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浪漫青春 > 这个校草不正经 > 第一卷 第八十五章 你这把伞是认真的?
    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周,所有人经过不断的努力,好像都重生了一般。

    周一周君昊跟余兰兰一起来的学校,早自习结束后班主任祝老师重新给了周君昊一张分科表。

    接到分科表的那一瞬间,周君昊打心底的笑了出来。

    余兰兰扭头抬起胳膊伸出手,对周君昊说道:“理科班见啊!”

    周君昊跟余兰兰击掌,然后才说道:“徐妙妙要考文科一班,你要考几班?”

    余兰兰“嘿嘿”一笑,卖了个关子:“你猜?”

    徐妙妙听到周君昊提到自己的名字,从傅斯言给自己整理的数学例题笔记中挣扎出来,哀嚎一声,说道:“周君昊,这道题我做了好多遍了,但是感觉还是没吃透啊,你再给我讲讲吧!”

    “至于吗你们,不就是分科考试,怎么感觉你们都像是在备战高考了啊。”

    沈博涛不屑一顾的往桌子上一趴,说道:“我再睡会儿,你们讨论题小点声啊,别打扰我跟周公约会。”

    余兰兰看不上沈博涛烂泥扶不上墙,用练习册拍了沈博涛脑袋一下,说道:“沈博涛你可长点心吧,丁瑜都去比赛了,他这次要是拿成绩了,那人家高考可是有底气了,走体育文化课分数可不需要多高。”

    沈博涛认命的叹了口气,从课桌上起来拿出一本政治书,说道:“所以我就说,我为什么要跟学霸们做朋友?这无疑在无形之中给自己增添压力!”

    周君昊余兰兰和徐妙妙互相对视一眼,都抿着唇笑着伸出手,对着沈博涛捏脸的捏脸,薅头发的薅头发:“我们上进还被你嫌弃了是吧?”

    “救命啊!”沈博涛双拳难敌六手,只能惨叫。

    “都别吵了啊,再吵楼要塌了,准备一下,下节体育课上数学!”

    数学老师抱着卷子从门外走进来,敲了敲黑板吼道。

    “啊……”

    一周就指着这一节体育课放松一下了,结果还被征用了,高二七班整体发出哀叹。

    黑板上期末考试倒计时上面剩下2天的时候,语文课代表把每天都在黑板顶端写下的一句话改成:“不求与人相比,但求超越自己”。

    徐妙妙把这句话抄在傅斯言给她的例题笔记扉页上用来鼓励自己,这天晚上放学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大雨,在已经热起来的七月上旬,这场雨凉爽的还真是让人高兴。

    更让人高兴的是,放学的时候傅斯言忽然出现在教室门口。

    同班同学见到傅斯言出现,兴奋的把早就买好的同学录拿出来,争着让傅斯言写同学录。

    徐妙妙背着书包站在人群后面,看着被同学围着的傅斯言忽然有一种看明星的感觉。

    傅斯言写到最后已经懒得想什么句子了,连“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这种句子都写上去了,后来葛菲拿着傅斯言给自己写好的同学录,苦着脸问道:“傅斯言,都要分班了,你就不能给我写点好话吗?”

    葛菲这话一出,很多同学都去看傅斯言给葛菲写的是什么,结果上面只写了个tan90°,沈博涛也凑热闹上去看,看完了十分不留情面的“哈哈”一笑,说道:“tan90°——不存在啊!”

    大家本来都强忍着没笑,沈博涛话音一落都小声笑起来,葛菲面子上挂不住,本来想撕了那页留言纸,可是上面有傅斯言的签名,到底是没舍得撕,于是收起同学录不管不顾的冲出教室。

    祝老师在办公室就听到有班级吵吵嚷嚷的,仔细辨别了一下声音传来的位置,心里想着应该是自己班,走出办公室还真发现是自己班级,于是朝班级走过去看看这帮小兔崽子到底在作什么妖。

    “老班来啦!”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大家飞快的把自己的同学录收到书包里,一哄而散,等祝老师走到班级的时候,就看到傅斯言站在门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回来了?”祝老师有些惊喜的问道,然后也不追究刚才的事了,对还没走的学生说道:“都带伞了没?没带伞的给家里打个电话让来接一下,别感冒了。”

    学生们都说带了,没带的也一起挤一挤,都多大了,谁都不愿意像小学生似的,让家里来接,多没面子啊!

    祝老师也没说什么,挥挥手让他们滚蛋了。

    傅斯言看着祝老师询问的目光说道:“今天训练结束的早,坐车路过学校想大家了,就回来看看,谁知道还下雨了。”

    祝老师仔细观察了一下傅斯言的表情,看到傅斯言朝自己眨眨眼睛,又扭头看了一眼懵懂的徐妙妙,指着傅斯言说道:“我可告诉你小子,人家进步可大了,这次期末考要是发挥稳定,进一班是没问题的,你不要过来搅浑水。”

    傅斯言抿着嘴笑道:“哎呀,老师,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

    话还没说完,就凑到祝老师身边,贴着祝老师的耳边说道:“老师,我可是好学生呀。”

    祝老师朝傅斯言翻了个白眼,对剩下的几个人说道:“你们早点回家,夏天雨再大也容易感冒,都注意点。”

    说完扭头就回办公室了。

    傅斯言见祝老师走了,扭头朝着小伙伴们问道:“都带伞了没?”

    沈博涛大咧咧地说道:“嗨,大老爷们儿何惧这点风雨,书包一举就遮挡了半片天!”

    “一会儿我妈开车来接我们,顺路送你们回去吧?”周君昊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我们一个南区一个东区,怎么顺路?”傅斯言反问道。

    还是余兰兰会看眼色,拉着周君昊说道:“对啊,一个东一个南,你拐几个弯能顺到一起去啊?还是让傅帅自己想办法吧!”

    说完扭头对徐妙妙说道:“妙妙,我们就先走了啊,注意安全啊!”

    徐妙妙朝余兰兰挥挥手说明天见。

    沈博涛看着周君昊带着余兰兰走了,傅斯言明显就是要等徐妙妙一起走,自己没劲的把书包举到头顶,朝傅斯言说道:“傅帅,哥们儿也走了啊,回头见!”

    徐妙妙看着冲出去的沈博涛,又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傅斯言,问道:“傅斯言,你带伞了吗?”

    “并没有,就是因为没有伞,才想着你应该带了,我跟你蹭一把。”傅斯言十分自然的答道。

    你直接回家才更实际一点吧?

    徐妙妙撇了撇嘴,伸手把自己的折叠伞拿出来,特别粉嫩的一把伞,也十分的……小巧玲珑。

    傅斯言把徐妙妙的伞打开后,抬头看着只能遮住自己头顶的伞,顶着脑袋上三个黑线问道:“你这把伞是认真的?”

    徐妙妙也抬头看着那把小粉伞,其实她自己打的话刚刚好,又听到傅斯言的声音从上面飘下来:“你这把伞不应该这么撑。”

    “那该怎么撑啊?”徐妙妙仰着头看高大的傅斯言。

    “应该加个底座,像戴帽子似的戴在脑袋上。”傅斯言说完“哈哈”一笑。

    徐妙妙:……幼稚鬼。

    他们两个在班级等了一会儿,雨一点也没有小下来的意思,徐妙妙看了看时间,说道:“再等下去就最后一班车都要没了。”

    “这个时间坐什么公交车啊。”

    傅斯言掏出手机,低头用手机叫了个车,不到五分钟叫的车就来了,停在学校外面,傅斯言抬头看了看外面瓢泼似的大雨,把运动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徐妙妙的脑袋上。

    “干嘛?”徐妙妙从外套里钻出来,只漏了一个圆圆的脸,眨巴眨巴大大的眼睛,像小猫咪似的。

    “披着,一会儿冲出去肯定得湿。”傅斯言装作没被这可爱的表情撩得小鹿乱撞,淡定地说道。

    “那你怎么办?”徐妙妙皱着眉问道。

    傅斯言按了按徐妙妙的脑袋凶道:“哪来那么多废话,我一个爷们儿怕什么雨?走了!”

    话音未落,直接伸手揽着徐妙妙的肩膀,把徐妙妙往自己身边一带,抬脚冲出教室。

    徐妙妙还没准备好,被傅斯言一带往前一趔趄,被傅斯言眼疾手快地拽在了自己身边,低头在徐妙妙的脑袋上面轻笑:“笨蛋。”

    豆大的大雨打在雨伞上噼啪作响,将傅斯言跟徐妙妙困在这小小的一把伞的底下,两人靠的有点近,在凉爽的大雨里,甚至能感受到彼此温热的体温,傅斯言低头的那句话,在伞下就像开了杜比音效似的,一种又酥又麻的感觉从徐妙妙的耳朵顺着她的脊椎一路爬到她的脚趾。

    徐妙妙歪了歪脑袋,想摆脱这种感觉,却被傅斯言按回到自己胸前:“别动,雨伞本来就小,还动。”

    傅斯言不说话徐妙妙还没感觉到,这一说只有泡在雨水里的鞋子湿了,上半身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心想这伞只是看起来小,这不挺实用吗?

    徐妙妙抬头一看,只见傅斯言把伞都偏在自己这边,除了脑袋偏在她这边,脖子上的雨水都成流了,半个身子也湿透了。

    “傅斯言,你干嘛!”徐妙妙着急的把傅斯言手里的伞往他那边一推,整个人就被冲破防备的雨水兜了一脸。

    “你别给老子动!马上到了!”傅斯言一看徐妙妙推雨伞,用一只胳膊紧紧把徐妙妙紧箍在自己怀里,把伞都顶在她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