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味道竟如此甜美 > 92、你俩是情侣
    鱼幺/文

    “噗——!你说什么?!不记得了?!”

    秦瑶拿起纸巾努力擦掉自己嘴角的水渍,满脸的黑线却怎么也擦不掉。

    路庭君邀请秦瑶来到他们家做客,却不让路庭菲出来见人,自己把她带到花园里,要私下里跟她谈话。秦瑶原本以为路庭君会说一些她跟路庭菲的事情——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了,秦瑶对路庭菲有意思,两个人又一个是omega,一个是alpha,秦瑶总不会无缘无故来他们家里——路庭君作为一位哥哥,想跟她聊聊也是正常的。

    但是没想到,路庭君问的居然是之前的事情,而且完全不认识她了……

    秦瑶盯着对面的路庭君打量许久,才纠结地开口:“你不是吧,你莫非……失忆了?”

    路庭君面无表情地纠正:“是暂时有一部分记忆丢失,还能找回来的。”

    ……放屁,这谁能保证?

    秦瑶虽然心里这样吐槽了,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打击他,既然路庭君自己都觉得可以恢复记忆,那她还是不要多嘴比较好。

    “那你现在也不认识我了么?”

    路庭君盯着秦瑶看了一会儿,避开这个问题:“能不能请你告诉欧文,我跟云邵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你就是不记得了对吧。”

    秦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就算他装得这么一本正经,也改变不了把自己忘记了的事实。

    路庭君没说话,向后靠在椅子上,秦瑶叹了口气:“怪不得云邵对你态度那样,就连我这个路人甲,被人忘了都会觉得不爽,更何况是他呢。”

    路庭君听到这里越发觉得不安——他并没有完全忘记云邵,只是失去了进入虫洞之后的记忆,为什么会让他觉得“不爽”?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自己确实认识秦瑶,而且是在进入虫洞之后认识她的。

    她知道很多自己跟云邵的事情。

    路庭君再次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秦瑶看着他抿了抿嘴角,摇头:“不能。”

    “……”

    秦瑶朝他摆摆手:“这本来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而且云邵现在看起来好像对你很有意见,我不想掺和你们啦。”

    路庭君拿起桌上的茶杯,慢慢喝了一口:“那你以后就不要想再见小菲了。”

    秦瑶微微愣怔,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路庭君,你太卑鄙了吧!”

    “小菲是我的妹妹,你如果想追求她,还得过我这一关。这算卑鄙么?”

    ——不算。背地里使阴招叫卑鄙,路庭君这是摆明了告诉秦瑶,如果不讨好他,不听他的,那她以后追求路庭菲的路会很难走。

    这是赤_裸裸的威胁!

    但是秦瑶是一个会为了追妞儿出卖朋友的人么?她难道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么?

    她还真是。

    而且云邵又不是她什么生死之交的朋友,论熟悉的话,她反而跟路庭君关系更熟一点呢。谁要为了他得罪将来可能是自己大舅子的人啊。

    秦瑶无奈地扶住额头:“好吧好吧,怕了你了……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在我眼里,你们两个是一对情侣,而且,非、常、恩、爱。”

    路庭君微微睁大眼睛——他虽然没有表现得失态,但是惊讶的表情却被秦瑶捕捉到了,后者摸着下巴玩味地笑起来:“不过我听小菲说,你们两个好像水火不容啊?是以前水火不容,还是之后变得水火不容?”

    认识她的时候,为什么又变成情侣了呢?这两个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一些微妙的事情。

    路庭君没回答秦瑶的问题,抬眼凝视着她:“谁准你叫小菲这个名字的?”

    秦瑶微微一噎:“路庭君,你可不要过河拆桥。我都告诉你了,你怎么还是这种态度。”

    路庭君皱起眉头:“你告诉我什么了?”

    秦瑶微微挑眉:“我告诉你的是最关键的部分,至于其他的,你自己去查咯,我也不能为了追女孩把朋友卖个底儿掉吧。还有,我觉得情侣之间的矛盾还是要情侣自己去解决,依靠第三者的话,只会让矛盾激化哦。与其在这里问我,还不如直接去问云邵。”

    秦瑶一口一个“情侣”,把路庭君刺激得不轻,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居然会跟云邵走到一起……他也不是没问过云邵,但是他对自己说的完全不是这回事。

    他目前好像……很抵触自己。

    路庭君闭了闭眼睛,点头道:“好,剩下的我会自己弄清楚,谢谢你。”

    秦瑶立刻嬉皮笑脸地凑过去想搭路庭君的肩膀:“咱俩还用说谢么,以后我就要叫你大舅子了……”

    “离我远点。”

    路庭君狠狠瞪了秦瑶一眼:“我还没同意你追求小菲,别急着跟我套近乎。”

    “喂!!!你太卑鄙了!”

    路庭君打发走了秦瑶之后,内心久久无法平复。刚刚她对自己说的话虽然不多,透露出的信息量却非常爆炸,也让路庭君非常疑惑——他怎么可能跟云邵有那种关系呢?就算他们两个在异世界的时候,因为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产生过亲密感,但是也绝对不会成为情侣吧。

    路庭君忽然捂住脸,微微皱起眉头——而且……就算自己喜欢过他,那也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还是得找云邵说清楚才行!

    路庭君忽然站起身,准备再去找云邵一次,联络器却忽然响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发现是余燮将军打来的电话。

    路庭君下意识站直身体:“将军?”

    余燮的形象在光拟屏幕上显示出来,他语气有些严肃:“你已经在那边接受治疗了吗?”

    “还在准备阶段。”

    路庭君想起因为自己冲动而再次推迟的治疗进程,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因为我个人的原因,进程被耽搁。”

    路庭君在面对自己的教官时非常诚实,于是还没等对方问他,他就自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说了,只是中间隐去云邵找他麻烦那部分内容——这件事终究还是因为自己过于冲动,他觉得没有必要再把云邵牵扯进来。

    余燮有点生气:“你怎么回事?!还记不记得自己是名战士?!”

    路庭君低头应着:“是。”

    余燮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尽快吧,有任务了。”

    路庭君皱了皱眉头——那云邵那边……算了,还是等他恢复记忆之后,再找他说吧,秦瑶说得对,不管他们是怎样的关系,莫名其妙把人家忘了,着实会让人恼火。

    酒吧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你很难知道躺在臂弯里跟你**的那个人,到底是真的白富美,还是灰姑娘。

    不过云邵并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对象有钱没钱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总之他有钱。

    镁光灯随着鼓点的声音晃来晃去,严重的光污染让人眼花缭乱,但是舞池里的年轻人们却非常喜欢这种氛围,随着音乐摇头晃脑地蹦跶着。

    云邵坐在角落里,手臂里还搂着个穿着暴露身材火辣的美人,对方轻启朱唇,雪白的贝齿间含着一颗樱桃,喂到他嘴边。云邵笑着张嘴去咬那颗樱桃,美人却忽然把樱桃吸进嘴里,两个人便吻在一起。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云邵却只觉得头晕。

    “阿邵,抢输了给钱啊!”

    云邵微微皱眉,心情忽然变得不好,嘴角上还留着一些艳红的口红,从钱包里随便抽出一叠塞在那美人胸前。美人穿得衣服本就是低胸,被云邵这样一塞,几乎整个都露出来了,一群野狼见这情景不约而同地嚎叫起来。

    “阿邵!亲这一下也太贵了吧!”

    云邵忽然抬起头,望向说话的那个人:“谁让你这么叫我的?我跟你很熟吗?”

    那人支支吾吾指着另外一个人:“他们……他们叫你阿邵啊。”

    云邵忽然站起身,手里的美人也不顾了,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将对方一把拽过来:“你聋了?!不许这么叫我!”

    但是被他抓着领子的也是个alpha,忽然被云邵当成出气筒,他也没来了气,便跟云邵扭打起来。

    小鸡正跟别人喝酒,听到响动后急忙往这边看过来,却见云邵跟一个人厮打在一起,他就跟疯了似的,把人家压在地上一拳一拳地往脸上揍:“让你叫!再叫啊!”

    小鸡也顾不上喝酒了,挤过几个人之后扑上来从后面抱住云邵的胳膊,将他拉开。

    “云少!云少你干嘛啊!”

    云邵被拽得往后仰倒,他一边用手拽着自己的领带,一边大喘气,对面那人也被人拉开,他比云邵伤得重,眼睛被打了两个乌青,扯着嗓子骂云邵神经病。小鸡一看人家是真伤着了,不想把事情闹大,急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喝醉了,今天散了吧,今天我请客!都记我账上!”

    发生了这种事,派对也没办法再继续了,热闹的舞厅一瞬间冷清下来,只剩了零零散散几个心思各样的路人还坐在吧台上安静地喝酒。云邵已经喝得有些高了,他被小鸡扶下来之后,整个人都窝在沙发里,只顾扯着领带往下拽,好像被束缚得很难受似的。

    “唉,云少,你到底怎么了……这两天完全不在状态啊。”

    云邵没回答,他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下巴上冒出些青青的胡茬,显得有点狼狈。小鸡拿纸巾往他嘴角狠狠擦了一下:“好不容易组个趴,你他妈还自己砸自己场子,人家不就叫你声儿名字吗……就算不熟,反应也不用这么激烈吧,这下倒好,钱都给了,人还走了。”

    小鸡说的是那个美人,刚刚趁乱好像一起离开了。

    云邵今天格外安静,平日里如果小鸡这么唠叨他,他早就跳起来骂人了,今天却很异常,他说什么都没反应。

    小鸡看了看只剩他们两人的酒吧,把云邵的胳膊拉过来架在自己肩膀上:“走吧,我送你回去。”

    云邵用力把手臂抽回来:“不回去。”

    “你还想干嘛啊!别耍酒疯行不行!”

    云邵轻轻擦了一把嘴角,站起身:“时间这么早,赶下一场呗。这片儿又不是只有这一家酒吧,老子有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小鸡无语地看着他:“你……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我心情好得不得了。”

    云邵翻个白眼,一手勾过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披在身上,往酒吧外面走去,小鸡跟在他后面,忍不住抽抽嘴角——看着倒是挺好,整天穿得跟个小开似的,花蝴蝶啊,到处采……

    路过前台,一个巨大的老式液晶屏幕上正在播放新闻,放的音乐虽然是很朋克的风格,但是画面跟音乐对不上,显得有些怪异。云邵站在屏幕下方,仰着头往上看,屏幕上的路庭君正作为星际战队接受上级接见,准备登上机甲。

    小鸡发现云邵发呆,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忍不住忽然笑了一声:“喝!这不是路庭君嘛,咱们邻居上电视了嘿!又要出任务,再立功就得给他晋上校了吧……云少!”

    小鸡的话没说完,云邵忽然冲过去提拳便往液晶屏幕上打,只一拳,就给人家的屏幕整个揍裂了。

    滋滋啦啦,一阵闪电青烟,屏幕报废,影像消失。

    小鸡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你他妈疯了?!”

    云邵捂着嘴呕了一声:“不好意思,兄弟,屏幕钱你先帮我垫上……呕——”

    “云邵!你手流血了!等等我……哎好了我知道赔钱,我会赔的!放开我!再他挡着路老子动手了!”

    云邵捂着嘴快步跑出酒吧,扶着墙呕吐起来,他手上的血顺着腕骨慢慢往下淌,把西服袖子都浸湿了。

    不知是否是酒精的原因,云邵倒没觉得有多疼,只觉得痛快——路庭君这个垃圾,他见一次揍一次。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a酱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临渊、爱吃肉的猫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我很帅我很帅我真的很、李白老婆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