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38章 镇国长公主!她是?【2更】
    “一定是你这个没礼数的刁民,给寻儿灌输了什么,他才变成了这样!”皇后眼神怨毒,口中冷喝道,“说,你到底干了什么?!”

    这个刁民,不仅用鞭子伤她,还带坏她的寻儿,委实过分至极!

    若是不能好好地将其惩处,那她身为一国之母的颜面何存?

    而听到这句话,楼星寻的容色冰冷了起来,他冷冷地警告:“皇后娘娘!”

    竟是,连称谓都不一样了。

    “扑通”几声,跟在皇后身边的侍女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寻儿,你……”听得这两个字,皇后脸上的血色褪了个干干净净,嘴唇也苍白了来。

    明明寻儿昏迷前对她的态度还是很好的,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君慕浅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对母子,啧,这大乾皇宫不怎么太平啊,连母子反目成仇这种戏码都有。

    楼星寻根本不理皇后,一向风流的眉目裹着深冽的寒意。

    “是你!一定是你!”皇后静了一会儿,忽然尖叫起来,“你这个刁民,你不得好死!”

    许是不能接受这一切,她疯了一样的扑上去,大庭广众之下,甚至连仪容都不顾了。

    君慕浅呵了一声,眉间戾气浮起,右手快速一动。

    “唰!”

    皇后的身形陡然静止了,只因她整个脖颈,都被一条紫色的鞭子圈了起来。

    只是一瞬间,她感觉到了有着莫名的寒意透过衣服渗进了她的皮肤里,随之而来的竟是阵阵刺痛。

    皇后直接被吓住了。

    她虽然不是修炼者,但多少也有些修为,身上还穿着金蚕丝制成的凤袍,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受伤?

    这个刁民的手段,有些不简单。

    “皇后娘娘,我好像说过……”君慕浅冷冷,“你要是再说一句,我就弄死你!”

    “你敢!”闻言,皇后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本宫可是大乾国母,你若杀本宫,你就再也无法在大乾待下去!”

    “而且,你也活不了。”

    “皇后娘娘,你大可放心。”君慕浅冷笑,“我有很多种方法在弄死你后再全身而退。”

    威胁她?

    威胁她的人都死了。

    “大胆!”皇后气得胸腔内血气翻涌,吐字都不清了,“你、你最好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给寻儿治病时,对他下了什么咒语,才离间了我们母子?!”

    “离间?”君慕浅桃花眸眯起,“有时间污蔑别人,不如想想你自己做了什么才好。”

    “本、本宫做了什么?”皇后的神色忽然晦暗了一下,她仍色厉内荏道,“快把本宫放了!”

    嗯——?

    君慕浅眸光一转,这皇后不会真的做了什么吧?

    可是能有什么事情,让楼星寻见到她跟见到仇人一样?

    这可是亲儿子啊。

    “皇后娘娘!”楼星寻的容色更冷了,“这里不欢迎你,本宫还要送慕姑娘离宫,请——”

    他说着请,确实实实在在的赶人。

    皇后的脸色十分难看,不,应该是羞愤欲绝。

    “看在太子殿下的份上,我再放你一次。”君慕浅手腕一翻,七星挽月鞭便瞬间收了回去。

    就当是偿还楼星寻先前的人情了,皇室纠纷,她也没兴趣掺和。

    “走了。”君慕浅耸耸肩,正欲转身离开。

    而这时,皇后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忽然喊出了声:“云翩!云翩!母后在这里!”

    “这里有个不知好歹的贱民,快来帮母后好好地教训她!”

    然而,周围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任何人回应。

    君慕浅皱眉,心中烦躁不已。

    这皇后有病吧,如此不正常,怎么跟个疯狗一样见人就咬,不会是精神错乱了吧。

    “别理她。”楼星寻指了指太阳穴,淡声,“她这里有问题,可能出现幻觉了。”

    君慕浅忍不住笑了:“有你这么说你亲娘的?”

    “亲娘么……”楼星寻沉默了下来,神情竟有些寂寥,“大概你们所有人都这样认为吧。”

    君慕浅眸光微动,看来,大乾皇宫有秘密啊。

    轻美人让她来此,是否也跟这些有关?

    听着两人的对话,皇后气得咬牙,喊声更大了:“云翩!你再不来,你母后就要被杀了!”

    此话一落,忽然,“哗”的一下,树叶乍然作响。

    “唳——”

    一声嘹亮的鸟鸣倏尔响起,有着灼热的风扑面而来。

    下一秒,一个人影从天而落。

    身姿矫健,步伐轻盈。

    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身穿浅黄衣衫,面容娇而不媚,弯弯的柳眉之间,大气自成。

    她站在那里,拧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三人,似乎很是不悦。

    即便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子,君慕浅也在第一时间内判断出了她的身份。

    镇国长公主,楼云翩。

    天资聪慧,身负超品斗灵根,是整个楼氏皇族近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

    大乾的百姓们都说,倘若不是因为楼云翩是女儿身,恐怕这太子之位还轮不到楼星寻来坐。

    然而,在楼云翩满周岁的那一年,却被一位言灵师预言说她命格与皇宫相冲,若是养在深宫中,恐怕会夭折,所以她从小就被送到了宗门去修行。

    若非大事,从不回宫,因此很难见到她的身影。

    “云翩!你终于舍得出现了!”皇后松了一口气,她水眸含泪,“你怎么能忍心看着母后这般受欺负?”

    听此,楼云翩柳眉皱得更深了,她半是不耐半是不解:“母后,您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您不分青红皂白就乱指责他人,这可不像以前知书达理的您。”

    “母后……”皇后一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有你,星寻。”楼云翩又看向了自己的弟弟,“你可是父皇未来的继承人,记得收敛自己的情绪。”

    楼星寻闻言,倒是笑着认错:“皇姐教训的是。”

    “好了,这次我回来可不是听你们吵架的。”楼云翩点头,“让我最好省点心。”

    楼星寻问:“不知皇姐此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君慕浅侧眸瞧着楼云翩,眸光倏地一沉。

    她忽然想起来了,这位镇国长公主还有……另外一个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