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浪漫青春 > 这个校草不正经 > 第一卷 第一百零二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是一个月,进入十一月份的阳城,真正的冷起来。

    zw战队已经在欧洲打了一周的比赛,成绩还可以,小组赛出线也是有很大的希望的。

    傅斯言一个连着一个的集训,一个连着一个的比赛,让他根本抽不出身回来收拾徐妙妙。

    徐妙妙甚至都觉得傅斯言可定把她这个人都忘了,可是没有傅斯言的日子也要学习。

    十一月的第二周,王爽老师公布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就是三中准备在一月份准备个元旦晚会,现在开始准备节目,高三也可以参加,但是还是以学习为主,还需要挑选四名主持人,高三的学生也可以备选。

    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轰动了两分钟,两分钟后,蠢蠢欲动的学生们在得知元旦过后还有一个月考才期末考试,又偃旗息鼓了。

    “这恐怕是你们在高中最后一次活动了,如果有精力,可以踊跃参加!”

    王爽老师说了两句鼓励的话,又把元旦晚会事宜交给了文娱课代表,就匆匆离开班级了。

    徐妙妙的心思却动了动,有主持人备选的项目,这对她现在一紧张还打嗝是个锻炼的机会。

    在下课的时候,徐妙妙主动找了王爽老师,谁知道在王爽老师的办公室里还看到了林薇歌。

    林薇歌已经在跟王爽老师谈了:“我以前在外国也担任过类似活动的主持人,还是有些经验的。”

    王爽老师点头,笑着说道:“可以,你可以报给文娱委员邬倩倩,然后准备好去竞选就可以了。”

    林薇歌笑着说了声好,看到徐妙妙的时候朝徐妙妙点点头,就离开了。

    “徐妙妙,你有什么事找我吗?”

    王爽老师看到徐妙妙,笑着朝徐妙妙招了招手,问道。

    徐妙妙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说道:“老师,我也想报主持人,我的理想是做一名解说员,所以想锻炼一下自己。”

    王爽老师竟然有点惊讶,说道:“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想做解说员!”

    徐妙妙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道:“一般人好像不会把解说员当做理想。”

    “谁说的!”王爽老师不赞同地说道:“理想不分高低贵贱,每一个职业都会有人当做理想,你这个理想就很好,假如没有人做解说员我们看运动会比赛,看体育赛事要多无聊,也什么都了解不到!”

    徐妙妙被王爽老师的话感动到了,但还是小声说道:“可我想做电竞解说员。”

    王爽老师今天被徐妙妙惊到两次:“电,电竞解说员?”

    “嗯,我喜欢游戏,但是没机会做职业选手,所以我选择做一个解说员,把爱好发展成职业不也是一件很帅的事吗?”

    徐妙妙说到这时,两只眼睛都在发光。

    王爽老师笑了,点头认同道:“对,你的选择比那些只知道以游戏当借口,却沉迷其中不知奋进的人强太多太多,老师支持你,你去邬倩倩那报名吧!”

    徐妙妙点点头,高兴的离开办公室,就去找邬倩倩报名了。

    林薇歌看到徐妙妙也找邬倩倩,就跟在一边看了徐妙妙报名的过程,看到徐妙妙也报主持人,惊讶地问道:“妙妙你也要竞争主持人吗?”

    “我就想锻炼锻炼自己。”徐妙妙笑着说道。

    “那也不错,我以前做过主持人,要是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跟你搭档应该也很愉快。”林薇歌大方地说道。

    徐妙妙点点头,说道:“如果有需要的话。”

    林薇歌本来要走了,但是又转过身对徐妙妙说道:“但是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听说主持人的要求很高,如果没经验或者应变能力不好,很有可能落选呢。”

    徐妙妙咬咬牙,笑了笑,没说话。

    在高三枯燥无味的日子里,元旦晚会的主持人竞争项目,成了徐妙妙的唯一调味剂。

    也不知道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是为了想跟林薇歌一较高低,徐妙妙亲自写了主持通稿,每天复习完就在家练习主持,还看很多有关主持晚会对主持人要求的教学视频。

    “咱家姑娘在干嘛呢?”老徐坚持了两天晚上,在第三天晚上悄咪咪地问了王女士。

    “听说学校要组织元旦晚会,她要竞选主持人呢。”王女士翻了一页手里的书,看着看着叹了口气,担忧地说道:“我就怕她现在练的有多好,等一上场紧张了,一个劲儿的打嗝,那可怎么办?”

    老徐也点点头,生怕徐妙妙听到,赶紧小声说道:“这事咱们都不能提,不要打击孩子的自信心。”

    王女士认同的点点头,叹了口气,继续看手里的书。

    徐妙妙在家练了三天就把稿子背熟了,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问题,不在有人的地方练,竞选的时候肯定会出问题,于是第四天上学的时候,大课间徐妙妙把余兰兰周君昊一干人等都叫了出来。

    “怎么了妙妙?”余兰兰还没见徐妙妙这么严肃的样子。

    “对啊,出啥事了你就说话。”沈博涛说着把袖子挽起来,挽完一阵冷风吹过,整个人哆嗦了一下又把袖子给撸下去了。

    “没什么事,我不是要竞选主持人吗,就,就想练练。”

    徐妙妙当着众人说完这句话,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就这事儿啊?这还叫个事儿?行啊,你来吧!”沈博涛笑着往徐妙妙对面一站,又把周君昊和丁瑜往旁边一拉。

    余兰兰也自动站到他们身边。

    四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徐妙妙,徐妙妙瞬间就有点紧张,两只手搅了搅,说道:“我要开始了啊?”

    “就等着你呢!”沈博涛笑嘻嘻的抢答。

    徐妙妙做了个深呼吸,然后站直了身体,露出了标准的笑容,端起了范儿,接着开始背台词:“各位领导、各位家长、老师们,亲爱的同学们,”

    徐妙妙把背了几十遍的通稿说出口,一开始还是很简单,但是主持人要抬头看向观众的,徐妙妙不注视面前的四个人还好,一注视忽然发现身边来来往往的同学都对她投来好奇的目光,一紧张在说出“大家新年好”这句台词前打了个嗝。

    站在徐妙妙面前的沈博涛忽然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徐妙妙顿住,沈博涛朝徐妙妙挥挥手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早上吃多少啊,到现在还打嗝,你继续继续!”

    余兰兰对大大咧咧的沈博涛意见很大,伸手掐了沈博涛胳膊一下,说道:“好好当你的观众!”

    “我错了我错了,徐妙妙你继续啊!”

    沈博涛一边躲着余兰兰的攻击一边嚷着。

    徐妙妙接着打了两个嗝,才按捺下紧张的情绪,定住了心神,继续说道:“大家新年好!”

    “时光的年轮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记,”

    徐妙妙只要不看向注视她的人就不会紧张,一旦抬头看向前面四个人整个人就会紧张,徐妙妙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指头,继续背着:“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嗝。”

    还是不行!

    徐妙妙打了一个嗝后,想接着背词,可是胃里像是翻起了酸水,一个嗝接着一个嗝打起来。

    沈博涛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徐妙妙捂住自己的嘴,强行忍住打嗝,余兰兰关切的跑过来,拍着徐妙妙的后背问道:“没事吧?”

    徐妙妙摇摇头,说道:“我一紧张就打,嗝,嗝。”

    话还没说完,徐妙妙又打了一个嗝。

    余兰兰瞪了一眼没心没肺还在笑的沈博涛,吼道:“笑你妹笑,闭嘴!”

    丁瑜拍了沈博涛脑袋一下,沈博涛渐渐收起笑意问道:“怎么了?”

    周君昊瞪了沈博涛一眼说道:“徐妙妙一紧张就打嗝,你笑什么?”

    沈博涛这才发现徐妙妙急的脸色都白了,连忙抽了自己一嘴巴子,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啊,妙妙姐你可千万别生气!”

    徐妙妙朝沈博涛摇摇手,说道:“我没生气,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克服这个问题!”

    徐妙妙有些气馁,在熟悉的人面前都紧张,别说竞选那天老师同学一起盯着你看呢!

    “我想先回班级了。”

    徐妙妙一边打着嗝一边往教学楼走,余兰兰追上去,安慰道:“你别急啊,我们一起想办法,不行你就节节课下课出来,我们陪你练,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五次,总有行的时候吧?”

    徐妙妙感动的看着余兰兰,还是有些气馁的说道:“我连面对你们都紧张,要是其他人该怎么办啊?”

    “没事,你先拿我们练手,等你不紧张了,再换一批人!”

    余兰兰拉着徐妙妙的手,说道:“你只要不过分注意自己打嗝的事应该没问题,我们都相信你,刚才你主持的形态很好,你有没有练过啊?”

    徐妙妙摇摇头,没再说话,心里知道是余兰兰在安慰自己,但是还是很感激余兰兰,既然好朋友都这么支持她,她也没有放弃的理由了。

    徐妙妙打起精神,真的每节课都下去对着余兰兰,周君昊,沈博涛还有丁瑜四个人练习,第一天每节课都会紧张打嗝,到了第二天就不紧张了,背稿子的时候姿态也放松了很多。

    第三天的时候,余兰兰拉着徐妙妙继续练习,说拉了几个原来班级的同学来给她当“群演”,徐妙妙还有点不好意思,出去一看,余兰兰还真拉了四个人来陪她练。

    徐妙妙咽了咽口水,稍微有点点紧张,但是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只有开头的时候打了两个嗝,练到后来,徐妙妙情绪上来了,朝着“群演”席一看,竟然看到了站在对面注视这她的傅斯言,两人目光相触,徐妙妙停了下来,两秒钟后,整个人紧张的打了一个嗝,然后接二连三的不断打嗝。

    大家都被徐妙妙这一连串的打嗝声给弄懵了,谁知道徐妙妙转身就跑,而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他们中间冲出去,几步就抓住跑在前面的徐妙妙。

    徐妙妙从来就没跑过傅斯言,被傅斯言从身后拎着衣领,带到宿舍楼一个拐角。

    徐妙妙环顾了四周,人烟稀少,而且就连摄像头都没有,果真是死角,“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傅斯言把徐妙妙拎到墙边,徐妙妙还没等出声,就被傅斯言一把堵住了嘴,整个人都靠过来,阴森森地问道:“你跑什么?”

    “唔唔唔。”徐妙妙挣扎着摇着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傅斯言扯了扯嘴角,继续说道:“你要是敢喊,敢跑,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徐妙妙乖巧的点头,傅斯言把手松开,徐妙妙大口喘了一口气,然后才吼道:“你要憋死我啊!”

    傅斯言却笑着朝徐妙妙伸出食指,摇了一摇,说道:“我不是要憋死你,我是要收拾你,小同学,你大概已经忘了我给你的字条了吧?”

    此时此刻,徐妙妙才相信那句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