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浪漫青春 > 这个校草不正经 > 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别人家的孩子
    徐妙妙回家的路上有些沮丧,因为她实在想不通葛菲为了傅斯言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刚推门进家,就听到王女士用一种羡慕的语气跟老徐说话。

    “你是没看到那孩子,长得那叫一个周正,说话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听说从升学开始就一直是年级第一,尤其理科成绩,那好得不像话,光看着,我心里就喜欢。”

    徐妙妙眨了眨眼,又看向老徐,老徐听完后砸吧砸吧嘴,可惜地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这样,我应该跟你一起去的。”

    “爸,妈,你们说什么呢?”

    沙发上的两人谈论的太投入,竟然连自己女儿走到他们面前也没发现,徐妙妙好奇地问道。

    王女士见徐妙妙回来了,白了徐妙妙一眼,回道:“说别人家的孩子。”

    是了,徐妙妙在心里叹了口气,应该每个人的父母都是这样的,谈论到“别人家的孩子”才会用一种羡慕又可惜的语气。

    “哦。”徐妙妙憋着嘴,应了一声。

    老徐这个时候问道:“妙妙,听你妈妈说,你那个小朋友就是胳膊受伤的那个?”

    “什么小朋友?!都是同学,爸爸,你不要说的这么暧昧好吗?”徐妙妙白了老徐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气氛怪怪的。

    一般孩子在学校遇到这种事,家里不都应该鸡飞狗跳的吗?为什么她家两位这么淡定,还隐约有一种很期待的氛围怎么回事?

    “都一样啊,同学就不能是朋友吗?”老徐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歧义,硬生生的把话圆了回来。

    徐妙妙没应老徐的话,对王女士说道:“妈,我饿了。”

    王女士可惜的终止了话题,起身准备到厨房把饭菜端出来,还不忘念叨徐妙妙两句:“就知道吃!”

    徐妙妙忽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怎么现在在家里要求吃晚饭也是一种罪过了吗?!

    在王女士准备饭菜的时候,徐妙妙气闷的回房间放书包,从枕头下面把手机掏出来,了无生趣的发了个朋友圈。

    文字:六月飞雪窦娥冤,别人家的孩子好上天!

    配图: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女人绝不轻易认输.jpg

    朋友圈发送成功还没两秒,就被n个人点赞,其中还包括阿风和傅斯言。

    啊啊啊啊,没法活了!

    看到傅斯言就心烦,╭(╯^╰)╮!

    在“举报风波”过去的几天里,徐妙妙一看到葛菲就觉得别扭,葛菲其实也一样。

    因为傅斯言已经让丁瑜和沈博涛把张晓晴过来找他们的事情透露在葛菲面前。

    周三下午的体活课,葛菲练完八百米就没心思再练习了,最近几天心神不宁的让她吃不好睡不好,就连学习也没法百分百投入。

    她现在很后悔,为什么要把照片发给张晓晴,现在傅斯言一定都知道了吧?然后呢?自己就连普通同学都没办法跟他做了?

    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瓶矿泉水,葛菲抬头,看到是穆琳,伸手接过穆琳的水,说了声:“谢谢。”

    “你现在很后悔吧?”穆琳的话像炸在葛菲的耳边。

    葛菲像受惊的小鹿,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那天在图书馆跟在傅斯言和徐妙妙身后的时候,我也在。”

    穆琳没再多说,话说到这已经足够了,拍了拍手心里没有的灰尘,接着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会主动去跟傅斯言和徐妙妙道歉的。”

    “我做错了什么?如果他们不那么高调,又有什么把柄让人抓?”葛菲激动起来,她也不想啊,可是看到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接近不了的人,却转身对别个女生那么亲昵,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可惜你打错算盘了,白瞎了你装上了子弹,张晓晴并没有当你的枪。”

    穆琳好像已经习惯了葛菲这种态度,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早就提醒过你的……”

    提醒过什么,后面的话穆琳没说下去,拔腿开始往操场上跑去,她今年也报了八百米。

    葛菲看着穆琳奔跑的背影,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捏的“咯咯”作响。

    丁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葛菲的身后,看了眼葛菲捏着矿泉水瓶的手,冷笑道:“班长大人,你应该还不知道惹了傅帅的下场会是什么样子吧?”

    葛菲被突然出声的丁瑜吓了一大跳,本来已经紧绷的神经,在看到丁瑜似笑非笑嘲笑自己的表情的时候,忽然爆发出来,怒声道:“那又怎么样?傅斯言他自己不检点,还能怪到别人身上吗?!”

    丁瑜没心思跟女生兜圈子,冷冷讽刺道:“班长,你狰狞的样子可真丑啊,难怪傅帅看不上你。”

    丁瑜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葛菲气得浑身颤抖,眼泪不断在眼眶打转。

    春季运动会已经进入倒计时,五月份的数学竞赛也已经迫在眉睫。

    三中的数学竞赛小组并没有受到运动会的影响,已经进入到集体辅导的阶段。

    每天放晚学后,都会由带队老师掐时间做一套竞赛题,隔一天再讲题,周六也会到学校来集训。

    葛菲觉得这几天过得很难受,课后辅导的时间还好过,但是一到讲题和集训时间就格外的难过。

    竞赛一共就九个人,老师把他们分成三组,正好葛菲跟傅斯言和周君昊分在一组,每到讨论时间,他们这组是最安静的,葛菲拉不下脸再去问傅斯言题,而一向以老好人身份示人的周君昊也不再给葛菲讲题。

    葛菲想要去问别个小组的同学,像他们这样竞赛小组时间也很紧迫,自己小组的时间都不够用,哪里还会额外浪费时间给别人讲题。

    而最近在班级所有的大小荣誉的竞选上,葛菲都以大比分远远落后于周君昊,以前周君昊从来不参加这种竞选的,葛菲觉得这些事都是因为傅斯言。

    终于在最近一次丢失了“市三好学生”的评比后,葛菲忍不住了,下课时间找到了傅斯言。

    “傅斯言,我可以跟你谈谈吗?”葛菲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她觉得自己委屈,其实她也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实质性影响不是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

    傅斯言正在给徐妙妙讲一道数学题,却连头都没抬,说道:“不可以。”

    徐妙妙抬头看了看葛菲,又看了看傅斯言,低头继续装木头桩子。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只不过想要跟你谈谈而已。”

    葛菲觉得自己就要崩溃了,骄傲的自尊让她拉不下脸跟傅斯言说话,可是现在她已经准备跟傅斯言道歉了,但是他还是对她这么不冷不热的,好像她的存在从来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葛菲的声音有些大,班级里很多没出去的同学,都看向这边,这个时候傅斯言才抬起头,看着红着眼圈的葛菲说道:“班长,你现在是要哭吗?”

    葛菲听到傅斯言说的话,心中委屈不断放大,眼泪不断在眼眶里蓄积,刚要掉下来,就听到傅斯言继续说道:“你现在觉得委屈吗?那你随便诬陷别人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委屈呢?”

    “我没有!”葛菲的眼泪掉下来,她倔强的把眼泪擦掉,一字一句说道:“我没有诬陷你们,也没有向老师写过什么举报信!”

    “那照片也不是你拍的吗?”徐妙妙此时忍不住抬头问道。

    葛菲现在看到徐妙妙就生气,怒声说道:“那还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没事总缠着傅斯言,靠那么近还怪别人吗?!”

    徐妙妙觉得自己跟葛菲没办法沟通,叹口气把练习册抽回来,这样下去也讲不了题了。

    谁知道傅斯言却压住了徐妙妙的练习册,黑着脸对葛菲说道:“我最后说一遍,徐妙妙从来没有纠缠我,这些话我不希望再听到,而且我们之间的事又关你什么事?葛菲,你再这样下去,我都替你觉得掉价。”

    葛菲听到这,擦了一把脸上的泪,说道:“现在是我说什么都是错是吧?就算偷拍你们的照片是我不对,但是没做过的事,我是不会背这个黑锅的,你们爱信不信。”

    “巧了,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没做过的事,不需要背这个锅。”傅斯言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看葛菲一眼,敲了敲徐妙妙的脑袋说道:“继续。”

    葛菲看着把她当空气的两个人,回头看到那些看着自己的眼神,有同情的,也有鄙视的,不管什么样的,都让她受不了,憋着一口气,葛菲冲出了教室。

    徐妙妙抬头看着傅斯言,傅斯言发现她没听讲,也抬头看着徐妙妙:“怎么了?”

    “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徐妙妙觉得就算葛菲怎么过分,刚才他们做的是不是也有些过分?

    傅斯言笑道:“你还有心思替别人着想?你六月飞雪的时候,她们替你想了吗?”

    听了傅斯言一席话,徐妙妙觉得也是,要不是他们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此时此刻也不能安然无恙的坐在教室里共同学习吧?

    这个世界需要善良,可是过于善良的人,是会被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