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玄幻言情 >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 第一卷 第35章 我靠!这么无耻!【重要通知】
    君慕浅微笑着打断:“我在梦里就见过。”

    楼星寻在试探她。

    她从他刚才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知道了。

    可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就让他看出来什么,她也白在东域有尊主这样一个称号了。

    “……”果然,楼星寻沉默了下来,半晌,他似笑非笑,“慕姑娘可真是个妙人啊。”

    “过奖。”君慕浅微微勾唇,“和太子殿下相比,我还差得很远。”

    “哈哈哈哈!”许是这句话令他愉悦万分,楼星寻大笑起来,眉眼愈显风流,“本宫真是越来越喜欢慕姑娘了。”

    “那还真是巧。”君慕浅拢了拢发丝,懒懒一笑,“我也很喜欢我自己。”

    啧,和她比撩人技术?

    真嫩。

    闻言,楼星寻不动声色地看了紫衣女子一眼,他叹道:“慕姑娘若为男子,定然会得到很多少女的青睐。”

    “不,你错了。”君慕浅眸光流转,风情惑人,“本来就有很多少女为我倾心。”

    这话虽有夸大的成分,但却不作假,前世的时候,确有几个姑娘追着她跑。

    她也挺想当男人,奈何没这功能啊。

    “本宫委实羡慕慕姑娘。”楼星寻忽然敛了笑,话锋一转,“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本事,实在是我华胥之幸啊。”

    “彼此彼此。”君慕浅不想再和他纠缠,打断道,“太子殿下,你要是不想进去,把钥匙给我。”

    明明大乾王看起来挺笨的一个人,生出来的儿子怎么跟个狐狸一样狡猾?

    若是回答有一个不慎,就会陷进去。

    楼星寻眸含深意地望着她:“那就进去再说吧。”

    国库周围并没有安排重兵来把手,就仅仅凭着一道门,将觊觎其内宝物的人挡在了门外。

    虽然只需要一把钥匙即可打开大门,但君慕浅敏锐地发现,这把钥匙的做工十分复杂,模型精密,根本无法复制出来第二把。

    甚至,哪怕是钥匙插入的方位有一点点偏差,都无法成功开启。

    “慕姑娘可能不知道,我父皇曾有幸请来了一位机关师。”楼星寻边用钥匙开门边说,“这位机关师的脾气很古怪,做事看眼缘,一眼不喜欢的,就是给再多的金银,他也不做。”

    “而这扇门和这把钥匙,就是他亲手打造的。”

    钥匙孔处传来“咔嚓”一声响,君慕浅听到在这一瞬间,还有无数声细响。

    宏伟的大门缓缓而开,仿佛沉眠的巨狮在这一刻悄然苏醒。

    她是听过机关术这种东西的。

    法自术起,机由心生。

    看起来很微小,但确实最厉害的存在,牵一发而动全身。

    难怪大乾王这么有自信,有了此等的机关术,确实可谓之华胥第一宝库。

    门开后,入目的是一条长廊。

    君慕浅跟着楼星寻顺着石阶向前走去,等到视线开阔起来时,才真正的来到了核心之处。

    大殿内足足有着数千个架子,分类摆好。

    各种东西折射出来的光七彩流动,满目琳琅。

    君慕浅眯了眯眸,视线快速一扫,不得不说,这里的有些东西,她还真的觉得不错。

    而这时,楼星寻忽然偏头,低低一笑:“似慕姑娘这般的人想必对俗气的金银珠宝不感兴趣,不如就直接从其他的看起?”

    “嗯——”君慕浅点点头,“实不相瞒,我这人挺俗的,好东西我都想要。”

    毕竟,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要来的报酬。

    “慕姑娘若是能够将这里的东西全部带走,也是一种本事。”楼星寻又笑,“父皇说了,慕姑娘想拿,便拿好了。”

    他笑容意味深长,似是笃定了她根本无法拿多少。

    君慕浅耸耸肩,移开了视线,率先朝前走去。

    诚然,她在楼星寻的眼皮子底下是没办法将这些宝物挪到混元铃之中的,要不然他定然又会开始试探她,比较麻烦。

    看来,还真的得想一个办法。

    君慕浅先行来到了放置灵药的架子,隔着玉盒,她都能闻见浓郁的药香。

    “慕姑娘,这里的灵药可都在三品以上。”楼星寻的声音从背后悠悠传来,“各种效果的都有,你可以随便拿。”

    “七星花、寒冰草、黑木藤、空心白莲……”

    君慕浅一一扫过那些标签,根本没有打开盒子,目光也没有任何停顿。

    她看得速度很快,很快就看完了所有架子,最后挑出来五种灵药。

    楼星寻看着那些灵药,眸中兴味更浓:“慕姑娘还是炼药师?这些药,似乎只能炼一种东西。”

    “淬灵液。”君慕浅淡淡,“至于炼药师,目前还不是。”

    “洗涤灵根,逼出杂质?”楼星寻挑眉,“你不是给自己用的。”

    “这不废话吗?”君慕浅又开始看下一个架子,“我用淬灵液做什么。”

    淬灵液这种药,只能给没修炼过的人用。

    既然决定了要建立一个比天音门还要强的宗门,不能只顾自己。

    楼星寻不置可否,不再说话了,也跟着向前走去。

    而就在两人离开放置灵药的架子后,忽然,有一股极淡的烟雾自紫衣女子的腰间盘旋而出,直接将一个玉盒覆盖了起来。

    如果仔细看,就能看见这股烟雾在几十个架子上快速流窜着,不一会儿,就飘完了一圈。

    “嗝——”

    君慕浅的脚步瞬间一顿,神色微变。

    等等,她怎么好像又听见了饱嗝声?

    混元铃这厮又干什么了?!

    楼星寻没看出来紫衣女子的异常,他只是问:“慕姑娘想要什么类型的兵器?”

    “鞭形。”君慕浅随口答,然后迅速将意识沉入太霄之中,想要看看混元铃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异变。

    刚看了一眼,差点跳脚了。

    因为先前她看见的那些灵药,此刻居然全部端正地摆在了生生造化泉旁。

    凭借着高超的记忆力,她可以确定,一个都没有给大乾王剩下。

    君慕浅:“……”

    太无耻了!

    这铃铛比她还无耻!

    简直就是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

    而且,这厮是怎么自己搬东西的?

    活了吗?

    君慕浅忽然想起容轻给她的玲珑素心丹也是这么没了的,顿时敬佩起混元铃来了。

    看来她的无耻程度还不够啊,得学习学习。

    本打算让混元铃收敛一下,至少给大乾王留一些,但这时,楼星寻的一句话却又吸引了她的注意力。