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 第一百五十七章:提醒一句
    秦淑珍回去后第一件事,那就是整理自己的头发,全是油漆,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解决。

    “洛云瑶这个死丫头,把我的头发弄成这个样子,我不会放过她的。”她这个样子,根本不好意思去店里,只能把造型师请到家里来,帮她把这些油漆弄掉。

    江云泽冷着脸,虽然没看到,但是他也能猜到,母亲大概说了许多难听的话。

    “妈,你怎么和雨汐的母亲一起去瞎胡闹,现在弄成这样,要是爸知道了,少不了要说你。”

    “我都这样了,他还想把我怎么样?云泽,你该不会也被那个小狐狸精给迷住了吧?我告诉你,那丫头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你现在看到了吧!当初妈不同意她嫁给你,这是很有道理的。要是以后我老了,她看我不顺眼,还不把我给吃了?”

    “今天,是你们主动去找麻烦的。”关键是,她们去找麻烦,最后狼狈走开的还是她们。没有把握还去做,他觉得,母亲就是被爸给宠坏了,这邪念脾气才会变成这样。

    “你们父子俩都是一样的。我知道,你爸看好洛云瑶,这就是她看好的人,拿油漆泼我,我这头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多,就是剪了。”

    “剪了?剪多少?”

    “如果洗不掉,可能要全部。”

    “啊!”车里传来秦静淑聒噪的声音,江云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是自己的妈,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让他意外的是,洛云瑶竟敢把他母亲泼成这个样子,恐怕,除了她,没有哪个女孩子敢这么做。

    她一直都是这么凶悍的女人!

    果然,造型师一来,看到这场面,也是无能为力。可秦淑珍怎么都不答应全部剪掉,只能尽量把油漆擦掉,剩下的,只能剪了。等新的头发长出来,再慢慢修剪。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您这样……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这油漆……太多了。”

    秦淑珍整张脸都扭曲着,把造型师都给吓着了:“您别担心,其实,剪了也影响不大。您可以用假发,每天换发型,这样岂不是更好?”

    “那也是假的。”

    “有真头发做的,效果很好,保证看不出来。”造型师小心翼翼处理,心里后悔了,早知道是这么难解决的问题,他就不答应来了。

    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妈,今天的事情,不要再提起,你也不要再去找洛云瑶的麻烦。其他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我都这样了,你让我不要去找洛云瑶的麻烦,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是你妈,你不该站在我这边,想着帮我出口气?儿子,现在是你妈被人泼了油漆,如果是硫酸,我哦现在还能坐在这和你说话吗?”

    江云泽的态度让秦淑珍觉得,自己被儿子忽视了,儿子似乎有点向着洛云瑶,这让她很不高兴。

    “妈,你都这样了,吃了亏就要学乖,还要去找洛云瑶的麻烦?下次,真像你说的泼硫酸呢?你怎么能和雨汐的母亲去胡闹。”江云泽有些气:“您是大家闺秀,雨汐的母亲是什么?你以后少和她混在一起。”

    “我……“秦淑珍被儿子说的哑口无言,她只是气不过。

    “她妈妈也就会些不入流的手段,还不能把人怎么样。到头来,吃亏的是你,这次不就是这样吗?”

    秦淑珍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可她这心里就是不痛快。

    反正,下次有机会,她一定要给洛云瑶一些教训,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

    这事,肯定是瞒不住的。

    江云泽叹了口气:“你最好老实和父亲交代,肯定瞒不住。你我不说,你能保证霍彦辰不会去找爸的麻烦吗?到时候爸知道你瞒着他,恐怕会更生气。”

    “我告诉你爸,他就不生气了?”

    丈夫本就挺喜欢洛云瑶,一直把她当成儿媳妇,现在换成了雨汐,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太满意,总觉得,雨汐配不上自己的儿子,毕竟,她妈妈做过什么,旁人心里还是清楚的。

    小三上位,人家当面不说,背后议论,江家一样没有面子。要不是秦淑珍,这事还没那么简单答应下来。

    “那也总比你瞒着好,你自己看着办吧!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江云泽不想听母亲唠叨吐槽,找了个借口就走了。秦淑珍叹了口气,江勤看好洛云瑶,说白了,还不都是因为秦霜。

    这么多年了,他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他们的儿子都这么大了,当年一个承诺,他一直记着,甚至都不管自己儿子的终身幸福。

    他当爸的不管,自己这个当妈的怎么都要拦着。

    如果让秦霜的女儿当了自己的儿媳妇,不管这个洛云瑶多好,她心里都膈应。

    怪只怪,她是秦霜的女儿。

    江勤还在公司,就接到了夏琦的电话,知道了上午的事情,他脸色铁青,万万没想到,妻子会跑去做这么荒唐的事情,还把人家的地方弄成这样。

    他是个讲道理的人,一听是自己的妻子不对,立马向夏琦道歉。

    “夏总,这事,是我的错。回头单子你尽管拿过来,你的损失,我愿意承担。另外,我替我爱人向你道歉,这事,实在对不起。回去,我一定好好说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江总,我打电话也不是告状,只是先提醒你一句,你好有个思想准备。霍少赶过来了,江少和您夫人当时态度不太好,霍少很生气,关键是,霍少的妻子,他最疼爱的女人,吃了亏,这事,你恐怕还要让霍少消了气才管用。”

    江勤皱起了眉头,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霍家长媳,霍彦辰的妻子,是云瑶那丫头。

    他突然明白过来,看来是妻子去找云瑶丫头的麻烦了。

    这个愚蠢的女人,也不看看现在云瑶身后站的是什么人,就这么去找麻烦,霍家人是出了名的护短,这事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算了。

    她还真是会给自己惹麻烦!

    江勤客气道了谢,挂了电话,这才带着一肚子气回去,他倒要看看,今天这事,她打算怎么和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