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印钞机女友 > 139、第139章 发微博了
    “对啊,这不是没有可能啊!”

    明天诚,朱守庆的办公室,程白赶到之后,把自己之前想到的对殷晓媛和mars的猜测一说,朱守庆便惊得从座位上豁然起身,没忍住一拍大腿叫了起来。

    “毕竟她这小情人是外国人,而且成天跟她吃喝玩乐,这俩人还去巴基斯坦!是个正确的方向!”

    眼看着就要第二次证据交换了,可他们手上的工作也还没有什么突破性进展,朱守庆也是要面子的人,这段时间愁得嘴角都起泡了。

    可这会儿,面露红光,看上去极其兴奋。

    他不由得将双手交握在了一起,从办公室的这头踱步到那头:“方par最大的诉求就是能夺得孩子的抚养权,这一条未必能改变财产分割的局势,可要一旦能证实,抚养权多半就稳了。不过,问题是……”

    “问题是没有证据。”

    程白一路开车来的路上,也把整件事在自己的脑海里面过了一遍,自然很轻易地知道这件事的难点在哪里。

    提出猜测容易,但要证实猜测很难。

    “您觉得方par会配合我们吗?”

    “他?”

    朱守庆两条眉毛拧紧,仔细地想了想,最终撇着嘴,摇了摇头。

    “如果你猜测是真的,恐怕他不愿意让我们知道,更不愿意让我们把这件事搬上法庭了。否则也不至于一直对我们隐瞒他的‘杀手锏’。但仔细想想,他越是这样,我越觉得程律这猜测可能才是切中了要害。程律啊,证明我们实力的时候到了!”

    先前方不让一副拒不配合的态度,让人恼火。

    明明自己手里都东西,眼看着就要上法庭了,还不告诉他们。不管他有什么样的苦衷什么样的想法,都是把他们这两位律师架在了火上烤,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

    就算他可能没那意思,但结果不变。

    程白道:“我们自己查,不让方par知道?”

    朱守庆点头:“必须的!”

    程白想想觉得没什么问题,先查了再说:“那就要抓紧时间了,我觉得事情恐怕没有那么顺利,要查的地方都在国外,难度太高了。”

    朱守庆想到这里也叹了口气:“这倒是,可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办法了。我先去联系一下,把事情交代下去,程律你是真聪明,这角度要是真的,这案子八成都要算你功劳。你就再想想,看看还没有没有什么别的突破口。”

    原本朱守庆是很不待见程白,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也不得不“真香”了,推开办公室门走出去之前还不忘恭维她一句。

    程白被他逗笑了。

    但转念又觉得有些无处下手。

    虽然同是明天诚的合伙人,可朱守庆的办公室明显比方不让办公室小了一半不止,各种摆设也都很简单,甚至透着点上一代人老派作风的朴素。

    办公桌上堆放着厚厚的卷宗,一台电脑亮着还没关。

    程白在这头的沙发上坐下来,就拉开了随身挎着的包,里面装着几页殷晓媛和mars的生平资料,她想要拿出来再看看有没有什么端倪可寻,或者提供一个调查的方向也好。

    但没想到刚拉开包,看见的竟然是那一巴掌大的红色小本。

    结婚证。

    程白嘴角顿时抽了一下,刚才和朱守庆一通交流,几乎让她忘记了自己今天上午干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现在看到这小本儿,终于又记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把它压到了钱夹最里面。

    然后就想起了边斜。

    脑海中忽地闪过一道灵光。

    程白拿起电话翻了一下号码簿,跳出来个“你边”,直接就给边斜打了个电话过去:“如果要你在最短的时间里用最便捷最容易做到的方式,了解一个跟你没什么接触的人,知道他生活的细节,你会怎么做?”

    那头边斜才怼完谢黎,身心舒畅。

    刚接到程白电话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没良心的人忽然之间良心发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于是高高兴兴张开嘴巴就要跟她说话。

    谁料想还没等他发出声音,她就劈头盖脸一点没有铺垫地砸了个问题过来。

    最短时间最便捷方式了解一个人?

    那还不简单吗!

    边斜立刻想要回答。

    然而话到嘴边时又不知怎么想起自己前几天和程白冷战的经历,忽然心生警觉,怕问题里有坑,不想让程白误会,顿了一顿,才答道:“当然是自己亲自接触更快啊,找出来吃顿饭,大家吃聊聊天,友好交流一下。”

    这答案听着可真是虚伪,冠冕堂皇。

    程白听得嘴角一抽:“这人没那么好约出来吃饭,你说真话。”

    边斜在电话那头撇嘴,咕哝道:“那询问他亲朋好友之类和他熟识的人,综合起来考虑嘛。”

    程白微微咬牙:“我有正事,你、说、真、话。”

    边斜一听说正事就放心了,立刻脱口而出:“最方便的当然是扒他朋友圈看他微博,人在网络世界所展现出来的面貌必定与现实有联系,而且往往更接近内心真实本性!而且很多他不会在现实里展示的东西,也会展示在网上。”

    “可微博朋友圈这些以前就看过了……”

    而且当时就是边斜看的,看了殷晓媛的微博还看了mars的微博,除了大约感觉mars的私生活也没那么干净且可能经常出去约妹子之外,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东西。

    更不用说后来那个釜底抽薪的计划还被方不让否决了。

    程白下意识就要否定这个办法。

    然而想到这里时,她眼皮忽地跳了跳,当时和边斜的一段对话,顿时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

    “哎,她男友也有微博,跟她互关。只是好像没有发多少内容,这光秃秃的一片。”

    “外国人用ins和facebook比较多吧?””

    “我知道了!”

    程白一下意识到了方向所在,想挂电话。

    但边斜一听她说这句话就急了:“你等一下!”

    程白正要挂电话的手指于是顿住,问:“还有事?”

    她问得直接干脆,可边斜却一下有些不干脆,声音里难得出现了几分小心试探:“那个,我就是想问一下,我俩已经结婚这件事,我能跟别人说吗?”

    程白赶着挂电话,也没在意:“随你高兴。”

    反正婚都结了,还能当没发生不成?

    她又不是方不让。

    结了婚还搞得跟没结婚似的在外面浪。

    顶多也就是这过程需要适应适应罢了。

    说完她也没管边斜那边是什么反应,只说自己这边要抓紧时间忙案子就把电话挂断了,然后捏着手机推开门,站在门口向外面朱守庆团队里的其他家事律师喊了一句:“你们谁会翻墙?”

    随你高兴。

    这四个字可真是……

    干脆极了!

    虽然不知道程白打电话来问他那个问题是为了什么,可得到程白这四个字回答的边斜一时有着说不出的高兴。

    刚刚遇到了谢黎,假装不经意地展示过了自己的结婚证堵得对方一句话说不出来之后,他就特别有礼貌特别虚伪地接着跟对方寒暄了几句,才告辞离开。

    啧啧。

    谢黎那表情,俨然是晴天霹雳,在怀疑自己的人生。

    可是边斜才不管那些:前男友都是敌人,敌人的痛苦就是他的快乐!

    好不容易结束了跟程白的“冷战”,关系还突然之间有了巨大的进展,即便是暂时被程白抛弃了,可只要看看手上这小本本,就万般烦恼皆消了。

    于是他打开手机,想起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更微博,准备上去说两句话。

    然而……

    等他登上才发现,在他没发微博的这段时间,评论反而多了,整个评论区都跟过年似的。

    “几天没发微博了?[狗头]”

    “又是没有发微博的一天,著名畅销书作家实力为您证明‘秀恩爱死得快’![狗头]”

    “让边狗成天嘚瑟,还敢天天给我们撒狗粮,有本事你出来继续发博啊!”

    “前面都发得好好的,三天两头撒狗粮,突然之间不发了,啧啧,真是令人好奇原因哟……”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狗头]”

    “我也有一个大胆的猜测[狗头][狗头][狗头]”

    “哈哈哈是分了吗?”

    “哎,我们这么猜测是不是不道德啊……”

    “边狗啊,你要坚强,感情总是会出问题的,我们才是你长久的后盾啊!自古雄才多磨难,自古文章憎命达,失恋没啥大不了的,换个角度讲,过得越惨,写得越好。看开点啊。”

    “别自闭,我们等你新书!”

    “边坚强,请化伤心为动力,该发新书了!”

    “打赌,估计是分了。我没有道德,我要笑!哈哈哈哈……”

    ……

    秀恩爱,死得快?

    自古文章憎命达,过得越惨写得越好?

    猜他和程白感情出了问题,要分手?

    还他妈叫他看开点?!

    边大作家点进去一看,差点没把肺给气炸,立刻撸起袖子就要回怼,正好这时候程白电话打进来,他于是有了新的想法。

    现在得到程白首肯,连走路都嚣张起来。

    他干脆从后台评论界面退了出来,点开发布新微博,把自己手里结婚证一拍,发的时候还眼珠一转,在图上p了行字,又编辑了一下文字内容,才挑起唇角,点了“发送”。

    很快,关注了边斜微博的大部分人,就看到了这条最新微博——

    内容相当惊爆!

    边斜:我现在的确没有女朋友了[微笑]

    所有人在看见这条微博的瞬间都忍不住要嘘一声,心里一面高兴着这逼以后终于不会再发秀恩爱的狗粮微博了,一面又觉得好歹是自家作者,刚谈恋爱的时候多开心,这谈了还没俩月就分手,也太惨了,多少有些可怜。

    然后又看见下面居然还配了图。

    外面看小图是略缩过的,乍一看也看不太具体,所以他们下意识就点开了大图。

    略深的红色伴随着迅速旋转的加载进度条,顷刻铺满屏幕!

    这一瞬间,先前还对边斜心生怜悯的所有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他妈竟然是张结婚证!

    而且图片下面还p了一行斗大的字:但是老子有老婆啊!

    叹号后面还跟了个狗头。

    全体粉丝:“……!!!!”

    结婚证,老婆……

    卧槽说结婚就结婚!

    还以为人家不发微博是分手了,没想到是给他们来了个大招!

    一脚踹翻狗粮!

    证是假的!图是p的!这狗粮谁他妈爱吃谁吃去!!!

    边斜是七八天没发微博,一发就石破天惊。

    不仅是粉丝群炸了,连他圈内的朋友都炸了,一个个全都黑人问号打过来问他,消息和电话太多让他手机都变得卡顿。

    作家圈的人只是惊讶于这婚结得毫无预兆。

    但律师圈这边就是完全不敢相信了。

    程白结婚?

    开什么玩笑……

    很多人虽然不了解程白,但无论怎么感觉,这都是一位严谨的大律,行事审慎,恋爱谈那么多次都没成,这一回顶多才跟边斜谈了俩月,说结婚就结婚——

    这年头闪婚流行,程par也紧跟了一回潮流?

    消息立刻在各大律师群里传开了。

    很多律所里的律师都开始交头接耳。

    明天诚这边也不例外。

    朱守庆这边才瞒着方不让把调查殷晓媛、mars两人国外行程的事情交代下去,从会议室那头走回来,就看见外头那些小律师跟炸了锅似的。

    他纳闷儿:“这是怎么了?”

    程白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出入明天诚,且她代理方不让离婚官司的事情早已传遍圈内,很多人都清楚她和朱守庆现在在合作。

    听到他问,很多小律师都转过头来。

    其中一个他手底下的律师就咳嗽了一声,把手机上的消息给朱守庆看,压低了声音,唯恐惊动了什么似的开口:“程律结婚了!”

    “这不可能!”

    朱守庆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最近他都在跟程白接触,又是做惯了家事的人,程白这几天那状态,他还是看得出来的,也能瞧出一些端倪来。

    “是什么误会和谣传吧?”

    小律师咽了咽口水:“结婚证都有了!”

    “……”

    朱守庆终于接过了那手机看了一眼,眼皮猛跳起来。

    太魔幻了。

    这什么情况!

    朱守庆着实用了好大的功夫才使自己冷静下来,把手机递还回去,皱眉训斥他们:“好歹也是红圈所里工作的人,看你们,多大点消息就炸成这样。不就是程白结个婚吗,有什么好惊讶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们爹妈又结婚了呢。赶紧的,都回去干活儿!”

    所有小律师顿时都把头埋了下去,再不敢议论一句,各自忙各自的了。

    朱守庆则一脸平静地离开。

    然而才转过走廊拐角他就立刻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上网搜看消息,然后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卧槽”。

    程白这时候还在朱守庆办公室里。

    不过几分钟之前,方不让得知她来了天志,便端着咖啡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走过来,问她来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进展。

    程白自然推说没有,来就是找朱守庆讨论讨论。

    他们都还不知道网上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儿朱守庆便回来了。

    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

    但程白发现朱守庆虽然也在跟她说话,可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好像她身上长了三头六臂似的,于是在朱守庆第三次从文件里抬起头来打量她时,她没忍住问出了口:“朱律一直这么看着我,是有什么事吗?”

    朱守庆憋了一下,其实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八卦。

    然而正主就在眼前啊。

    他终于还是没忍住,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点到那微博界面上去,翻给程白看,瞅着她问:“大家都炸了,这是真的吗?”

    程白定睛一看,嘴角顿时一抽。

    就知道边老邪干不出什么好事……

    但能怎么办?

    宠着呗。

    她目光从朱守庆的手机屏幕上移开,落回他脸上,微微一笑:“是,我结婚了。”

    “咳!”

    边上的方不让听了,一口咖啡直接喝呛,差点没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