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144:世子怒了(二)
    林清扬不能继续吹胡子瞪眼,就只能说正事儿了:“不知世子和郡主深夜造访,有何贵干?”

    纳兰锦绣进屋坐下,直入主题:“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想同你商量一下。”

    “郡主请讲。”

    “如果火灵灵可以激发寒冰散的毒性,那我们之前给的解药,是不是因为分量不够,才会出现余毒未清的情况?”

    林清扬标志性的理了理自己的胡子,蹙眉:“火灵灵能激发寒冰散的毒性?这个想法是不是有些……太大胆了?”

    其实,他想说的是不是太没脑子了。火灵灵和寒冰散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它们是相克的,又如何能助其激发毒性,造成更大的伤害?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因为徐锦策挨着自家妹妹坐在那里。

    “寒冰散本就是可以伤人心肺的剧毒,而火灵灵可以起到疏通的作用,这和事半功倍是一个道理。”

    “可它们二者是不相容的。”

    “正是因为不相容,才会把毒性激发到极致。就是因为这是毒,而不是药,所以才和我们固定的思维是背道而驰的,相辅相成的那一套自然就行不通。”

    林清扬觉得,这丫头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那你可有什么想法?”

    “就是给解药加量。”

    “这个决定很冒险,你要知道,寒冰散的解药非比寻常,这是用六味剧毒制成的。稍有不慎,可能会要人性命。”

    纳兰锦绣又想起了金陵城瘟疫的时候,太医院那些御医们,集体摘了乌纱帽来反对她的药方。她那时候都没注意,里面有没有林清扬,会不会他那个时候就是院正了,搞不好还是他带的头呢?听听现在说话的这个语气,跟当初的可是一模一样。

    “可是我们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能一直封村,这都造成了平城以致整个北疆的民众恐慌。”

    林清扬点头,不得不承认,即便这个方法有些冒险,但可行性还是很高的。村民们身上的毒不能一直拖着,寒冰散最霸道的属性就是不论如何压制,最终都会反噬到原来的程度。也就是说,如果循序渐进的给解药,除了能延缓毒发的速度,也是起不到根治效果的。

    “我来找你,就是想要和你商讨加多少剂量合适。”

    “保险起见,我提议找人来试药。”

    纳兰锦绣也觉得只能这样了,可到底找谁来试呢?估计这种事没人愿意做。不知道以官府的名义悬赏,会不会有村民愿意出来,不是都说重金之下必有勇者吗。

    林清扬本来是等着她说话,见她沉思起来,又道:“你的那个侍卫,之前不就是以身试药了吗,事不宜迟,现在就让他过来。”

    “不行!”纳兰锦绣干脆利落的拒绝了。这个解药本来就是用剧毒制成,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她绝对不会再让穆离去承担这个风险。

    “如果连你的侍卫都不肯,你觉得我们还能说服那些村民吗?”

    “不是他不肯,是我不同意。”

    林清扬一看她护着穆离,心里就有些不大痛快。怀瑾为她做了多少事,明着、暗着的,即便是她到了北疆,他也要事事为她做打算。她可倒好,把人忘了个干干净净,如今又对她那个侍卫如此维护。这心意变得如此之快,连他这把老骨头都看不过去了。

    “那老夫就爱莫能助了。”

    “林院正,我是很认真的在和你商量。”

    “我就不认真了吗?我已经给你提了方法,是你不同意的。这里是北疆,郡主身为东道主,若是你都不肯配合,那我又能有什么法子?”

    纳兰锦绣从来都没觉得林清扬是这么任性的一个人,她只是不想让穆离替她冒险了,难道也错了?他这人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竟然还是这样的性子,这要她如何说?

    徐锦策从林清扬说第一句不咸不淡的话时,脾气就上来了。他不喜欢林清扬那些明里暗里要挟笙儿的话,他的妹妹在府里都是说一不二的,这么个倚老卖老的老头子,有什么资格说她?他起身,优雅的整理了一下衣角,又把纳兰锦绣放在桌子边上的大氅拿起来,替她穿好。

    纳兰锦绣不解,虽然林清扬的态度让她感觉心里不爽利,但这件事要以大局为重,也不是由着她可以使性子的时候。她就用眼神询问的着看徐锦策。

    “既然林院正觉得这是咱们北疆的事儿,那咱们也就不麻烦他了。明日,就请带队回金陵复命吧!你怎么回圣上,怎么回纪阁老,心里应该有数。我是一定会上折子的,就把林院正刚才对我妹妹说的那些话,一字一句写清楚。”

    林清扬说出那话就后悔了,他平时和纳兰锦绣也算熟悉的。情绪一激动,就忘了这尊佛爷还在身边坐着。当着世子的面,摆出那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可不是在打人家的脸吗?

    纳兰锦绣知道哥哥这是生气了,这也不能怪他,刚刚林清扬的那些话确实有些过分。她想着镇北王府的脸面是最重要的,林清扬不帮忙,她就自己去试,于是就跟着徐锦策出门去了。

    林清扬一看这兄妹二人离开了,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暗怪自己太过意气用事,可话已经说出去了,没法收回来。他又不能舔着脸去求人,毕竟,他这么大年纪了,这么做会有些尴尬。

    这位镇北王世子也真是护短得紧,他就那么随口一说,又不是真的针对那丫头,世子又何必那么认真呢?如果世子真的要因此事上折子,圣上是什么样的反应,他还不知道。但是怀瑾,一定会大动肝火。他这个表妹,可是他的眼珠子,最是别人动不得的。他若是知道他给小姑娘气受了,自己还能有好日子过?

    林清扬这般想着,就无奈的叹了口气,想着都是那个侍卫惹的祸,心下对穆离更是有诸多不满。可就算他再不满又能怎样?人家郡主可是关爱她自己的侍卫得紧。

    纳兰锦绣和徐锦策并肩走出来,徐锦策侧头唤了她一声,语气一如既往地温和,然而眉眼却沉沉压着,显然他心里是极不痛快的。

    纳兰锦绣的心里其实是特别温暖的,她哥哥是不舍得她受一点儿欺负。她仰头看着徐锦策,一双乌润润的眼睛里波光流转,笑意盈盈。

    “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镇北王府的郡主,任何人都不能从言语上冒犯你,更不能欺负你。若是有人这般做了,你不用隐忍,尽管来找我。”

    徐锦策这句话说的也是很护短了。纳兰锦绣忽然就想起穆离,他对她也是保护过度,有点像老母鸡护小鸡仔似的。其实细细想来,穆离大概也是受到哥哥的影响,或者是哥哥就是叫他命令他。

    她简简单单的回答了一个“好”字,心里却是波涛汹涌。她想着,镇北王府是她的家,镇北王是她的父亲,徐锦策是她的哥哥。她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个浩大的天下中,她终于又有了家人。

    徐锦策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纳兰锦绣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哥哥最近似乎格外钟爱揉她的头,本来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他一揉就乱了。

    徐锦策看她把眼睛瞪得滴溜圆,低低的笑了一声,又在她头顶上拍了拍,宠溺的说:“你这个小不点儿,怎么也不见长高?”

    “哪有?我明明已经长了很多,你看同龄的女孩子里,我……我也不算个子小的吧!”

    纳兰锦绣有些底气不足,就身高来看,徐锦笙的身量也不算太小,甚至算是中上的。可北疆的女子,不像金陵城里都要养在深闺之中,她们可以做很多事,动的多自然就长得更高一些。纳兰锦绣在这样一般女子的衬托下,自然就显得又小又弱。

    “不怕,笙儿还小,肯定还会再长的。”徐锦策笑着安慰,就是因为妹妹看起来如此脆弱,他才想时时刻刻护着,怕她被别人欺负了去。

    “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去考虑解药的事。”

    “嗯,好。”纳兰锦绣嘴巴上这么回着,心里却有了更深的打算。而她的这个想法,绝对不能被哥哥知道。

    徐锦策是看着她进屋的,又有穆离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也就放心的回去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纳兰锦绣会在他离开后,找借口支走穆离,然后喝了那个毒井里的水。

    凌晨时分天还没有大亮,纳兰锦绣便开始折腾起来,浑身像是火烧的一样。她坐到桌子旁边,看着之前自己调配好的解药,一份一份,剂量都不同。她在选哪份解药上犹豫,因为如果选对了,她就可以少受些罪。

    穆离听到屋里面的动静,在门外接连换了几声郡主都没人回应。纳兰锦绣知道只要她不同意,穆离是不会擅自进门的。穆离知道她在里面,她一直不出声,里面的气息又确实不太对,他只好说了一声冒犯,就推门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