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1339章:不怪她
    最让霍佳怡好奇的是,那么追求完美的一个女人,是怎样的事情,才让她在电话里忍不住哭泣。能让她伤心流泪的大概也只有自己的大哥,只是这份眼泪里,到底有几分是真情流露,她就不得而知了。

    若是以前,她自然不会这样想。可连她也感觉到,这次再见到何柔姐,她整个人给她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不得不承认,时间是会改变很多的,包括一个人的性格。整整九年的时间,没人知道她一个人都遇到了些什么,九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这些事情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内心。

    现在的何柔为了能回到霍彦辰身边,甚至不觉得,自己这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曾经她最厌恶的事情,现在自己来做,却变得理所当然,这还不是一个人最大的改变吗?

    霍佳怡只怕,何柔孤立无援,阿旭又不肯帮她,她只能用自己的眼泪,打亲情牌,让阿旭服软点头。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姐姐,软磨硬泡下,难免会答应得。

    何旭走后,霍佳怡有些坐立不安,偏偏自己又什么都不能做。

    只能在心里希望,何柔没有这份心机才好,不然,难做的就是阿旭自己。

    当听到姐姐的哭声时,何旭的确有些心慌了。毕竟,他从来没有见过姐姐这幅样子,隔着电话,他都能感觉到姐姐心碎的声音,必定是发生了什么,姐姐才会如此难过。想到这里,何旭又加快了些速度。

    他马不停蹄赶到何柔住的地方,按响了门铃。过了好一会,他好不容易听到了脚步声,这才松了口气。如果再没有人开门,他恐怕要着急到直接撞门了。

    何柔浑浑噩噩打开了门,脸上还挂着泪痕,妆也哭花了,自己毫不在意。她现在一想到霍彦辰跟她说的那些话,她的心就痛到没办法呼吸。此时,她真的需要一个亲近的人稍加安慰。

    在这个时候,何旭正好出现了。

    看到何旭的那一刻,何柔几乎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防备。

    “姐,你这是……”

    不等何旭问清楚情况,何柔已经扑到了何旭的怀里大哭起来:“阿旭……”

    “姐姐,你在……你这是怎么了?”

    何旭慌了,他本就不太会应付流眼泪的女孩子,更何况是自己的姐姐。在他印象中,姐姐是个永远不会哭的人,现在却伤心成这样?

    何柔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劲哭了起来。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她只想好好发泄一下自己心里的情绪。唯一不会嫌弃她的人,也只有自己的弟弟了。

    何旭尴尬地站在门口,偶尔会有路过的邻居,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不知情的,只会因为这是一对恋人在吵架。

    过了好一会,何柔觉得自己哭的差不多了,这才慢慢收起了自己的情绪,只是肩膀还在抖着。何旭突然觉得,眼前的姐姐多了几分真实感,不由得心疼起来。

    “姐,你还好吧?”

    何柔红着眼睛,委屈地看着何旭:“你先进来吧!”她也不想让路过的人看笑话,有些事情,还是进屋子里说比较合适。

    进来了何旭才知道,原来房子里已经变成了血战过后的战场,满地狼藉,到处都是东西,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被人砸成这样的,始作俑者,大概是姐姐自己。她应该很生气,才会把自己住的地方弄成这样,只是不知道,姐姐到底遇到了什么,让她恼怒成这样。

    “让你看笑话了,你先将就着坐吧!”她将沙发收出一处空地给何旭坐,倒了两杯水,自己就这么随意坐在了地毯上,一脸受伤地看着他。

    何旭不喜欢被姐姐这样看着,他就是个容易心软的人,这样下去,指不定就要掉进姐姐的圈套里。

    “姐,是不是彦辰……跟你说了什么?”

    “你知道了?”何柔看向自己的弟弟,随后苦涩地笑了笑:“也对!除了他,谁还能让我如此失控。你肯定不知道他都跟我说了些什么。他的心里,都没有我了。我以为,他知道了我是谁,会很开心。就算不那么开心,至少不会这么着急就把我赶出公司。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地位。”

    听着何柔低声呢喃,何旭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很清楚,如果姐姐没有做过分的事情,彦辰不可能把话说得太过分。

    他突然想起了云瑶脖子上的红痕,那痕迹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掐的。男人一只手就能掐住她的脖子,可上面留下了两只手的痕迹,很明显,对方的手纤细。

    如此一想,他大胆些在心里做了假设,很快便明白了:“姐,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彦辰生气?”

    “我做了什么?我还能做什么?你以为,我能做些什么吗?”她有些生气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怎么连他也这么问自己。难道她看起来就是个会乱来的人吗?

    “如果没有,彦辰不会莫名其妙跟你放狠话,我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的为人,我很清楚。”

    “我的为人,你就不清楚了?我是你姐姐,我难过成这样,你依旧觉得,整件事一定是我的错?”

    “我没有说过一定是你的错。”何旭突然有些头疼,女人不讲道理的时候,真的让人难以理解,好似自己不管说什么都是错的。

    “所以,那根本就不是我的错。我告诉彦辰我的身份,这没有错。是洛云瑶单独找我见面,是她自己跟着我回来,是她要找我谈。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她自己自不量力,又怎么能怪我?”

    何旭恍然大悟:“嫂子居然跟着你来了这里?”

    看着弟弟这么顺口叫别的女人‘嫂子’,何柔心里这根刺又疼了起来:“你叫得可真顺口。”

    “重点是,她脖子上的掐痕,真的是你留下的?所以,姐,其实你当时已经动了杀她的念头,只是没有真的动手,对吗?”何旭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不敢想象,自己的姐姐居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可是一条人命,就算是小猫小狗,也会不忍心吧?

    她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