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娱乐之最强大脑 > 辉煌之路 第512章 我爱你(大结局)
    全本言情小说,娱乐之最强大脑

    《振翅高飞》的影视剧版权很快就签订了,那是个浪漫的黄昏。

    夕阳西坠,墨绿色的漫山遍野远远近近浸染着金色的余晖。

    京城郊区,在孙菲菲的陪同下,李凡和李谦坐在山脚的凉亭里,在这个非正式会谈的场合下签订了合约。

    李凡放下笔,问道:“您打算什么时候拍这部戏啊?”

    “快了!”

    【快了】,这个词汇放在其他很多导演身上,意思就是几个月内开机,再几个月后杀青。甚至对于某些导演来说,拍摄时间甚至能压缩进一个月。

    不过,对于李谦而言,这个词可能意味着五六年后开拍,然后拍摄用时再来个几年时间。

    李谦是个精雕细琢的大导演,他最长的一部电影,拍摄持续了7年时光,但正因为这份在艺术上的苛求,才让他的电影部部经典,并奠定了他好莱坞传奇导演的地位。

    李凡估量了一下,可能《振翅高飞》的拍摄要五年之后了,毕竟李谦现在正筹备3d电影《绝命狂徒》呢。

    李谦又道:“对了李凡,你妹妹钢琴弹得特别棒啊。”

    “您怎么知道?”

    孙菲菲笑道:“李导演很早以前就关注了你的微博,你可是晒妹狂魔啊。”

    李谦:“《振翅高飞》的故事,等开机的时候,可以让你妹妹来试试。”

    李凡算了下时间,《振翅高飞》故事之始,女孩才15岁,而果冻今年才5岁,就算果冻出挑得比较早,那估计也得13岁时才能接这部戏,天呢,这部电影最早也得8年后才开拍?

    果然,大导演心中的“快了”和普遍认知是有偏差的。

    以李谦导演的“黑历史”,如果果冻在13周岁的时候接下这部电影,那么等电影正常拍完的时候,果冻已经成年了……

    嘿,果冻的成长正好和剧中主角的成长吻合了。

    李谦沉思了半天:“《绝命狂徒》中有个很重要的角色,也是全剧的纽带,是一个儿童的角色,明天你带着果冻来试试戏,我想改变一下剧本里这个儿童的人设。

    可能,像果冻这种很萌很萌的角色,在《绝命狂徒》中可能带来别样的暖意。”

    李凡连忙道谢:“谢谢李导。”

    这时,蒋姐将手机递给了李凡,“小凡,你看这个蛋糕可以么?”

    李凡接过手机看了下,点了点头,“嗯,让他们抓紧送去,估计他们都要开饭了。”

    今天是顾亚婷的生日,京大附近的一家特色饭店里,刚刚下课的同学们正陆陆续续地赶来了。

    包房布置得很漂亮,这是牛犇犇翘课过来研究的。说翘课也不对,他现在已经被学校默许了,只要参加期末考试并且能及格,学校也不管他。

    “哇,好漂亮啊!”

    “酒店安排得不错啊!”

    “嘿,下次过生日,我也来这家饭店。”

    ……

    一帮同学们对包房的设计发出一阵阵惊呼,可牛犇犇不乐意了,“这是我亲手设计的,姐妹们,你们不要抹杀我的功劳好不好?”

    同学们看着一米9出头的瞪着牛眼的这位男生,纷纷“噗嗤众乐”,没人信。

    鲁智深拿起绣花针,谁信啊?

    不多时,蛋糕也送来了,菜肴上满后,牛犇犇拿起手机给李凡发微信:“哥们儿,啥时候过来啊?饭菜都好了,就差你了。”

    李凡回复:别发语音,我陪李谦导演呢,你们吃着,我够呛能回去了。”

    紧接着,李凡的微信又来了:大家别抹蛋糕玩,这是纯奶油的。

    大家看过微信内容后,有个情商有缺口的妹子道:“菜也好,蛋糕也好,啥都好,就是缺了凡哥啊。”

    顾亚婷笑笑:“别等他了,咱们吃咱们的。”

    生日过得很热闹,也很平庸,跟其他人过生日没有什么区别,吃饭、唱歌,然后打道回府。

    且又缺了李凡,顾亚婷的20岁整的生日,多少有一些遗憾。

    顾亚婷自然不会去计较,但女人这种浪漫群体,任谁都会心生一种情绪——要是有他陪着就好了。

    此时已经接近零晨了,顾亚婷躺在床上看电视,室友蹲在地上洗衣服,边洗边说奶油不好弄掉。

    楼下,一帮天真烂漫的女生成群结队地等着流星雨,可是,今晚雾霾偏重,又有降雨的征兆,怎么可能看到流星雨?

    “这帮傻瓜啊,再漂亮的流星雨,遇到雾霾阴天也没用啊!”

    “估计他们在期待雾霾突然散去吧?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出自《李凡语录》!”

    “其实啊,他们就是在借机制造浪漫,你们看看,楼下不都是成双成对的么?”

    顾亚婷向楼下瞥了一眼,然后继续播台,可突然间室内一黑,电视也黑了,整个楼里传来了无数女生的惊叫:

    “啊!”

    “怎么停电了?”

    “世纪大厦那边儿灯火通明的,怎么就咱们学校停电了?”

    有女生点燃蜡烛,大家进入卧谈时间。

    顾亚婷刷朋友圈,春城老家的同学有人分享了短视频,那短视频记录下了刚刚流星雨的漂亮景象。

    其他室友见状纷纷吐槽,今晚上是倒透霉了,没看到流星雨不说,连电都停了,女生们的牢骚开始了。

    滴!

    顾亚婷点开信息后,立即轻快地弹了起来,穿上衣服鞋子,开开心心地来到了楼下。

    外面一片漆黑,借着大厅内的充电灯的光芒,顾亚婷隐隐地看到,一个瘦高笔挺的男生正从远处快步赶来。

    顾亚婷步伐很欢快,可她的手刚刚搭到门把手上时,宿管室传来了阿姨的声音:“姑娘,晚上别出去了,停电,太黑了,不安全。”

    “那是我男朋友!”

    顾亚婷莞尔一笑,人早已夺步出去了。

    李凡的身影逐渐地清晰了起来,他的手里抱着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花。

    顾亚婷靠在花坛一旁,不在往前走半步,她嘟起嘴,板着脸,突然显露出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

    面对那递过来的一束鲜花,顾亚婷偷偷嗅了嗅,然后瞥了一眼在那微微气喘的李凡,不开心地道:“你再晚一些,你就错过我的二十周岁生日了。”

    李凡掐了掐她的脸蛋儿,“我怎么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呢?”

    顾亚婷撅起了嘴,一跺脚,“反正今天没有你陪我,我不开心!”

    “我这不是来了么!咱们京大里怎么停电了?”

    “鬼知道!礼物呢?”

    “你倒是不见外!”李凡一笑,翻开了自己的挎包,可转瞬间便眉头锁紧了,“咦?我的礼物呢?小斐说帮我放包里了,难道,天呢,她不会是放到别人包里了吧?”

    顾亚婷气呼呼地道:“你一点儿都不重视我!”

    “我重视你啊,这不是小斐那出现问题了么?不怨我,我特别重视你,买的礼物可好可贵了!”

    “你就是不重视我!”

    李凡连忙道:“这个真不是我的问题,可能是小斐出了问题。我告诉你,礼物我花了很多心思的,你看到的时候就知道了。你怎么能说我不重视你呢?”

    “你就是不重视我,重视我的话,你在来之前就应该检查一下背包,这是最起码的吧?”

    “我这不是相信小斐么!小斐之前也没出过错啊!我现在就让小斐去找,马上就能送来。”

    “你看看几点了?再过几分钟就明天了,你听说谁的生日礼物,是隔天送的?”

    李凡连忙道:“不管是什么时候送,心意不变,它也是生日礼物,即便隔一周到你的手里,它也是你今年的生日礼物,你不能说不是吧,对不对?”

    顾亚婷严肃地道:“听你狡辩真生气,但意义变了!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越来越敷衍我了!平日里我穿什么衣服,你也木然了,我说什么话你有时候也爱答不理的……”

    “老夫老妻了都这样!”

    “滚!”

    “别生气啦。”李凡牵起了她的手。

    “总之,你就是不像以前那样重视我了。”顾亚婷突然眼泪汪汪地开始诉苦了,“前几天我脖子受伤了,你竟然说没事儿,我努力准备期末考试,让你帮我回家时带晚餐,你回家后说没时间,还让我点外卖……”

    李凡听不下去了,“大姐,你家睡落枕了叫脖子受伤了啊?”

    顾亚婷蛮横地说:“对!”

    李凡:“……”

    顾亚婷:“医学上说,颈部一侧肌肉紧张,使颈椎小关节扭错,时间较长即可发生静力性扭伤,使伤处肌筋强硬不和,气血运行不畅,局部疼痛不适,动作明显受限等。

    扭伤,难道不是受伤么?”

    “好好,你受伤了行吧?”

    顾亚婷扭过脸不看他,幽怨地道:“总之,你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个李凡了,你不重视我了!”

    李凡扫了下时间,道:“别生气了!”

    “不行,这次不生气,你以后就更不在乎我了,你以后不得横着走啊?”

    李凡噗嗤一笑,“那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起来呢?”

    “怎么样我都不开心!”顾亚婷板着脸道。

    李凡勾了下她的小下巴,“呦呦呦,还挺有脾气!”

    “别碰我!”顾亚婷下意识地瞥了一眼阴沉的夜空。

    李凡的目光也紧跟着瞥了一眼,“对了,今天不是说有流星雨么?你看到了么?”

    “看个屁啊,你看看这是什么鬼天气?!一个人人敬仰的天才竟然能问出这种问题,我真的好遗憾!”

    “你没听说陷入爱河的男人,都会智商降低么?”

    顾亚婷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又冷冷地转过了头。

    “究竟怎么样,才能让我的小寿星不生气呢,小寿星?”

    “我想看流星!”顾亚婷又瞥了一眼夜空。

    “啊?”

    “对,我就想看流星!”顾亚婷这次确定了,之前不过随口一说,

    李凡却大喜,又连忙收敛表情,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这……这怎么可能啊!”

    “你不是天才呢?你要是办到了,我就不生气了。”

    “这我也做不到啊,要不改天再看?”

    “不成,就现在看!你要做不到,本姑娘现在就回寝室了,咱们撒由那拉、拜拜,再见,永远不见。”顾亚婷说罢作势要走。

    李凡一把拉住她,“诶,别急啊,容我想想。那……我要是成功了呢?你保证不生气了?”

    “当然!”

    “你发誓!”

    “我发誓,我要是说话不算数的话,李凡就不是男人!”

    李凡幽幽地道:“可是我不是男人的话,最受伤的是你啊!”

    顾亚婷嘴角弯起一丝笑容,连忙板起脸道:“去死!”

    “嘿,刚刚你笑了!”

    “我没笑!”

    “你笑了!”

    “我没笑没笑就没笑!李凡你能不能行了?”

    “好好,我让你看到流星就得了,咱们说好了啊,看到流星后不许再生气了。”

    见李凡拿起手机,顾亚婷突然惊诧地道:“你不许百度图片。”

    “你……”李凡一皱眉,一声叹息,“好吧!”

    “你也不许搜索视频!”

    “这——”李凡摇了摇头,点开了拨号界面。

    顾亚婷猛然惊醒,两只小手一下子便捂住了手机屏幕,“你更不许打电话让电子工程系的刘星过来。”

    李凡痛苦地摩挲了一下面庞,“看个流星而已,你毛病真多,你还有什么不许?”

    顾亚婷手指头敲着大腿,想着想着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被李凡偷吻了……

    用力地推开了李凡,顾亚婷横眉冷目:“臭流氓!我生气呢!我要看流星,你干嘛强吻我?”

    “你那么美丽而又可爱,对不起我一时冲动!”

    “哼!”

    “想没想好呢啊,还有什么不许?”

    “没了,暂时这些吧,但最终解释权,归本司所有!”

    李凡问道:“那你能闭上眼睛么?”

    “为什么?”

    “我得发功啊,闭眼睛!”

    顾亚婷闭上了眼睛,可是双手突然护住了嘴唇,可能是担心李凡用强吻的套路来破解自己的耍无赖?

    李凡笑了,在手机拨号界面键入一个号码,拨过去后,对方没有接,立即被挂断了。

    又过五秒,李凡轻声道:“睁开眼睛吧,你要的流星。”

    顾亚婷睁开了双眸,只见整面宿舍楼上有微微的亮光。

    那亮光来自于20间寝室的20个窗口,那亮光来自于金灿灿的星星形状的平整贴在窗户上的灯具,那20点亮光组成了一个漂亮的“心”型,镶嵌在了整栋宿舍楼上。

    那亮光摇曳着,在每个窗口里摇曳着,京大漆黑的校园内,这里温馨又浪漫。

    顾亚婷捂住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算是流星么?你看,还会动呢。”

    顾亚婷不说话,但眼噙泪珠。

    李凡道:“之前你可是说过的,不能说话不算数的,你反悔的话受伤的也是你啊,对不——”

    李凡的话尚未说完,顾亚婷突然环上了他的脖子,猛地凑上了双唇。

    李凡:“呜……别……别舌吻啊……你……女流氓,撒开!她们看着呢……诶诶……吹流星,先吹流星!”

    李凡终于搬开了那柔软的朱唇,心中默默擦汗,好狂野啊!

    “吹流星?”顾亚婷疑惑地看着李凡。

    “对啊!看到流星的时候,要闭着眼睛许愿,过生日的时候,闭着眼睛许愿后,要吹灭蜡烛。

    今晚是你生日,所以,你就吹灭这20颗‘流星’吧!”

    “你这什么逻辑啊?那一颗流星能许一个愿望,20颗流星,是不是能许20个愿望。”

    “你也没什么逻辑,但你是对的。来,闭眼,许愿。”

    顾亚婷双手合十,合上双眸,恬静的笑容动人极了。

    “好啦,我许完了。”

    李凡道:“来,吹‘星星’!一二三!”

    两个人对着那深夜中的“心”型“流星雨”吹了一口气,那20点灯光齐齐地熄灭了。

    紧跟着,一片漆黑的寝室楼,再次亮起了一片灯光,那一扇扇窗户里的灯光,拼成了“i-love-you”的形状,并整整齐齐地一明一暗,一暗一明,在黑夜里跳动着浪漫的乐章。

    顾亚婷擦了擦眼角幸福的泪水,一头扎进了李凡的怀里,呜咽道:“我又想亲你了怎么办?你想听我许的愿望么?”

    “说了就不灵了。”

    “生日愿望只要保留一个就可以了,那……那我告诉你剩下的19个吧。”

    “好哇,你说吧!”

    “我的第一个愿望是,你要永远快乐幸福!

    第二个愿望是,你要永远快乐幸福!

    第三个愿望是,你要永远快乐幸福!

    我的19个愿望都是,我要你快乐幸福!”

    李凡眼泪都要下来了,“大姐,你这话怎么听着,怎么这么像要和我分手呢?!”

    “去你的!”顾亚婷揪了一下他的耳朵,甜腻地道,“这辈子,我赖上你了。”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

    寝室楼,四面的寝室楼,以及整个京大的寝室楼,一刹那间全部亮了起来。

    a1寝室楼的所有窗户打开了,窗台上露出了无数个脑袋,有人拿着喇叭喊道:“三、二、一!”

    众人齐声喝道:“祝:小婷生日快乐,永远幸福!”

    李凡刚要鞠躬谢谢大家的帮助,只听有人猛喊了一声:“早生贵子!”

    李凡惊讶地指了指a2栋的方向,“嘿,这姐妹儿给自己加戏!”

    一片笑声后,众人开始无组织有节奏地高喊:

    “亲一个!”

    “亲一个!”

    “亲一个!”

    ……

    顾亚婷突然害羞了,她估计忘了刚刚强吻的时候了。

    李凡扯着脖子喊道:“刚刚不都看过了么,不亲啦,伦家男孩子很不好意思地啦!”

    宿管阿姨探出头,喊道:“刚刚太黑看不见!”

    “对!没看见,亲一个!”

    “亲一个!”

    “亲一个!”

    ……

    璀璨的灯光下,他们的唇轻轻地碰了碰,再次拥抱在了一起,紧紧地,又温情地。

    (全书完)

    ps:新书正常情况下,11月初发布。大家先不用移除书架,新书发布的时候,会在这本书里通知的,希望大家多捧场,力争给大家呈现一部更出色的作品。

    有个群,也会在群里通知读者朋友,群号:202855840,密码:521。

    最后,希望下本书,给读者朋友们一个全新的阅读体验。

    两周后,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