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味道竟如此甜美 > 95、无能为力
    鱼幺/文

    云邵当天晚上就知道了路庭君“牺牲”的消息。

    尽管他的死党都知道他讨厌路庭君,甚至到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影响心情的程度,但是他爸妈并不知道。

    他们只知道云邵与隔壁家的儿子关系不好。

    云邵一家三口聚在客厅一起聊天,云邵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边翻杂志一边啃水果——之前的事情让他没心思再出去浪,正好待在家里陪老妈,省得她总是骂他不务正业。电视里面放的是新闻联播,然而路庭君一个小队的牺牲对这个星球来说并不是多大的事情,悼念的新闻发过一次之后,就没再提过了。

    然而云邵老妈却看过与路庭君有关的那条新闻,想起之前自己还夸过路庭君年少有为,忽然有些感慨。

    “唉,人还是要安安稳稳得才好,赚多少钱,名声再好也没用。”

    云邵抬眼看看她,继续咬口桃子低下头翻杂志,然后含混地说:“怎么忽然发出这种感慨,咱家要破产了?”

    云邵老妈狠狠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真是什么都敢说。”

    她讲完深深叹口气:“我是说隔壁家的君君啊……”

    云邵好久都没听他妈用这几个字开头了,现在再次听到这种话,烦躁得不行:“又是他,怎么哪儿哪儿都在说他,他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云邵老爸听他语气格外暴躁,竟也破天荒地从报纸里抬起头,往云邵这边看过来:“这么冲,吃枪药了啊。”

    云邵撇一下嘴角:“没有,从小听到大,听烦了。”

    云邵老妈轻轻哼一声:“我这次又不是要说他得了什么军衔,你不要总这么针对人家好不好。唉……君君这么个好孩子,没想到最后居然会这种下场。”

    云邵啃桃子的动作忽然顿了一下,看着他妈眨巴眨巴眼睛:“下场?”

    “你不知道么?也是,你整天不着家,对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不了解。君君家里出事了呀,今天刚出的新闻,说他在什么派遣部队里面……牺牲了,唉,派出去十二个人,一个都没回来。”

    云邵一时呆在那里:“什么……”

    “你没看新闻吗?出事了呀,今天早晨有辆飞行器到隔壁来,接了君君妈就走……哎!阿邵,你去哪儿啊!”

    云邵没听清后面的话,他早就冲出门了,啃剩的半个桃子在地上来回滚动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地上的。

    云邵来到路庭君家门口,发现他们家的灯果然暗着,他忽然想起来之前在酒吧的时候,小鸡说电视上看到了路庭君的老妈那件事,再联系自己老妈说的,白天有飞行器把路庭君妈妈接走,竟然对上了……那路庭菲在哪儿,她应该在家里才对。

    不对……

    云邵在路庭君家门口,有些无措地转了两圈——如果路庭君真的牺牲了,路庭菲肯定也会被当成烈士家属接走,他在这里应该等不到任何人的。云邵靠着墙壁深呼吸几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其实他出现在这里就有些可笑的,路庭君就算牺牲了又怎么样,政府会安排好他家属的后路,他跑过来做什么呢?来确认他是否真的死在外太空了吗?

    他不应该再过问路庭君的事情。

    云邵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然而手脚却像不听使唤似的,完全迈不开步,他无法从这里离开。这或许像一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心情,毕竟他的家在这里,路庭君如果没有死,他一定会回来的。

    云邵忽然抓住心口的衣服,有些艰难地深呼吸几次。他觉得有些不舒服,找了个角落,靠着墙慢慢蹲下来,就保持着这种奇怪的、蜷缩的姿势陷入沉默。其实云邵什么都没想,脑子里也是空白的,他只是想在这里待一会儿。

    正在这时,云邵的通讯器忽然响了,他愣了一下,接通通话,光屏那边显出秦瑶的脸。对方担忧地看着云邵,试探似的说:“看到你没事就好了……路庭君的事,你听说了么?”

    云邵点点头,秦瑶往他周围看了看:“你现在在外面?你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云邵站起身,笑了一下:“我没事,怎么忽然想起打电话给我。”

    “我刚知道路庭君的事情,就想到你了。”

    云邵垂下眼睛:“我听说了,也是刚听说的。”

    秦瑶微微皱皱眉头:“你现在有空么?约出来见一面吧。”

    云邵沉默一下,僵硬地笑了笑:“没必要吧。”

    “他妈都这种时候了,逞什么强啊!除了见我你还能见谁!”

    秦瑶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别的人好像都觉得云邵与路庭君就该是水火不容的对立面。现在就连路庭君都失忆了,如果她再装聋作哑,那那些过去,就只有云邵一个人知道……这也太残忍了。

    云邵没说话,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好像下一秒就要说出刀子似的能伤人的话。但是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秦瑶叹口气:“你别开车了,我过去找你。”

    两个人最终在离云邵家不远的一家店里见面,秦瑶见到他的时候,云邵好像已经恢复了正常,脸色不再难看,又恢复成那种纨绔公子的样子,只不过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他觉得云邵有些沉默。

    其实想想第一次见到云邵,与他现在的模样,仿佛判若两人似的。第一次见云邵时,他浑身都是叫人无法忽视的锐气,年少气盛,意气风发。他对任何人都笑嘻嘻的,但是又感觉……好像任何人都无法打动他。

    ——除了路庭君。

    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给人的感觉还是不一样。

    但是现在的云邵让人觉得他很沉默。

    就算他在跟她说话,秦瑶还是觉得他的气质很沉默,好像独自吞下了很多秘密,用力压抑着,隐忍着,一刻也不敢放松,因为一旦松懈下来,就会被旁人窥见那些秘密。

    秦瑶看着他叹口气:“你怎么样?”

    云邵摊摊手:“我挺好的,你跟路庭菲怎么样?”

    秦瑶哼笑一声:“好得很,她现在都不怎么提到你了。唉,实话告诉你,我可从来没把你当情敌看过,我就知道你打不败我。”

    云邵扯了扯嘴角,语调调侃:“那恭喜你啊。”

    秦瑶把桌上的咖啡杯捧起来:“不想笑就别笑了,很难看。”

    云邵忍不住“噗嗤”一声:“你以为我会为他伤心啊。”

    难道不是么?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现在可是满脸都写着伤心。不过秦瑶对云邵也算有一些了解了,知道他是个很嘴硬的人,这种情况下要他承认自己在意路庭君,好似有些难。

    “你是不是还在恨他?”

    云邵面色忽然沉下来:“我为什么要恨他,我只是讨厌他。”

    “路庭君曾经找我问起以前的事情……他也问过你吧?他说你不肯说实话,才找到我。”

    秦瑶说到这里,有些难过,她眼圈红了:“你不说是情理之中的,如果换了我是你,我也不会说出来,谁还不是个要面子的人呢。但是早知道会这样,我就跟他讲了。我到现在想起这件事都觉得愧疚……或许我说出来,就不会让你们两个之间留下遗憾。”

    云邵看着她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他以为秦瑶是个洒脱的人,但是没想到……她竟然这样感性。

    更好笑的是,秦瑶这样一个旁观者都会因为这点小事感到“愧疚”,他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云邵其实没有怨恨过路庭君——哦,或许有,在他告诉他自己只有20的可能性恢复记忆的时候,云邵就不再怨恨他了。他觉得很累,甚至连找他茬的力气都没有了。

    即便是路庭君想跟他划清界限,云邵也能坦然接受,顶多打他一顿,或者打断他一两条胳膊腿的,出口气就算了,但是唯独对这种不可抗力,云邵感到无奈。

    而且他现在也不是omega了,当初他们可是因为信息素走到一起的,难道还能把这种发展叫做“爱情”吗?不过是性激素的作用……

    他只能尽量不去过问路庭君的事情,时间长了,或许他会忘记之前那些事。

    但是这个人真的很讨厌,总是在他生活要回归正轨的时候,又让他听到他的消息。

    秦瑶见云邵似乎再次陷入了沉默,微微叹口气:“不好意思……其实找你出来,说是为了陪你,也是想让你陪陪我,真的很对不起。我……”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如果说了,我可能还会想揍你。”

    云邵摆摆手:“这样挺好的。”

    秦瑶低下头,没作声,云邵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你相信命这种东西吗?”

    秦瑶看向他,云邵像很轻松似的耸耸肩:“我以前不相信,现在发现,不得不信。”

    他沉默许久,小声说:“我没办法……”

    ——没办法改变任何事情。

    莫非他为路庭君伤心了,为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就他妈的能让他从那个狗屎宇宙空间里回来了吗?

    秦瑶瞪大眼睛看着云邵,她忽然觉得,云邵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好似终于对某种东西妥协了一般,他总是骄傲地挺直的肩膀微微伏下来,承认自己无能为力。

    对面的秦瑶忽然落下两行眼泪,云邵却觉得眼睛越发干涩——如果是陌生人,他或许也可以像秦瑶一样为路庭君流泪。

    他大概是个薄情的人。

    云邵忽然把桌上的杯子拿起来,仰头大口吞下里面甜腻微烫的液体。

    “你给我点的什么啊,怎么这么甜。”

    “……热可可,你现在喝这个比较合适。”

    云邵哼笑一声,站起身:“错,我现在想喝酒。我要去夜店,一起来吧。”

    在秦瑶反应过来之前,云邵已经走出去了,秦瑶急忙抓起自己的包追上去:“云邵!你今天晚上哪儿都不能去……云邵!”

    “你又不是我老婆,你管我?”

    作者有话要说:==君君下一章就会回来了哦,然后也快完结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临渊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稚、美人与温酒20瓶;咕咕咕11瓶;半途、其实我也想要一个诗情10瓶;。黄桃酸奶工厂、嗯哼哎嘿嘿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