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把云娇 > 第212 勉强扯了扯嘴角
    “还能如何?”说起这件事,把云庭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我也不晓得,但若是夏家的哥哥回去说于夏姊姊听,怕是不好吧?”云娇有些担忧的道。

    “我与尤初红清清白白,行得正坐得端,有何不好。”把云庭一身刚正,傲然不惧。

    他便是如此性子,凡是只认个理字。

    “哥哥说的也不错。”云娇点了点头:“不过人言可畏,哥哥还是要注意些才是。”

    “我心里有数。”把云庭点头。

    “你去将我下午刚做出的茶饼拿出来。”云娇回头吩咐身后的蒹葭。

    “是。”蒹葭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哥哥你替我瞧瞧那茶饼可还成。”云娇朝着把云庭笑道。

    “好。”把云庭点头。

    不消片刻,蒹葭就用白瓷盘子托着一团碧绿的茶饼来了。

    “哥哥你瞧。”云娇接过盘子递给他。

    把云庭先是就着盘子闻了闻,又捏了一小片叶子,放进口中。

    过了片刻道:“这茶饼同外头卖的,味口倒也差不多,这是色泽比外头卖的要鲜艳些,你自个儿动手能做成这般已然不错了。”

    “嗯。”云娇点头。

    “你要卖这个茶饼吗?”把云庭问她。

    云娇摇了摇头:“我总觉得,若是我自个儿选,口味都是一般,只是色泽碧绿,那我买哪家的都是一样,不必要非紧着一家买。

    且我自个做起来虽说便宜些,可又费劲又费时,倒不如还卖铺子里那种。”

    “这话不错。”把云庭赞同。

    “看来,我还要再勤勉些呢,看看能不能做出同旁人口味不一样的茶饼来。”云娇笑着道。

    “这是精细活,急不来的,以妹妹的聪慧,假以时日定然能成。”把云庭笑着安抚她,接着端过盘子:“这个茶饼,便先归我了。”

    “你要茶饼便拿去吧,不用绕着弯儿的说这些好话。”云娇笑道:“我会制茶饼,还能少了你的?”

    “那是,我妹妹待我自然是极好的,不过我可不是说好话,我说的是实话。”把云庭将盘子交给身后的金不换:“如此,我便先回去了。”

    “哥哥慢走。”云娇目送着他出了院子。

    回了屋之后,她又制了一个茶饼。

    翌日。

    云娇让蒹葭用油纸装上了那个茶饼,让黄菊提上食盒,去了家学。

    她进门,把云庭已至,秦南风同茹玉也都到了,正围在一道说话。

    “茹玉。”云娇行了过去。

    “小九来了。”秦南风瞧见她来了,远远的便笑了。

    “秦小五,今朝来的够早的。”云娇朝他抿唇一笑。

    “那是自然。”秦南风有些得意。

    云娇瞧向茹玉,将食盒放在桌上笑道:“食盒还你了,还有,代我谢过你母亲。”

    “九姑娘不必客气。”茹玉忙道。

    云娇又将油纸包好的茶饼递了过去:“这是我昨日自个儿做的茶饼,代我转交给你母亲,还望她不要嫌弃。”

    云娇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将东西交给茹玉,实则是故意为之。

    她一个姑娘家,昨日收了茹玉的东西,想来想去,总觉得自个儿担不起这私相授受的名声。

    索性当着众人的面将东西给他,倒也落落大方,旁人也挑不出什甚的错处来。

    “多谢九姑娘,那我便收起来了。”茹玉含笑接过。

    “你们这是何意?”秦南风不禁问道。

    “昨日,我母亲做了些小吃,叫我带来给九姑娘尝尝。”如玉笑着解释。

    秦南风瞧着他语笑晏晏的模样,越发的不顺眼,心道茹玉这小子怎的道貌岸然的?

    生的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竟私底下给云娇送东西!

    他是不晓得男女授受不亲吗!

    茹玉不晓得他心中所想,仍旧接着温声解释道:“不曾想九姑娘这般客气,还特意制了茶饼拿来,我先替母亲谢过姑娘了。”

    “不必客气。”云娇笑着回了一句。

    “把小九,你还会制茶饼呢?”秦南风口气有些不大好。

    “最近刚学会的。”云娇笑着回她。

    “我同你一道长大,可还不曾吃过你亲制的茶饼呢。”秦南风想说的轻松些,可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只能勉强扯了扯嘴角。

    “你要吃吗?”云娇思忖片刻摇了摇头,撇了撇唇道:“还是罢了,免得你到时候又挑我。”

    秦南风张了张嘴,想说你便不怕茹玉挑你?

    但又觉得不合时宜,终究是闭上了嘴,一句话也不曾说。

    云娇也不曾将此事放在心上,只当他是开玩笑的罢了,转身去了屏风里头。

    把云嫣已然到了。

    “三姊姊。”云娇同她打过招呼之后,便径自走到最后坐下。

    “九妹妹。”把云嫣扭头瞧着她问道:“尤姑娘不是要你一道坐在前头吗?你怎的跑到后头来了?”

    “我昨日同她商议了。”云娇整理着自个儿的东西,浅笑着回道:“她应了,叫二姊姊同她一道坐在前头。”

    “那敢情好。”把云嫣点了点头。

    不大会儿功夫,四姑娘把云姝便来了。

    把云同她是脚前脚后到的。

    她打发了婢女,自个儿提着装笔墨纸砚的木箱,走了进来。

    进门便瞧见云娇坐在了她昨日坐的位置上。

    原本已然平复的心里又是一阵气恼。

    把云娇这是甚的意思?

    是瞧着她昨日不够难堪,今朝还要再来一回吗?

    “把云娇。”她面色难看的将自己的木箱放在云娇面前的桌子上:“回前头坐着去。”

    云娇连忙起身行了一礼,小声道:“二姊姊,你莫要生气,我昨日下学同尤姑娘商议了,她说仍旧要同你一道儿坐在前头,是以我今朝……”

    “把云娇!”把云听着愈发气恼,但因着男儿们都在屏风外头,遂强忍着心头的怒火,语气尚可的道:“到前头去,坐在何处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是父亲叫你坐在那处的。”

    “可是,尤……”云娇还是有些不想去。

    “快些。”把云口气依旧还好,但是却狠狠的剜了她一眼。

    云娇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也不敢再多说,只好拿了自个儿的东西,又到前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