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三百四十七章:商场无父女
    她要的,从来都很简单,给父亲的选择也很清楚。要公司还是要那贱人母女,选择权在他自己的手里。

    他想保住公司并不难,让李美玉母女净身出户,她可以既往不咎,再也不会干涉恒翔的任何事情,公司可以留给父亲经营。毕竟,母亲现在这样,也没有精力去操心公司的事情。

    她从来没想过要做恒翔的老板,她只喜欢做设计。而她要的,正是李美玉母女一无所有。离开了洛家,就算洛雨汐嫁去了江家,她在江家的地位也不会多高。

    豪门多是非,时间一长,她也敌不过那些三姑六婆多嘴的贵妇们背后议论,秦淑珍可是个爱面子的人。有了上次的事情,秦淑珍本就是看着孩子的份上,才接纳洛雨汐。

    被赶出洛家后,她在江家自然不会太好过,只能在江家相夫教子,好好当江家儿媳妇,老老实实的,可能会好过些。想像以前那样挥霍,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如果父亲不想把那母女俩赶走,那也很简单。父亲将公司让出来,从此恒翔和他洛正峰再没有半分关系,她便不再干涉什么。公司她会努力挽回,自然不会让恒翔毁掉。

    如此,也能让父亲如愿。公司不在他的手里,却能经营得很好。其实,公司都是身外物,百年之后,终究是会到她和洛雨汐的手里。洛雨汐什么都不懂,将公司交给她,只会毁掉恒翔,她也不配得到什么。

    这就当她们母女俩对母亲的补偿,她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如果李美玉对父亲是真心的,即便父亲一无所有,李美玉也会对他不离不弃的。他要女人,就要放弃公司。没了事业,他还有枕边人,也不算亏了。

    洛正峰握紧了拳头,明知道这丫头不会轻易松口,他还是要来问。

    让他离婚,要不就把公司拱手奉上,她根本就不想放手。洛正峰看向了对面一脸无辜,事不关己的秦霜,突然质问道:“这是你的意思?”

    洛正峰的脑海里划过一个声音:她们母女回来,就是要抢走一切,她们就是来报仇的。

    什么有些事不记得了,她什么都记得,唯独不记得自己。若是忘了,她怎么还会记得公司的事情,竟让女儿出面比他交出公司的经营权。

    秦霜愣了片刻,摇了摇头:“此事,和我无关。”

    洛正峰冷笑起来:“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装蒜的伎俩?与你无关?你以为我会相信吗?说什么忘了过往,你既然忘了,怎么还记得来讨要公司?秦霜,你就是想报复我是吗?报复我当初离婚?可你别忘了,我们当初是为什么离婚的!”

    被云瑶的话刺激到,洛正峰有些情绪失控,有谁家的女儿会逼着自己的父亲交出公司。小时候,他多疼爱这个女儿,因为这是他和秦霜的孩子。

    谁知道,到头来是自己养了一头白眼狼。

    洛正峰的话,让云瑶和霍彦辰心里都生出了些诧异,当初离婚的事情,难道不是因为李美玉吗?怎么听洛正峰这语气,像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隐情在里面。

    “父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离婚,还另有隐情不成?”若另有隐情,怎么到最后受伤的是母亲,坠楼,疯傻,这些难道还是母亲的错吗?

    云瑶的质问让洛正峰回了神,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说漏了嘴。

    “没什么!总之,公司,我不会交出来,我也不会让美玉她们母女俩净身出户的。”他说的斩钉截铁,正是看着秦霜,似这番话是在说给秦霜听的。

    如此一来,洛正峰开始疑心,女儿这么做,根本就是秦霜的意思。也许真的像李美玉说的,她们就是想让自己一无所有。

    “既然父亲的态度如此坚定,我觉得,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父亲一手经营恒翔到今天,想必会有很多法子,我也相信父亲的能力。如今女儿已经长成,也很期待和父亲好好较量一下,父亲不必手软。”

    “你……云瑶,我们是父女,非要这样兵戎相见吗?”他知道,云瑶把话撂出来,那就不只是说说而已。而她身旁还坐着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霍彦辰,他代表的可是霍家。

    “生意场上无父女。”

    “既然如此,你要和我较量,那就别让霍家插手,凭你自己的实力,让我心服口服。”

    云瑶看了看旁边的霍彦辰,没有说话。洛正峰以为,这个要强的女儿肯定会答应的,她总是想着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好每一件事,不喜欢依靠别人。

    “阿辰是我的老公,他的就是我的,怎么说是靠外力?我好歹也是凭自己的本事,才嫁到霍家,可没有让父亲费心半分。”

    ……

    洛正峰彻底无话可说,这才发现,女儿根本不按照套路出来。

    云瑶讽刺地看着父亲,他以为自己会毫不犹豫答应,那就太天真了。

    她就不会做这种吃亏的事情,阿辰和她,有区别吗?

    霍彦辰美滋滋听着云瑶宣布主权,格外享受,附和道:“不错!我从头到脚都是洛洛的,自然,她的意思也就是我的,怎么能说是外人。”

    “这里说起外人,父亲你才算是那个不相干的外人吧!”

    洛正峰脸色铁青,在他眼里,云瑶成了一个十足的逆女:“我可是你父亲,我把你养这么大,都白养了不成?你的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我?”

    云瑶不以为意:“你不必时常把父亲这个身份挂在嘴边上,你难道不知道,权利和责任是同时存在的吗?当你不想承担责任的时候,你就失去了为人父亲的权利。您过去对我做的点点滴滴,哪一点算是父亲?”

    “过去的事,你非要记恨得这么清楚?当初如果不是我那么逼你,你现在说不定也不会嫁去霍家。一切都是伴随而生的,现在在说洛家的事情,你是认定了,非要对恒翔下手,没有商量的余地,是吗?”

    “我的父亲大人,你在没有开口的时候,心里不就已经有了答案吗?我给了你两个选择,你非要选择第三种,不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