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科幻空间 > 王牌特工:飞鸢九天 > 第四十四章 他真的很多疑(求收藏求推荐)
    离开了北月郡主的院子,君灵鸢和古墨大师走在来时的那条宫道上,君灵鸢垂着眸,心头的疑问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北月郡主……她身上的分明不是什么奇疾,这天心蛊的成因,她方才其实有所隐瞒,这天心蛊毒的成因所要求的必须是怜心蛊反噬后遇上任何一种毒性霸道的至毒方才能形成这所谓的天心蛊。

    而所谓怜心蛊,其实是一种极为阴毒的蛊,这种蛊分为母蛊和子蛊两种,御蛊之人需要将母蛊和子蛊留在在自己体内用精血喂养足足三年。待三年后,母蛊和子蛊成熟,御蛊之人就可以将子蛊下给自己心仪的人,中蛊之人便会对御蛊者死心塌地,从此心里眼里便只有御蛊者一人。

    君灵鸢的眉头深深皱起,只觉得心中的疑问又重了不少。这种怜心蛊本就是极其难得的一种蛊,而且其作用也是极为阴狠,强迫他人因这怜心蛊的原因爱上自己,本就是一件令人十分不耻的事情,无论是在前世或者是这碧落大陆,或许都没有几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看来这北月郡主,也不简单呐,看起来一副端庄优雅的模样,却其实做着这般令人咋舌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人能让她费尽心思用精血供养出这种极为阴毒的蛊……?君灵鸢不禁有一些好奇,但她心里清楚,这一定是一个北月郡主无论用尽什么手段都要隐瞒的秘密,她不会去过于地深究,毕竟,她还不想和自己的命过不去。

    若是方才,她直接开口指出了这蛊毒实则是怜心蛊反噬所致,北月郡主或许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的。果然,人还是不能看表象,若是别人,又有谁会相信这看似与世无争,端庄优雅的北月郡主,居然会做出这般阴毒可怖的事情呢,这大概就是人性的黑暗……?

    思此,她微不可闻地低笑了声,似乎回想起了些什么,声音似嘲似讽。

    “古墨大师,好久不见。”

    低着头思考事情的君灵鸢忽而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入耳清朗而又温和,带着几丝淡淡的笑意。

    君灵鸢缓缓地抬起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袭淡蓝色衣袍,袖着精致细腻的云纹,视线微微向上移,便可以看到那柄从不离身的白玉扇,缀着极好看的流苏,再往上,便是那面如冠玉,满是书生气的眉眼,以及……常年不变的,微微勾起的唇角。

    “四皇子殿下,好久不见。”古墨大师向萧若痕拱了拱手,以示问好,他老脸难以察觉地僵了僵,古墨大师自然不能说出来,五日前的清风楼文试,他才在影镜里见过他答不出题目的样,更不能让他知道那日折磨得他要死要活的题目是自己出的。否则,一定会被这个小子给报复的,想到这,古墨大师只能尴尬地笑了笑,打算找个借口先带着君灵鸢离开。

    “这位是……?”萧若痕似乎压根没有察觉到古墨大师的窘迫,他挑了挑眉,唇角的笑又深了几分,说话间,他的眼神已经落到了在一旁努力想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君灵鸢身上。

    又是这种感觉,仿佛是在哪里看见过般的,宗给他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萧若痕不禁皱了皱眉,眸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他最近总是有这样的感觉,而且他总是寻不得缘由,他思考着,双眸定定地看着站在古墨大师身旁的人儿。

    只见那是一个身形修长的女子,穿着一身绣工精致的大红色广袖齐腰襦裙,微风轻拂,那翩翩的衣袖便像一团火般的在风中翻飞着。

    他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只能看见半面遮住脸的金色缠枝牡丹纹面具,面具遮住了她的上半张脸,他只能隐隐地看见那一双隐藏在面具下的深潭般的黑色眸子,如墨般带着一种特别的吸引力,以及……那暴露在阳光中的有些略微动人的下颏线。

    这分明应该是一个陌生人,但他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感到熟悉。

    “敢问姑娘芳名?”他的眸子忍不住眯了眯,眼神中透露出一些探究。

    “难道四皇子经常当街询问女子的闺名吗?”君灵鸢好似丝毫没有察觉他的探究和打量,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强烈的冷淡,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当然不是,”萧若痕有些诧异,仿佛并没有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他脸上却依旧带着温和优雅的笑意,好像她的问题完全不能影响到他:“在下总觉得姑娘很熟悉,似乎是在哪见过的。”

    “四皇子怕是对每一位姑娘都这么说吧,这便是你的搭讪手段?四皇子难道真以为自己是贾宝玉?”君灵鸢嗤笑了一声,眸子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嘲讽,似乎对这样搭讪的手段见怪不怪。

    她实则心里暗道不好,这萧若痕当真是狐狸一样的人物,她都已经包裹得这么严实了,难不成还会被他给认出来?还好她进宫前就留了个心眼,没再用子衿这个名字,不然此时怕是就已经穿帮了。如今,她只能努力装出一副冷淡无礼的模样,只求暂时打消一下萧若痕对她的怀疑,让她能快些离开这皇宫,毕竟今天的她,面具底下的可是一张没做任何伪装,只微微施了些薄粉的脸!这张脸,可是她君家二小姐本来的模样!

    “姑娘,那你可对在下有很深地误会了,”萧若痕唇角上扬,眉眼含笑,手中的白玉扇刷的一声便打开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执着那把雕刻精美的白玉扇,一下一下地轻轻地扇着。他似乎已经在君灵鸢的身上发现了什么疑点,笑容便越发的笃定起来。

    “在下是真的觉得见过姑娘的。”

    只见他话音一落,手中的白玉扇刷地一下便又收起来了,与此同时,他足下飞快地一动,淡蓝色的衣袍翻飞,而他的动作快若闪电,抬手便向君灵鸢脸上的金色缠枝纹面具掀去。这一下疾如旋踵,似乎是蓄谋已久般的,这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快得让君灵鸢根本反应不过来。

    只听见“铛”一声金属落地的清脆的声响,君灵鸢脸上那面精致好看的金色缠枝牡丹纹面具飞落在地上,露出了她毫无易容的,不加任何掩饰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