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1209章:没什么不能的
    阿黎的平板上还刷着米澜召开记者会的事情,见何柔低着头,若有所思,也不太说话,叹了口气。

    “你说找机会,可是现在又什么都不做。”虽然她没有再把自己装在黑色的衣服里,躲躲藏藏偷看。可是,他们坐在远处等着他们出现,和之前也没有什么区别。

    那张平凡的脸下,此刻表情复杂。

    刚才的一切她都看到了,越是看见他们夫妻恩爱,何柔越是容易想起自己以前和霍彦辰在一起的时光。

    他们曾经也很甜蜜,却不像现在遮阳。以前霍彦辰从来不会在亲友面前秀恩爱,更不会公然为她做任性的事情,自己好像也不需要他做这些。

    她一直以为,无比幸福的爱情,现在想想,似乎太过平淡。

    是因为他们的过去太过普通,所以,彦辰现在接受了他的妻子吗?

    可另外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彦辰并不知道自己还活着。他只是在履行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不是她,任何女人对彦辰来说都是一样的。

    霍家有着良好的家教,霍彦辰只是想给孩子一个完美的家庭,他没有做错什么,是命运安排错了。

    她会慢慢让一切回到正轨上,以后,陪在彦辰身边的人,就会是自己。

    “小柔,你到底在想什么?我和你说话,你一声不吭。既然你说要留下来做点什么,那么至少让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觉得,现在你的机会就来了。”

    “什么机会?”何柔皱起了眉头,想着,如何让彦辰知道自己的存在,知道她没有死。她应该让彦辰顺理成章接受,而不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让他陷入两难的境地,她不想看到彦辰为难。

    “这个女人,不就是你的机会吗?”阿黎将平板放在何柔面前,指了指标题旁边提出的问题。

    昔日学妹,痴情多年无果,如今高调归来,是否捍卫曾经的爱?

    “阿黎,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平时这么聪明,怎么突然间就不明白我的意思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你现在的敌人是谁,是那个叫洛云瑶的女人。你无从下手,这不代表别人没有下手的机会。这个叫米澜的女设计师,也是洛云瑶的死对头。”

    “你想让我利用她对付洛云瑶?”

    “这不正好吗?”阿黎耸了耸肩:“你也看到了,洛云瑶和霍彦辰的感情看起来有多好。我们不管是真是假,暂且考虑最坏的情况,他们的感情是真的。你又说,直接出现,你不知道该如何向霍彦辰解释,那就先让别人去破坏他们夫妻的感情。”

    何柔皱起了眉头,这样的事情,不是她会做的。这些手段,只有那些卑鄙的女人才会做。她是何柔,在彦辰心里,她是完美的,怎么能这么做?

    “我不能!”

    “不能?没什么不能的,本来你和霍彦辰才是相爱的恋人,是洛云瑶趁你不在的时候插足进来的。你和他是有感情基础的,又不是让你做什么恶毒的事情。你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帮帮米澜,不就可以了吗?”

    “然后呢?”

    “米澜成功以后,她自然滚回去和她的未婚夫结婚。没了洛云瑶,米澜不足为惧。霍彦辰那个时候肯定会很难过!男人伤心的时候最脆弱,如果这个时候你出现,一切都水到渠成。霍彦辰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意,你在他心里依然是完美的。”

    何柔突然握紧了手里的咖啡杯:“我这么做,彦辰知道……”

    “你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他自然什么都不会知道,我就不懂,你到底在犹豫什么。机会就在你面前,你忘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感情的世界和战场是一样的,只是,感情的世界不见血,杀人于无形。你该拿出执行任务时的狠绝来。”

    何柔的心里很矛盾,她当然想回到霍彦辰身边,可是她不想用卑鄙的手段。这样利用他人,彦辰会看不起自己的,她不能这么做。

    “阿黎,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让我自己做决定。”

    “你自己做决定,我看你这辈子就只能远远看着别的女人和他白头到老。”

    “我是真心为你好,机会错过了,想再有,真的很难,你可一定要想仔细了。你这算什么手段,你怎么不去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手段?”

    何柔叹了口气:“阿黎,我不想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就让我再想想吧!”

    她嫉妒洛云瑶,嫉妒她能随时陪在霍彦辰身边,做任何事情都是顺理成章,自己反倒成了见不得光的那一个。

    可她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定,她不想一时冲动,到最后让彦辰厌恶自己。

    “那你想怎么样?”

    “彦辰以为我死了,才会对别的女人好。如果他知道我还活着的话,他肯定会慢慢看清自己的心。”

    “怎么让他知道?你完全可以直接去公司见他,给他一个惊喜。我就不知道你有什么担心的!好,你暂时不肯利用别人,那你至少可以去见见你的弟弟,你不是说,你和你的弟弟关系很好吗?或者,你见见他,你弟弟知道你还活着,至少能帮你告诉霍彦辰,所有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我……”

    何柔无法接受自己杀手的身份,弟弟干净清白,不像自己。如果和他相认,她必须面对自己这几年里黑暗的生活。到时候他问起,自己要怎么说?

    当初,她都无法接受母亲曾经的身份,弟弟现在的生活那么圆满幸福,自己的出现,只会给他带去困扰,那不是她想看到的。

    “小柔,你说要做回原来的自己,就要学会面对。那是你的弟弟,他肯定能理解你的。你家里的事情,不该只有你一个人扛着,他是男人,也该和你一起面对了。他现在也不需要做什么,接受事实,这算不了什么。”

    何柔困惑极了,两种念头在她的脑子里打架”

    “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成了多余的那个人。当初,我是不是应该死在那场车祸中。我的出现,只会给他们带去痛苦!”

    “可你是他的亲人,不要低估了你弟弟的承受能力,他已经长大,早就不是你记忆中的小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