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综英美]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 91、洞悉的双目 38
    哥谭这边的改革进行的如火如荼,另一边连威也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啧!”连威揉着胀痛的额角看了一眼时间,不由开始认真地思考随身携带耳塞来克制那个陶瓷面具的可能性了。毕竟那疯狂呓语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他和另一个他没有发生任何暴力冲突那还是好的,但若是哪天打到一半蹦出来这个一个面具——这妥妥是举手投降的节奏啊!

    最让连威想不通的是,明明以他的自控能力都被影响地那么严重了,另一个他又是怎么做到完全不受那个面具的影响的呢?连威越想越是没有头绪,而且更让连威沮丧的是,他突然发现,不管是那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他,再或是他体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存在的另一个人格——想想他们做过的丰功伟绩,连威突然发现他自己好像是其中最弱鸡的那个!这要是放在那些多重人格的电影里,像他这种弱鸡妥妥是被吞的节奏啊!

    连威:[咸鱼突然失去梦想.jpg]

    不过,失去梦想归失去梦想,连威却一直没有停下自己思考的大脑——另一个世界的他——姑且叫他审判吧。

    审判能够无视那个奇怪的面具的呓语引诱,拥有超乎常人的身体素质,漠视人类的生命,没有正常的同理心,却有着他暂时还无法获知规律的善恶观与是非观,甚至有着很强的“正义感”。连威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说他就是他,更不知道对方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轨迹,但是,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审判并不将自己视作人类——或者说,他、他们本就不是人类。

    做人二十多年,突然一天之间发现自己似乎被开除了人籍,连威并没有过多的慌乱。虽然第一次那么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自从威廉从他体内苏醒开始,连威就已经有所预感了,毕竟普通的人类可没有办法一剑斩灭外星军团,还能让紫爸爸那么……纵容。

    想起那段被他无意识忽略的记忆连威也是头疼不已,紫爸爸的存在绝对是一个大隐患啊!虽然对方和他记忆中的形象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但是他并不敢保证他们的目的就会有实质性的差别,毕竟那位紫爸爸可是为了自己的抱负连杀两位义女!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待他亲密,指不定一生气就杀他祭天了呢!

    连威不由长叹了一声,其实他想那么多也没有什么用,除开审判和紫爸爸这种外部因素不谈,单说内部——连威并不觉得自己就能够抢得过威廉——他可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威廉到底在哪里!那可是他的记忆宫殿!可他竟然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人?!连威都觉得这太过不可思议,他对于自己的心理的掌控一向无微不至,现在却连一个与他完全割裂的人格都找不到——他真是白活了二十多年了!

    不过这种认识虽然令他挫败,却也不失为一个好消息,毕竟——如果威廉想要和他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就必须和他争夺记忆宫殿的所属权,上一次对方毫无阻碍接掌他的身体毕竟是发生在他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如果在他有意识的情况下再来一次,对方也不可能做得那么轻松。而且既然他在记忆宫殿里遍寻不到对方的踪影,就证明对方没有,至少暂时没有与他相争的想法,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但是就算威廉没有这个想法,连威也不可能真的放任对方就那么隐藏在他的体内,他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更不喜欢打毫无准备的仗——与其等到对方想要干掉他的时候再仓皇应战,不如先主动出击找到对方的藏身之所,然后再从长计议其他的事情。不过,该如何找到对方,又该如何从长计议,这可就不是一件可以轻易说得清楚的事情了。

    连威早便想过,若是威廉真的很久之前便存在在他的身体内,那么他不可能真的一无所知,总会有那么蛛丝马迹被他获知。可是现实的情况就是在威廉苏醒之前,他对于一个如此完善的人格一无所知!既然如此,那么对方的存在就必然与他丢失的记忆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可是……即使对于那段记忆已然毫无印象,但是想到自己最初有记忆的那段日子的精神状态,连威也大概猜得到,那绝对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记忆……

    连威已经可以察觉到自己明显地抵触与逃避情绪了,事实上如果不是他有意逃避的话,当初离开兄弟会的据点被卢瑟找到之后他就应该开始着手找回自己的记忆的,可是一直拖到现在就可以知道他潜意识里对于那段记忆到底有多么抵触了。可是事已至此——审判所表现出来的威胁性显然要比威廉高得多,而他绝不能容忍自己怀揣着一个随时可能和他争夺身体的隐患与审判对峙。况且,审判可是放了话要杀了他们——连威想,至少从现在的局面来看,他和威廉应该有机会成为盟友吧?

    正当连威纠结之时,这么多天以来一直十分安静的聊天群,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

    再说审判在连威面前消失之后,他并未在大都会停留,反倒是比正义联盟还要更快一步——直接出现在了哥谭的犯罪巷。

    “罪恶的气息……”审判低喃道。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犯罪巷中萦绕不散的若有若无的血腥气产生了某种刺激,审判手中拎着的白色陶瓷面具忽笑忽悲,其表情变化之快几乎让人看不清它的真实表情,尖利连绵的尖啸陡然在犯罪巷中爆发,只一秒,阴暗的角落里就有至少三道人影怦然倒地,而更多的人眼中露出了狂热与痛苦交织的神色。

    不过,那一声高过一声宛若海潮一样的尖啸,仅仅持续一秒便戛然而止。因为——审判毫不留情地一把将手中的陶瓷面具摔在地上,并且一脚将其踩碎成了好几瓣,破碎的面具边缘流淌出大量的暗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惨白的陶瓷,显得尤为瘆人。只不过审判既然敢这么对待它,自然不会被它下到。疏离的黑眸愣是连抬都没有抬一下,便冷冷地威胁道:“老实点,否则我亲手将你抹除!”

    原本躺在地上装死的面具上沾染的血迹瞬间凝成一只只触手扭动起来,飞快地将自己破碎的“尸体”拉回来拼凑在一起,然后用细长的血液触手塞进狭小的裂缝之间,猛地一阵收缩——惨白的陶瓷面具再次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审判的面前,并且,原本至于喜和悲两种表情的面具,这次竟是形成了一张谄媚的笑脸——若是让谁戴上它去演奥楚蔑洛夫,恐怕连妆都不需要画!

    若是有scp的特工在这里一定会感到既荒谬又理所当然,毕竟035号的超高智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能够做出这种表情不足为奇,可是035的危险性也是尽人皆知的——它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奴颜媚主的态度——它甚至让他们不得不定期更换观察室的外壁,否则所有人都有可能成为它的祭品。

    不过它的这一连串举动注定是把媚眼抛给了瞎子看,审判根本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多分给它,最后甚至还是它自己巴巴地飘起来,跟上审判毫不停留的脚步,巴巴地把自己塞进了审判的手里。审判嫌弃地瞥了它一眼,但最后还是勉强提着它继续行动——毕竟是被他带过来的东西,他有责任把它再带回去——虽然就算丢了也没什么大事,但是如果一不小心毁了这个宇宙应该也是一件挺糟心的事情。

    虽然一般而言宇宙中大多数的生灵都到不了他面前,但是——如果真的毁了一个宇宙一般来说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到他面前,到时候怎么处理那就实在太令人烦恼了——如果换了还没有自我意识的他,这种问题并不值得烦恼,毕竟他只会按照规则,再多的非议也影响不到他。但是自从有了意识——除开那两个偷跑的自我意识完善的他之外,就连他这个刚刚明确本我的存在也很难不思考一个问题——他们一直遵守的规则到底是对是错?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并不是一句含有贬义的话语,没有哪一种生物能够得到宇宙的青睐,就好像他们,即使本体再怎么厉害,他们诞生意识的过程总是那么困难,甚至——考虑到宇宙的承受能力等等因素,他们之中最后总要舍弃掉一个。毕竟,他们的职能总要保留一个绝对公正的存在——而如果不出意外,那个存在多半是他了。

    绝对公正就意味着抹除意识,审判倒没有太多的怨恨不满等情绪,毕竟他本身就因为出现的晚意识并不完善,缺少生物惯有的感情波动。他并不惧怕被抹除意识,但是本能让他为他为自己争取存活的机会,而且——他既然能够诞生自己的意识便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欲、望。因为他是最后诞生意识并且无处甩锅职能的缘故,即使他诞生了意识,他依旧行使着自己的职能,这也使得他更加迫切地想要明确那个使自己诞生意识的问题的答案——他们所遵循的规则到底是对是错?

    游荡在多元宇宙中自然无法得到答案,毕竟那样的话一年到头他都不一定能碰到一个生命体,而他时常接触到的存在——:)原始超越者他们就是连宇宙自己都嫌弃的存在,从他们那里怎么可能听到合理的评价?所以想来想去,审判决定来一个一石三鸟的计划——去地球!一来在地球按他的规则实施审判,搜集他想要知道的问题的答案;二来找机会干掉一个自己,为自己谋条生路;三来……他感受得到某个不靠谱的oaa擅离职守!作为oaa之下最接近宇宙意志的生命法庭,他有责任也有义务把某个不负责任的oaa绑回去干活。

    ……嗯,虽然他平时并没有什么活可干。但是显然,意识并不完善的审判并不会思考那么多,在他明确他所执行的规则的对错之前,他自然需要继续按照规则行事。

    这个计划本来是毫无毛病的,甚至在审判默不作声地“审判”了哥谭小半个黑暗势力之后,耳中传来地哥谭民众对于最近犯罪率下降的议论以及哥谭黑暗势力人人自危的恐惧,已经让审判有所感悟——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他的表情不再不近人情、冷漠摄人,而是更加趋向于平凡与平静——和连威也更加相像了。

    但是不巧的是,审判之前在赶赴地球之前因为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进行空间跳跃跳错了宇宙——跨宇宙定位发生偏差并不奇怪——而且这个宇宙有oaa在,如果不是在那个错误的宇宙恰好捡到了一些东西,他也不一定能够那么悄无声息地潜入这个宇宙。可是不巧的是,他虽然借用那个捡到的盒子潜入了这个世界,可是从那个地方一不小心带出来的一些东西,也给他带来了一些麻烦——那些不属于这个宇宙的东西一旦造成杀戮在规则中就属于需要被处决的存在。虽然一般这种程度的宇宙偏差还到不了他面前,但是既然是他造成的后果,那么他就有责任处理好它们。

    所以——虽然没有多少同情心但是责任心很重的审判先生在感受到某个需要处理的物品的信号时,当即放弃了他清洗到一半的哥谭黑恶势力,转头瞬移到了纽约——很不巧,他要处决的东西似乎并不能被他直接处决,在短短的时间内快速熟悉着人类社会的规则的审判盯着某个锁着的皮箱思考了片刻,正当他准备晚上找个时间过来直接强行销毁时,一道声音让他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威廉?”

    看着面前消失的人尼尔眼中也不由闪过一抹惊愕,但是小一秒他便再次换回了自己一贯的玩世不恭的微笑。因为——“尼尔?”同样听到了尼尔的呼声却晚到了一步并没有看到审判离去的彼得·博尔克扫了一眼房间,随即奇怪地望向尼尔。

    尼尔自然地耸了耸肩,笑道:“看错了。”说完顶着彼得将信将疑的目光,他随手帮忙整理了两下之后便趁着众人没有注意到他,悄悄拿出了手机……

    作者有话要说:ps:奥楚蔑洛夫——契诃夫短篇小说《变色龙》的主角,我们学过的语文课文哦是个很有讽刺意味的小人物。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弗洛想抓诡云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銀白虚无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时寒、弗洛想抓诡云10瓶;小小的萌黑、落落鸣居5瓶;月夜№修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