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穿越之长嫂难为 > 第一百八十章 毛重(求月票)
    张虎也咧咧嘴,哼了一声,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把带鞘的短刀,豹子眼四下扫了一眼,凶相毕露:“弟妹,别让坏人坏了好心情,咱们好不容易来一次,就让孩子们痛快的玩儿一次,我看狗日的谁敢伸手,我剁了他!”

    薛一梅见傅松胸有成竹,又听张虎也全然不惧的样子,想了想说:“那好,咱们从集上过一下,买两个澡桶,其他东西要是有需要买的就买,没有,就从集上回去吧。”

    她是真的想买个澡桶,快过年了,大家总得洗个澡吧?自从家里多了几个大男人,她就没洗过澡。

    家里只有洗衣盆,虽然大了些,但洗澡还是很不方便,而且她打算买两个,她和两个小丫头用一个,男人们用另一个。

    商定好后,大家就顺着街道开始往集市上移动,边走边查看路边摊子上的货物,看着便宜的就买下来,等到了集市上,薛一梅已经买了十几斤冻山梨、十斤小苹果和十斤山楂果。

    冬天很不容易看到水果,薛一梅见到了,一看价格不太贵,也就七八文一斤,便大手笔的买了不少,全都放进了小豆子的筐子里。

    一行人暂时忘记了刚才的事情,重新恢复了好心情,不管心里怎么想,至少表明上如此。

    两个孩子却没有大人们那么复杂,是真的恢复了天真活泼的本性,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也让大家真的放松下来。

    只是,在进入集市的一霎那,傅松回头看了一眼,神色平静,无悲无喜,甚至还笑了一下,似乎看不出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重新改头换面的毛重被唬了一跳,急忙隐身在了人群中,迅速躲入了一棵大树背后,等到过了一会儿他再探出头时,傅松等人已经不见了。

    是的,刚才的老乞丐就是毛重假扮的。

    自从毛鹏翔发誓教训傅家后,他就伤透了脑筋。

    康平镇可不止毛家一家,边家、宿家、陈家和田家,谁家简单?何况还有知县宋惠帧,就算县丞于尧和主薄汤锦雄和毛家关系亲密,但还没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何况康平镇燕王曾经在此驻守过多年,埋下了许多眼线,根基非常深厚,可以说,镇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掌握在燕王手里,他哪里敢真的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来?

    不过,为了应付主子,也为了给傅家一个教训,他这才派出姜大平这颗棋子,试探了一下深浅。果然,傅家早有准备,和张家遥相呼应,守望相助,别说去的是几个混混,就是派去的是武功高手,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张家这些年看似只是普通庄户人家,但张家的老爷子张义鹤和老伴可不是一般人,就是自己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些年,张家的足迹几乎遍及整个边陲,说是收生猪,谁信啊?还不是为了宫中那个老佛爷搜集情报?

    这个江山表面上是皇上的,但如果真的完全依靠皇上来治理国家,没有燕王暗中的守护,大周朝恐怕早就乱了,这也是为什么满朝上下对燕王鲜有微辞的原因。

    人家母子不要那把椅子,做的事情正大光明,完全为了大周朝,谁能说什么?

    当初姜士贵、李虎和刘彪失去踪迹后,他曾经调查过,当知道最后的痕迹止步于靠山屯时,他就知道他们凶多吉少了,他们不怕死的去张家的地盘找死,怪得谁来?这事儿后来他禀报给主子,主子也只是嗯了一声,不也不敢撸虎须吗?死了也白死了。

    这还不是因为张家是太后的人?

    现在主子要找傅家的晦气,可是,他哪知道傅家和张家就差穿一条裤子了,他哪里惹得起?

    别说毛家根基太浅,就是边家、宿家、田家这些大家族,只要碰上跟燕王有关的人和事,不也退避三舍吗?

    今天傅家一行人一进镇,他就知道了,于是他假扮了乞丐,寻机接近傅家的两个毛头小子,想要试探一下,如果时机允许,他不介意给他们一个教训!

    毕竟傅家不是张家,就算折损了两个小子,他们也说不出什么,燕王日理万机,不会因为傅家的两条人命来找毛家的麻烦的。

    如果能让傅家人心惶惶,损兵折将,自己也算是给了傅家一个教训!

    不想差一点儿阴沟里翻船,没想到两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警觉性那么高,一下子识破了自己的故意接近。

    当然,刚才之所以没有出手,不是因为那两个小子警觉,率先跑开了,笑话!他毛重能这样轻易地让猎物脱离掌控吗?那是因为在他要动手的一霎那,却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直觉告诉他,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

    他毫不怀疑自己的直觉,每次这种直觉都会救他一命。

    因此,他适时地收手,却很想知道暗地里盯着自己的是谁,谁也不想有人暗地里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这种感觉实在是糟透了!

    既然暗地里的人是因为傅家出现的,他便盯着傅家人,试图发现谁在帮助他们。可是,自己没能找到盯着自己的人,却险些让机警地傅松发现,这让他之前并没有放在他眼里的傅家,一下子变得举足轻重起来。

    他这才想起,傅松是跟着张义鹤学的武艺,虽然张义鹤老两口很少出现在人前,就连靠山屯认识他们的人也很少。

    但他却知道,老东西的武功在大周朝鲜有敌手,作为他的弟子,傅松肯定也是个中高手,自己以后还真是得好好掂量掂量,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说毛重察觉到事情不对,迅速撤退。

    却说山神庙里面,确实有一位贵人正在里面上香祈福,这位贵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嫁到汤家的廖翠玉。

    可能是上苍也怜悯她,就在她嫁入汤府第三天,汤锦雄的正牌夫人史氏就因病去世了,而她在史夫人一七过后,也没有守孝,就被汤锦雄扶正了,成了正牌的汤夫人。

    嫁去汤府之前,也不知哥哥是怎么和汤锦雄摊牌的,自从成婚后,汤锦雄那些侍妾死的死,卖的卖,那些乌七八糟的嗜好,也全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