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一百七十三章:都是一家人
    “他们的订婚宴,你还真要去啊!”趁着有空闲的时间,沉迷在爱情里,浑身散发着恋爱酸臭味的肖潇,难得主动约云瑶出来逛街,得知她要去洛雨汐的订婚宴,有些不太赞同。

    “请柬都特地送到公司,亲自交给我。办公室的同事都看到了,我不去都不行。”

    “这个贱人,这不明摆着想在你面前显摆吗?估摸着想嘲讽你,觉得你嫁了霍家,还没举办婚礼,她连订婚都这么体面。你要是去了,岂不是正中下怀,她能拽上天。”

    “你还怕我会吃亏?”

    “不然呢?你爸也在,还有两个老妖婆,江云泽也不是什么好鸟。你去,就是找羞辱的,我是觉得,你别去了比较好。”

    “你觉得,我会让他们欺负?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如果不去,反而给了她嘲笑我的机会。然后说,我洛云瑶还惦记着江云泽,心里放不下,连订婚宴都没有勇气参加。”

    “你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说这些。”肖潇很了解云瑶,她才不是会在意别人眼光的人。她是担心,自己的好闺蜜去了会吃亏。

    “你爸也在,若是起冲突,他容易说那些难听的话,到时候,伤心难过的还不是你自己?你就这么想不通?”

    云瑶看她着急成这样,再也憋不住了,笑着解释道:“阿辰也收到请柬了,竟然他们这么有诚意,我和阿辰决定……去砸场子。”

    她悄悄在肖潇的耳边说起,肖潇瞪大了眼,惊愕地看着她。

    “这……这话是谁说的?感情,你是故意去砸场子?”

    云瑶嘿嘿一笑:“你猜,这个提议是谁说出来的?”

    肖潇看她一脸骄傲和得意,脑海里已经有了答案,又有些怂,不敢说出口。看她笑眯眯的,这才试探性问道:“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这话,是你家霍少说出来的。”

    “恭喜你,答对了。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可我现在看着,你的智商还在正常值范围内,没有被清零啊!”

    “去!”肖潇拍掉了洛云瑶的手,顺带白了她一眼。

    还是不是亲生的,连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她觉得,自己和云瑶已经不是没有秘密的好姐妹了。

    “怎么,我说的可是事实,你难道没听出来我是在夸你吗?”

    肖潇摇了摇头:“我只听出了调侃,我不过是花痴一下我的小哥哥,怎么可能变成智商清零。再说,在他面前,我又不需要多聪明。”

    “你也不怕严廷嫌弃你。”云瑶取消着她,肖潇不以为意。

    “这你就不懂了吧!还说是姐妹呢,我告诉你,我太聪明了,还怎么制造反差,体现严廷的聪明能干。这叫衬托,你不懂。”

    云瑶哼哼了两声,格外自豪地说道:“我家阿辰,根本不需要我衬托。”

    “都是一家人,你真的要互相伤害吗?”

    好吧!肖潇不得不承认,霍彦辰这么优秀的,世间少有,当然不需要衬托。严廷很优秀,他们这些人放在一起去做比较,真的不好说谁更优秀。

    只能说,各有千秋。最重要的是,在肖潇的心里,严廷就是那只最优秀的。

    “都是自己人,说什么互相伤害呢?”

    虽然,自己和肖潇不是同行,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可这并没有影响到彼此的感情。见了面,她们依旧相亲相爱。用肖潇的话说,这叫,距离产生美。

    云瑶明白肖潇的意思,她不希望自己去参加订婚宴,只是不想她被欺负。

    可她现在已经不是过去的洛云瑶了,当然不会让自己再受欺负。

    “听说油漆泼在头发上很难处理,我很想看看,那两个老妖婆,现在到底剪成了什么样的发型。那一定是件有趣的事情!”

    油漆事件,让人想起就觉得好笑,肖潇却更心疼云瑶,没有做什么,还被找上门。

    “你这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弄了个帖子,那两个老妖婆也不会找你的麻烦,让你受委屈了。”

    “我这不是没事嘛!泼了她们浑身油漆,我不知道多痛快。”

    她怎么会不知道,肖潇做这些都是为了她。她脾气就是这样的,云瑶心里只有感动,哪里舍得责怪她。

    “早知道,我就应该去告诉那两个老妖婆,帖子是我写的,以后想找麻烦,来找我。不准欺负我的云瑶!”

    “好!”

    提起李美玉,肖潇每次都是这样,恨得牙痒痒,这也正是她的可爱之处。

    和闺蜜相处的时间过得很快,回到家里,霍彦辰还在书房里忙着。她调皮了些,特地把冷冰冰的手放在他脖子里,本以为,他会反应很大。

    谁知道,霍彦辰皱起了眉头,抓着她的手,竟放在了自己的怀里捂着,满脸不高兴。

    “怎么这么冰?出去的时候,没有多穿些吗?手套戴了吗?冷不冷?”

    “我不冷!”她笑眯眯坐在霍彦辰腿上,看他这么紧张自己,心里暖烘烘的。

    “我故意的,就想逗你玩玩,这才特地用冷水洗了手。”谁知道,反而让他担心了。

    “洛云瑶!”

    “嗯?”看他冷着脸,云瑶以为,自己和他玩一下,却惹他生气了:“怎么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逗你玩,你别生气了。大不了,以后我不这么逗你。”

    “你一点常识都没有吗?女孩子,不能碰冰冷的东西,对身体不好,这些你都不知道?自己手脚凉,还去用凉水洗。”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生气,居然是因为自己用凉水洗手。

    “没关系的吧!我以前一直都这样,哪儿有这么多讲究,我大学的时候,这么冷去兼职,画一幅雪景写生,那才叫整个人都冻僵了。当时,我都觉得自己像个傻仔一样。”

    她没心没肺笑着,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她都习惯了。

    “读书的时候?兼职画画?”

    “对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学这个,花销大。要不到钱,我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你都不知道,当时这个手,长了冻疮,全都肿了。泼了口子,流血,我又怕弄脏了画,就要特别小心,还好赶出来了。当时拿到钱,我就和肖潇去吃火锅庆祝。那个时候,可开心了。”

    听她说这些,霍彦辰突然沉默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生在看似光鲜亮丽的洛家,她竟还要过这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