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 125、国旗冉冉升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夏凯凯和周悦珊的分数出来了!

    他们出现在了第一位!

    总分!

    208.04的高分!

    他们拿下了第一名!

    “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的冰舞冠军!

    “啪啪啪!”

    疯狂的掌声响起。

    华国的冰迷兴奋地尖叫,有人甚至激动到落泪。

    终于……华国的冰舞在历史以来,第一次在“世锦赛”上拿下了冠军!!

    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这怎么可能?

    华国?

    冰舞?

    冠军?

    疯了!

    真的是疯了!

    现场的冰迷疯狂的大喊,有人拥抱哭泣。

    华国直播的解说员郑加一,在兴奋地吼出“冠军”这两个字的时候,突然就哽咽了,他说:“冠军啊!三十多年了,终于等到冰舞的冠军了……”

    华国电视机前的冰迷们发出一声尖叫,下一秒就拿起手机,开始兴奋的发朋友圈。

    王上的粉丝群更是疯狂庆贺,群里的消息一秒钟何止99条新消息?200条?300条?500条?根本没人数的清楚!

    这一刻。

    全世界都震动了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夏凯凯他们是黑马,他们很厉害,但是在那些世界著名的老将面前,他们还太青涩了,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按资熬历的顺序,所有人都认为今年世锦赛的冠军是东道主选手无疑了。

    夏凯凯他们固然强,但最少也要再打磨一年吧?

    没人觉得夏凯凯他们会拿冠军,就算有这样的想法也很快会被自己否定。

    不会的,夏凯凯他们今年拿不到世锦赛的冠军。

    可是这一刻呢?

    在结果出来的下一秒,在错愕中,反应过来的人们,全部疯狂了。

    太不可思议了!

    夏凯凯他们竟然在参加世界大赛的第一年,就拿下了这么高的分数!

    208分?

    它会是冠军分数吗?

    是!

    为什么不是呢?

    208分啊!

    迄今为止,冰舞的世界纪录也就差不多是这个分数,难道后面的选手还会更高吗?

    不可能了!

    这个分数基本已经锁定了冠军!

    夏凯凯他们就是这届世锦赛的冰舞冠军!

    郑加一的声音在屏幕里呐喊:“第一!是第一了!这个冠军一定是他们的!没有可以从他们的手里夺走!208.04的总分!历史以来,第二个突破了208的冰舞选手!我不相信还会有第三个!他们一定是这次比赛的冠军!一定是!”

    在那满场欢腾的、不可置信的尖叫声中,安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安德鲁的手上一沉,回过神来,急忙抱住了安。

    他将女友打横抱起,快步冲向后台:“医生!医生!来一下,医生!”

    欢呼声还持续地从身后传来,安德鲁的心里心乱如麻。

    他不相信自己在本场比赛会输掉。

    也不相信夏凯凯他们竟然会滑出208分的成绩。

    是什么?

    究竟是什么让他们的分数那么高?

    安德鲁的眼球剧烈地震颤,安被医生从他手里接走的时候,他的身体甚至往前踉跄了一下,头晕脑胀。

    他竭尽全力的去思考,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拿下的三分。

    是技术分吗?

    不。

    不是的。

    77.33的技术总分,和他们差不多,只多了不足0.1分。

    所以是节目内容分?

    努力的回想,在那一扫而过的小分表里,节目内容分的那一个栏里,好像出现了很多“9”的小分。

    安德鲁在心里快速得算了一下,继而手脚冰凉。

    如果自己没看错。

    如果自己没算错。

    夏凯凯他们的自由滑,节目内容分的平均分至少在9.2分左右。

    滑冰技巧分:9.3分。

    动作完成度:9.3分。

    内容表演分:9.6分。

    节目编排分:9.0分。

    合乐分:9.2分。

    平均9.3分的成绩。

    高达9.6的表演分。

    怎么会那么高?

    在平均世界一流冰舞选手,节目内容分的小分数都在9.0以下挣扎的时候,偶尔有一个小分可以达到9.0以上的就会高兴不已的整体水平下,怎么有可能有选手平均分达到9.2分呢?

    安德鲁只觉得自己的心口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拳,闷痛的感觉,难受的他想要吐血。

    忍的很辛苦。

    再也没有了翩翩君子的形象,脖颈和额头爆开的青筋让他的整张脸变得狰狞可怕,蓝色的眼睛像是渲染上了黑色的浓雾,扭曲至极。

    满心沸腾的血液无处发泄,在心口里冲撞着,发出地动山摇的怒吼。

    我不服!

    明明那个周悦珊滑的烂极了!

    明明这对组合水平倾斜的严重!

    裁判怎么可以给他们那么高的分数?还是在节目内容分上!

    节目内容分啊!

    完全靠裁判个人审美,和主观意识担任评分的分数啊!

    对于所有的选手而言,最恐惧的就是在节目内容分上被人彻底比下去。

    因为。

    这代表着,裁判的审美已经被改变了,对冰舞的要求也产生了变化。

    其他的选手从今天开始,就要开始辛苦地追逐着这善变的审美,把自己变成一个可笑的小丑,追逐在原创者的身后,去学习,去了解,去模仿……

    安德鲁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

    就在两年前。

    他们将爱丽丝组合拉下王座的时候,征服了裁判的时候有多么的得意,此刻就有点多么的恐惧。

    赛场里的掌声什么时候消失的都不知道。

    《致爱丽丝》的音乐已经在耳畔响起。

    悠扬的,带着淡淡的悲伤,像是失意者的脉脉细语,像是励志者未熄灭的火苗,滋养着野心者最后的傲骨,却被现时的冰冷不遗余力的持续侵袭。

    是挣扎。

    是不甘心。

    是那对看遍是赛场景色的老将,用这首充满了情怀的歌曲,试图唤醒观众和裁判曾经对他们的爱。

    安德鲁觉得很冷。

    他在爱丽丝组合的身上看见了他们的未来。

    致爱丽丝?

    呵!

    谁能听见失败者的哀嚎……

    结果终于在那优美的音符消失后出来了。

    《致爱丽丝》并没有留下它最后的尊严,不仅没有争夺奖牌的能力,甚至第一次掉出了奖牌榜,只拿下了第四的排名。

    《天使舞会》第三。

    《白鸽》第二。

    《知了》在泥土里孕育六年,在人生的最后阶段为了繁衍生息而飞上树梢,奏响了盛夏的交响乐,宣告了一个季节的来临!

    夏凯凯和周悦珊成为了冰舞界的神话!

    在登上世界大赛的第一年,荣登王座!

    斩获冠军!

    热闹的“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冰舞比赛在掌声中落下帷幕。

    随后马上就进行了颁奖典礼。

    夏凯凯和周悦珊站在了领奖台的最高处,看着那面国旗冉冉升起,全场奏响国歌。

    华国赶来的冰迷在歌声中肃穆歌唱。

    这是华国的国歌第一次在冰舞的赛场上响起,伍巧追了冰舞比赛足足六年,她听过很多的国歌,就是没有听过华国的国歌在白玉明珠般的滑冰场里响起。

    这一刻,伍巧心里蓦然涌出强烈的感触,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周悦珊站在领奖台上,也在哭。

    别人都说他们是新人,新人第一场的世锦赛就拿了冠军,还有什么好哭的?左边的,右边的,前世界冠军,前前世界冠军,都参加了多少场这样的比赛才能拿下那样的好成绩,你们多幸运啊,应该笑起来,不应该哭!

    可所有人都只看见了周悦珊这星光熠熠的新星身份,只看见了她出现在世界大赛的身影,却没有人见过她是怎么在全国女单的赛场摸爬滚打,没看见过她是怎么把自己当成一个男孩儿一样白天黑夜的训练,没有看见她在取得这光鲜亮丽的身份之前,是怎么蛰伏在泥土里,一点点,坚强地成长起来的。

    就像知了。

    从四岁学舞蹈,到八岁学花滑。

    今年周悦珊已经二十一岁了。

    几乎她所有的人生都在为这一刻而努力着。

    那些汗水和泪水,只有她自己知道。知道她是怎么痛失了加入国家队的机会,是怎么杵着拐杖恬不知耻的追在夏凯凯身后搭档冰舞,是怎么背井离乡独自一个女孩儿在异地拼搏。她放弃了所有的退路,义无反顾地扎进了冰舞这项运动里,甚至……很多人骂她拖累了夏凯凯,不值得拿含金量这么重的大赛奖牌,可她依旧厚着脸皮,铁石心肠的只为了那么一个心愿,任由自己被辱骂被讥讽,坚定地站在这里!

    直到现在,她都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如果没有夏凯凯,她远远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可她依旧要领这个奖!

    不足的地方她就努力补足,青涩稚嫩她就为自己打造出盔甲,只要继续坚持下去,她总会变得很强,实至名归。

    所以……她哭了。

    她高兴,她开心,她感动,她为自己流下的那些汗水有了一个归属而自豪!

    国旗高高升起的时候,比起周悦珊的泪流满面,夏凯凯就显得过于的平静了。

    无法否定,他是开心的。

    但是也只是开心而已。

    这样的风光他见过很多次,见得多了也就没有那么激动了。

    国歌的尾声在赛场里消散之后,观众席上的华国冰迷又爆发出了新一轮的欢呼声。

    夏凯凯和周悦珊对着冰迷的方向挥手致意。

    媒体记者瞬间涌了上来,将他们团团围住,大赛方的媒体记者提议让他们站在一起的照相,但本该三组六名选手,却只有五名站在了一起。

    安没有出现。

    大赛后晕倒后,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安德鲁只能独自一人上台领奖。

    记者问了一句:“安现在好点没有,叫她出来一起拍照吧。”

    “算了,让她休息吧,她身体不太好。”安德鲁笑的很自然,如果不看他惨白的脸色,没有人会发现他心里翻涌的那强烈的不甘心。

    但是在镜头前,他还是露出一副平静的,好似心满意足的笑容。

    四周围的记者和工作人员看过来,目光里有着关切和同情,以及看似理解的怜悯。

    安德鲁只觉得浑身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千疮百孔的疼痛,眼神微微冷了几分。

    提问的记者察觉到了安德鲁的情绪变化,打着圆场笑着,将三组选手聚拢,拍了照片。

    这个照片将会成为官方通稿,不但要挂在世界滑联的新闻网站上,还会发至全世界所有关注冰舞的国家媒体。

    “咔嚓”一声。

    照片定格。

    缺了一个人的照片让人觉得遗憾,哪怕所有人都在假装笑的开心。

    但是一照完,就各自散开,没有再多一句的交谈。

    今年冰舞格局变动的太夸张了,赛前他们所有人都想过夏凯凯和周悦珊组合有可能拿一枚奖牌,但谁敢去想他们竟然拿了金牌。

    从结果出来,到金牌加身,尘埃落定,还不足十五分钟。

    他们不得不想一想这都怎么了?自己为什么会失败?自己面对的又是什么程度的“大鲨鱼”?

    所以类似于商业互吹,体育交流这种闲得慌的事儿,现在是能免则免吧,免得心里不忿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还是各自散去的好。

    夏凯凯和周悦珊作为冠军组合,又是具有话题性的传奇人物,备受媒体的喜爱,颁奖典礼后就被围住了。

    长·枪短炮对准他们,东一句西一句的,没等夏凯凯做出回答,就有记者越众而出,是一名r国的记者,用着口音很重的华国语问道:“泥萌吼,我是……”

    夏凯凯耐心地等他说完,然后笑着用英语说道:“用英语吧,我们没有问题。”

    “那太好了,我想请问一下,听说你们两年前才牵手,之前作为单人项目的选手,是什么让你们决定滑冰舞?”

    “因为喜欢。”夏凯凯从容地回答着,英语水准何止没问题,地道的米国腔,就连去当电台主持都没有问题。

    穆渊找到夏凯凯的时候,夏凯凯还被记者围着没完没了地采访。

    比赛已经结束,观众们也都散场,但因为赛场边上还在进行采访,所以该区域依旧禁止通行。穆渊最后只能用电话联系上温健,让他把自己领进来。

    一进来,他就听见有一名女记者激动地说:“你们在冰上滑的实在太好了,就像是一对神仙眷侣,我能够感觉到你们之间充满了浓郁的情感,你们是情侣吗?”

    话音落下,这片区域都安静了一瞬。

    其他的记者纷纷侧目,送出鄙视的目光。

    就好像在说。

    你在来采访前,能不能有点诚意,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竟然还会有记者不知道,简直就是对记者这个职业的侮辱!

    周悦珊全程保持迷之微笑,但是这句话却意外地听懂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英文水准提升的很快,还是在那一刹那她看见了那双绿色的眼睛,于是头皮发麻,福至心灵,紧张的甚至双手交叉地疯狂摆手。

    夏凯凯却哑然失笑,抬手轻轻拍了拍周悦珊的肩膀说:“我们是朋友,最默契的搭档。”

    否定的非常干脆。

    但是在外面听着的穆渊还是有点小小的不满。

    他以为夏凯凯会自我介绍是他的男朋友。

    啧!

    所以。

    晚上回到宾馆后,穆渊和夏凯凯在阳台上谈了一下心,甚至动用“道具”审问了一番。

    穆渊问夏凯凯:“你今天说错话了你知道吗?”

    夏凯凯摇头,不知道。

    穆渊咬着他的耳朵,狠狠地惩罚他,“你该说我的名字,你该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

    夏凯凯眼尾潮红,正有些喘不过气来,闻言心中一软,他直起身子,拧转身体扭出性感的线条,让人万家灯火和漫天星辉洒落他的胸口,带着一颗烫热的心,吻上了男人的嘴唇,尝到了酸溜溜的滋味儿。

    啧!

    就知道撒娇!

    这是心虚了吗?

    穆渊被吻的心花怒放,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的惩罚,在青年的耳边发了狠地说,你是我的,就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夏凯凯只能配合着粘人精大哭包,说,对对对,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

    很完美的一次体验。

    阳台的视野果然非常地好。

    宾馆的大床也不错。

    还有浴室……

    过了大半个月老夫老妻生活的两个人,终于解了禁,蜜月如火。

    就像夏凯凯说的那样,他的肾上激素分泌的非常旺盛,超强的体力和耐力即便身在下面也具备了强大的进攻性,最后累得头晕眼花的穆渊被夏凯凯一把推倒在床上,只能无助地看着夏凯凯像头优雅性感的花豹一样坐上来的时候,是相当的一言难尽。

    穆渊断断续续很苦恼地说:“你总是用这个姿势,是嫌弃我不行吗?”

    夏凯凯停下动作,欺下身来,媚眼如丝地笑:“为了你的自尊心好,还需要说那么明白吗?”

    一枪命中心口!

    穆渊只觉得自己受到了此生最大的侮辱和嘲讽。

    “你……”他气的想把人掀下去,但是连续鏖战了大半夜,他第一次竟然没成功,却被夏凯凯压住肩膀狠狠的往下一按!

    用了大力。

    大床深深沉下,又弹起来,发出了“嘎吱”一声爆响!

    两人措不及防间都是一喘。

    夏凯凯压着人,微微眯眼,被汗水润湿的睫毛像是勾出了妖娆的眼线,当真像那破夜的恶魔一样,散发着罂粟花般的危险。

    “你干什么?”

    “我……”穆渊张嘴,又欲言又止,最后气的把被子捞过来往脸上一盖,装死。

    夏凯凯被逗笑,温柔地哄着人:“好了,好了,不逗你,是我喜欢这样可以吗?”

    “……”

    “你一个坐办公室的,和我搞运动的不能比,今天很不错了,剩下的你只要享受就好了。”

    “……”

    “……”

    夏凯凯不再说话,将背角缓缓往上拨,露出形状完美丰润的唇,上唇薄下唇厚,红润的色泽,吸吮的时候像是裹着一团果冻,口感极佳。

    夏凯凯低头,去亲他的嘴唇,勾着那柔韧的舌尖与自己共舞。

    渐渐的。

    灼热的气息再次升腾。

    柔软的席梦思床垫,起起伏伏。

    窗外的月光洒落在床单上。

    紧绷的脚趾,柔韧的腰线,低喘的声音,一直到天明。

    第二天。

    夏凯凯身上那种慵懒性感的气息更浓了,餍足的模样就像是饱腹了一顿的吸血鬼,白肤红唇,眉眼浓丽。

    周悦珊来找夏凯凯,通知他上午去冰面训练的时候,看见了夏凯凯的脸,啧啧了两声。

    但是等她看见穆渊之后,“啧”声是没敢发出来,但是整个人的表情更加夸张,意味深长地看了夏凯凯好些眼。

    “吸血鬼”夏凯凯吸了穆渊的血,就把穆渊吸成肉干了?

    不是!

    是两个人一起变成了“吸血鬼”!

    穆渊人本身就长的俊美,而且还是极度符合世界审美定义的帅气,但他长期受到失眠困扰,再加上生在高位不得不具备的杀戮果决,于是便显得既冷漠,又不好相处,再配上难以忽略的黑眼圈,就算再帅也有个限度。

    但最近感情稳定,每天抱着媳妇儿暖炕头,六个小时的充足睡眠一点点的驱散了他眼底的黑色素,不知不觉的气色好了许多。再加上昨晚上美满的床笫生活,不但吃饱喝足,关键还不算累,他急夏凯凯比他还急还干脆,他是真的只需要躺平了享受就好。

    所以今天早上一露面,绿色的眼睛美得简直就像是高原上的湖水,碧波荡漾,潋滟出无尽的风情,比夏凯凯还白的肌肤配上殷红的唇,整个人年轻了少说五岁,再次回到了二十好几。

    这两人一个在周悦珊面前,一个再远一点讲着电话,从周悦珊的角度去看,配上这家酒店的欧洲贵族的装饰风格,简直就是两个偶像剧的男主角在争奇斗艳。

    周悦珊顿时自惭形秽,摆摆手说:“我楼下等你,快点下来,去晚了冰面就满了。”

    来去如风的女汉子消失不见,夏凯凯转头问穆渊:“我去训练,你去吗?”

    穆渊停下电话,犹豫了一下,摇头:“我今天上午要去开会,下午吧,下午有时间。”

    “你忙你的,反正比完赛了,你把这边的工作忙完。”顿了顿,夏凯凯问,“表演滑你要去吗?”

    穆渊点头:“要去。”

    “记得买票,我先走了。”

    “等等。”

    穆渊叫住夏凯凯,走到他的面前,低头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这才放手让他离开。

    夏凯凯叮嘱他:“路上小心,别太忙了,上午处理不完,下午再工作,我们下午不一定训练,表演滑比较简单。”

    “好的,你也是,昨晚上没睡好,下午没训练就回来好好休息。”

    “你不也没睡好,所以中午……”

    两人要分开了,还黏黏糊糊的半天说不完,穆渊手里的越洋电话还通着,达西在那边抓着头发,忍着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一个劲儿地翻白眼。

    作者有话要说:夏凯凯,女王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