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一百六十二章:他很好
    江勤明白,这是看在洛云瑶的份上对他的客气。他该做的,一样都不会少。

    “霍少大量,我很感激。可做错的是江家,淑珍有错,理当我这个做丈夫的替她出面道歉。霍少要怎样能消气,尽管说,我绝不会说半个不字。”

    霍彦辰看了他一眼,当着洛洛的面,江勤很懂得把握机会。

    不愧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人,任何机会都不会错过。

    霍彦辰笑了起来:“江叔叔言重了,刚才,您不是已经道歉了吗?如果我再为难江家,洛洛就要冲我生气了。”

    话虽如此,该说清楚的,霍彦辰也不会忘记。洛洛在是一回事,有些事,他要提前告知清楚。

    “江叔叔,这次的事情,就当是一场误会,我可以不再计较。但是,类似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没有洛洛这么好说话。”

    虽然带着笑容,江勤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颤,他知道霍彦辰没有开玩笑,这是在警告他。如果管不好家里的人,他不会再客气。

    “霍少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还有第二次,我也不好意思再来找你们求原谅了。”江勤笑着,要给霍彦辰倒酒,被霍彦辰拒绝了。

    “下午还有工作,上班时间,不喝酒。我们还是,以茶代酒吧!”霍彦辰身为晚辈,给足了江勤面子,给他倒了茶。江勤受宠若惊,一饮而尽,算是化干戈为玉帛,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如果不是江勤动作快,这事还真没这么简单就解决。霍彦辰心里寻思着,还真被何旭给说中了,江勤明白现在的局势,绝对不会和霍家对着来,这件事,肯定很快会解决的。

    他连发难的时间有没有,江勤已经亲自来道歉,霍彦辰也不好揪着不放。

    趁着云瑶起身去洗手间,霍彦辰收起了浅笑,神色也变得冷漠了起来。

    “江总,您是前辈,我很敬重您。洛洛把您当自己人,我也不能说什么。可是,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想看到第二次。洛洛是个重感情的人,可你把生意场上互相利用这套手段用在洛洛身上,没想过她也会伤心吗?”

    江勤脸色一僵,没想到霍彦辰会和自己说这些。

    “您来道歉,我可以看在您是前辈的份上,既往不咎。可是你如果管不好自己的儿子和老婆,我不介意,教教他们,在外面要怎么做人。”

    “霍少,这事……”

    “我不想听你那些没用的解释,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刚刚也说了,昨天的事,我不再计较。可是,我更不希望任何人伤了洛洛的心。你明白吗?下次,不要再想着,借以前的情分,从洛洛这里求便利。”

    “霍少的意思,我明白了。”江勤无奈,长叹了一声,答应了他。

    自己的确有些私心,可现在,他亲眼看到霍彦辰对洛云瑶这么好,也算是放心了。

    “我很感激,你能对云瑶这么好。我也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她才好。这丫头能够过得幸福,我也算对秦霜有个交代了。”

    霍彦辰没有说话,云瑶已经从洗手间过来了,并不知道,霍彦辰给了江勤怎样的警告,只是依稀觉得,这桌上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

    “江叔叔说,看到你过得好,他很欣慰。”霍彦辰不露声色掩饰过去,云瑶也没有怀疑什么,红着脸笑了笑。

    “阿辰,对我很好。江叔叔你不用担心!”

    “你爸爸他……我也不理解他身为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当初在饭桌上,我们双方家长见面,我也看出来了,云泽这孩子对你没有这份心。我是过来人,知道,这女人要嫁给爱自己的男人才会幸福。当时,就没有阻止,云瑶,你不要怪我。”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江叔叔。”

    就算没有什么原因,任何人看到那些照片,都会有最本能的反应。

    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相信自己,洛云瑶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的父亲相信自己是清白的。他怎么做,云瑶都能理解。

    “洛洛当然不会怪你,没有那件事,我和洛洛也不会走到一起。洛洛嫁给我,还要多亏了你们。”霍彦辰搂着云瑶的腰,三个人已经起身准备离开,霍彦辰嗪着浅笑,却看不到半分温暖。

    江勤知道,他话里有话,只是含糊地笑着,谁也没有说破。

    “江叔叔,有些事,你不必放在心上。都已经过去了!”

    过往如云烟,云瑶真的没有太放在心上。那些人对她而言,都只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她当然不会为了些不要紧的人影响自己的心情。

    离开前,云瑶提前说了一声:“江叔叔,提前祝贺您,圣诞节快乐!”

    “圣诞快乐!”江勤看着洛云瑶坐在迈巴赫里,两个人浓情蜜意,霍彦辰大概将自己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她。

    名声在外,谁不知道,霍家的霍少是出了名的冷漠,温柔这个词几乎和他没有半点交集。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对身边的妻子温柔到了极点,任何时候都小心翼翼的。

    若不是爱到深处,如何会真情流露?

    江勤是过来人,他曾心系秦霜的时候,也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温柔都给她,只怕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温柔。只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情。

    到现在,他都忘了,自己当时是用什么方法才断了过去的心思。

    好像……是儿子出生时。

    那似是过去了很久的事情,又像是发生在昨天。江勤感叹一声,到底是自己老了,都开始怀念过去。

    直到那银灰色的车影在视线里彻底消失,江勤才发动了车子离开。

    此时,云瑶看着这阴沉的天,仿佛又要下雪了,心里却很开心。只因为,有他在自己身边。

    “阿辰!谢谢你。”

    “嗯?”霍彦辰没明白,这傻丫头为什么又突然和自己说谢谢。

    “谢谢你,当初把我捡回家。谢谢你,宠着我的一切。谢谢你,处处为我着想。”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霍彦辰今天是不会来饭局的。他,从来都不是甘心被人利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