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萌包子俏娘亲(上) > 第 50 页
    「大哥,看你这表情,应该是已有眉目。」

    虞易刚接过小厮送上来的帕子擦拭着手,「我心里已经有谱,现在就等另两人的调查回报。」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扇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待得了允许,两名穿着藏蓝色长袍的男子随即进入,这两人是虞家军的隐卫,专门负责情报收集。

    两人抱拳见礼,「虞忠(虞勇)见过大将军、二将军、四将军。」虞易刚虽已经辞去大将军职务,但其封号还是保留,因此众人见到他还是称他为大将军。

    「调查的结果如何?」虞易刚抬手示意他们起身,「虞忠你先说。」

    虞忠将所调查到的事情毫无遗漏地禀告,「大将军,属下已经找到洪樱,从她口中得知,当年出事那天,宴会期间,二皇子妃一改常态,不断的对小姐劝酒,还与洪樱因为这事起过争执。

    「洪樱说小姐醉酒后是二皇子妃扶着她离开宴会厅的,这也是她最后一次看到小姐的身影……对了,还有一事,她提醒属下可以从那方面着手调查,属下听完也觉得此事疑点重重。」

    「哪一事?」

    「有关四皇孙的事情。」

    「四皇孙?」虞易刚拧着眉头看着手下,「说,哪点奇怪?」

    四皇孙齐骥远是二皇子的长子,皇上唯一的嫡孙,很得皇后的喜爱,在宫中跟个小霸王一样。

    虞忠遂说道:「众所皆知,四皇孙因为早产,七个月便出生,但却有私下传言,其实四皇孙是足月出生。若真是足月,日子推算回去,便是在行宫那段时间受孕。二皇子跟二皇子妃或许早就背着小姐私相授受,小姐会落水,属下怀疑……」

    虞忠并未将自己心里的揣测说出,但在场的三位都是统领数十万人的将军,又怎么会听不出他话中的含意。

    就是二皇子与蕴儿还有婚约期间,便与现在的二皇子妃暗度陈仓,珠胎暗结,而地点就在行宫。

    虞易刚敛下又猛然窜起的心火,四皇孙到底是不是足月出生,这揣测需要证据。

    他看向虞勇,「虞勇,你查到什么?」

    「回大将军,有关小姐的那些传言,全部都是从宰相府传出去的。」

    「宰相府?」三兄弟顿时愣怔了下,他们虞家跟宰相平日没交恶,为何会有不利虞蕴的流言从宰相府传出?

    「前些日子陈老夫人七十岁生辰,二皇子妃奉皇后之命前去祝寿,当时盐运使卫大人的夫人,与翰林学士徐文儒的夫人,曾经跟二皇子妃有过一段十分隐密的谈话,她们的话题结束,这不利于小姐的流言就传了出来,虽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是二皇子妃传出,但想来肯定跟她脱不了关系。」虞勇气愤地将自己调查到的消息告知主子。

    听完两个手下所说,虞易刚原本就显得阴郁的眼神,这时更是布上一层阴霾。

    「又是二皇子妃!」虞易韧已经忍不住了,大掌用力一拍,掌下的桌子瞬间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