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1190章:随时奉陪
    米澜长叹了一声,她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凉风轻拂过二人的侧脸,云瑶都忘了,上一次她们这么和谐地坐在一起聊天时是什么时候。一开始,她真觉得米澜很好,只是后来,她们站上了不同的立场。

    “我喜欢?我最喜欢的,从来没有属于过我。”

    云瑶笑了笑:“从前有个小孩,看到花园里一朵特别漂亮的花,她毫不犹豫摘回家,她以为这样就能彻底拥有,谁知道,那朵花被她摘下来后,没过多久就凋谢了。”

    米澜认真地看向云瑶:“我可比你年长,还需要这些寓言故事吗?我知道他不属于我,若是有结果,早在我陪伴他的那些岁月里,我们就应该在一起了。”

    就在她今天看到霍彦辰和洛云瑶抱着孩子同进同出时,她看见霍彦辰的眼里从始至终都只有洛云瑶一个人,她好像突然想明白了。

    在感情上,真的没有先来后到一说,只有喜欢和不喜欢,它是最不讲道理的。她想,就算洛云瑶没有像现在这么好,霍彦辰依旧会这么爱她。

    他爱洛云瑶,不是爱她的优秀,也不是爱她在人前优雅高贵的样子,只是爱她这个人,而不是怎样的她。

    就算自己再优秀,她依旧没办法走进霍彦辰的心里。不爱就是不爱,没有原因可讲。

    可她还是要和洛云瑶分出个高下,至少让她知道,自己如果输了,输在哪里。若是赢了,她心里大概可以稍微舒服一些。

    “看来,你现在已经想明白了。”

    “所以,我这次回来,要和你一较高下。洛云瑶,你准备好了吗?”

    云瑶有些愣愣地看着她:“还要,一较高下吗?”她以为,米澜耿耿于怀,是觉得,自己输给了一个不如她的人,那都是因为阿辰。可她现在不是想明白了吗?

    既然想通了,为什么还要一较高下?

    “当然!我要让霍彦辰知道,他错过了一个多优秀的我。以后,说不定他会后悔,当初没有跟我在一起。”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阿辰说过,他从来不做后悔的事情。

    “你很自信,任何时候都是如此。可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职位,当时我被迫离开,那么没有面子。现在我总该找回当时丢掉的面子,洛云瑶,我希望你认真对待。”

    “我说过,随时奉陪,绝不手下留情。”她站了起来,看向米澜:“这么几天,你没有第一时间来找我,现在又特地见我,是想好了要怎么比吗?”

    “我早就想好了。我会在所有人面前赢你的,至于什么时候,什么方式,先不告诉你。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你这么一说,我开始有些期待了。”

    “别高兴得太早!”米澜看向远方,还是这个城市让她更觉得安心。洛云瑶有自己的团队,她也有自己的工作室。性质不太一样,但是,她们同样是竞争对手。

    她说得对,如果自己真的喜欢,不如就留下好了。只要自己高兴,又何必去管其他人怎么看。

    突然间,她们谁都没有再说话,耳旁只剩下潺潺流水的声音。

    “洛雨汐,她还好吗?”云瑶突然问起洛雨汐的近况,她在监狱里,应该没有人会去探望她吧!之前她也问过夏果果,以后有什么打算。不过,她没有告诉自己。

    判决下来以后,云瑶就没有见过夏果果,也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处,在做些什么。

    不过她想,夏果果会等洛雨汐的,这是她当时给洛雨汐的承诺。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的。”

    米澜叹了口气:“我见到她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是她了。剪了短发,本该精神些,可我感觉,她举手投足之间,和行尸走肉没有多大的区别。也是,在那样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好?洛雨汐心气高,这次彻底输给你,连自己的心气都输没了。”

    云瑶也叹了一声:“她是真的彻底放弃了吗?”她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难道她就没有想过,以后自己出狱,还是可以见见女儿的。她的人生还存有希望,难道她看不见吗?

    “她都成了囚犯,一个坐过牢的人,哪个孩子愿意承认自己有这样的母亲。当时我不在,可我也知道一些。她在庭上那么说,就是铁了心不要这个孩子,要和她彻底断了关系。”

    “明明放不下,还要这样做,以为自己很伟大吗?”既然知道心疼孩子,当初为什么还要走上这条不归路?

    对此,她也不好多说什么。等刑满释放的时候,真不知道会是什么场景。

    “作为赢家,你该开心。”

    “可我心疼那个孩子。”

    “你不是孩子的干妈吗?”

    云瑶无奈地笑了起来,就算是干妈,她平时就够忙了,见到晴晴的时间更是少,能真正照顾得了多少。孩子终究需要母亲的陪伴,尤其是女孩子。

    等孩子长大些,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些事情,是父亲不合适做的。

    米澜伸了伸懒腰,闭上眼睛好好感受这里的一切。

    “这地方很好,这么美的夜色,我们不该说些不开心的事情,浪费了美景。”她转身看向身后小阁楼上两个男人,突然觉得,他们坐在那格外和谐。

    “你说,那两个大男人看着我们两个,会说些什么?”

    云瑶回头看了看,远远看着,霍彦辰手里握着茶杯,看着自己这个方向,她不由得笑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场景:一白衣少年郎,俊朗不凡,品茶下棋。

    如果霍彦辰放在很多年前,定是能迷倒万千少女的公子哥。

    “说不定,他们也在猜我们俩说了些什么。”

    “你确定,霍少不是在担心,我有没有欺负你?”

    云瑶微微挑眉,仔细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米澜:“我看起来,有那么没用吗?还没人欺负了我能好过的,我觉得,我们还是别互相伤害比较好。”

    米澜突然笑出了声:“那就上去看看,他们两个在聊些什么,看起来,好像很投缘。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坐在一起,格外和谐吗?”

    云瑶突然说一句:“一看就知道,我家阿辰是攻。”

    米澜很不屑地嘁了一声:“我家易升也很攻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