眼神还是有些茫然。他或许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也并不知道自己醒来了。他就这么看着路庭君,并不开口说话,也不抱他,好像把他当幅画瞧着一样。

    他从他眼神里读出了太多东西,委屈,虚幻,怀念……还有一丝丝绝望。但是他却一句话都不说,也并没有期待路庭君能听他说什么话似的。然而只被他这样看着,路庭君便觉得心痛异常,他完全想象得到,照云邵的脾气,知道自己把他忘了会有多怄。就算不用亲眼目睹,他也知道,他这些天一定过得很不开心。

    “对不起……对不起。”

    路庭君低下头轻轻吻在云邵唇上,后者闭上眼,抱着他的手越收越紧,好像试图抓住一个虚幻的梦境。路庭君捧着他的脸侧头往云邵唇齿间舔进去,云邵张开嘴刚想回应他,但是不知想到什么,好像触电似的马上侧开头躲了,然后把脸压进路庭君的衣服里,匆匆结束这个亲吻。

    他的反应让路庭君的心尖颤了颤,他抱紧云邵,在他后背轻轻抚摸:“好了好了,我不碰你。阿邵,我真的回来了,我不是假的。”

    “对不起,我真是混蛋……对不起。”

    路庭君用下巴抵着云邵的头顶轻轻磨蹭几下,然后抱紧他——他非常庆幸自己在回到母星的第一时刻就回来找云邵,而不是像教官说的那样,先回总部报道。

    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将爱人抱在怀里的感觉更加真实。

    “滚!!!!”

    第二天一大早,包间里便传来云邵暴怒的吼声,伴随着什么东西被稀里哗啦砸碎的声音。

    云邵忽然抓起两三瓶香槟,往路庭君脚底下狠狠砸过去,一瞬间金黄色的液体和碎片迸溅四射:“滚!滚出去!”

    路庭君站在那里没有动,裤脚都被酒液浸湿。

    “阿邵……阿邵,你听我解释好不好?你先冷静一点。”

    云邵指着门口大声吼道:“我他妈的什么都不想听,滚!给我滚!”

    大清早醒来,云邵发现自己睡在包间的沙发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他无所谓,甚至习以为常,但是当云邵想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人抱住了。

    抱着陪酒小姐睡一晚也是常事,但是身边这个显然不是会所的人。

    云邵一抬头,发现路庭君正低着头盯着他,眼神是自己记忆里的那种……柔情的,深情的。

    云邵记得自己昨天晚上确实梦到路庭君了,但是他只把他当成一个虚幻的影子,没想到睡了一觉醒过来,他居然没有消失。

    云邵有些懵。

    路庭君这时忽然伸手轻轻抚住云邵的脸,笑着道:“你醒了?”

    云邵就更懵了。

    他花了整整两分钟的时间来确认面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

    “……路庭君?”

    路庭君捧着他的脸,用拇指在云邵面上轻轻抚摸:“是我,我回来了阿邵。”

    ——到这个时候,路庭君都还觉得自己只是说了很正常的话,但是不知道云邵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心里路程,他忽然对自己,非常不友好。

    “你不是死了么?你不是壮烈牺牲了么?”

    云邵手里拎着个酒瓶子,气喘吁吁地看着路庭君,他把酒瓶子往墙上狠狠一摔,砸出来一个尖锐的玻璃刀,指着路庭君冷笑:“你他妈的怎么还站在这里!你不是变成鬼了吗?!”

    路庭君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知道云邵并非真心想让他死,而是……这些天白白为他难过,肯定心里不好受。

    “我……我是跟总部失联了……飞船损毁严重,但是我还是回来了……”

    他忽然看到云邵的手上有血迹,原来是刚刚玻璃瓶被砸碎的时候,玻璃迸溅到云邵手上,将他的虎口割破,鲜血正从他手上淌下来。

    路庭君皱紧眉头,有些急切地往前迈了一步:“阿邵……”

    “别过来!”

    路庭君见他用力攥紧酒瓶子,急忙退回去:“好好好,我不过去,你不要激动好不好?你的手受伤了。”

    云邵并不领情:“不用你管!”

    他看着路庭君摇摇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昨天晚上就回来了?!昨天晚上是不是在这里?”

    那他昨天晚上抱着路庭君哭了也是真的?!他岂不是丢大人了?!

    路庭君犹豫一下承认道:“是……”

    云邵就彻底炸了:“谁让你进来的?!小鸡!!阿豪!!!小鸡!!”

    路庭君急忙挡住云邵:“他们俩被秦瑶带走了,是我急着见你。”

    云邵用那个破酒瓶子挥了两下不让他靠近:“滚!!”

    “好好好……”

    路庭君重新退回去:“你听我说好不好?是电磁波,影响到我的脑电波,我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

    云邵微微愣了一下,路庭君见云邵没有进一步的过激动作,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磁暴机器是我们在追的一伙宇宙强盗弄出来的,已经被我毁掉了。昨天晚上刚回到母星,我就找你,我想尽快跟你解释清楚……你还记得那支能定位的手机么?我试着用雷达定位了一下,没想到真的能定位到……我的记忆已经恢复了,阿邵。”

    云邵的动作忽然停顿一下,路庭君轻声道:“你没有把那支手机扔掉,对不对,你一直带着。”

    云邵忽然安静下来,他下意识握紧拳头。

    路庭君说得没错,他没把手机扔了,他知道那是一支永远都不会再响起的手机,但是里面却还记着他跟路庭君在那个世界的通讯。在路庭君失去记忆的时候,他一遍遍去翻手机里的记录,一遍遍确信——那些事情,并不是他臆想出来的,并不是幻觉!

    “你还爱我,对不对?”

    “你真有脸说……!”

    云邵猛地一抬头,发现路庭君已经走到他面前,他条件反射举起那个破瓶子,却被路庭君一把抓住手腕,然后拥进怀里。

    “□□大爷!”

    云邵用力挣扎起来,路庭君却死死抓着云邵握酒瓶子的那只手,将他越抱越紧:“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混蛋!我不该忘了,我不该忘记你……”

    “你他妈放开老子!”

    “我不放!”

    路庭君用力抱紧他,一只手抱着云邵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压在自己怀里:“我死也不会放手的!”

    云邵举起酒瓶子就往他肩膀上扎,他以为路庭君觉得疼了就会松手,但是这混蛋就像不知道疼一样,除了第一下被他扎中时闷哼一声,便不再吭声,也不阻止他,就这么紧紧抱着他任由他发泄。

    云邵闻到了血腥味,黏糊糊的血液顺着瓶口慢慢流下来,他那只举着破瓶子的手便颤抖着挥不下去。

    “……为什么不躲?”

    路庭君抱着云邵轻轻吻他在他发心上:“只要你高兴,杀了我都行。”

    云邵猛地抬起头,眼眶充血盯着他:“你太卑鄙了!”

    明知道他……

    路庭君没说话,他握着云邵的手,将他手中的“凶器”轻轻摘下来,扔在地上,然后解下挂在侧腰上的枪。

    “玻璃不安全,用这个。只要你能消气,要我怎么样都行。”

    云邵睁大眼睛看着他,路庭君一边肩膀受了伤,动作有些缓慢,他将枪口抵在自己心脏上,抓着云邵的手用力往后一拉,手_枪发出“咔哒”一声,枪便被上_膛了。

    这一声听得云邵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立,他像被吓傻了似的看着路庭君,后者却拉着云邵的手压在扳机上,紧紧盯着他:“你如果实在不能原谅我,就杀了我,总之失去你的话,我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你……你有病啊!”

    云邵想缩回手,路庭君却用力抓着他:“云邵!你开枪打死我吧!我想到你这些天的难过,就心疼得快死了,你开枪吧!”

    云邵被他吓个半死,他可是亲眼看着路庭君把保险打开的,这玩意儿很危险啊!

    云邵拼命往后抽手,声音有些哽咽:“放手……放手!路庭君!你他妈有毛病啊!小心走火!”

    云邵用力一甩手,把他的枪甩出去老远:“你疯了吗!!”

    路庭君将云邵一把抱进怀里,压着他的脸按在自己胸口:“我快疯了,我想你想得快疯了。”

    “……”

    “阿邵……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出任务的时候,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我想抱抱你,你是我必须活着回来的理由,我是想着你才能回来的。”

    云邵没想到路庭君现在已经能说这么长串肉麻的话了,他忍不住大声打断他:“你放屁!”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

    路庭君忽然低下头,捧起云邵的脸用力吻住他,云邵挣扎着往后退,路庭君便搂紧他的腰,压着云邵摁在沙发上,他侧过头强硬地往云邵口中舔进去,云邵气得往他舌尖上狠狠咬了一口。路庭君皱了下眉头,却仍然没放开他,混合着血腥的气息纠缠云邵的舌头。

    渐渐得,云邵觉得喘不上气了,终于败下来,他后面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拒绝他还是在配合他,两个人的呼吸都纠缠在一起。路庭君抓紧他的手压在头顶,在云邵唇上轻轻啄吻两下,又顺着他的脸颊珍惜地吻上去,一直吻到耳边,云邵下意识闭上眼睛,他听到路庭君急促的呼吸声。

    “阿邵,我好想你。”

    作者有话要说:彩蛋写了五千多字……还是老规矩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6288170、许阿凛、爱吃肉的猫、a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桃子52瓶;晤无误14瓶;jdasheijimax6瓶;哦呀、略略略、昵5瓶;哎哎哎哎哎??4瓶;作者哭着伸出舌头舔上、傻叶籽柯3瓶;飞天少女猪、却道天凉、我很帅我很帅我真的很、许阿凛、。黄桃酸奶工厂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