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相思尽染 > 第七十一章 一月凉
    看着这玉坠,夜子宸心里百转千回,因为这东西,他才要要从小便受与母亲分别之苦,远离故国,而如今也是因为这东西,他又要被迫和自己的妻子分离,这东西还真是祸害。

    若是可以,他真的想将这东西毁了。

    “宸哥哥?”沐染见夜子宸看着她的玉坠发神,心中有些不安。

    听到沐染唤他,夜子宸将她的玉坠重新放回她的胸口,定了定心神,问道:

    “染染,你可知这玉坠的来历?”

    沐染摇了摇头,疑惑地道:“这不是母亲的遗物吗?”

    夜子宸抚摸着她的发丝,轻叹一声,缓缓道出了此玉坠的来历。

    而后道:“这下你明白了先皇为何不让你示于众人前吧?”

    沐染惊愕,没想到这玉坠的来历竟是这样,而且听夜子宸这么一说,她也明白这世上很多人都想得到它,看来她这么天天戴在身上的确不是一件安全的事啊。

    “可是父皇为何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呢?”沐染不解。

    “我想,先皇并未有称霸天下之心,这玉坠于他而言不过是一死物,甚至还可能是楚国的祸害,他宠爱你,见你想要也就顺其自然地给了。而据我所知,楚国除了皇帝之外应该没有谁知道有这东西。”

    “意思说连皇兄也不知道?”

    “嗯。”

    沐轩澈野心勃勃,若是他知道,早就拿回去了。

    沐染沉默下来,看来日后她要把这玉坠摘下来找个地方好好收着了,若是哪一日被人给认了出来,那可是个**烦。

    院内陷入了静谧。

    只是沉静了半晌后,沐染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按理说这应该是楚国皇室的秘密,夜子宸一个外臣,何以知道得如此清楚?

    她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夜子宸早就知道她会问,便道:“我师父是前朝皇室之人,对于这些事情当然清楚,而我有日在他书房无意间发现了有关玄武令的记载,上面还有画像,所以便知道了。”

    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加之沐染对夜子宸毫无保留的信任,所以自然也就信了。

    “那现在我该如何处置这枚玉坠呢?要不你收着吧。”沐染很是纠结,对于这东西,她第一反应就是要将其毁了,可这又是父皇赠给她的。

    “为何?”夜子宸微惊。

    “听你这么一说,这玉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毕竟也是父皇送的,我也不能扔,所以就送给你呗,这样我也能眼不见心不烦。”沐染道。

    夜子宸轻笑,很好的收敛了眼底的情绪,道:“好。”

    他的染染,果然没让他失望呢。只是心里也是愈加难受。不过,自己还有一事需要她的帮忙。

    “染染医术高明,可听说过一月凉?”

    一月凉?她长在慕容山庄,自然知道这种毒药,人吃了后初时不会有感觉,只是一月后,便会令人生不如死,五脏六腑皆废,七窍流血,死相极为可怖。

    “我知道,怎么了?”他问这个做什么?沐染心里纳闷。

    夜子宸有些忧愁地开口道:“我一朋友,中了此毒已有半月,只是还未找到解药。”

    “谁呀?我认识吗?”沐染好奇地问道。在她的印象里,夜子宸待人孤傲冷漠,除了韩冽与他走得稍微近了些,也没见他有其他朋友啊。

    夜子宸摇摇头,“他是我入仕前所结交的,只是并非楚国人,但一直都有交集。近日他写信与我,告知我他不幸中了此毒。”

    原来还是发小啊,沐染想道。她丝毫不怀疑夜子宸话语中的真实性,谁还没个小时候的朋友呢,就如她与韩素素,虽然多年未见,可是感情依旧。

    见夜子宸眉间忧愁,沐染也急他所急,有些恼火地道:“我也只是以前听舅舅说过这毒,但是我并没有解药。而且我没有见过这种毒,根本无法炼制解药”

    听了此话,夜子宸心下自是失望不已,但见沐染垂丧着脑袋,他轻抚着她的头顶,安慰道:“没事的,我只是问问。”

    而沐染仍然为自己没能帮到他而感到自责,心里想着要不要去问问舅舅。

    而一想到慕容赫,她一双美眸突然亮了起来,有些激动地抬起头来道:“我想起来了,在我回宫时,舅舅给了我一颗回魂丹,此丹药有解百毒之效,应该也能解那一月凉。”

    回魂丹?夜子宸眸中闪过惊愕,这的确是名不虚传的解百毒的药丸,据说只有慕容山庄的庄主才会炼制,且炼制一颗至少需十年,没想到慕容赫竟会给她。

    一月凉毒性霸道,据传这毒药是专为皇帝准备的,用来控制人心,所以就算是一月凉的解药,也只能抑制其毒性,让中了毒的人多活一个月,但是不能根治。

    而回魂丹却不一样,据说此药有脱胎换骨之效,无论是什么毒,都会被回魂丹洗得干干净净。

    沐染猛地起身,“我这去给你拿。”

    夜子宸突然拉住了她。

    沐染疑惑地转头看他,“怎么了?”

    “回魂丹千金难求,你还是……”更何况,她也只有一颗而已。

    沐染一听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当即打断了他的话:“回魂丹再难得,也不过是一颗救人的药丸罢了。”

    夜子宸眼中尽是愧疚,“我……”

    沐染拂开他的手,“行了,你也别觉得有心理负担,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作为你的妻子,自然也义不容辞了。”

    说完便快步进去了。

    夜子宸在背后跟着她,他只觉自己胸口胀得厉害,说不出是感动还是什么。

    她从未怀疑过自己,而自己却一次一次地骗了她。

    染染,你这样好,让我如何能原谅自己?

    云国。

    南宫瑾恒去宫中将炎国所发生之事事无巨细全告诉了南宫岳鹏。

    本来南宫岳鹏脸色还好,只是听到叶拂烟之死时,脸色瞬间一变。

    “糊涂!”南宫岳鹏突然怒斥道。

    南宫瑾恒不明其就,忙跪下道:“父皇,儿臣此举也是为了挑拨炎楚关系,不知有何不对?”

    南宫岳鹏怒气冲冲地指着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因为他知道叶与南宫瑾宸交好,若是他当真相信了他的妹妹是瑾宸所杀,那么毁的不仅是瑾宸,还有云国与炎国之间的关系。

    不过这些他都不能告诉南宫瑾恒,因为夜子宸的身世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则若是夜子宸出了差错,那他又去哪里找一个人来代替夜子宸呢?

    “父皇……”南宫瑾恒小心翼翼地唤了声。

    南宫岳鹏地扶了扶额,似乎很是疲惫,“罢了,你下去吧,只是日后,不能再这么鲁莽行事了。”

    鲁莽?他这叫鲁莽吗?南宫瑾恒满腹疑虑地看了眼南宫岳鹏,见他并不想说话,只好告退。

    回到东宫,南宫瑾恒越想越觉得皇帝的态度不对,他自认自己做得没有错,可为何父皇的反应如此之大?难道……

    南宫瑾恒越想越觉得可能,只是却想不通其中缘由,心下烦躁不已。

    同时他也担心沐染,若是夜子宸当真如自己想的那般,那儿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时间也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因为天气炎热,沐染也没怎么出过门,每日在府里弹琴作画,或是偶尔去宫里与韩素素聊天,日子倒也快活。

    而突然有一日她发现好久都没见过凌旭了,便想去看看他,却被告知他早就被带走了。沐染有些纳闷,便去问夜子宸,夜子宸道是他的亲人找来了,因为那日她不在,便没来及告之。

    沐染听了,有些失落,她挺喜欢那孩子的,只是没想到便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

    只不过那失落也就是一下而已,毕竟他现在有了亲人,自己也应该为他高兴。

    这天,沐染正在作画,却见云裳急急忙忙地进来,“殿下,不好了,奴婢方才听宫里传来消息,皇后娘娘害得滟嫔流产了。”

    沐染惊得站了起来,“什么?韩姐姐怎可能做这种下作之事!”

    “具体的情况奴婢并不知晓。”

    “那现在韩姐姐如何?”沐染焦急地问。

    “听说陛下已将皇后禁足。”

    闻言,沐染当即吩咐道:“准备进宫!”

    云裳忙出去让人备车马。

    下了马车后,沐染直奔未央宫,却见未央宫外多了守卫,看来果然如云裳所说,韩姐姐被禁足了。

    沐染正欲进去,却被守卫拦住了。

    “让开!”沐染怒气冲冲地道。

    “长公主殿下恕罪,陛下下旨,任何人非诏不得进入未央宫。”一个守卫拱手道。

    “那本宫偏要进去,你待如何?”

    “还请殿下莫要为难属下等。”

    见如此沐染也并不打算要硬闯,而是转头去了御书房。

    沐染与沐轩澈谈了有半个时辰。从他们俩的谈话里,沐染也了解了沐轩澈对此事的看法。沐轩澈并不相信是韩素素害了滟嫔,但是因为滟嫔的指证,他不得不将韩素素禁足。

    当务之急,便是找出滟嫔流产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