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37章 本座要养美人啊【1更】
    “明明……”蓝衣月话说到一半,又生生地憋了回去。

    沉默了许久,才说:“已经没有了才对。”

    “没有?”君慕浅一愣,“此话怎讲?”

    她是知道七星挽月鞭的,准确地说,凡是虚幻大千中超级大宗门的核心弟子都知道。

    因为在成为核心弟子的一开始,就会拿到一本书,上面记载了所有先天灵宝。

    先天灵宝有两种,一种是乃是先于天地而生的宝物,在开天辟地时,便已经有了的灵宝。

    另一种是不经人神鬼妖炼制的灵宝,而是由天地孕育而成的。

    这些先天灵宝散落在三千位面的各个地方,就算遇到了,也不一定能发现那就是威力无穷的先天灵宝。

    镜月宫内,就有两样先天灵宝——穿心锁和青萍剑。

    和太阴真火一样,都已经落在了云洛然的手中。

    而先天灵宝也有等级之分,七星挽月鞭,就是一样极品先天灵宝。

    它是月华星精凝练而成,集太阴与星辰之力于一体。

    因此,只有女子才可使用。

    而倘若不幸挨上一鞭,那么对灵气的感应就会变弱。

    那太阴和星辰之力如附骨之蛆,逐血之蝇,会让被击中的人悟性、潜能、灵根受损。

    毁人道基,狠辣非常。

    但君慕浅清楚,以她这种修为,可是无法发挥出七星挽月鞭这等威力的。

    并且,以灵玄世界的灵气浓度,根本无法招架住七星挽月鞭真正的一挥。

    唉……君慕浅叹气,不中用啊。

    “没有就是没有了,还怎么讲?”蓝衣月的语气罕见地凶狠了起来,“连宝库都毁了,里面的灵宝自然都没了。”

    他喃喃:“是的,全都都没了。”

    说完,任凭君慕浅怎么喊他,都不再答话。

    “这小鬼……”她无语,“脾气还大,谁惹他了。”

    灵识交流只是一瞬的事情,楼星寻依然还处于震惊之中。

    良久,他才平静下来:“慕姑娘放心,本宫是不会把此事说出去的。”

    闻言,君慕浅有些意外地看了楼星寻一眼:“你居然这么好心?”

    其实她也不怕他把这件事说出去,因为下位面可是没有人知道七星挽月鞭,更不懂得如何去使用。

    虽说现在的七星挽月鞭还没有认她为主,但也不是其他人能觊觎得了的。

    “难道在慕姑娘眼里,本宫是个恶人?”楼星寻似乎有些无奈,“本宫好像没有得罪慕姑娘吧?”

    “自然没有。”君慕浅将鞭子别在腰间,淡淡,“只是我从来不信陌生人。”

    毕竟,这世上从来都不缺背后捅刀子。

    云洛然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切,万分宠爱她的老宫主怎会料到,她到最后背叛了镜月宫?

    “慕姑娘年纪轻轻,似乎已经经历了很多事情。”楼星寻眸带探究,唇边含笑,“不过本宫可以保证,本宫绝对不是慕姑娘口中那种陌生人。”

    君慕浅没说什么,只是道:“该出去了,太子殿下。”

    “走吧。”楼星寻颔首。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国库,厚重的大门在背后缓缓合上,那极淡的烟雾也在一瞬间,回到了铃铛之中。

    不出意外,君慕浅又听到了一声饱嗝。

    不过这次,许是混元铃知道收敛了,声音极小,并没有让旁边的人听见。

    君慕浅忍不住扶额,这铃铛上辈子其实是个饿死鬼吧,怎么见到好东西就搬呢?

    这下子,大乾国库是真的被她搬完了,不知道大乾王知道后会不会砍了她。

    嗯,反正也没人知道是她干的,都是铃铛惹的祸!

    君慕浅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子,估计断袖太子要被他爹打了。

    “慕姑娘这就要回去了吗?”楼星寻迟疑了一下,他怎么感觉这目光有些不善?

    顿了顿,续道:“不如在宫内待几天?”

    “皇宫我待不惯,就不留了。”君慕浅摆摆手,“要是还有什么事可以去醉霄楼的客栈找我,带钱就行,可以多,不能少。”

    “慕姑娘可真是……”楼星寻似笑非笑,“财迷啊。”

    君慕浅很无耻道:“那是因为我要养我家美人啊。”

    等她再见到容轻,她就用混元铃搬回来的那些天才地宝砸晕他,然后大手一挥说,这就是本座给你的聘礼之一。

    想想都有些美妙。

    好不容易将宝物搬回来的混元铃:“……”

    不行!这些宝物是它的!怎么能给其他人!

    “本宫送慕姑娘出去吧。”楼星寻微微点头,意有所指,“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能得到慕姑娘的青睐。”

    “自然是……”君慕浅刚要说话,却被一个激动无比的女声给打断了。

    “寻儿!寻儿你真的醒了!”声音自斜后方传来,带了丝惊喜,“快让母后看看,没受什么伤吧?”

    感觉到有人靠近,君慕浅眉梢一动,及时地闪了开来。

    因为跑得太急,皇后一个没稳住,再加上裙摆太长,直接就摔倒了地上。

    “哎哟——”她忍不住痛呼一声,连忙喊人,“快,愣在那里做什么,快把本宫扶起来。”

    “娘娘!”随之而来的侍女这才反应过来,立马上前,“娘娘您没事吧?”

    “这叫没事吗?”皇后一起来就痛斥道,“全是废物,都不长眼!”

    几个侍女全都低下头去,不敢出声,承受着辱骂。

    君慕浅瞥了一眼立在那里的楼星寻,挑了挑眉。

    这断袖太子对他母后的态度有些奇怪啊,不仅没有任何喜悦,反而神情冷漠,与先前判若两人。

    有趣。

    不过大乾的这位皇后,可真是没有一国之母的风范,委实小家子气。

    而这边,皇后终于骂完了,这才缓过劲来,对着楼星寻道:“寻儿,你知不知道,你昏迷这一个月,母后都快急死了。”

    “你要是再不醒来,母后可怎么办啊!”

    闻言,楼星寻轻轻冷笑:“是啊,我不醒来,你这皇后之位就不保了。”

    此话一出,侍女们瞬间紧张了起来,完了,她们听到了不该听的话,会不会被处死?

    皇后猛地愣住,不可置信地叫了起来:“寻儿,你怎么能这么跟母后说话?母后这么担心你,听到你醒了立马就过来了,你……”

    说到这里,她像是才发现了紫衣女子一般,神色顿时冷了下来,脸若冰霜:“说,是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