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三百四十九章:也许是假的
    洛正峰叹了口气,不知该从何处说起。他要面子,就算在枕边人的面前,他还是想维持自己男人的尊严。在李美玉面前,自己一直是无所不能的那个,现在要他亲口说,自己被女儿给呛了,他还是有些说不出口。

    “你说公司的事情,我听雨汐说了一些。是云瑶,带人抢走了恒翔的客户吗?所以,你今天,是去见他们了?”

    “雨汐和你说了公司的事情?”洛正峰皱起了眉头,他交代过,公司的事情不要和其他人谈起,虽然李美玉是自家人,可女儿没有听她的话,这是事实。

    “我知道你交代过,公司的事情不要和旁人提起。可我是她妈妈,是你老婆,一些事情她烦心,和我说说也是正常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怎么开解你们。你可是她父亲,她怎么敢给你脸色看?”

    “她给我脸色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在这个家里,她还不是一样对我横眉竖眼的。这次更是……你都不知道,她给我提了些什么要求。”

    一提起这件事,洛正峰就一肚子的气。这哪里是一个女儿会对父亲说出来的话,他这个父亲,还不如一个外人。

    “她……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云瑶的脾气就是这样,也许,她不是这个意思。”李美玉试探性问着,见洛正峰对洛云瑶诸多不满,心里安心了。

    若是如此,她就不用担心,以后正峰会将公司交给洛云瑶了。他们父女之间关系越差,她就越安心。

    洛正峰见李美玉还未洛云瑶开脱,再想起云瑶时刻想着要将这个继母赶出去,两者的对比让他越觉得,是洛云瑶太过分。

    “你还在为她说话,都不知道,她一心想让我把你们母女俩赶出洛家,不留半分余地。她这是在逼我,你没看到她当时斩钉截铁的样子,什么两个选择,根本没有区别,那算是给我选择吗?她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父亲。”

    “什么两个选择?”李美玉听得云里雾里,压根就不知道洛正峰在说些什么,可看他如此气恼,便知道,洛云瑶肯定没做什么好事。

    她也许根本不用担心什么,这个洛云瑶,时刻都会惹正峰生气,如此下去,他肯定不会把公司交给这么一个逆女打理。他就这么两个女儿,一个洛云瑶和他水火不容,最后恒翔还不是会留给雨汐。

    毕竟,雨汐一直都很听话,顺从着他的意思,对比之下,他肯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洛正峰叹了口气,将饭桌上发生的神情尽数说出,李美玉听得横眉怒目,火冒三丈,没想到秦霜也掺和其中。起初听到秦霜也去了,她心里还吃味。

    这种事,叫秦霜去做什么,她不是忘记了很多事吗?病都还没好全,跑出来瞎折腾些什么。听到后来,她越觉得不对劲。洛云瑶立场坚定,要不就拿走公司,要不就让她们母女净身出户。

    左右算计着,就是想让她们母女一无所有,这绝对是报复。

    李美玉没敢在洛正峰面前发作,只是一脸委屈看着他哽咽道:“我明白的,云瑶心里一直都恨我和雨汐,也没有把我们当过一家人。在她心里,我们母女就是破坏她家庭幸福的罪魁祸首。也是,当初是我年少,一心只为了爱情,没有想那么多。当时,我只想留在你身边。”

    那个时候,李美玉口口声声说不要名分,只要留在洛正峰身边就好。当然,一个精明的女人,怎么可能不为自己争取些利益,不要名分自然是嘴上说说,先留下来,再慢慢占据地位,等时机成熟,自然什么都有了。

    如今,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只是,得到了就不想失去,她深陷其中,只是一心想保护好自己拥有的一切。她绝不让秦霜母女再抢走现在的一切。

    “那……你怎么说的?”李美玉有些紧张,不知道洛正峰心里究竟是怎样的打算。

    “这事,我当然不能答应。不说旁的,我还不至于用自己的婚姻去换取公司的安宁。再说,我满足了她这次要求,下一次,她就会有更过分的要求,难道我每一次都要听她的摆布吗?”

    重点是,答应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吗?

    李美玉看着洛正峰,那在他坚定的拒绝里,到底有几分是因为对自己的不舍?李美玉终究没敢问出口,她害怕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她已经没有勇气去面对。

    “那……你不答应,她会怎么样?霍家,应该会站在她这一边吧!”她担心,洛正峰最后不堪压力,还是会妥协。

    “我不会妥协!她怎么也只是个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公司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的。”

    “她怎么会想到要公司的经营权呢?正峰,你可还记得,之前,云瑶在恒翔的时候,什么都不敢说,老老实实上班不吭声。怎么现在,转变会这么大?你觉得,这会是她自己的主意吗?”

    李美玉这么一说,洛正峰也开始想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不是她自己的意思。”

    “有些话,我说出来怕你不高兴。可是,我现在想想,越觉得不对劲。”

    “什么事,你直说。”

    “我一直觉得,秦霜失忆的事情,有些蹊跷。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有人会唯独不记得一两个人,其他事情又记得很清楚。如果是失忆,不是应该所有人都不记得,或者,忘记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吗?”

    “听说,是选择性失忆。”

    “你见过吗?”

    洛正峰沉默了,这种情况,他还真的没有见过,到底有没有这种说法,没人去求证。

    现在想来,还真不好说。

    “记不记得,那都是秦霜一个人说了算的。可平时看她,和正常人没有分别。她不说,谁知道秦霜是真的不记得,还是假装忘记。真相只有她自己知道。可别是,她们母女回来报复当年的事情,算计好了一切。”

    洛正峰认真点了点头,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他也无从求证。

    “你的意思,拿回恒翔,其实是秦霜的意思。”

    李美玉笑了笑:“我只是猜测,可是正峰,你忘了,秦霜是什么脾气了吗?她向来强势,云瑶和她当初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