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 > 第113章 第 113 章
    第113章

    “我要见我的老婆和我的儿子!”

    秘书听着莫禹森的话,微微地怔了怔,心中有些犯嘀咕。

    他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莫禹森,心中暗暗地想着,他家这位总裁大人莫不是睡糊涂了,都忘记了,他早就跟他老婆离婚了?

    而且莫总的儿子……

    好像也跟着莫总的前妻,一起回老家了吧?

    想到这里,秘书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家的老板,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的可怜。

    “莫总,您忘记您已经跟安夏小姐离婚了吗?”

    秘书小心翼翼地提示着莫禹森,见着莫禹森脸上那似乎是有些悲伤绝望的神情,然后他又小声地说道。

    “还有……嘉树少爷也跟着安夏小姐一起回老家了。”

    自打莫禹森昏迷之后,安夏和莫嘉树这对母子两,只来看过莫禹森一次,而且在这间病房中待得时间连十分钟都没有,看得出来,两人对待莫禹森,似乎是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看起来,真的是让人唏嘘不已。

    “什么?!他们……他们走了……?”

    莫禹森听着秘书的回复,他的脸色一片惨白。

    他昏迷的时候……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离开了他……

    他们对他,是彻底没有感情了吧……

    一瞬间,莫禹森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被一股寒意包裹着,让他身处无尽的绝望之中。

    “莫总,您没事吧?如果您想念嘉树少爷的话,那么您可以跟他打个电话。”

    秘书也不忍看着向来强大的莫禹森露出这种绝望,脆弱的模样,他轻声的安抚道。

    虽然,他也明白,在自己的父亲病重在床,昏迷不醒的时候,作为儿子的莫嘉树,就那样彻底地离开这里,对自己父亲不管不顾,十分的无情,也,间接地说明了,莫嘉树可能对于莫禹森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要不然,作为儿子的他,也不至于会走的那么的彻底。

    “不用了……你出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

    将秘书给赶出去之后,莫禹森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模样十分的无助于绝望。

    他不过才昏迷了七天而已,但是在梦中,他却是已经度过了漫长的一生。

    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

    他不知道,他的那场梦到底是真是假。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梦很真实,非常非常的真实。

    除开了自己的妻子安夏在怀孕时,他让她打胎的那个节点,开始有了偏离。

    其他的事情,都跟他自己经历的一模一样。

    除了他身处于的现实世界中的安夏,跟他梦中所看到的那个安夏完全不一样以外,梦中的人,都跟他所认识的人一模一样。

    所以,一时间,莫禹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只是单纯的做了一场梦,还是……那些事情,都是真实的。

    很有可能,是真实的会发生的。

    只不过,因为他的妻子,这一次选择的不同,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孩子……”

    想来想去,也没有任何头绪的莫禹森,他忽然的就想到了,无论是现实世界中,还是在梦境世界中,他都没有能够留住的那个未出世的孩子。

    那个,无论是在现实世界中,还是梦境世界中,都被他“亲手杀死”的孩子……

    “对不起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

    想到了在梦境中,他并没有选择救他的妻子和他未出世的孩子,最终害的他那个即将要出世的女儿,就那样的,埋葬在了那场大火中……

    他只要一想到,梦境中的...自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陶梓欣,而抛弃了安夏母女两,他就恨不得回到梦境中,将那个眼瞎又无情的自己给杀死。

    但是偏偏可笑的是,他在现实世界中,也跟梦境中,那个让他想要杀死的‘男人’一样,也还是选择了陶梓欣。

    一瞬间,莫禹森仿佛又看到了安夏最终被救了出来,送到了医院的时候。

    她腹中那个孩子,已经是成型了,还差两个星期,就可以出世了。

    但是……最终,她却被她的父亲给夺去了生命……

    想着医生将那个已经成型,可以看出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婴宣布死亡的时候,莫禹森就觉得自己仿佛身处于地狱一般,整个人都透着无尽地绝望。

    ‘爸爸,你会后悔的……’

    ‘爸爸,求求你,一定要救妈妈,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忽地,莫禹森的脑海中,顿时就又浮现出了,当时他的儿子在绑架案发生之际,跟他说过的那些话

    “难道……?!”

    莫禹森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面色惊愕极了。

    “难道嘉树也跟我一样,梦到了梦境中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也就可以想通,他的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发生了那么明显的变化了。

    想到了自己的儿子,曾经因为生病一直昏迷不醒,然后当他醒来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莫禹森就越发的确信了,他的儿子,一定也遇到了跟自己一样的经历。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下来之后,他拿起了手机,想要打个电话好好地问问他的儿子。

    于是他便拨通了自己儿子,莫嘉树的电话。

    很快地,电话就被人给接通了。

    “喂,爸爸,你醒了。”

    听着电话另一头,那还很稚嫩的男孩声音,莫禹森的鼻子不禁一酸。

    在梦境中,他跟他的儿子,早就没有了任何的父子感情,他们,已经是很久都没有好好地交流过了。

    “嘉树……爸爸醒了……”

    压住了想要落泪的冲动,莫禹森又是吸了吸鼻子,然后柔声的询问道。

    “嘉树,你是去你妈妈那里玩了?”

    “不,爸爸,我不是来我妈妈这里玩,而是,以后我要跟妈妈生活在一起了。爸爸,您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但是,我没了妈妈不行。”

    听着电话中,莫嘉树那对他略显冷淡,只有在提起他的母亲,安夏时,莫嘉树才会有感情在的模样,莫禹森是彻底地确定了,莫嘉树跟他一样,也梦到了那些梦境。

    所以,莫禹森也不在犹疑了,他缓缓地开口道。

    “嘉树,你是不是也在上次生病昏迷的时候,梦到了……”

    莫禹森微微地顿了顿,然后想了一下说辞,这才压低了声音,认真地说道。

    “……我们的未来?”

    他无法说出那些令人觉得绝望悲伤的事情,所以,仅仅只是用一个未来来概括了所有。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的是,他的儿子,却是残忍的将他不敢说出的那些话语,全部都给说了出来。

    “爸爸,您是说,您出轨陶梓欣,并且将妈妈和妹妹抛弃在大火中,最终导致我那个没出世的妹妹连看一眼这个世界的权利都没有,就死了。也导致了我的母亲,最终绝望,活生生的被我们给气死的那个未来吗?”

    “如果是那样一个未来的话,那么我告诉您,我跟您一样,也梦到了。”

    听着电话中,那个稚嫩的童声,说出如此残忍不堪,令人绝望的话语,莫禹森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拿着手机的手掌,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面对...如此嘲讽残忍的话语,莫禹森一时间,不知道该对着自己的儿子说些什么。

    所以,两人就这样,一直沉默着。

    最终,在听到了电话另一头,安夏的笑声后,莫禹森这才回过了神来,他干涩的抿了抿嘴唇,艰难地开口道。

    “嘉树……我现在全部都明白了,爸爸知道错了,嘉树,你觉得……我们、我们一家三口,还能够重新回到从前吗?”

    带着细微的期待,莫禹森期待地说道。

    虽然,他知道,他们一家三口,绝对不可能在回到从前了,但是,他还是带着一些期待……

    “爸爸,不可能了。从你逼着妈妈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开始,从你将妈妈抛弃在大火中开始,您就注定,永远失去了我的母亲。”

    听着莫嘉树一字一句的,那么铿锵有力的,将那些现实问题给揭露后,就仿若是揭开了莫禹森身上的伤口一般,让莫禹森疼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爸爸,我说过您的会后悔的。我也给过你机会,但是,你最终还是又一次的选择了那个女人。”

    “爸爸,这个世界并没有后悔药可以买,做错了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有些人或事,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不可能在能够挽回了……”

    挂掉了电话之后,自己儿子莫嘉树最后所说的话语,还是不停地在他的脑海中回旋着。

    就好像是诅咒一般,一刻都没有停息下来。

    最终,从懂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哭过的,强大的男人,这一刻双手环住头,将整个身体都给蜷缩在一起,哭的就好像是一个失去了所有生机的孩童一般,哭的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奔溃。

    他悲切绝望地哭声,甚至是穿透了门板,让守在病房门口的秘书也听到了。

    过了良久,病房中那令人悲切的哭声,总算是停止了。

    就在秘书觉得病房中的莫总是不是太安静,思考着是不是要进病房中看看的时候。

    忽地,病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帮我买一张去暇合县的机票,要最快的。”

    门被打开,秘书看到了一个眼睛红通通,但是精神似乎还不错的男人。

    这是发泄完了,缓过来了?

    秘书在心中疑惑地嘀咕了一声,然后便十分专业的,并没有多问太多的问题,认真地为莫禹森订起了机票。

    “莫总,机票已经订好了,最近的机票是中午十二点。”

    “好。”

    听着秘书的回复,莫禹森淡淡地点了点头,此时,他的心,全部都已经是飞到了安夏那边了。

    虽然,他的儿子告诉他,有些事情无法弥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但是他想,老天爷既然让他看到了平行世界中的那些种种事迹,说不定就是在给他机会。

    所以,他还想要再一次的尝试一下。

    他,不想,放弃他的妻子。

    在那个梦境中,他重新的爱上了他的妻子,他要去暇合县将他的妻子给找回来。

    他要给她幸福。

    “可是莫总,您的身体……”

    “没事,我觉得我自己很好,不需要担心。”

    这一次,他不会在像梦境中那样,伤害安夏了。

    他会给她幸福,会让他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嘉树,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打了那么久。”

    安妈妈见着自家的宝贝外孙子总算是挂上了电话后,打趣的说道。

    “该不会是你的小女朋友吧?”

    “外婆,早恋不好。”

    莫嘉树一板正经的看着自己的外婆,他发现,自从他再一次跟他母亲一家人住在一起之...后,他的外婆就特别的爱逗他了。

    “呵呵,咱们嘉树这么帅,真的没有小女朋友吗?”

    “……我去找妈妈了。”

    小孩身,大人心的莫嘉树,表示对自家外婆的这种小孩子的打趣接受无能,于是,莫嘉树赶紧就撤了。

    看着莫嘉树逃一般的跑了,安妈妈却是好笑地摇了摇头,然后朝着此时正坐在不远处凉亭中下着棋的‘爷俩’看了过去。

    “将军。”

    “啊,小霍啊,在让我退几步,这局不算。”

    “伯父,这一盘棋,您都退了几十回了……”

    “哼,怎么?不乐意了?还想不想娶我闺女了?”

    “呵呵,爸,我哪能不乐意呢,您是我亲爸,您想怎么下,就怎么下。”

    “去去去,谁是你爸了,你小子可别占我们家夏夏的便宜,我们家夏夏可没说要嫁给你呢。”

    “恩,爸,我帮您把棋子都给退好了,您看咱们接着下。”

    “嗯,这还差不多。”

    ……

    听着那对下棋的活宝说的话,安妈妈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花园中,鸟语花香,男人们下棋的斗嘴声,一切都是那么的恬静美好。

    安妈妈躺在摇椅上,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但是,此时惬意无比的享受着这样平凡而又美好的生活的安妈妈,却是没有想到,很快地,这份平凡美好的惬意就要被一个突然而来的‘不速之客’给打破了……

    “妈妈,我想,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

    莫嘉树刚才躲避安妈妈是不假,但是他也的确是真的找安夏有正事。

    他跑到了玻璃花房中,找到了最近一直都在努力研制着新产品的安夏,目光中带着一些犹豫地看着安夏。

    “恩?怎么了?”

    安夏听着莫嘉树的话,她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抬头朝着自己的儿子看了过去。

    “爸爸他……也跟我一样,有了奇遇。”

    最终,莫嘉树还是将这个信息给说了出来。

    按照着他对他父亲的了解,他想,那个执着的男人,是不会放弃他的母亲的。

    所以,与其让他的父亲突然出现,打了安夏一个措手不及,还不如他提前将这件事情告诉安夏,给他打个预防针。

    听着莫嘉树的话,安夏顿时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

    “什么?!你爸爸他也重生了?!”

    不是的吧!这个世界中本来有女主角一个人重生就好了。

    现在,又重生了一个莫禹森???

    这个小说世界是不是快要奔溃了啊!!!

    “不是,爸爸他的情况并不算是重生,而是……他在昏迷的时候做了一场梦,在梦中,他看到了上一辈子发生的那些事情吧。”

    听着莫嘉树的解释,安夏这才明白了,莫禹森并没有重生。

    虽然,这种情况好像也跟重生差不多了。

    “所以呢?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千万别说你爸爸他看到了一切之后,决定浪子回头什么的。”

    安夏开着玩笑说道,但是在见着莫嘉树神色认真地看着她的模样,她的心中顿时就有了一个不祥的预感。

    “不是的吧?你爸爸真的要‘浪子回头’了?”

    不会是真的玩那套老旧的幡然醒悟,发现真的值得自己爱的人,原来一直都在自己身边,所以决定重新追求那个一直被他伤害的身边人的那种戏码吧!?

    在安夏惊恐地目光中,莫嘉树认真地点了点头。

    “妈妈,爸爸他打电话来跟我说,他知道错了,他后悔了。说他想要我们一家三口,重新在一起。”

    ...“……呵呵哒,不可能的。”

    安夏脱口而出的便说道。

    开玩笑!别说她压根就不是莫禹森梦中那个爱他的安夏了。

    就单单说,她压根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莫禹森,而且她现在还爱上了另一个男人,想要跟那个男人一起组建新的家庭呢。

    她哪里有空搭理莫禹森那个男人啊。

    “恩,我知道的妈妈,但是以我对爸爸的了解,他很有可能会来找你,所以,我才会来跟你提前说一声。”

    莫嘉树见着安夏这种避而远之,很是嫌弃他父亲的模样,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不知不觉中,他的嘴角微微地勾起。

    “找我?天,不是的吧……”

    安夏一听,莫禹森可能要来找她,她顿时就觉得一个大麻烦要来找她了。

    “不行,我想我要不然还是出去先避避你爸爸,顺便再旅个游吧!”

    安夏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网络上的舆论风波等等,她觉得,就目前而言,她完全是可以带着全家人出去散散心。

    顺便,在安静地等着网络上那些跟她和莫禹森有关的舆论全部都淡下去。

    然而可惜的是,安夏打算的到挺好的,但是啊,她还没来得及带着全家出门旅游避开莫禹森呢。结果,莫禹森就先她一步的找了过来。

    当安父安母再一次看到了莫禹森的时候,两位年过半百的长辈,都是被吓到了。

    明明上一次他们见到莫禹森的时候,他还英姿勃勃,整个人都透着强大的气场呢。

    结果,这一次,当他们在看到了莫禹森出现在他们家中的时候,莫禹森整个人憔悴的就好像是从鬼门关爬上来的人。

    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变得脆弱透着绝望。

    这也让向来对莫禹森没有任何好感的安父安母,也做不出来那种强制性将莫禹森赶走的举动。

    “爸妈,我知道我以前……”很混账。

    莫禹森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安父安母给打断了。

    “等等,你叫谁爸妈呢?我们可没有你这么个儿子。”

    安强胜眉头紧皱着,目光中带着不悦的看着莫禹森。

    “……”

    见着安父安母并不待见他,莫禹森的脸上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他张了张苍白的嘴唇,很是认真地说道。

    “爸妈,我知道,我以前的确是很混账,辜负了夏夏对我的感情。但是我现在真的知错了,我想求你们,给我一个机会。”

    “毕竟,无论如何,我都是嘉树的父亲。嘉树现在还小,他还是需要在一个父母健全的家庭中长大的……”

    听着莫禹森那番诚恳的话语,安父安母也看的出来,这个曾经伤害过他们家宝贝女儿的男人,是真的后悔了。

    他是真的,想要重新的挽回他跟他们家宝贝女儿的小家庭。

    而且,他说的也的确是很在理。

    他们的宝贝外孙现在年纪的确也很小,是需要在一个父母健全的家庭中成长的。

    在老一辈人的眼中看来,莫禹森跟安夏这对曾经的夫妻能够复合,那肯定是再好不过的了。

    但是……

    “莫先生,抱歉,你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我的女儿已经不爱你了,她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并且,他们的感情很好,是我们认定的女婿。”

    作为老丈人的安强胜,很是果断地就将莫禹森那最后一丁点的希望给打碎了。

    真的是丝毫都不给这个男人留一丁点的希望。

    此时,如果霍辞如果在这里的话,只怕是要感慨,不枉他每日里陪着未来老丈人疯狂刷好感度,并且,还疯狂的给他这位臭棋篓子老丈人让棋子啊!

    “不……夏夏...她那么爱我,她不可能不爱我了!我不信!”

    本来就因为经历了一场奇幻梦境,还没有缓过神来的莫禹森,精神状况原本就比较差。

    此时,在面对着安父安母口中的话,他的心,是完全没有办法去接受。

    梦境中的安夏,是那么的爱他,他无法接受,现实中的安夏,不爱他的这样一个现实。

    见着莫禹森精神突然激动的模样,安父安母的周围微微地皱了皱,然后对视了一眼,便想将莫禹森给赶走。

    但是,让安父安母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对莫禹森躲都来不及的安夏,却是主动的出来见莫禹森了。

    “莫禹森,我们谈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