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九百四十三章:实话告诉他
    洛雨汐没有这么多精神安抚身边的人,自己人就不要计较这么多。她觉得,夏果果什么都好,就是疑心病太重了,有的时候,这样的习惯只会误事。

    许茹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和王雅雯在清夜园。云瑶一边和罗教授学习设计方面的东西,一边顾着公司的事情。每天在家里也过得很充实。

    只是要辛苦她们两个,隔三差五要跑来清夜园,三个人一工作就是一下午。这些是霍彦辰允许的,可对王雅雯和许茹来说,简直是受宠若惊。

    她们可没想过,有朝一日能够来到常人不被允许来的清夜园,这都是沾了云瑶的光。

    当确定马云波是什么样的人时,云瑶已经当机立断,让大家放弃和马云波的合作。这样的人,还是少些牵扯比较好。她们正商量着公司的事情,许茹就收到了消息。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各自沉默了。

    “答应她!”云瑶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出决定,让许茹回复洛雨汐的消息。

    好长时间,洛雨汐一直没有动作,云瑶还以为,洛雨汐还没想好要怎么用这张牌,没想到,她这就按耐不住了。约许茹见面,看样子是有什么事情要许茹去做。

    王雅雯不懂了:“云瑶,这个时候,洛雨汐想从我们这里知道些什么?”她们最近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动作,洛雨汐竟然要约许茹见面。之前她们可就说好了,许茹的每条消息都是明码标价的。

    “你说,她找许茹,还能是为了什么。”云瑶在纸上写下了马云波的名字,大家顿时明白了。

    “可是,马云波是什么人,洛雨汐难道没有事先了解一下吗?和这样的人合作,只怕最后会牵扯到很多麻烦。”

    “阿辰知道的人,想必江云泽也很清楚。只是,如果是江云泽开口让洛雨汐放弃这单生意,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王雅雯蹙着眉头:“洛雨汐只怕会,志在必得。”

    云瑶笑了起来,看来,雅雯也慢慢懂了洛雨汐的心思。她就是这么个人,总是担心,她不做的生意,会被自己给抢走。殊不知,她就算是生意人,也不是什么生意都接的。

    “洛总,那我今天去见他们的时候,要实话实说吗?”

    “她可能也是借着这次机会来试试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要跟她们合作。放心去,就当你自己现在是个卖消息的眼线。价格可以开高一点,她不一定会答应,但是,这样她不会对你产生怀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想知道马云波的消息。”

    马云波看不上z&y,现在人又躺在医院里,洛雨汐就算跟马云波联系,秘书也只会说,他很忙,没有时间,或者说,人不在公司。这样的回答显得很敷衍,洛雨汐定会多想,觉得马云波是在躲着她。

    “我直接告诉她马云波的消息吗?”

    “如果是问马云波的事情,你还可以大方点告诉她,我和马云波已经闹翻了,人也住进了医院。”云瑶笑了笑,提示许茹,让她把情况说得严重些,最好让洛雨汐觉得,他们和马云波已经水火不容。

    “告诉她这些做什么?得罪客户这样的事情……”

    “你实话实说就行,我就是要让洛雨汐知道实情。不过,她不一定会相信,大概只会觉得,我是个不会应酬的人,难得见一次客户,还把生意给搞砸了。”

    洛雨汐无非是想看她的笑话,云瑶不介意让她知道,自己没有谈成生意,还把客户给得罪了。

    “就让她得意一下好了!”

    许茹应声,记下云瑶叮嘱的事情,想到了些什么,又问道:“我是不是可以,找到机会,顺便打听一下她们那边的消息。”

    王雅雯也很认可许茹的想法:“咱们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觉得可行。”

    “不!”云瑶拒绝了许茹的提议:“你的出现,应该让夏果果很不舒服,我不建议你这么做。第一次合作,你就问起她们那边的消息,夏果果也是个疑心很重的人,她还对你有敌意。你这么做,反而容易暴露。”

    既然让许茹做这件事,她就必须保证许茹的安全。夏果果和洛雨汐不同,她什么灰暗的事情都经历过,女人有的时候狠心起来,真的很可怕。

    她不能让许茹和夏果果结下仇怨!

    “夏果果这么容易怀疑别人,身边会有朋友吗?”

    “那你觉得,她和洛雨汐像朋友吗?”

    两个人纷纷摇了摇头,若是如此,看来,夏果果还真的没有朋友。

    云瑶叹了口气,一个连自己的家人都可以抛弃的女人,又怎么会在乎身边有没有朋友。也许对夏果果而言,现在对她最重要的,只是金钱,地位,她一直向往着的,光鲜亮丽的生活。

    其他的,都不重要。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她通向理想的垫脚石。

    许茹很不明白:“就算她最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她也只是一个人孤伶伶的,她还是不会开心的。她怎么会抛弃自己的家人?如果是我,我肯定做不到。”

    对于夏果果的人生,云瑶也不好做出判断。其实,没有绝对的对错。

    她只依稀记得,夏果果说过她的家庭。那是一个典型的,重男轻女的家庭,她的父母对她有着一种很奇怪的感情,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盼着她一个人撑起整个家庭的开销,甚至觉得,这都是夏果果理所当然应该付出的。

    他们一家人,一切都只能先为家中唯一的儿子考虑。不管儿子做什么,都是正确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钱。

    夏果果有自己的悲哀和无奈,只是,她选择的解决方式是错误的。云瑶有时候也会想,如果这样的事情放在自己身上,她会怎么做呢?

    王雅雯笑了:“如果是你,你绝对不会有这样不学无术的弟弟。你肯定会从小就教他,如何顶天立地,做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人。”

    “为什么?”

    “因为,你这么护短的人,一看就知道,真的有弟弟,你肯定是个弟控。”

    云瑶笑出了声,她没有弟弟,可是现在有一个哥哥。如果有人欺负了她的哥哥,她肯定也会不顾一切站出来,为哥哥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